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酒心巧克力

正文 酒心巧克力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能不能不撩我最新章节!

    亨特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只可惜左右都被摁住, 他除了看,什么都不能干。

    她们性感而美好, 只是随着音乐和她们摇摆的身姿,亨特的脑海中出现的却是那一次看着温斯顿对他表演脱衣舞的画面。

    亨特在心中哑然失笑。

    当自己见过这世上最性感的,那么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嘿,亨特……她们的腰身都扭的快要飞起来了,但是你好像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欧文凑在亨特的耳边轻声道。

    “关你屁事!”

    欧文低声笑了起来。

    派对狂欢到了第二天的天明。欧文和其中一个美女眉来眼去很久了, 派对一结束, 他就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了对方的肩膀上,笑着说在明天他离开索契之前一定要来找他。

    就连唐纳德的脸上身上都是口红印子。

    相较之下, 亨特觉得自己有点可悲,身为此次兔女郎派对的“兔子国王”,他什么都没有,除了灌了一肚子的汽水!

    当晨光再度光临这座城市, 所有的车手们都拆掉了兔耳朵和兔子尾巴, 换上了了自己的衣服。

    欧文眯着眼睛笑着对亨特说:“温斯顿冲线夺冠只为你的感觉怎么样啊?”

    “还……还好吧……”

    虽然和自己想象中的兔女郎派对完全不同,但是有惊讶, 也有惊喜。

    “俄罗斯站的大奖赛就这样沦为你们两个秀恩爱的舞台了, 真是让人觉得不舒服啊。”欧文摇了摇头。

    亨特扯着嘴巴笑了笑说:“你要是不想看, 今年就隐退啊!因为我们以后说不定每一站比赛都在秀恩爱呢?”

    这时候夏尔拎着欧文的衣领, 将他拉了起来。

    “够了吧啊!让这个小鬼自己得意!”

    只是他们中没有人想到, 兔女郎派对在之后的十几年里成为了一级方程式界的重要事宜。几乎每年, 都有在赛道上输给温斯顿的车位在派对上扮演“公兔子”。

    当亨特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时, 并没有看见温斯顿。

    亨特看了看手腕上和温斯顿一模一样的手表,心想这家伙应该出去晨跑了吧。

    亨特趴在床上,想起欧文的那一句“温斯顿冲线夺冠只为你”,心脏忽然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他拽着被子卷过来又卷过去,然后趴在明显是温斯顿昨晚睡过的地方,用力嗅了一下。

    几分钟后,房门传来刷卡的“嘀——”声。

    温斯顿推开房门,然后关门转身的瞬间,忽然有人压了上来,对方一把将他扣在门上,吻上他的唇,舌尖一顿乱搅之后开始了任性的吮吸。

    温斯顿在那一瞬间是惊讶的,随即干脆靠着门,只是环上对方的腰,任由对方胡作非为。

    不需要三秒,冰火骤燃,温斯顿猛地将对方摁向自己,狂吻了起来。

    原本想要突然袭击的亨特反而招架不住,步步后退,温斯顿直接托着他的腿,一把将他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那张床。

    就在将亨特放倒在床上的时候,他忽然坏笑着说:“嘿嘿,有一样东西忘记了!”

    “什么?”温斯顿的声音低沉间略带沙哑。

    “谢谢你精心为我准备的兔女郎派对。只是,派对上怎么可以没有你呢?”亨特将藏在后腰的兔子耳朵拿出来,戴在了温斯顿的头上。

    温斯顿的双手就撑在亨特的耳边,浅笑着看着他。

    “那你喜欢我给你的派对吗?”

    亨特没有说话,只是躺在那里看着对方。

    “怎么了?因为我不让你碰那些兔女郎,所以你生气了?”

    亨特缓慢地露出一抹笑来,抬起手来摸了摸戴在温斯顿脑袋上的兔耳朵:“你这家伙……怎么就算戴着兔子耳朵也是这么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那真是对不起了。”

    “我确实不喜欢那个派对,因为没有你。现在我觉得满意了。”亨特眯着眼睛轻轻笑了起来,就连落在床垫上的发梢也在跟着轻轻颤。

    温斯顿抬起一只手,手指轻轻拨开亨特额前的碎发。

    亨特抬起膝盖,碰了碰温斯顿的腰侧:“我说你是不是特别怕我有外遇啊,所以才不让我碰别的女人,揪一下假的兔子尾巴都不让?”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害怕你有外遇?”温斯顿轻声问。

    “因为你这家伙对什么事都太认真了!而且你还有洁癖,什么都要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我觉得你在精神上肯定也要求绝对的纯洁。”

    温斯顿低下身,侧过脸,在亨特的嘴唇上碰了碰:“那么你太不了解我了。当我第一次跟你说话的时候,如果你正爱着别人,我难道就要放弃你吗?”

