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番外 正好遇见你1

正文 番外 正好遇见你1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能不能不撩我最新章节!

    商业活动或者慈善晚宴什么的, 对于范恩·温斯顿来说, 就像喝一杯口味不佳的英式红茶,他可以以绅士的姿态看似有礼, 但是忽略每一个人。

    法拉利的慈善晚宴可谓群英荟萃,明亮的灯光,口若悬河的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们周旋于各大赞助商以及潜在赞助商之间,而他就像最精致的广告牌。

    每个人都想要在这一场晚宴上得到什么。

    也许是关注,也许是钱, 也许是人脉。

    女人埋怨的声音从温斯顿的身后响起。

    “亨特……你为什么还在玩手机?”

    “哦……那我应该干什么?”

    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声音响起, 就像醉酒之后忽然被人递来了一杯清水,一颔首就闻到柠檬香气。

    “去和那些赞助商聊天啊!让他们认识到你, 说不定你能得到更多广告代言的机会,就凭你在马库斯车队的收入……”

    “哈哈哈……我连积分都没拿到,谁会给我广告代言的机会?”名叫亨特的男孩朗声笑道。

    他的声音很随性,好像作为赛车手从没拿到过积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并不自艾, 带着一丝令人莫名好感的从容。

    温斯顿执着红酒, 转过身来。

    那个年轻人穿着有些并不合体的西装,低垂着的棕色发丝挡住了他的额头, 这让他和整个宴厅里将头发清一色梳上去的男士相比, 显得有些稚气。

    温斯顿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鼻尖, 而他的双手则端着手机, 手指快速移动着, 那专注的样子, 仿佛他在驾驶一级方程式。温斯顿侧过脸, 他想要将那个年轻人的表情看清楚,但他却一次也没有抬过头。

    “那你也不能就这样一直玩手机游戏啊!和其他人交际一下!你这是在浪费大好机会!”

    “好吧,好吧……告诉我你喜欢哪个车手?我带你过去……虽然我觉得他们谁也不会跟我说话。”

    “你……”他的女伴抬起头来,然后撞了一下他的手臂,“喂!喂!法拉利车队的范恩·温斯顿在看你!”

    “嗯?”亨特还是头也没抬一下,“亲爱的麦莉,他看得一定是你,不是我。”

    麦莉再望过去,发现温斯顿的目光已经挪向别处,正在听法拉利车队的公关经理说着什么。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晚宴继续着,听着相似的话,看着相似的表情,温斯顿已经有些疲倦了,只是他的脸上依旧是漠然的表情。

    生人勿近。

    唯一不同的,还是那个靠着餐桌玩着手机的年轻人。

    他仿佛超脱于这个世界之外。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

    也许是因为真的太无聊了,温斯顿信步走向他的方向,来到他的身边,视线瞥过他的手机屏幕,竟然是中学生都不感兴趣的消消乐。

    而这样的游戏,他足足玩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怎样长情的人,会对这样的古董游戏沉迷至今?

    就在温斯顿即将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宴厅里的消防警报响了起来。

    所有人抬头,沉静不到一秒,有人高喊着“着火啦!”

    身着长裙的女人撩起裙摆,男人们扔下手中酒杯,冲向宴厅的出口。

    “大家不要挤!”

    温斯顿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环顾四周,没有见到烟雾,就连空气中都仍旧是香槟与红酒交融的香氛。

    理智告诉温斯顿,这个火警也许是被意外触动的。

    而出口已经被惶恐的宾客堵住,就算自己过去也只是挤在其中出不去,还容易发生踩踏事故。

    身旁沉醉于游戏的年轻人终于抬起了头来,望向不断闪耀的火警警报器。

    温斯顿终于看清楚了他的眼睛,它们有着天真的轮廓,半仰着头的姿势就像是在天空中寻找着什么。

    “麦莉!”

    温斯顿只感觉自己的手被对方拽了过去,手被对方牢牢握住,冲向拥挤的人群。

    “着火啦!我们快跑!”

    年轻人不顾一切冲向前去,很快他们就被人潮淹没。

    温斯顿明明可以挣脱对方,但当他感受到对方指尖的力度和温度时,下意识收紧自己的手指,扣紧了对方。

    他看着亨特的背影,这个年轻人明明可以挤入人群却因为拉着自己无法完全融入人流。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女人的怒吼声:“该死的伊文·亨特——你竟然丢下我自己跑了!”

