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换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36

正文 分节阅读_36

作品:换爱 作者:之淼 字数:4277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现在纠正过来,为时不晚。

    “可是开开很多天没吃东西了。”自从秦贤存储的口粮吃完以后,开开的食欲越来越差。几天前任恺昕买过一模一样的狗粮,开开怎么哄都不吃。

    任恺昕把花束往后座一扔,“饿了它自然会吃。我们走吧。”

    秦贤咬着烟听他们不咸不淡的聊天,感觉就好象在一起很久,熟悉到可以帮对方的宠物ca心。

    可恶,连他的弟弟都想染指!

    “开开有一半是我的。”秦贤拦在车前,“你们不会想谋杀它吧。”

    “你那一半,我买了。”唐潜之觉得这家伙就是来找茬的。

    “对不起,不卖。”

    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吵开。

    “还有,我给昕昕订了今晚飞北京的机票。明天是逸品的股东大会,身为最大股东的她,不能不出席。”秦贤微笑着亮出他的底牌,这是他最大的筹码,可以一直把她留在身边的资本。

    “我记得逸品的总部是在c市吧。”身为秦贤的酒友,唐潜之是不可能忽略这些细节的。

    秦贤扬了扬眉,很欠扁地说:“很不好意思,我刚搬到北京了。”

    “股东可以委托代理人出席。”这一点,唐潜之也不可能被他忽悠。

    “那么逸品未来的发展计划将全部搁置。”秦贤发起狠来愈发地骇人。他在孤注一掷,赌他的爱情不会再一次从指缝间溜走……

    他不在乎放弃他一手打拼的逸品,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逸品也不再是他心爱的事业。为了保住任予庭的晚节,逸品已经变成一个平台,一个官商勾结的大杂烩。

    他可以不要逸品,不要他白手起家的事业。却不可以没有任恺昕,那个独一无二的小精灵。

    不是失去才知道珍惜,而是他从来都不知道,有些爱已深种,他却以为那不过是一种习惯。

    那些宠溺和心疼,若不是因爱而生,又怎会百转千回,只愿意博她一世欢颜。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秦小贤满可怜的有木有。

    这要放在古代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呐。

    我都不忍心虐他。可怜的娃。。。

    矮油,人家好想写正经古言。。

    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一代帝王什么的最有爱了。

    嘿嘿~~

    40

    40、chapter 40 ...

    事实证明,有些习惯一旦形成,要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对人是这样,对狗也一样。

    唐潜之买的狗粮对开开来说,一点诱惑力也没有。它连嗅都不嗅,就把头转开,趴在听海门前的台阶上,望着隔壁空荡荡的房子,sh漉漉的眼神流露出浓浓的哀怨,仿佛它真的是被主人抛弃一般。

    “我再去找找那个牌子的狗饼干?”唐潜之有些挫败,连一只狗都搞不定,真是太丢人了。

    任恺昕把那包狗粮往开开面前一扔,肉骨头模样的饼干从包装袋里掉了出来,洒落在开开面前。

    开开看都不看一点,傲娇地闭目养神。

    “不吃拉倒。”

    任恺昕不仅是气开开,也是在气她自己。

    “他知道你不吃饭,也不来看你,你这副死样子给谁看啊?”

    开开撑开一侧眼帘,斜斜剜了她一眼,“嗷呜……”

    “哼!难受的只有你自己,饿死拉倒。”任恺昕转身上楼收拾行李,任由开开自生自灭。

    畜牲和人一样,饿得受不了的时候自然会吃饭。就算是习惯使然也无济于事,生理上的需要比什么都重要。

    “你真的要去?”唐潜之跟着上了楼。

    “去,去看看他想怎么样。”任恺昕自嘲地扯开嘴角,“然后知道该如何死心。”

    有些时候,放不开并不是真的不能放下,而是仍然怀抱一丝希望。

    纵然告诉自己无数次,已经彻底死心,彻底绝望。心中还是留有一丝微弱的希望,一点一点地浇灌着,等到微弱的希望茁壮成长,又是一次蠢蠢欲动的开始。

    而她要做的,就是把这一丝微弱的希望都掐灭在萌芽状态。

    在无数次的失望之后,她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彻底放下对那人的爱。

    她爱他,可以与他无关。却又密切相关。

    爱一个人,就会渴望拥有。

    那么,就开始学着不爱吧……

    “要不要我陪你去?”唐潜之把她收拾好的行李箱拖了起来,张扬的眉眼踱上一层温柔的宠溺。她若是能接受他,他会把全世界给她,只要她愿意。

    任恺昕摇摇头,“我不能一直依赖你,不能每一次他出现的时候都拿你当挡箭牌,这对你太不公平,也太残忍。”

    “我不介意。”唐潜之握住她的手,目光急切。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却有付出多寡之别。他自认为,他比秦贤更适合任恺昕,也付出的更多。

    但是,若是谁付出的多就能收获的话,那么任恺昕就不会这么痛苦。

    任恺昕挣脱他的手,“可是我介意。”

