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换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35

正文 分节阅读_35

作品:换爱 作者:之淼 字数:4277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他不断地进攻,不知疲倦地冲刺,似乎在憧憬着未来,那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会因此应运而生……

    第二天清晨,秦贤揉着眉心艰难地醒来,昨夜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他猛然坐起身,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感到一种绝望的寒冷。

    属于她的东西一件不留地被带走了,连同他塞给她的离婚协议……

    *

    三天之后,已经回到c市的任恺昕接到陈智涵的电话,被告知财产分割的最终结果。

    由于那天晚上的失控,导致她没有看清楚秦贤塞给她的离婚协议书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一份,而是一份全新的,包括他们财产如何分割的新协议。

    而她离开时也在那一大叠的离婚协议书上发狠似地全部签好自己的名字,以致于三份离婚协议一份都不少地证明他们的婚姻已结束,而新的关系将全面展开。

    这一份财产分割明确在秦贤手中的所有动产、不动产都一分为二。公司,一人一半,公司里的所有资产都是一人一半。不存在你分走欧洲的酒庄、我拿走非洲的酒庄,全部都是共同拥有,一人一半,连一粒葡萄都是二人平分。包括他们在c市的房子,也是一人一半。还有任恺昕养的那只黑背开开,也属于共同财产,一人一半,共同抚养。

    “这不是坑爹呢吗?”任恺昕大怒,这离的是什么婚。他们不是夫妻,却是公司的合伙人,还是同居者,这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我要卖了这些东西。”

    “昕昕,恕我直言。”陈智涵对此也很无奈,“你敢卖,可是没有人敢买。”

    哪个不要命的敢买逸品酒庄的另一半,脑子不是坏掉,就是涉世未深。

    “我不住那个房子还不行吗?我不去他的公司不就可以了吗?”任恺昕当机立断,觉得这是最佳的方案。

    “恐怕不行。”陈智涵很遗憾地通知她,“公司的股东大会你必须出席,房子你可以不住,但是你的咖啡馆就在那幢房子的旁边。”

    “那没关系,我的咖啡馆就快不是我的了,没什么。”任恺昕惆怅地收拾着东西,无奈地挂上电话,望着就快被法院收走的听海发呆。

    电话那一端,陈智涵放下电话,对坐在对面优雅而略带忧郁气质的男人说道:“其实一人一半不是这么解释,所谓财产分割嘛……”

    男人抬手制止她专业性的发言,“你刚才的解释是对的,就这么说下去,律师费三倍。”

    “可是很砸招牌的。”这以后谁还敢找她打离婚官司呢。

    “每年一箱波尔多出产的上等红酒。”

    “可是波尔多的红酒不是每一年都好的。”陈智涵咬着指甲沉思。

    “好吧,预留上一个年份各大酒庄最好的红酒,由你指定。”

    “哎哟,那多不好意思啊。”

    男人敲了敲平整的桌面,拧眉问道:“不办离婚手续就不是离婚对不对?”他记得卓然和邢质庚的婚就是因为这个没离成的。

    “原来你也知道。昕昕特地叮嘱我,有这样的前车之鉴,让我一定要把你们的手续办完。”这一点,实在是爱莫能助。

    “我还有一箱82年的拉菲……”

    陈智涵两眼放光,“我会尽量拖延的。”

    *

    回到c市一个月有余,听海奇迹般地没有被法院收走。不管任恺昕相不相信,反正听海还在那里,生意照常不温不火。

    开开每天都蹲在大门口,望着隔壁的房子发呆。偶尔发出一两声呜咽,像被遗弃的小孩一样,等着亲人的回来。

    “昕昕,我觉得该给开开找个伴了。”汪谨雨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在被日头曝晒却纹丝不动的开开,叹了一口气,“春天也快结束了,不该是这时候发|春呀。”

    “我一会儿去给他买饼干,以前他总吃那个什么牌子的来着。”任恺昕冥思苦想,却想不起来开开常吃的饼干。

    汪谨雨摊了摊手,“别看我,一向都是它哥哥买的。”

    “那我让阿潜去买。”任恺昕很不以为然地说道,“该换的时候就要换。”

    作者有话要说:我向毛主席保证,不会是几年后的。

    最多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

    恩恩!!

    矮油,我这个文才预计16w,所以不会有那么长的时间跨度的。。。

    嗷嗷,给点鸡血吧,人家差不多了呀。。。

    把昕昕嫁给阿潜就完结吧,如何?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39

    39、chapter 39 ...

