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番外之圣诞假期

正文 番外之圣诞假期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能不能不撩我最新章节!

    健身房里的亨特一边在跑步机上锻炼着, 旁边跟着体能教练。

    “亨特, 今天你状态不错啊!一整天的体能训练都很乖啊!”

    “我又不是小孩!什么乖不乖的啊!”亨特露出极度不满的表情,顺带拽拽地朝对方比了个中指。

    “因为温斯顿回去英国了啊, 连续一个月你都是自己住,每天早上自己起床。竟然没有一天迟到?”

    “他又不是我的电子闹钟!”亨特暂停了跑步机,走了几步之后下来,热身完毕,可以进行其他训练了。

    “但是除了他, 我们没人能叫醒你啊!”体能教练还是不依不饶。

    亨特在心中翻了一个大白眼。

    他当然不能告诉对方温斯顿和自己的约定。

    那天温斯顿收拾行李去英国的时候, 亨特是很舍不得的。从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忽然有人陪着自己, 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运动”,习惯了跟着这个男人近乎强迫症的作息时间,亨特都有种冲动干脆抛弃马库斯,投奔法拉利得了。

    亨特一直跟着温斯顿。他收拾行李, 亨特蹲在一旁看着。他替亨特整理冰箱, 亨特也跟着。他进洗手间,亨特也要跟着, 就在他快要进门的时候, 温斯顿用手摁住他的胸口, 将他摁出门。

    “你知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像被主人抛弃的拉布拉多?”温斯顿坐在沙发上, 抱着胳膊看着亨特。

    “拉布拉多?我好歹也该是哈奇士吧?”

    “你对自己倒是很了解。”温斯顿半仰着头, 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亨特却不是滋味了, 什么拉布拉多, 什么哈奇士啊!

    “过来坐。”温斯顿的声音轻缓。

    这是亨特最没有抵抗力的腔调,让他差点忘掉了昨天晚上,这个男人强势地将他压在床头坐了一通。第二次的时候,是亨特口渴的难受翻身下去喝水,结果只是转过身拉起被子而已,也不知道怎么就点了温斯顿的火,被拽了回去,腿和腰都差点被掰折了。

    营养师还说亨特为什么吃的比去年多,但是一点脂肪都没多长呢。

    亨特欲哭无泪,明明是因为他晚上的卡路里消耗得更多好不好!

    “哦。”亨特走到温斯顿的身边坐下。

    谁知道温斯顿却侧着脸看着他:“我不是说坐在那里。”

    亨特心脏轻微地一颤,立刻明白对方说的是哪里。

    “昨天才坐过。”

    “今天可以穿着裤子坐上来。”温斯顿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戏谑。

    亨特坐在旁边一动不动。他现在还有点腰痛。

    “安妮小姐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了。你一点都不想和我拥抱一下?”温斯顿侧过脸问。

    那种不舍的感觉再度涌上亨特的心头,他起身,坐在了温斯顿的身上。

    这样面对面,感觉着对方的呼吸和温度,还有双手支撑着他的力度,亨特其实是喜欢的。

    温斯顿仰起脸,在亨特的唇上吻了一下。

    “今天早上,马库斯听说我要回去英国,似乎很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早上无法叫醒你,你的体能训练和试驾怎么办?一直问我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你叫起来的。”

    亨特的耳朵立刻红了起来。

    “我告诉他,我的方法,别人都用不了。”温斯顿故意轻轻向上颠了一下,惊得亨特赶紧抱住他的脖子。

    “我发现你真的一点都不节制!如果我受伤了怎么办?”亨特用非常严肃的表情问对方。

    “大概是之前我发现节制非常没意义吧。如果我还不够节制,在西班牙大奖赛的洗手间里,我就会让你哭出来,根本不需要花那么多心思接近你。”温斯顿的声音很轻,亨特却听得后腰发疼。

    “节制怎么可能没意义!”

    “你的恢复能力让我很惊讶,而且一周我也只一次而已。”

    如果算进去了的次数,确实是一次,但是这一次却不只一遍。

    “现在言归正传。你每天的手机闹钟是七点。我会在七点十分给你打电话,如果你不接电话或者声音里睡意朦胧的话,就记过一次。一直到圣诞节休假为止。”

    “……记过了要怎么样?”

