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换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13

正文 分节阅读_13

作品:换爱 作者:之淼 字数:4277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秦贤在没有外人的地方,脾气是差得一塌糊涂,特别是在和他家老爷子闹矛盾的时候,更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这次虽然有所收敛,但也是碍于她的面子,怕她在秦家被公婆嫌弃。

    回家之后,他没有把情绪摆在脸上,不表示他没有火气。

    任恺昕坐在台阶上,轻抚开开的背,一下一下地捋着,开开得到安抚,安静地蹲坐在身边,傲娇地倚着。

    “开开,我们回去之后,给你哥煮一顿可口的饭吧。”任恺昕是这么说的,饿着肚子的人最容易发怒,吃饱饭就没事了。

    背后的门内又传来一阵桌椅被掀翻在地的声音,几声闷响之后又归于平静。

    10分钟过去了,任恺昕没有等到唐潜之的出现,却看到秦贤一脸怒气地咬着一根烟出现在她面前。

    秦贤很少抽烟,虽然烟是酒的最佳情人,但他是金牌侍酒师,他的味蕾不能被刺激过度,而失去对佳肴美酒的第一知觉。

    “要不要我把咱家的大门也换成这种材质的?”秦贤接到唐潜之的电话,立刻撇清店内一干为新年置办酒单的客人,还有被他喊来加班检查公司运营以来帐目的曲枫,怒气冲冲地看着他的老婆正坐在寒风中等待别的男人。

    而罪魁祸首又是开开。

    任恺昕的脸都白了,鼻尖一酸,倔强地顶了过去:“你以为开开是什么门都挠的吗?”

    这就是他的老婆。平时什么都顺着他依着他,不会给他脸色看,不会让他在外人面前失了面子。可是她一旦犟起来,也是张牙舞爪的挠得他心肝都疼了起来。

    修长的手指抵在眉心轻轻揉了几下,他厉声道:“起来,唐潜之还在路上,高速发生车祸,他暂时还没办法过来。”他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在为情敌解释。

    不,他只是为了让他的小精灵跟他走,而不是枯坐在冷风中。

    刚才还想着为他煮一顿饭的任恺昕却又别扭起来,明明都已经服了软,一看到他盛气凌人的姿态,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委屈。

    凭什么每次都要她先低头,凭什么每次都要她去哄他,顺着他的脾气,满足他男人的虚荣心。

    就算他吃定了她对他的爱,但她始终是一个女人,一个为爱而等待的女人。他可以不付出不回应,却不能忽视她对他的容忍。

    在他面前,她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一直在为一段没有未来的爱情掏心掏肺。

    “我等他回来,多久我都等。”任恺昕埋低头,不理会秦贤越发阴沉的脸色。

    秦贤扔掉手中的烟,用力地踩熄。

    “给你两个选择。跟我走,或是继续等。”秦贤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他有恃无恐,骄傲地发号施令。

    因为他知道,他有骄傲的理由。

    而他引以为傲的资本就是这个女人对他死心塌地的爱。他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有他伸手,她就一定会乖乖跟他走。

    他从来就没有深究过,为什么他会如此强烈地依赖她的付出,一再地索取。

    如果他静下心来好好地回顾这一年来的相处,他会发现,原来他是如此地害怕失去她,也是如此地渴求她的爱。

    只是现在的他已经被情敌冲昏了头,逼着他的小精灵再一次地承认他在她心中非比寻常的地位。

    他以为,他会像以往每一次一样,永远是睥睨一切的王者,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我要等他。”任恺昕迎向他铁青的脸,毫不畏惧地收纳他眼中的不可思议,以及随之而来的愤怒。在这一刻,她几乎快要从他深邃忧伤的眸子中看到一丝渺茫的希望。如果再给她多几秒钟的时间,她一定要让这个躲在嚣张外壳下的男人现出原形。

    一辆卡宴风驰电掣地扬起一地的尘埃,横冲直撞地打横停在深蓝沙龙面前,发出尖锐的刹车声。

    风沙弥漫,迷茫了任恺昕专注的视线。

    从车上跳下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他迈着坚定而沉稳的步伐直扑坐在台阶上的任恺昕,一张线条分明的俊颜在冬日的阳光上灼灼其华,微蹙的眉心显示出他此时焦灼的心情。

    他略过秦贤如门神一般伫立的身体,俯身将任恺昕抱在怀里,“恺昕,看到你真好。”

    任恺昕还未从秦贤的目光中缓过神来,却被唐潜之抱了个严严实实,陌生的男人气息充斥在她的鼻尖,她的眼睛却越来男人宽厚的肩膀凝视那个脸色陡然惨白的秦贤。

    “阿潜。”任恺昕抗拒地挣扎,不料却被拥得更紧。

    秦贤的脸色由白转灰,额头的青筋暴起,颊骨蠢蠢欲动地厮磨着。那一声“阿潜”钻进他的耳中,如同万虫爬过一般让他无法忍受。

    被别的男人抱在怀中,她却是这般柔弱无助的模样。那声呢喃简直是在助长男人的征服欲,可她却无辜地看着他。

    这一刻,秦贤觉得自己三十年来努力维持的优雅风范如同被棒球砸到的窗户玻璃一般,支离破碎。

    他用力揪起唐潜之的衣领,对着他的下巴狠狠地挥出一记重拳,把他打倒在地。

    “唐潜之,你再碰她一根手指头试试。”

    唐潜之被揍得莫名其妙,却被秦贤骇人的脸色镇住。认识他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暴戾的一面。他对人一直都是淡淡的,优雅从容,气度不凡,脸上始终都挂着疏离却不失风范的浅笑。

