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换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23

正文 分节阅读_23

作品:换爱 作者:之淼 字数:4277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下弦月。

    “秦贤,不许这么吼孩子!”任恺昕捋了捋孩子的背,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卷卷乖,有干妈给你撑腰,你干爹不敢赶你走。”

    说着,把行李箱往秦贤往前一送,恶狠狠地说道:“拧上去。”她抱着越发笨重的小卷卷抬腿就上了楼。

    秦贤微怔,旋即扯开一道不易察觉的笑容。

    等任恺昕把小卷卷安顿好,关好门走出来,那小屁孩已经累得睡死过去,睫毛上还沾着未干的泪水,叫人心疼不已。

    “老婆,你不走了对不对?”秦贤从身后将她一把搂在身前,脑袋埋在她的颈窝处厮磨。

    “不对。”任恺昕用力掰开他的手,越被他搂得更紧。

    “你刚才说了,有干妈给你撑腰,干爹不敢赶你走。干妈和干爹就是要在一起的。”终于让他看到一丝微弱的希望。虽然并不肯定她是否真的下定决心离开,可是那张离婚协议真的存在过,她的笔迹还残留在脑海里,不敢忘记。

    就是几个小时前,他看到唐潜之那么温柔地抱着她,他就很想冲上去把任恺昕抢过来,塞进家里不让她出门。

    可是他不敢,用装病换来的片刻停留或许会是短暂的,一旦她铁了心要离开,他是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

    他默默走回家,一路上都在揣测任恺昕会不会回家,会不会把他一个人留下。

    他不敢开灯,枯坐在客厅听着门外人来人往的脚步声,生怕错过她回家的那一刻。

    她没有走,并不能说明她不走。

    这些年在感情上的不自信,再一次破茧而出。

    他曾经那么笃定,那么骄傲,却抵不过她一次离去的身影。

    “那是哄孩子的,你也是孩子吗?”任恺昕倔强地歪曲事实。

    秦贤没有迟疑地点了点头,“只要你不走,孩子就孩子吧。”

    任恺昕惘然地望天轻叹,这个叫她又爱又恨的男人真的就像孩子,有时候比孩子还不如呢!

    “孩子,自己乖乖上床睡觉去,不早了。”

    “我不要睡,我要喝咖啡。”秦贤将她转了个身,抵在墙上。“老婆,我要喝你亲手煮的咖啡。”

    任恺昕又一次望天,“客厅好象有速溶的。”

    “我不要,我就要喝你煮的。”秦贤箍着她的腰纠缠,一口咬在她嫣然的粉唇上。

    色泽自然,平整如昔,没有被品尝过的痕迹。很好,非常好!

    “你平常不是不喝的吗?”

    “我现在想喝。”秦贤很纠结,眼前尽是唐潜之接过咖啡顺势把她抱在怀里的画面。

    都是咖啡惹的祸!唐潜之有的福利,他也要有。

    任恺昕侧过头,躲过他一再的唇齿攻击,“明天给你煮。”

    “明天也可以。”秦贤终于不再坚持,“现在我们去睡觉。”

    “我们?”任恺昕觉得今天晚上的秦贤很不正常。先是把邢子尘赶走,然后闹着要喝咖啡,现在又说要一起睡觉。

    难不成他又起了兽心?任恺昕瞥了瞥他腹下三寸,小脸忍不住红了,脑海中尽是儿童不宜的画面。

    “各睡各的。”她很坚定地把握立场。

    在秦贤俯身向她袭来之时,她倏地往下一蹲,从他的臂弯下溜掉,一阵风地冲进对门的浴室。

    作者有话要说:呼,秦小贤还是很杯具的说。

    还没把搬家提上议事日程,小捣蛋鬼又来了。

    还有阿潜,还有阿潜有的咖啡。

    他统统都没有呀。

    肿么办?

    就算是这样,亲妈也不能给你肉吃的。

    唉,孩只,未来要靠自己争取。

    亲妈相信你。

    未来这一周,如果不发生意外,会是日更。

    当然,乃们可以无视掉。我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悲剧。

    我可怜的u盘数据,终于恢复差不多。

    我呕心沥血找来的资料呀,全成了乱码……

    好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求留言求评论,25字一分哟,50字二分,100字4分。看1000字才3分哟,乃们千万不要大意,使劲留言吧!

    26

    26、chapter 26 ...

    翌日清晨,任恺昕被一阵嘈杂的声响惊醒,定神一听,还以为是进了贼,光着脚冲了出去。

    只见秦贤已经起床,身着休闲运动服,正站在二楼的转角处,指挥着几个穿着某某搬家公司的人有序地搬动家具。

    她很不在状态地扒了扒头发,“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搬家。”秦贤面带笑容,朝她缓步走来。

    搬家?任恺昕觉得自己没有睡醒,这肯定是做梦。她曾无数次幻想过他们终会有一天搬离这里,但都是在梦里。

    “那你搬吧,我继续睡。”任恺昕又扒了扒头发往卧室走去。

    “喂!老婆,卷卷都去新家帮助看着工人干活了,你怎么可以蒙头大睡?”秦贤拎着她的衣领把她往后一揪。

    “搬家?”她尖叫一声,猛然惊醒,带着不可思议的喜悦:“搬家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没说?你看过黄历没,今天宜搬家吗,你怎么可以随便说搬就搬。搬哪了?”