    “就用这里还啊。”温斯顿的手缓慢向下,亨特立刻坐不住了,向一旁歪倒,但是立刻被温斯顿扣住腰,摁了回来。

    他温热的气息就在亨特的耳边,简直要将他的耳朵都烧起来。

    “所以亨特,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按时起床。记过的次数太多了,我怕你圣诞节的时候肚子里装不下。”

    装不下……

    明白过来的那一瞬间,亨特很想揍这个男人一顿。

    这时候门铃声响起,是安妮小姐来接温斯顿了。

    温斯顿直接托亨特的腿站起身来,他身体向前,去吻亨特。

    亨特随着他的动作向后倒下,立刻伸手抓住对方的肩膀。

    温斯顿的这一吻很用力,舌头缠卷的力度感像是要将亨特的一切都带走。

    安妮小姐按了半天门铃没有人开门,只好打起了温斯顿的手机。但是温斯顿正抱着亨特,丝毫没有结束这个亲吻的意思。

    温斯顿的手机铃声停了下来,但是亨特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温斯顿一个用力地吮吸,亨特坏心眼地想要咬住对方的舌尖但还是失败了。

    “我走了,圣诞节见。”

    温斯顿转过身来,将亨特放回沙发上。

    听着行李箱的声音,亨特心里面空空的。

    最初的两三天,亨特是没把温斯顿所谓的记过放在心上的。第一天睡到了八点,健身助理把他公寓的门铃都要摁爆掉了,醒来后他手机上的短信是“记过一次”。

    第二天,亨特睡到了七点半,健身助理觉得这个时间他能起床已经相当安慰了。而亨特的手机上收到的短信是“第二次记过”。

    到了第三天,当手机闹铃响起,亨特迷迷糊糊坐起身来,靠着床头差点没又睡着,当温斯顿特定的铃声响起,亨特一个激灵,立刻拿起手机。

    “我醒了!”

    “哦。我还说可以记过第三次呢。这样圣诞节我就不用带你去瑞士滑雪了。我们直接在家里,你可以在床上躺过整个圣诞节。”

    温斯顿的声音里带着独有的凉意,亨特似乎可以感受到白皑皑的雪山以及绵软的雪场。

    “我要去!”

    “去床上待着?”

    “去滑雪!”

    “那就不要让你的体能教练继续体会什么是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于是,亨特如同强迫症一般,每天早晨被手机闹铃闹醒之后,就坐在床头醒神,等待着温斯顿的电话。

    直到圣诞假期之前,亨特都再没有被温斯顿“记过”了。

    马库斯和教练团队都十分感激温斯顿,觉得他给了亨特十分正面的影响,让亨特长大了。

    终于到了圣诞假期,车队的无论是工程师团队还是策略师甚至于教练团队终于可以放假回家了。

    “圣诞快乐啊,亨特。”马库斯给了亨特一个大大的拥抱,“假期打算去哪里玩?”

    “去瑞士滑雪!”

    “滑雪……你和温斯顿去滑雪?”

    “怎么了?你也想去?”

    “不不不……我宁愿你们坐火箭去月球!我得打个电话给温斯顿!”

    “他怎么了?”亨特问一旁的体能教练。

    “大概是担心你滑雪会出意外吧。”

    一开始还一脸紧张的马库斯,在和温斯顿说了十几分钟之后,表情缓和了下来。

    他来到亨特的身边,一副任重道远的表情拍了一下亨特的肩膀说:“圣诞节不要太疯了。”

    “啊?”

    “知道你很年轻,什么都忍不住,想要放纵。但是现在放纵,对以后的身体不好。”

    “啊?”亨特还是一头雾水。

    但是一想到就要见到温斯顿了,亨特就觉得开心得能飞起来。

    他赶回到家里,没有温斯顿在,他只能自己收拾行李。

    当他打开行李箱,正想着自己要带什么东西的时候,手机里收到了温斯顿的短信。

    里面详细列出了需要带的衣服和鞋子,甚至于它们被收拾在哪里都写的清清楚楚。

    亨特摸了摸鼻尖笑了,回复了对方一句: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亨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所有东西都塞进行李箱里。大概是跟在温斯顿身边的时间很多,总是看他收拾行李,一向乱糟糟的亨特,行李箱意外的整齐了起来。

    来到门外,就看见沈川的车在等他,副驾驶上坐着他的太太张精晓。

    亨特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开口问:“诶,小溪呢?”

    “小溪回国了。圣诞节中国是不放假的,小溪去睿锋汽车做技术顾问。”

    “什么?她要离开车队?”亨特立刻趴在后车座上。

    “不啊,两周而已。忘记告诉你了,那个一直帮我们建立数学模型的麻省理工校友,就是陈墨白。”

    “什么?那个家伙哪里看起来像是麻省理工毕业的?”