    “她?”唐潜之有点惘然地转向任恺昕。

    任恺昕没有料到秦贤也会有出手打人的一天,不安地抱住开开,生怕开开会与秦贤一道抵抗“外敌”。

    她无意识的动作对秦贤又是一激,她在怕开开伤了唐潜之。虽然开开曾经和他一起追过小区内的小偷,从此被小区内的居民誉为“海滨双杰”,但不表示开开会不认好歹,见人就咬,好歹开开也是他一手教出来的。

    “对,她……”此时的秦贤已经被高涨的占有欲控制,他拉起呆坐在地上的任恺昕,一吻封住她微凉的唇瓣,霸道地咬住她的唇瓣,趁着她吃痛之际,舌头趁机滑向她的口腔中,恣意地掠夺属于他的甜美芬芳,宣誓他的主权。

    任恺昕经不起他霸道的舔噬弄逗,熟悉的气息将她团团围绕,舌尖追逐纠缠,轻轻地溢出几声细碎的呻yi。她完全没有抗拒的能力,在他的怀中渐渐败下阵来,瘫在他的怀中任他肆意地索取,一缕银丝沿着嘴角滑出……

    画面甚是yi靡香艳。

    饶是像唐潜之这般身经百战的风流人儿,也不免被任恺昕此时娇媚柔顺的模样吸引,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怒。

    他从地上跃起,一把分开纠缠得难解难分的两个人,一拳挥向秦贤的小腹。

    “啊……”任恺昕见秦贤痛苦地弯着腰,满脸涨红,额头的青筋涨起,忍不住叫了出来。

    “秦贤,你给我说清楚,我的人你也敢碰,还是不是朋友?”唐潜之揉着下巴,神情是未见的严肃认真。

    “呵呵,唐潜之,我的老婆你也敢碰,你说我们还会是朋友吗?”秦贤哑声轻笑,抚着小腹缓缓直起身来。

    “老婆?”唐潜之将疑惑的目光投入扶住秦贤的任恺昕,“这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吗?”秦贤忍痛将她搂在怀中,以一种胜利者的张扬宣告,“任恺昕是我秦贤的妻子,我现在通知你,你别再打她的主意。以前你不知道,我可以不计较。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放任我的妻子隐藏我们的婚姻关系,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任恺昕是我秦贤一个人的,谁也别想从我身边将她夺走。”

    作者有话要说:唉,唐潜之,你看看你,一点男主的命都没有。

    好歹亲妈想让你翻身一回,可惜……

    其实,我很想让唐潜之和秦贤决斗

    以满足我那点猥琐的变态心理

    可惜啊,俺是文明人……哈哈

    好吧,门外的打斗,门内其实也是打斗的。

    有一种说法,叫妖精打架,不知道你们知道吗

    嗷呜,可是亲妈我觉得秦贤还是太嚣张了

    气焰必须打压,有木有有木有……

    14

    14、chapter 14 ...

    唐潜之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感觉,犹如他一度呼吸正畅的氧气突然被人抽走,呼吸困难。

    这怎么可能?他认识任恺昕两年多,没见过她有过要好的男性朋友,更没有听她谈过恋爱。怎么会凭空跳出一个丈夫,而且还是自己的好朋友秦贤。

    这种滋味十分不好受,如鲠在喉。

    “啪……啪……啪……”那道被开开挠出无数利爪痕的实木门倏地被打开,汪谨雨鼓着掌从里面出来,身边一位高大冷漠的男人懒懒地倚在门框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自顾自地抽出一根点燃。

    开开见状一个箭步扑了上去,撕咬着男人的裤管。

    “开开他哥,我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觉得你高大威猛,英挺伟岸,雄姿英发。”汪谨雨美目流转,娇柔的小脸上红通通的,和平时故作强悍的她有着天壤之别,似乎一掐就能拧出水来的娇媚,让她整个人都有一种云雨之后的别样风情。

    任恺昕敏感地往半敞的门内张望,原本错落有致的桌椅都被掀翻在地,一地狼籍。

    再看向倚在门边与开开纠缠的男人不正是沙龙的调酒师吗?浓重的眉眼,棱角分明的脸庞,无一不显露出是硬朗的冷漠,可他停驻在汪谨雨身上的目光却是那么不一样的温柔与动情。

    “哟,躲在里面那么久,戏看完了,我是不是应该收点费用?”秦贤用力箍紧怀里的小精灵,她一脸心不在焉的表情把他气坏了。他当着唐潜之的面承认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也间接表明他对她无可取代的独占欲。

    “开开他哥,你太不解风情了,昕昕跟你这么久,总算听你开口说了句人话,再说你认为这么说,是昕昕最想要的吗?”汪谨雨挑衅地扬了扬眉,伸手拍了拍一直执着于男人裤管的开开,开开接受到指令,满脸怨恨地拱了拱男人的小腿,然后走到秦贤脚边温驯地蹭了蹭。

    “我倒是觉得阿潜比你好多了,至少在他心里没有别的女人的存在,没有一个让他恋恋不舍的过去。昕昕不会吃苦,也不会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躲在听海疯狂地洗刷馆内的餐具,把听海里里内内清洗得一干二净,连洗手间都不放过。”此时的汪谨雨有些偏执地想要把任恺昕所受的委屈一并说出来,似乎那也是她在爱情上的委屈。她偷偷地瞥了一眼门边一脸漠然的男人。

    她懂任恺昕的痛,因为她也曾经为另一个男人而发狂过。时过境迁,当他们再度重逢,她仍是抑不住地投入他的怀抱。

    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

    *

    暮色四合,敞开的客厅已染上一抹黄昏的清冷,餐桌上的玻璃花瓶里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