    亨特好奇了起来:“那如果我真的有外遇了……我是指假如……你会怎么做?”

    “你有外遇什么的,并不是我的底线。我经历过的……远远比所谓的外遇要残酷得多。”

    那一刻,亨特的心脏颤了一下,仿佛被捏在了温斯顿的手指之间。

    如果说外遇对于温斯顿来说都不是一段感情的底线,那么什么才是?

    温斯顿闭上眼睛,在亨特的鼻尖上又吻了一下。

    “如果你爱上哪个男人了,我会把他打败,让他无地自容,愧于在你的身边,我会拽着你的视线,让你转过身来发现,这个世界上值得你专心看着的人,还是只有我。”

    “那如果我爱上哪个女人了呢?”亨特又问。

    “那么我会让她领教男人的残忍。让她知道自己的软弱只是你的负担,她们永远不可能懂得真正的你。所以,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我都会把你抢回来。”

    温斯顿的目光很深,那是一种将亨特锁死的力度感。

    然后,他的唇上扯起了浅浅的笑容,将头上的兔子耳朵摘了下来,戴在了亨特的脑袋上:“你别忘记了,你也输给我了。”

    “喂!我可没有跟你打赌!”亨特正要抬手将兔耳朵摘下来,就被温斯顿扣住了手腕。

    “别动,让我看一会儿。”温斯顿轻声道。

    “有……有什么好看的……”亨特红着脸,心想温斯顿都能为了自己把那么多知名车手都给折腾了,那么自己戴着兔子耳朵让他看一会儿,也没什么。

    “你在兔女郎派对的时候,想了些什么?”温斯顿问。

    “想你。”亨特侧过脸去回答。

    “想我什么?”温斯顿又问。

    “……想你就是想你,还能想什么?”

    “那么那个时候,你脑子里的我,在做什么?”

    亨特这时候才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有毒。他甚至怀疑当初的脱衣舞是温斯顿早就计划好的。

    他在他的心里埋下种子,悄无声息地发芽,蔓延到了他思维每一个最微末的地方。

    “告诉我,亨特。你想了什么?”温斯顿低下头来,蹭了蹭亨特的鼻尖。

    心也跟着飘了起来。

    “想你的脱衣舞……那一次你没有把裤子……”亨特没继续说下去了。

    “我忽然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兔女郎派对了。”温斯顿取过自己的手机,覆在亨特的耳边说,“你戴着兔子耳朵的时候,就像是等待被我吃掉一样。”

    亨特抬起膝盖就要去撞对方,但是被温斯顿的手掌压了下去。

    “我再表演一次给你看。”温斯顿笑了。

    他单手划开手机,点播了那次为亨特表演脱衣舞时候的音乐。

    缓慢得就似被刻意拉长的呼吸,这音乐撩动着亨特的神经。

    只看见温斯顿拎着运动t恤的下摆向上拉起,腰部的线条,还有紧实却并不夸张的胸肌,接着是富有张力的肩背线条,他随性地将它扔到了一边:“谁告诉你我有洁癖的?你就算脏死了我也能把你吃下去。”

    亨特看着对方,眼睛都挪不开了。

    “而且我保证,这一次全都脱给你看。”

    之后的一整个上午,亨特明白所谓“这一次全都脱给你看”的意思——里面也包括他自己的衣服。

    他被温斯顿折腾了一顿,耳边是重复播放的那首音乐。

    亨特怀疑,以后无论在何时何地听到这个曲子,自己都会起反应,比什么都不穿的兔女郎还管用。

    俄罗斯站的比赛结束,他们即将启程前往德国。

    亨特和温斯顿结伴而行,他们的安检手续十分平顺,提前了几乎一个小时进入候机大厅。

    温斯顿和亨特在机场里的一个咖啡店里坐着。亨特用手机打着游戏,温斯顿在对面看什么简报。

    亨特知道,温斯顿除了赛车之外还有别的产业,而且还不少,再想起这家伙说过“我会让你一生衣食无忧”之类的话,亨特忽然觉得这样认真严肃不跟自己说话的温斯顿也很可爱。

    他坏笑了一下,想起对方曾经在桌子下面对自己的“教育”,他将鞋子脱了,伸到对方那里,轻轻勾起对方运动裤的裤脚,缓慢向上。

    温斯顿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唇角缓慢的陷了下去,似乎很享受亨特的“胡闹”。

    当亨特的脚尖勾着裤脚来到他的小腿中部的时候,温斯顿忽然一把扣住了他的脚踝。

    亨特想要将自己的脚收回来,但是温斯顿却不让。他的拇指在亨特的脚踝处流连,目光却依旧看着自己面前的简报。

    “不玩了。”亨特又试着收了收脚,但还是被对方扣着。

    “你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当然不能轻易放开你了。”温斯顿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亨特歪了歪脑袋:“好吧,那你就一直拿着吧。”

