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换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27

正文 分节阅读_27

作品:换爱 作者:之淼 字数:4277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老婆,那条红裙子是你给了小雨的。”秦贤很委屈,送了裙子,结果被转送出去。现在麻烦来了,变成他一个人的错。

    他就比那窦娥还要冤呢。

    任恺昕倏地想起来,局促地立在原地,低头看着那盒甜品。糟糕,这下糟糕了……

    “小雨是谁?既然不是你老婆,能不能借给我当下一季的模特?”孔瑞一点都不客套,也不跟他废话。那天在深蓝看到穿着红裙子的女孩,他就在感慨,为什么这个人是秦贤的老婆,借来当模特多好。

    “小雨,小雨是听海的甜品师……”任恺昕转念一想,空灵的眸子狡黠一闪,把手中的甜品盒很狗腿地递了出去,“这个甜品就是小雨做的,你尝尝。”

    孔瑞看了看那盒甜品,又瞥了一眼秦贤,“有求于我?”

    “我们想……想……想换衣服。”任恺昕忐忑不安地说道,一边观赏孔瑞的反应。

    孔瑞没有皱眉,他很平静地勾起唇角,朝她扯开一抹颠倒众生的邪魅笑容,眼中闪过骇人的寒意,“好,想换什么都行,要什么拿什么。但是……”

    任恺昕就知道,世上哪有这般便宜的事情。前面的话都是扯淡,但是后面才是重点。

    “但是,我要这个叫小雨的女孩做新一季的模特,顺便给我做甜品。”孔瑞朝秦贤嚣张地眨眨眼。不是有求于我吗,那就来个交换条件。

    “这个……”任恺昕犹豫,“小雨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帮她做决定。”

    “我知道,我只想要她的联系方式,如何才能找到她?”孔瑞也不强人所难,接过她一直捧在手里的甜品盒,掀开大口地咀嚼起来。

    最终,任恺昕出卖了可怜的汪谨雨,为了哄婆婆开心,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再说,可以让小雨赚点外快也是不错的,她一直就想开一间自己的甜品屋。

    反倒是秦贤晦若如深地阻止她把听海的地址留给孔瑞。小雨要是进了孔瑞的设计室,还不被生吞活剥。这么单纯的人儿……

    任恺昕相信小雨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她深爱唐展之,是不会被任何人勾引的。就算孔瑞长得比唐展之好看几百倍……

    回到家。

    方佩云正和冯素端相谈甚欢,对任恺昕抱回来的一堆成衣很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曲枫说,今季流行撞色,这些太素了。”

    又是曲枫!任恺昕咬牙切齿,在冯素端面前又不好表露出来,只能陪着笑,把那些昂贵的成衣扔进她的衣帽间。

    可她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入冯素端的眼中,并记下那个叫“曲枫”的人。

    “曲枫是……”冯素端故作诧异地问道。

    “哦,她是小贤的助理。人可贴心了,陪我这个老太婆逛一整天都不嫌无聊。”方佩云拍拍她的手,“素端,你也是的,年纪大了,不要总为老任的事情奔波,自己的儿子可得看好,不要被儿媳妇拐跑了。老任年纪也差不多,没必要跟年轻人争得头破血流的,越往上,水越深,小心使得万年船。万一哪一天被人拉下来,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妈,冯阿姨。”秦贤停好车走进来,看到冯素端也在,礼貌地扫了声招呼。

    “小贤你来得正好,劝劝你冯阿姨,该好好享享儿孙福,你和昕昕抽空回去看看老任,都一把年纪还折腾什么。”方佩云有些不耐烦地站起身。

    “佩云,你这话说的。我们是亲家,互相帮衬也是应该的。”冯素端有求于她,反而比她的气焰更盛,“你们家老秦也要退了,这人走茶凉,剩没几年把老任扶上去,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你……”方佩云毕竟比不上冯素端的牙尖嘴利。

    当年的冯素端原在国企而后借调到c市市委办,担任秘书科科长一职。任予庭当年只是副市长,昕昕的母亲去世后,二人日渐生情,冯素端便辞了公职,专心当他背后的女人。

    正是她的不停奔走,任予庭的政治前途才渐渐光明。短短几年,爬上副省长的位置。

    也因为她的存在,任恺昕对曲枫的排斥才会这么大。老板身边的女人都手段了得,为了爬上老板的床,什么都干得出来。

    “佩云,说实在话。要不是昕昕,还有谁愿意嫁给你儿子,一个心里永远住着另一个女人的老公,是女人永远的痛。这一年,昕昕的付出我想小贤比谁都清楚,不会连这点小忙都不帮吧?”任恺昕是她的筹码,有用的是时候是筹码,没有用的时候,她也可以毁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吃了感冒药,只码了一半。

    今天上班把另一半补齐。。

    这是算昨天的。

    如果不出意外,晚上还会有一更。

    嗷嗷~~我勤快不,我乖不?

    求表扬……

    30

    30、chapter 30 ...

    说者有心,听者亦有意。

    看似自贬身价的一句话,蕴藏着多少人的小秘密。

    当年,任恺昕为什么如此轻易地答应嫁给秦贤,仅仅是因为他们擦枪走火上了床?