    任予庭收受贿赂一事很快有了结果。中纪委给出调查结论证明他收受贿赂一事实属子虚乌有,当初被买断工龄的下岗职工都得到不同程度的补偿,至今也一直享有国家规定的低保,那些进京上访的需要不是当年那些下岗工人。

    于是,这件事很快地划下句点。人们的视线很快被另一件事情所代替。那就是,任予庭被任命为g省的省委书记。

    经过这一次的风波,中纪委在调查中还发现任予庭不仅没有徇私舞弊、收受贿赂等罪行,反而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他任职期间,c市的国民生产总值持续三年上升的良好势头,群众对社会治安满意率、对党政领导满意率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这些政绩的取得,都让他在g省省委书记人选中拔得头筹。

    风波过去,听海自然也是相安无事。

    任恺昕早已把自己在隔壁的东西全都搬到听海,仍旧回到未出嫁前的状态。父亲的高升对她没有太多的喜悦可言,总觉得事情顺利得太过蹊跷,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具体是什么地方,她也说不上来。

    任予庭没事,对她来说就已经是很感激了,不管是谁在背后ca纵这件事,她都衷心地谢谢他。于是,这件事的其他疑点也很快被她遗忘,全心投入到她的离婚手续上。

    让她很奇怪的是,她的离婚手续办得出奇的顺利。秦贤二话不说,从北京飞回来把最后的手续全给办全了,包括财产分割的部分。

    “我送你。”从民政局出来,秦贤绅士般优雅地拉开车门。一个月不见,他消瘦不少,两颊凹陷,下颚的线条更加的明显,多了一份成熟的沧桑感。忧郁的瞳仁隔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仍旧是要命的吸引人。

    任恺昕逃开他的视线,回头望向民政局的大门,百感交集。一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她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并没有打算回望这一路荆棘,她坚信跨过风雨,迎接她的会是世间独一而二的七色彩虹,一如她憧憬的未来一般,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美好。

    然而,当初的信誓旦旦,已经被现实的残酷打得无从遁形。

    她爱的男人,始终都像是水中月镜中花。

    她转回头,防备地往后退了一步。那一夜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像野兽一般地索取的秦贤,让她感到陌生而害怕。

    “不用,我男朋友会来接我。”

    “男性朋友?”秦贤很不以为然,这才几天时间啊,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

    任恺昕摇摇头,“男朋友,以后会结婚过一辈子的那种男朋友。”

    “恩,你说的不就是我吗?”秦贤厚脸皮地贴上去,伸手就要去搂她的腰,“对不对?”

    任恺昕又退了一步,低喝,“秦贤,我们离婚了,你适可而止一点。”

    秦贤停在原地,表情有三秒钟的僵硬,随即揉了揉眉心,倚在车门边垂下头,双手插在裤袋里。

    微风吹乱他蓬松的亚麻色头发,凌乱地堆在头顶。

    “昕昕,我同意离婚,并不表示我会放手。和你离婚,是为我当初的冲动做一个了结,我承认那时和你匆促结婚是一个错误,我应该把最完整的自己交到你手中,不该让你这么辛苦这么痛苦。把这段错误的婚姻结束了,我才能把全新的自己呈现在你面前。我要重新追求你,昕昕。”秦贤微笑着扬起头,从车后座上拿出一束早已准备好的矢车菊。

    “昕昕,别拒绝我。”

    又是一个温柔的陷阱。任恺昕闭上眼睛,猎人一般都把会布下的陷阱做得十分隐蔽,就像是森林里的一片桃花源,只等像她这样无知的小白兔往里跳。

    “秦贤,别逼我。离了婚,我们还是好朋友,别逼我离你远远的。也别再拿我爱你当成无往不利的借口,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我觉得被爱其实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会让人上瘾。我想,你只是没有戒掉被爱的滋味,等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忘了我们生活过的点点滴滴,然后再找一个爱你的女人,好好过日子吧。”任恺昕接过他那束鲜艳欲滴的矢车菊。

    “谢谢你还记得我喜欢的花。”她微笑,努力不让眼眶里积蓄的泪水掉下来,“我会记得你的好,记得我们生活过的点点滴滴,这是我最宝贵的记忆。”

    此刻的她是矛盾的。或者说从那一晚歇斯底里的发泄开始,她都是矛盾的。她一直在提出互相矛盾的命题,在在乎与不在乎之间,在记得与遗忘之间,她焦灼痛苦,宁愿让自己难受,也不愿意强求他。

    她害怕,还会有下一次的无法忍受,下一次就不仅仅是高跟鞋这么简单。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她没有把握,还是离开为妙。

    远远的,望见唐潜之的车缓缓驶来。她重重地吁出一口气……

    终于不用独自面对他。

    “嗨,秦贤,好久不见。”唐潜之要开车窗,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秦贤侧过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此情此景,何其相似。

    那一天,他当着唐潜之的面宣布他对任恺昕的所有权。现在,他手中握着离婚证书,什么都不再是……

    他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他突然之间充满了不安的惶恐……

    如果任恺昕真的要跟唐潜之在一起……

    以她倔强的性格,肯定会一条道走到黑。

    “怎么来晚了?”任恺昕绕过秦贤走向副驾驶座。

    唐潜之挥了挥跑了几个超市才买到狗饼干,“给开开买口粮。”

    “开开不吃这个牌子的。”秦贤眼尖,一下子就瞄到狗饼干的牌子。

    “我觉得这个牌子不错,开开一定会喜欢的。”唐潜之忍不住与他交锋。

    秦贤耸了耸肩,摸出一根烟来点燃,“牌子不错,并不代表所有的狗都会喜欢。开开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它的口味我最清楚。”

    “开开能懂什么呀,给什么吃什么,哪那么多毛病。”任恺昕坐上唐潜之的车子,手里捧着矢车菊淡淡地开口。

    人跟狗一样,有些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