    唐潜之对她的好,她无法漠视。任予庭能平安无事,地产公司后台的唐氏国际也出了不少力,如今身为唐氏总经理的他,极力地撇清任予庭和整个c市领导班子的关系,并宣布退出c市乃至g省的房地产市场来表示他无意在官商勾结这个敏感的话题继续成为众矢之地。

    虽然说房地产业已经成为夕阳行业,但是房价的节节高升还是赋予这个行业无限的潜力和极大的利润空间。若是放弃苦心经营十来年的事业,唐氏国际将面临新的转型和随之而来的变革。

    这当中的风险不言而喻,而作为掌舵者的唐潜之,也将面临唐氏国际诸多股东的质疑。

    在这个时候,他应该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而不是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阿潜,这阵子谢谢你。等我从北京回来,我们再聊吧。”任恺昕说着从随身的手包里掏出两张演唱会的门票,“这是孔瑞昨天拿过来的天后歌手在c市演唱会的门票,时间是明天。最近家里不是给你介绍对象了吗,你约她一起看,放松放松。据说,这可是一票难求,你可不要浪费了。他和小雨也会去,你们就结伴吧。”

    唐潜之苦笑,“你总是这样,不给我机会。”

    任恺昕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要是给你机会,就是害你。但我向你保证,若是有一天我想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这个机会我一定会留给你。那时候,如果你还没放弃的话。”

    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施舍。她明白唐潜之的感受,她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只是她比他幸运一些,经历却比他更残酷。

    没有机会,就不会有希望,也不会失望。

    所以,她宁愿不给他机会,也不忍让他失望。

    *

    秦贤猜到她一定会来,他把机票留给她,就已经认定她不会爽约。

    当他看到任恺昕穿着一件月白色碎花雪纺裙朝他款步走来时,他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朝她扑了过去,一个箭步将她搂在怀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

    怀里的人儿浑然僵硬,一动也不动地任由他抱着。

    又是机场。这一年来他们不断地在机场分离、相聚,绕了大半个地球之后,还是回到彼此的身边。

    可是这一次不同。是为了彻底地死心。

    耳边,机场内的广播正在用不同的语种播放航班信息,似曾相识。不一样的相聚别离正在上演,每一次的分开是为了长久地相聚。可是她却是为了永不再见而来。

    “为了钱不是吗?”任恺昕冷冷地推开他,“我没有必要跟钱过不去,你这么大方,分了我一半身家,我怎么能不善加利用呢?”

    秦贤还想去抱她,被她冷漠的眼神给震慑,讪讪地收回手,“不管为了什么,你来了就好。”

    今天的结果是他一步步走出来的,不能怨,无法怨。只能承受,只能改变。

    *

    任恺昕从来都不知道,像秦贤这样像玩票一样经营酒庄的人,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公司股东。

    上一次公司出事情的时候,这些股东都在哪里?难道出事的时候都避而不见,等到分钱的时候,都一个个蹦出来。

    根据秦贤新助理简晨给她的资料,这些股东在国内多家公司都有股份,属于只会在股东大会才出现的人。

    原来有跟她一样的人,看来这股东大会就是走走形式而已。

    情况也和她猜测的大致一样。什么股东大会,不过是来举举手,举完手之后聚一顿,扯扯蛋之类的。

    但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她竟然是逸品酒庄最大的股东。也就是说,她才是逸品的实际拥有者……

    这让她颇为震惊,不是分掉他一半身家吗,怎么成了她多他少。

    怀着这个疑问,任恺昕一直忍到股东大会结束后饭局上。席间觚筹交错,几个和秦贤年纪相仿的股东似乎和他相熟已久,拧着酒瓶就要找秦贤喝个痛快。

    秦贤也是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功夫,一口菜没吃已是三瓶威士忌见底。他的神色如常,从容优雅,偶尔抬头揉了揉眉心,笑容依旧儒雅温润。

    服务员从外面推进来一整箱新品,不慌不忙地开启,似乎对这样的喝法习以为常。

    任恺昕从来没和他一起参加过饭局应酬,也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怎么喝的。总之,这样往死里喝的方式,让她很不适应,甚至说相当的反感。

    “那位先生经常来这里吗?”任恺昕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抓着一个领班经理问。

    “您是说小秦先生吗?”

    “对,就是他。”原来是熟客。

    “咱们这和逸品有合作协议,小秦先生和老秦先生的饭局都这里,还算是常来吧。”

    “这样啊。”任恺昕透过虚掩的门缝看着那人脸色不变地把一杯杯淡褐色的液体倒进嘴里。“他们都这么喝?”

    领班经理很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见惯不怪地说:“都是这样的,官场上的人都是酒精考验,有几个不能喝能爬高的。这些都是京城内的太子党,酒肉朋友。”

    “他们都是?”这让任恺昕很费解。秦贤一直都对官场敬而远之,什么时候和这些人搞在一起,还这么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