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换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17

正文 分节阅读_17

作品:换爱 作者:之淼 字数:4277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气,自有他爹收拾他。”

    任恺昕没有反驳,亦没有附议,默默地从他的裤兜里掏出正在振动的手机,上面显示来电:卓然。

    她自嘲地笑了笑。要经历过多少个最后一次才是终点……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双更了有木有

    我遵守约定了有木有

    秦小贤的得意总是维持不了太久

    其实他挺悲剧的有木有

    我双更了,乃们的留言在哪里啊在哪里

    嗷嗷嗷嗷,不霸王的孩只吃夜宵都是不会胖的。

    这么晚了,来碗夜宵吧,保证不胖的说。

    18

    18、chapter 18 ...

    chapter18

    任恺昕坐在楼梯上不肯继续下楼,双手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俯视客厅。

    宽敞的客厅在吊灯浅暖的微光中显得格外明亮,地板和窗户都擦得一尘不染,餐桌和茶几更是光可鉴人,连吊灯的外壳似乎都有被精心擦拭过的痕迹。

    如果他也是如此用心地擦除过往的回忆,她做梦都会笑醒。

    可是现在,他的过往又来敲门,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邢家爷爷和爸爸、妈妈从北京到c市过年,对面的卓然家没有太多的空房间,就让邢子尘和爷爷睡一个房间。小孩子死活不干,说是太爷爷的呼噜声太大,严重影响他的睡眠质量,一定要和自己的爹地妈咪睡。

    可是,卓然刚生完孩子,孩子又是早产儿,还不足二个月大,一直是和卓然睡,平时邢质庚都是睡客房,父母来过年,就把客房让给他们,自己到书房睡沙发。

    这哪里还有邢子尘的地方呀。

    他又一口咬定爹地妈咪偏心妹妹,在妹妹出生前都不让他去他们卧房睡,现在有了妹妹,更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所以,邢子尘要离家出走。

    而他离家出走的第一站,就是干爹秦贤家。

    “干爹,我能和你睡吗?”邢子尘拖着小行李箱,紧紧地拉住秦贤的手,满脸期待地望着他。

    秦贤断然拒绝:“不能。”

    任恺昕微笑地答应:“能。”

    秦贤拧着眉望向脸上情潮未褪的小精灵,慵懒得像一只猫,让他心猿意马,恨不得扑上去,补上临门的一脚。

    开门前一直想着如何把这小祖宗哄回去,也好继续过他的二人世界。

    没想到,任恺昕就这样把他卖给了邢子尘。

    “你和你干爹一起睡。”她眨了眨眼睛,无辜地侧过头轻噘起嘴,“睡客房或是书房随便你们。”

    “真的吗?”邢子尘简直不敢相信有这等美事。要知道在家里,他一向都会被爹地妈咪赶回去自己睡。

    “不是真的。”秦贤咬牙切齿,松开邢子尘的手,扑到楼梯上握住任恺昕的脚踝,眼神哀怨地乞求道:“老婆,不要赶我走嘛。”

    “那好,我走!主卧留给你们,我睡客房。”任恺昕仍旧是微笑着,极力抗拒他火热的手掌在她脚踝处厮磨。

    秦贤一听,大叫不妙。记得结婚之后任恺昕第一次出国,她没有提出别的要求,只有一句近乎乞求的恳求:我控制不了你身边发生的事,只求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会让别的人爬上我们的床。

    她有洁癖,来自于心灵和情感上的洁癖。但她已经很包容他缅怀过去,也接纳卓然在他们生活中偶尔的出现,她会送卓然她亲手烘焙的咖啡豆,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邻居来对待。但她心里还是很排斥关于卓然的一切,因为她知道这并不是卓然的错。

    如今她却说要把主卧让出来,怎么不把秦贤吓出一身汗。

    “老婆,我把卷卷送回去,我们不要分房睡。”秦贤握着她的脚踝不肯放,也不敢放。就怕她一个转身就把他锁在门外。

    任恺昕的笑容越发灿烂,一点一点地自嘴角晕开,“好,你送他回去陪他一起睡,让邢家爷爷住我们家的客房也可以。大家都是邻居,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贤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她执拗的宽容,这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她越是冷静,越是淡然,他就越是不知所措。他宁愿她像早上那般把心中的委屈和难过都发泄出来,而不是笑得没心没肺。他分明看到她眼眶内打转的泪水,可她还是在逞强。

    “你这是在惩罚我吗?”秦贤懊恼地坐在楼梯上,手臂环住她的小腿,“我们一起把卷卷送回去,好不好?”

    “你说什么呢,秦贤。邻居家寄养个小孩是常有的事,我为什么要惩罚你。再说,在我们家他就跟你比较熟,我怎么能让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自己睡呢?你说是不是?”任恺昕自嘲地撇了撇嘴,普通的邻居是一回事,可她的邻居却是秦贤爱了二十多年的女人。

    “我们家比卓然家大一些,予人方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何况,你还是孩子的干爹。他出生之后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你在照顾,换尿布,泡牛奶这种事情你都做过,哄他睡觉也不是什么难事吧,秦贤?”