    原来你的名字是伊文·亨特。

    嘴唇轻碰,在心底下意识念起那个名字。

    “什么?”年轻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艰难地侧过脸来,看见麦莉在隔了两三个人的地方愤怒地看着自己。

    她举起手来,向他比了一个清楚明白的中指。

    温斯顿以为亨特会松开自己,于是他也松开了自己的手指,但是拽住他的力手却更加用力地向前拽去,直到自己的胸口撞在了对方的身上。

    “哦……”亨特睁大了眼睛,“我竟然拽着法拉利车队的范恩·温斯顿?”

    麦莉的叫骂声很有穿透力地传来:“伊文·亨特!我跟你完了!彻底完了!”

    亨特叹了一口气,用只有与他靠在一起的温斯顿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抱怨:“说的好像我们曾经开始过一般……”

    温斯顿是不会开口道歉的,因为抓错人的是亨特,不是他。

    宾客们尽皆离开,温斯顿感觉到手腕一紧,对方竟然还拉着他的手。

    只是这一次,亨特的脚步多了一分从容。

    温斯顿就这样被对方拉出了人群。

    当晚风迎面而来,亨特靠着路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香烟,他摁着打火机,发丝扬起,仿佛撩过温斯顿的眼睛。

    “你刚才明明知道自己拽错了人,为什不放开我?”

    温斯顿的声音冰凉中带着一丝通透。

    好不容易才将烟点着的和亨特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地吸了一口,再度睁开时望向温斯顿的方向。

    他的眼睛很亮,给温斯顿一种仿佛要以最微小的力量燃烧最广阔世界的错觉。

    “因为麦莉已经生我的气了,我只能抓你抓得久一点,不然我就亏了。”他笑着将手中的香烟递过来,“抽不抽?”

    “谢谢,我不用。”

    “你知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吗?但就像是被装在瓶子里,关起来了一样。”亨特笑着说。

    温斯顿并不在意对方的评语,而是指了指眼眶的位置。

    “你的眼眶有些发青。”

    “哦,你说这个啊!”亨特没心没肺地一笑,靠向温斯顿的方向,带着几分自豪的意味说,“在西班牙大奖赛的洗手间里,被我的队友揍的。”

    “他为什么要揍你?”

    “因为我没拦下佩尼,他想要我帮他压车。”

    “你被佩尼套圈了吗?”

    “为什么是我被套圈?就不能是我开在佩尼前面吗?”亨特露出不满意的表情。

    “如果你没被套圈,就更加没可能替你的队友压车了。因为佩尼的排位在你前面,你还没有超过他。”

    “好吧好吧……一级方程式的精髓在于超越,就算我的车队很弱小我的水平不佳我的赛车很烂……我也不想去给别人压车,我想超过跑在我前面的人,哪怕一个也好。”亨特无奈地笑了笑,“是不是很幼稚?”

    “不会。”

    “范恩·温斯顿真是个绅士。”

    “不是因为我绅士,而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就在这个时候,温斯顿助理安妮的声音响起。

    “天啊,你在这里!米勒先生在找你!”

    “好的,我这就来。”

    温斯顿回过头来,却发现亨特看着他一步一步后退,口型说的是“再见”。

    几步之后,他转身离去了。

    “温斯顿,你刚才是在和那个……好像也是个车手聊天吗?”安妮有些惊讶地问。

    “嗯。”温斯顿跟着安妮走回宴厅。

    再次见到亨特,是在下一站比赛,他从中后段的发车一路追赶,拿下了第六名。

    那天晚上,温斯顿在房间里回顾这一站的比赛,他下意识关注了马库斯车队的赛车,亨特的切线和过弯流畅而漂亮,温斯顿抬起手托着下巴,下意识眯起眼睛。

    看完一整场比赛的录像,温斯顿忽然觉得有些热,想要去酒店附近走一走。

    刚走进大堂,就听见索伯车队的唐纳德正笑着和队友聊天。

    “哈哈哈!亨特那个傻小子,我今天带他去酒吧,他泡了个漂亮妹子,结果那个妹子有个很凶的追求者,他差一点被人家揍了!”

    “不会吧?亨特打不过对方吗?”

    “对方是橄榄球运动员!”

    “我擦!他运气真不好啊!他现在人呢?”

    “在外面抽烟,哈哈哈!”