    “你看起来也不像能拿到f1分站冠军的样子啊。”沈川笑着回答。

    “不过看来,下个赛季,你和他免不了要做队友了。”副驾驶上的张静晓补刀。

    “天啊……那家伙一定会每天奚落我!”亨特抱住脑袋,一副要炸裂的样子。

    “放心,小溪那么正直。如果陈墨白真的欺负你,小溪会让他不好过的。”张静晓转过头来笑着说。

    “哦,还有,你未来的队友听说你要和温斯顿去瑞士滑雪度假,特地给你的。你看,他不是想和你打好关系吗?”沈川将一个盒子向后递给亨特。

    “……这是什么?”亨特看着上面的中文字,一头雾水。

    “你上次发烧用过的药。”沈川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侃。

    “上次发烧……”

    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一年到头连感冒都没有,上次发烧是在……

    亨特立刻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这盒药,忽然变得很烫手。

    “所以,陈墨白并不是那么讨人厌的对吧?”张静晓说。

    亨特心里面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确实不是那么讨人厌了,是更讨人厌了!

    乘坐了许久的飞机,终于到达了了日内瓦。

    出机场的时候,亨特才意识到自己没带手套。本来要拿上的,结果落在床上了。

    当他一边用热气和着手,一边寻找着温斯顿。

    “怎么没戴手套?”

    原本微凉的音质,在冰冷的空气里反而变得温暖起来。

    眼前的温斯顿穿着卡其色的滑雪衣,两条腿还是那么长,戴着深色的毛线帽子,额头的发丝都收进了帽子里,让他的五官轮廓显得更加立体。

    亨特不由分说就吻了上去。

    此时的温斯顿正在脱自己的手套,被亨特这么一吻,露出惊讶的表情之后,直接环抱住他。

    在亨特舌尖的挑拨和吮吸之下,温斯顿的回应也从自制变得热烈起来。他的手指嵌入亨特的发丝之间,因为含吻的力度太大,亨特的后脑向后仰去却被对方的手牢牢托住。

    温斯顿侧过脸去,亲吻的方式变得狂躁起来,如同要将亨特吞没。

    只听见“哗啦”一声,亨特身边的行李箱被撞倒了。

    温斯顿这才放开了他,亨特睁开眼睛的时候,能感觉到对方眼睛里仿佛要燃烧起来的热烈情绪。

    他们久别再见,随便一点星星之火就能燎原。

    “走吧。”温斯顿拉上亨特的手,正要给他戴上自己的手套。

    亨特却笑了起来。

    “我们一人一只就好了啊!”亨特将其中一只戴在自己的左手,右手握住了温斯顿。

    他的手心很热,亨特冰凉的指尖很快温暖了起来。

    到处都是白皑皑的一片,亨特戴着墨镜,兴奋地和温斯顿讲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说到陈墨白成为自己的队友这件事,亨特的表情依旧不爽。

    “你知道他拐走了小溪吗?”

    “应该不算拐走,而是情投意合。”温斯顿的唇角是浅浅的笑意,“就像我和你。”

    “才不是!你比陈墨白好多了。”

    “嗯。”

    “我们是要去哪个滑雪场啊?”

    “去了就知道了。”温斯顿回答。

    亨特本来以为他们是要去维拉尔滑雪场,还能看到许多来到瑞士滑雪的游客,但是温斯顿却将车开过了最热闹的地方,他们上了雪地车,亨特看着除了雪景什么都没有的雪场,狐疑地问:“我们是要去哪个滑雪场啊?”

    “我租了私人滑雪场。”温斯顿回答。

    “啊?其实和游客们一起滑雪不是比较热闹吗?”

    亨特歪着脑袋问。

    “可是我不喜欢热闹。而且滑雪的时候为了避开游客,没办法尽兴。”温斯顿回答。

    真的是温斯顿的风格。

    雪地车将他们送到了雪原中央的一个二层小木屋前。

    温斯顿提着亨特的行李下了车,亨特已经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将小木屋的门推开。

    地面上铺着厚实的羊毛地毯,壁炉发出轻微的炭火燃烧的声音。

    温暖,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亨特转过身来,向后大剌剌直接倒在了地毯上。

    “这里真是太棒了!”