    秦贤低着头抬眸望着她,她惺松的睡眼尚余一丝迷茫,空灵的眸子宛如微露晨曦般璀璨炫目。

    他揉了揉她头顶的乱发,柔声说道:“我早就看好了,那天你和唐潜之去意大利之后,我就买下听海旁边的那幢别墅,这样你半夜回家就不用走那么长的路了。你回来后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我们总是在吵,在……”

    他顿了顿,捧着她的后脑勺压在他的胸膛上,“现在好了,我们搬家,搬到一个只有我和你的地方,守着我们以后十年二十年的回忆一直到老。你说好不好,老婆?”

    “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看着我难受你好过吗?”任恺昕一拳挥在他的肩上。

    他顺势握在掌心,用他的大手紧紧包裹,“不好过。可是我该如何向你提起,再说还有个傻蛋帮我们付钱了。”

    “这么好?”

    “这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婆……咳咳……”秦贤清了清嗓子,捏着她的下巴,与她四目相对。

    他的眸子温润如水,清澈无波,溢满她触目可及的温柔与……深情?

    任恺昕不太确定自己看到的,闭上眼睛用力睁开。

    没有变,还是深情。

    “老婆,以后不能给唐潜之煮咖啡,也不能随便让他抱。当然……”他又清了清嗓子,将她揽在怀中,强势而嚣张地宣告:“别的男人也不行,只能让我一个人抱。我是你老公,是你法律上的合法配偶,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男人。”

    原来他看到了,昨晚才那么不正常。只憋了一个晚上就憋不住了,要知道,她已经憋了一年。

    那些委屈,那些爱而不得的疼痛,还在纠缠着她。

    他只是一个晚上,就敢这么霸道!

    “秦贤先生,请容我通知你。你现在还在假释期,我还有另外两张离婚协议,我随时都可以交给律师处理。”任恺昕推开他,“现在,我们是房客的关系,请不要靠我太近。”

    说完,用手指戳了戳他手感尚佳的结实胸膛,挑衅地扬起眉。

    “老婆……”

    “如果你表现良好,我会考虑的。”

    “老婆……”

    “还不赶紧去收拾我的衣帽间,都是你买的那一大堆的衣服害的,搬起来肯定很费劲。”任恺昕突然瞪圆双眼大吼一声,底气足就是不一样,连中气都很足。

    秦贤很怨念地撇了撇嘴,“老婆,扔了买新的好不好?”

    “不好!那些我全都喜欢。”任恺昕恶意刁难。事实上她根本想不起那些所谓的礼服长什么鬼样子。

    “好吧。”秦贤挽起袖子,晃了晃脖子,“为了老婆,拼了……”

    任恺昕见他一副不太情愿干活的模样,突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虽然平日里的家务活都是他在干,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爽过!

    “回来。”任恺昕朝他勾勾手指。

    秦贤屁颠屁颠地折回,“老婆有何指示?”

    她搂住他的脖颈,但他的头拉下……

    许久不曾亲密接触的四片唇瓣饥渴地贴合,记忆中如花般的芬芳在他的鼻尖充斥。

    似乎睽违了很久,久到他疯狂地思念她的美好和妖娆。

    就在秦贤试图叩开她的牙关之时,任恺昕倏地松开他的唇,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好好干活,干好了有奖。”

    秦贤哪里肯放过她,搂着她的腰贴过去索吻,被她侧过头躲开。

    他贴在她的耳边暧昧地问道:“老婆,干好了是不是能继续干?”

    “秦小贤……”任恺昕贴着他的腰似有若无地轻蹭,媚眼如丝,“我有没有跟你说,我没刷牙……”

    秦贤终于体会到,老婆威武的真谛。

    *

    搬家很顺利,从小区的一端搬到另一端,不需要舟车劳顿,有些日常生活用品,可以慢慢地拿,不必急于一日。

    先把一些用惯的小家具搬过去就可以,基本秦贤给新家买了全新的家具,旧的可以全留给邢质庚做纪念。

    邢质庚其实挺郁闷的,儿子叛逃,买到手的房子里面放满旧家具,连床都没搬走,看着真的很碍眼。以后还要花钱请人搬走,真的很不值。

    他在离开之前看了一眼,觉得真的亏了,非常的亏,亏得他想挠墙。

    说什么不好买,根本就是已经买到手。

    不过看卓然的表情,应该是很满意的。他也就忍了这口气。

    新房子虽然也是二手房,但那个印尼华侨长年住在雅加达,房子装修之后一直是空着的,和新的没有区别。

    这里和听海一样,面朝大海,他们的卧室在二楼,正对着大海的是一整面的落地窗,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潮起潮落,日出东方。

    床是新买的king size,床脚很低,铺着纯白的床单,感觉就像是超大片的塌塌米,平整洁净。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