    温斯顿从唐纳德的身边走过,来到了酒店门外。

    夜风很凉,温斯顿以为自己只是随意散步,但是他发现自己克制不住下意识在黑暗中寻找每一个微弱的红点或者每一个疑似抽烟的身影。

    终于,他在阴影下的台阶上,看见了坐在那里的亨特。

    他的背影不像其他车手那样精壮充满男性的雄浑感,相反仍旧带着几分少年的单薄。

    “你这一站的比赛很厉害。”温斯顿来到亨特的身边坐下。

    “是吗?也许下一站我就歇菜了。”

    他的声音里是自嘲的笑意。

    “不会的。”

    亨特安静了十几秒之后,望向温斯顿,好笑地说:“喂……这就是你安慰我的方式,就一句不会的?一般不是接下来还有你很棒,你会超过谁,你终有一日会达到欧文和夏尔的水平之类?”

    “我不确定你能超过谁,也不确定是否能达到欧文和夏尔的水平,我只是觉得你不会止步于此。”温斯顿的声音很平静。

    这样的平静让亨特的心绪宁静了下来。

    “你本来就不像是那种会安慰人的人。”亨特笑了笑,“甚至于你会来跟我说话,别人肯定都不信。”

    “为什么你认为我不会愿意跟你说话?”

    “因为你已经是一流车手,足以与欧文和夏尔一争高下的天才。而我是吊车尾,运气好偶尔冲入了前六。”

    “还有吗?”温斯顿轻声问。

    “还有你总是冷冰冰的,一副所有人都不要靠近我,你们都走入不了我的领域的样子。就连身价几十亿上百亿美金的赞助商你都能点一点头就过去,更何况我这种无名小卒?”亨特似乎越说越开心。

    “其他的原因呢?”

    “媒体说你是一级方程式里难得的贵族绅士,我既不是贵族,也没有绅士风度,我们天差地别。”

    亨特停下来几秒,温斯顿仍旧沉默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喂……你不是应该说两句话吗?比如……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之类。”亨特歪了歪脑袋。

    “我改变不了你脑海中的想法,当你了解了,自然会改变。”

    “哈哈……”亨特笑了起来,他柔软的额发在夜幕中轻轻颤动着,“你说什么都这么一板一眼吗?那些爱慕你的女粉丝们要是知道你这样呆板无趣,一定不会再粉你了。”

    “你并不是我的女粉丝。”温斯顿回答。

    “好吧,好吧……抽烟吗?”亨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递到温斯顿的面前。

    “香烟虽然能够提神,但是对你的肺不好。”

    亨特无奈地摇了摇头:“果然是这样。像你这样自律的家伙,一定不抽烟酗酒,固定时间睡觉,每天早晨坚持起来锻炼,日复一日,生活安排坚持到秒。”

    亨特正要将那根烟收回,没想到对方却接了过去。而且温斯顿的身上竟然有打火机,轻轻将香烟点燃了。

    他只是吸了一口而已,吞吐烟圈的姿态随性中带着一丝优雅。

    “哎呀……我的烟竟然就这样烧完了……我还没抽两口呢!”亨特遗憾地将烟蒂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拍了拍手。

    身旁的温斯顿沉静地看着前方,而他的指节间夹着那根香烟。

    亨特扯起一抹笑来:“算啦,你要是不抽烟就不要勉强自己了,还是给我吧。”

    “嗯。”温斯顿侧过身来,将烟递向亨特的方向。

    就在那一刻,亨特的手撑着台阶,靠向温斯顿的方向,就在他捏着烟尾的手即将收回的时候,他的唇含了上去。

    错觉一般,他的唇仿佛碰到了温斯顿的指尖,又或者没有碰到,只是因为离得太近的温度让他产生了错觉。

    指尖简直被烫伤,温斯顿僵在那里,感觉到有什么力量轻轻在烟蒂上顶了一下,香烟脱离了温斯顿的手指的那一刻,他下意识想要抓住它,但是亨特却已经直起了背脊。

    他揣着口袋,笑着站起身来。

    “嘿,谢了。和你待在一起很舒服。你一点都不像那些媒体还有其他车手说的那样高冷不好相处。”

    亨特转身离开。

    温斯顿仍旧坐在那里,脑海中不自觉想起那支香烟从自己指间离开的感觉……他忽然意识到,那是亨特的舌尖。

    明明平缓的心跳忽然像是被烧着了一般向上涌去。

    温斯顿不动声色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回酒店。

    下一站的比赛更加激烈。

    温斯顿与佩尼正面交锋,两人竞争激烈。

    让温斯顿全然没有想到的情况发生了,佩尼的赛车失控,他的尾部旋转过来,眼看着就要狠狠撞上温斯顿的侧翼,在这样的情况下,温斯顿知道在这样的距离,自己不可能完全闪避,哪怕在瞬间他也冷静地判断,要让损伤降到最低。

    而就在那个时候,另一辆车从后面赶了上来,对方直接顶住了佩尼,温斯顿顺利通过。

    直到自己的赛车已经驶入了下一个弯道,温斯顿骤然意识到,那辆车是属于马库斯车队的……而且以对方的距离,是不可能避不开佩尼!