    没有人能解释。连任恺昕自己都不明白当年的冲动从何而来。那些为了爱情而疯狂的过往,已让她心力交瘁。

    秦贤也曾经想过任恺昕嫁给他的n种可能,最终总会被她那一句:“我喜欢你,是为了有一天,你也会喜欢我。我相信这一天不会遥远。所以,我答应你。”所折服。

    一个曾经对爱情充满希望与失望的人,总是特别渴望被爱。因此,那一刻的秦贤被她的话触动了,动容了。

    只是爱情不是没有条件的。爱一个人,是为了那个人也能像她爱他那般来爱她。所谓无私的付出,都只是一厢情愿的高尚与伟大,没有回报的爱情是难以坚持到最后。

    任恺昕不傻,她的爱一直都有条件,为了爱与爱的交融,为了有一天得到他的爱。

    她一直都在等,直到有一天她不能等,也不会再等。

    秦贤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嫁给他的动机,可是从冯素端嘴里说出来,听在耳里,却不是滋味。

    冯素端离开后,秦贤的脸色一直不太好,他甚至没有看自己的母亲一眼,便沉着脸走上二楼,走到衣帽间,从背后抱住任恺昕,“老婆……”

    一直呆在衣帽间的任恺昕并没有听到冯素端的话,也没有发现秦贤的脸色怪怪的,她一味地沉浸在曲枫对她生活方方面面的渗透中。

    突如其来的拥抱,她微微挣扎,看着半敞的门,脸红道:“门没关,你别……”

    “让我抱一会儿就好。”他的声音闷闷的,头埋在她的颈窝处,用力汲取她的温暖。

    就是这样的温暖,让他深陷其中而不自知。她用温柔与宽容为他织了一个密密麻麻的网,把他紧紧网在中央,他却无力挣脱,也不想挣脱。

    任恺昕发觉他的不对劲,伸长手臂抚上他的脸颊,柔声问道:“怎么了?妈又说什么了吗?”

    他摇头,沉默。

    “那是……冯阿姨?”她怎么会忘记这个破坏大王的存在呢。冯素端这个女人手段刁钻,嘴巴又毒,每回都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他仍是沉默,更加用力地抱紧她。

    “她说什么就当她放屁好了,我从来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任恺昕轻拍他环在腰间的手,“她不就是为了我爸升官的事,你能听就听,不想听就走一边,听了也别照着做。”

    “你怎么知道她是为你爸的事?”秦贤皱着眉闷声问道。

    任恺昕翻了翻白眼,“她还能有什么事?”

    “你这么讨厌她,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她和我相亲?”有些话,他本不想问,可是话到嘴边,他还是问了。

    她耸了耸肩,“我想知道小时候的你,长大之后变成什么样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拽得像全天下都欠你钱似的。”

    他舔了舔嘴唇,艰难地开口:“还有……”

    还有一些话,他永远都问不出口。为什么那一夜,你会出现在我家门口,为什么你没有把我推开,而是……

    他的心似乎被无数双回忆的小手紧紧揪着挠着。他下意识地将任恺昕搂得更紧,“如果还有别的原因,永远都不要让我知道。”

    他相信,他的小精灵不会骗她。从始至终,都是因为爱着他。

    因为爱才宽容,因为爱才痛快,因为爱才疲倦。而不是因为其他一些他所不知道的理由。

    任恺昕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像哄孩子似地拍拍他的脸颊,转过头在他脸上印了一吻。

    *

    这几天来,听海的上座率比往常非周末时段要好很好,甚至有超越周末繁忙时段的趋势。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蜗居一冬的人们都趁着这个时候去一去身上的霉味,放松放松心情。

    汪谨雨这么想的时候,她面前隔着吧台的坐台上坐着一个长相俊朗、帅得像明星一样的男人,而四周的客人都纷纷朝他抛去不加掩饰的暧昧目光,可是在以他为中心的一米范围内,均无人敢靠近。

    因为,在这个男人颠倒众生的妖孽眸子里,有一种可以让人顷刻间颤抖退却的光芒。

    又是他?!任恺昕诚惶诚恐地绕过孔瑞,将客人的咖啡陆续送上,时不时迎上他的略微扬眉的目光,她简直想把托盘直接扣在他脑袋上。

    只点甜品,不喝咖啡的怪物,统统都给我滚出去!

    任恺昕很想吼出来,可是她不敢。她真的不敢……

    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家里那些不被婆婆喜欢的衣服,都是这个家伙的心血之作。

    要是让他知道衣服的处理结果,恐怕会将她斩立决。

    “昕昕,他不会又是你的仰慕者吧?”汪谨雨突然有些明白。这个男人在听海一坐就是大半天,比唐潜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任恺昕把托盘一拍,愤愤地说道:“只点甜品,不喝咖啡,怎么会呢。就算是吧,也是仰慕你。小雨,你可看好了,这种笑里藏刀的男人最可怕了。”

    “仰慕我?”汪谨雨水汪汪的眸子狡黠一转,脱下围裙甩了两下:“那我去问问。”

    任恺昕还没来得及阻止,汪谨雨已经一溜烟地跑了出去,站在孔瑞面前大声说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喜欢我……做的甜品?”

    任恺昕提着的心差一点没跳出来,还好这丫头只是和她开玩笑。

    过了几分钟,汪谨雨手舞足蹈地跑了进来,拉着她的手臂,兴奋地说道:“昕昕,我们有大生意了。那位先生订了我一年的甜品,每天送三次外卖,分别是早餐时段、下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