    亨特的脸在羊毛地毯上蹭了蹭。

    温斯顿来到他的身边坐下。

    亨特抬起手,正要将那只手套摘下来,耳边却传来温斯顿近乎呢喃的声音。

    “等一下。”

    他单手撑在亨特的耳边,另一只手的手指沿着手套的边缘伸了进去。

    他的指尖沿着亨特的手腕缓慢地向上,滑入亨特的手套之中,他的手指ca纵着亨特所有的感觉,掌心所有微细的血管也隐隐跳动了起来。

    而当温斯顿的指尖触上亨特的指根,缓慢地曲起,接着十指相扣的时候,手套完全掉落了下来,无声地落在了羊毛地毯上。

    亨特的喉间一阵干哑,他当然知道温斯顿的暗示是什么意思。

    “真的那么喜欢这里吗?”

    他轻声问他,亨特还没来得及回答,温斯顿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

    滑雪服已经被解开了,温斯顿的吻落了下来。

    这里本来就不冷,到后面亨特觉得空气都烫得厉害。

    许久没有放纵自己了,两人的呼吸与体温交融在一起,温斯顿冲撞的力度比他们分别前的那一晚还要狠,亨特的骨头都要被他撞碎,他抓着羊毛地毯,眼泪忍不住要掉下来。

    温斯顿的舌尖舔过他的眼角,每一次炭火发出破裂般的声音,温斯顿就撞到亨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他不得不松开羊毛地毯,紧紧抱住温斯顿的脖颈。

    一整晚的疯狂让亨特怀疑温斯顿根本就是故意把度假的地方定在了这里。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温斯顿将亨特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上楼去。

    亨特微微喘着气,他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下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直到他的后背触上了柔软的床垫,亨特以为自己可以小睡一会儿,温斯顿会替自己清理好,但是很显然,对方并没有这个意思。

    “你还有两次处分,记得吗?”

    温斯顿的声音冰凉中带着意思暧昧。

    亨特的心中那一句“完蛋了”还没落下,温斯顿便再度吻了下来。

    当疯狂将他淹没,亨特迷离时看着窗外白到没有瑕疵的雪场,自己根本无处可逃。

    第二次结束的时候,亨特已然疲惫。

    但是当自己被翻过来的时候,亨特真的求饶了。

    “让我休息一下……”

    亨特上前,手刚抓住床头,就被温斯顿扣住手腕,拽了下来,接着被拉了回去。

    整个房间里都是温斯顿的气息,亨特很想要看着对方此刻的表情,他的胳膊向后想要碰对方一下,温斯顿似乎明了他的想法,抱着他转了过来,亨特差一点没吓哭出来,但迎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狂吻。

    亨特最后的精力都被温斯顿消耗殆尽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他摇晃着走下楼,看见一楼原本乱糟糟的地毯已经被整理好,亨特有点遗憾。

    再走向厨房,看见温斯顿正在做什么吃的,单手握着煎锅,另一手将鸡蛋在锅的边缘轻轻一敲,手腕曲折的角度亨特百看不厌。

    “醒了。”温斯顿转过身来,看着亨特微微一笑。

    “你太过分了。”亨特不爽地说。

    “你还能从楼上自己走下来,说明我不够过分。”

    “喂!”

    温斯顿将餐盘端了出来,路过亨特的时候,在他的耳朵上抿了一下。

    “我们可以用这个假期来试一试,到底几次你才会真的爬不起来。”

    “我才不要试这个呢!”

    一周之后,亨特接到了来自马库斯的电话。

    “亨特啊,圣诞快乐啊!怎么样,学会滑雪了吗?”

    亨特只觉得心脏中剑。

    “还没有……”

    “不可能啊,以你的体育细胞,不可能一周都学不会滑雪啊!”马库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亨特很想咆哮一声,他至今还没有机会出去滑雪呢!

    “我会学会的,你放心好了!”

    “哈哈哈,那……凡事注意安全啊!”

    亨特狐疑地蹙起眉头来,他怎么听怎么觉得那句“注意安全”如此微妙呢?

    亨特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身旁的男人:“喂,你到底对马库斯说什么了?”

    “他之前很担心我带你来滑雪会让你出意外受伤什么的,所以我就告诉他不用担心,你滑雪的时间不会太多。”

    “什么叫做滑雪的时间不会太多?”

    “因为重点难道不是和我在一起?”

    温斯顿浅笑着反问。

    那一刻,亨特终于明白所谓圣诞节假期的终极意义。

    不知道冰箱里的食物到底够不够,他真的从没过过这么消耗卡路里的假期!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