    她如何才能不在意他过去做过的事情!他把他人生当中许多珍贵的第一次都给了别人,她如何才能视而不见,如何才能让自己不这么刻薄厉害。

    秦贤动了动嘴角,没有再做多余的辩解。好不容易哄回来的老婆,不能再把她惹恼了。今晚看样子是没有办法说服她。

    他欺身上前吻住她渐凉的唇瓣,“昕昕,我哄好他就过来,等我。”

    又是一夜无眠。

    任恺昕觉得再继续这么纠结下去,她迟早会未老先衰,变成丑不啦叽的欧巴桑。

    从此秉持10点上床睡觉的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享受过这种一躺下去就立刻进入睡眠状态的滋味。没有了那人的怀抱,更是难以入睡。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半梦半醒之间,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一道黑影迅速窜进被窝,从背后将她揽在怀中。

    她没有挣扎,温顺地滑入他温暖的怀抱,找到她熟悉的位置,安然入眠。

    “老婆,我爱你……”

    “恩?”任恺昕动了动,只当是在梦中,翻过身那个熟悉的怀抱沉沉睡去。老天还是心疼她这样的傻女人,在梦中给了她最渴望的告白。

    *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秦贤不知什么时候出了门,邢子尘正在客厅里玩他的掌上电脑,茶几上一堆被拆开的零食。

    任恺昕走过去把未拆封的零食都收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说道:“邢子尘小朋友,这些垃圾食品你最好少吃。我没收了。”

    “why?”邢子尘跳了起来,“干爹说我可以吃。”

    “这些是我的,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任恺昕很不屑地把零食抢走。

    “是干爹买的,他说的。”邢子尘可怜巴巴地低下头,“阿姨,爹地妈咪都不要我了,我只有干爹疼,难道你也不喜欢小卷卷吗?”

    作者有话要说:秦贤挺杯具的,连告白都被无视了

    小卷卷变得不那么可爱了

    唉,只是对小昕来说,卷卷的存在很头疼呐

    以后他们有小孩怎么办?

    秦小贤的第一次,除了初夜给了小昕,其他的都没了。

    唉,我是亲妈不是吗?我真的是亲妈咩

    据说高温要来了,在家吹空调看文是不是很爽?

    其次,一定不要忘记给水水留言评论……

    19

    19、chapter19 ...

    任恺昕觉得收留邢子尘最好的好处就在于,每天都有美味可口的菜肴在饭点按时送达,热腾腾香喷喷且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就在邢子尘装可怜哭诉他的悲惨遭遇之后,任恺昕果断地拨通“味蕾情动”的外卖电话递给他,他很识相地表明自己的身份并点了他想吃的菜肴,最后还在任恺昕的阴森森的目光震慑下,说明他要的外送帐单都记在老板邢质庚的帐上。

    于是,二十分钟之后,正在家当超级奶爸的邢质庚一身简单的卡其色休闲服,外挂着迷糊娃娃图案的围兜,捧着四菜一汤出现在秦家后门。此后两天,均准时配送,且菜色不断翻新,堪比满汉全席。

    任恺昕一点都不跟他客气,吃完还很利索地把碗筷收拾到篮子里,放在后门口,等着邢质庚来收走。

    邢子尘很不以为然地嘲笑了她一把,“怪不得干爹做好的饭你都不愿热,原来是不想洗碗。”

    隔天就是除夕,邢质庚极尽讨好之能,才能邢子尘说动,同意回家过年,乐得他差点没山呼万岁。

    “可是,我要等干爹回来才走。”邢子尘在客厅的地毯上玩拼图游戏,一点都不给他老爸面子。

    邢质庚觉得当年最大的失误就是让卓然一个人在国外把孩子生下来,“我才是你爹。”

    “你抱过我吗,给我洗过尿布吗,半夜有哄我睡觉吗?”邢子尘虽说有了亲爹地,但他还是和秦贤比较亲。

    邢质庚没辄,求救于任恺昕,“恺昕,你家男人什么时候回来?”

    “打电话问他。”任恺昕正在厨房用煤气灶烘焙咖啡豆。她神情专注,握着手网(用金属网编织的碗状篮子),上下翻动咖啡豆,丝毫不受邢子尘的影响,这些过往已经让她心力憔悴,只能一笑置之。

    “哇……高手!”邢质庚一看她那架式,帅得一塌糊涂,每一次甩动的手腕动作极其轻巧优美,“只有高手才可以用手网烘焙出非常棒的咖啡豆。”

    “术业有专攻罢了,我也煮不出和你一样的美味佳肴。”任恺昕把火力调小,“秦贤这几天都很晚才回来,一回来就抱着一堆报表在书房过夜,早出晚归,你可以等他,但我不保证他几点会回来。”

    邢质庚很不情愿地撇了撇嘴,出色的五官染上家居的暖意,不再如当年失去味蕾时阴鸷深沉。他如今是有妻有子有女,万事皆足。

    “好吧,我正好问问他明天到我家来过年不。”邢质庚耸了耸肩,斜倚在厨房的冰箱门上,看着任恺昕关了火,把咖啡豆移到筛网内,对着电风扇进行强制冷却。

    “别算上我,我是不去的。”任恺昕甩了甩僵硬的手臂,走到一楼的楼梯边上的储物间。

    那是她专属的储物间,专门用来储存她烘焙的各种咖啡豆和磨豆机、咖啡机、咖啡壶,楼梯下面的那间地窑则是秦贤贮存酒品的地方。

    他们有各自有喜好,拥有绝对独立的空间,互不干涉。

    她从架子上取下一罐标明烘焙日期的咖啡豆倒入磨豆机里,研磨成粉末状。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