    思维深处似乎被锋利的刀片狠狠割了一下,疼痛从他的脑仁一直蔓延到他的指尖。

    他仍旧冷静地判断,竭尽所能调整呼吸,以最快的速度奔赴终点。

    他在弯道惊险地超了夏尔,又开始狂追猛赶,在发卡弯通过了欧文,问鼎了那一站的冠军。

    法拉利车队的经理米勒高兴得声音发颤。

    “太好了!温斯顿!你干得太棒了!这条赛道可一直都是欧文擅长的,你竟然超越了他!”

    “那辆顶住佩尼的赛车……是谁在开?”

    温斯顿的声音听在别人的耳中是平缓而冰冷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急迫地想要那个答案。

    “啊!说起来该谢谢它呢!不然你就拿不到这一站的冠军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那是谁。”

    温斯顿扣紧了方向盘。

    “是马库斯车队的伊文·亨特。你的运气太好了,这年轻人一直追在你们的身后,佩尼的刹车片出问题的时候,他正好窜上来!”

    “并不是我运气好。他有没有受伤?”

    他的神经紧紧地绷着。

    在赛道上,什么恶劣的事故都有可能会发生,温斯顿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但是此刻,他却莫名恐惧了起来。

    “没有受伤。我还看到那年轻人自己从赛车里爬出来了呢。他那辆车的前悬挂系统完全损坏了,所以退赛了。”

    “我知道了,谢谢。”

    赛后的媒体采访让温斯顿第一次感到极度的不耐烦。他的目光里没有一丝温度,回答媒体的问题简练到让在场所有人感觉到寒意。

    被莫名压力笼罩的媒体比米勒先生所想的要更早结束了访谈,温斯顿直接起身快步离开。

    哪怕米勒先生在身后叫喊着他的名字,他也听而不闻。

    当他离开出租车,正要快步走进酒店的时候,他看见了拎着可乐瓶,从马路对面的小超市走出来的亨特。

    这个年轻人的脸上没有任何颓丧的神色,他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然后闭上眼睛打了一个嗝,很舒心地呼出一口气。

    当他走过马路,发现温斯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时,顿了顿。

    “嘿……温斯顿。”

    对方笑了笑,正要从他的身边走过去,仿佛在赛道上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温斯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当他醒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一把将亨特拽了过来。

    “嘿!你要干什么!”

    亨特的后背撞进了他的怀里,温斯顿这才松了手。

    “正赛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做?”

    “怎么做?”亨特一副不明就以的样子。

    “替我挡住佩尼。”温斯顿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喂……我一门心思追在你们身后……一下子没有控制好而已……”

    “你能追到佩尼和我的身后,却能控制不好?”温斯顿反问。

    他的声音里有一种力度,掀开所有的遮掩,碾过所有的借口。

    “我……只是运气好才能追到那个位置,但是我的运气也不怎么好,正好碰上佩尼的刹车片坏了……”

    亨特无奈地笑着,他的笑容让温斯顿忽然觉得有点疼。

    却不知道疼的是哪里。

    “说实话对你来说很困难吗?”温斯顿问。

    亨特站在那里,侧过脸去,沉默了。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十几秒之后,这个年轻人终于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也没有料到我会那么做,只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顶上去了。从位置来说,如果你被佩尼甩尾,你这个人受伤的可能性很大。而我……顶多前悬挂报销,但人出事的机会并不大。”

    “我和你不是一个车队的。”温斯顿开口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不是一个车队的。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以为和你说过话,就算是有交情。你不用想那么多……继续做范恩·温斯顿,追赶在你前面的车手就好了,何必管你身后发生的事情呢?”

    亨特又要离开了。

    温斯顿再一次紧紧扣住了他。

    “我们当然有交情。”

    “什么?你和我……有交情?”亨特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们说过话,不是吗?”温斯顿反问。

    “当然……但是和你说过话的,就算有交情了?”

    “你觉得我跟很多人说过话吗?”

    “应该没有。”

    “所以和我说过话,不算有交情吗?”

    “……哦。”亨特用手指抓了抓耳朵。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