    他拿起手机,继续消消乐。

    谁知道几分钟之后,有人坐在了亨特的身边。

    “哎呀!你们就算飞德国都要在一起啊!”欧文欠抽的声音传来。

    “是啊。没有人跟你一起,你很寂寞吗?”

    亨特头也不抬地问。

    “有你们在,我就不寂寞了啊!”

    亨特撇了撇嘴,鬼才要理你呢。

    果然,连对面的温斯顿也只是微微抬起头来,算是打了招呼了。

    但即便是欧文来了,温斯顿也没有放下亨特的脚,他反而就像是对待趴在自己腿上的猫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隔着袜子抚过亨特的脚背。

    亨特明明心痒痒的却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欧文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很专心地吃着点心,他肯定是知道亨特的脚就架在温斯顿的腿上,可却偏偏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喔!你们竟然都聚在这里了,不介意我也坐下吧?”

    亨特一抬头,竟然看见了尼基。

    “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哈!我怎么感觉看见我你并不开心啊,别忘记我可是你的金主哦!”尼基抬了抬手,也点了一杯咖啡。

    “你是马库斯的金主,可不是我的金主。”亨特故意用嫌弃的表情说。

    尼基一低头就看见温斯顿扣着亨特的一只脚了,他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秀恩爱也要有个限度。小心我一个心里不平衡,把你们全都干掉。”

    欧文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原来尼基也来看完了俄罗斯站的比赛,正要赶去纽约处理商务事宜。他路过这个咖啡店的时候刚巧看见亨特和温斯顿了,于是干脆坐过来。

    亨特在心里碎碎念,欧文为什么不去和红牛车队的人在一起啊!尼基为什么不乘坐私人飞机啊!

    “小亨特,听说很几个车手在比赛之后办了兔女郎派对……怎么都没叫上我呢?”尼基很遗憾地眨了眨眼睛,“如果是我为你假扮兔女郎的话,你应该会蠢蠢欲动吧?”

    “啊?”尼基一说完,亨特就下意识开启想象模式。

    清纯的尼基戴着兔耳朵确实很动人啊!

    “啊哟!”

    温斯顿的手指在亨特的脚踝上用力捏了一下,亨特差一点连手机都掉了。

    “哈哈哈!”尼基笑了起来。

    “亨特啊……”欧文侧了侧脸,“你刚才是喝奶泡了吗?”

    “你才喝奶泡呢!我刚才喝的是卡布奇诺!”亨特对欧文睁眼说瞎话的行为表示万分不满。

    “你……嘴上沾了一圈奶泡……”欧文比了比自己的嘴角。

    “啊?真的?”亨特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

    “还有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欧文继续笔画。

    亨特伸长了舌尖,舔了小半圈。

    他的线上游戏正到了关键时刻,于是低下头来一边舔一边打游戏。

    而坐在他对面的尼基完全看呆了。

    欧文也露出得意的神色。

    下一秒,温斯顿忽然放下了简报,伸长手臂,手掌向前直接覆上了亨特的嘴巴。

    没来得及收回的舌尖就这样触上对方的指缝。

    亨特一抬头,对上了温斯顿丝毫没有笑意的眼睛。

    他周身都是低气压,亨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对着杯口喝的咖啡,用的不是马克杯,怎么会有奶泡粘在脸上。

    “亨特的舌尖很可爱吧?”欧文撑着下巴看向对面的尼基。

    “……很可……”尼基话还没说完,就意识到了什么,“再可爱也是温斯顿的嘛!”

    欧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可真没用啊!连赞美都不敢。”

    尼基表示很无奈。

    这哪里是赞美啊,对于温斯顿来说就是“非分之想”,会要命的。

    “我们走吧,差不多要登机了。”温斯顿终于放开了亨特的脚踝。

    亨特立刻穿上鞋子,拽上包跟在温斯顿的后面。

    他也不想和欧文待在一起了。

    “你看,你把温斯顿惹生气了,我没有亨特可以看了。”尼基露出万分遗憾的表情说。

    “怎么,你就只想看看而已?”欧文半开玩笑道。

    “我当然想上他。”尼基露出向往的表情,“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样子多傻气。”

    “那你也就只能想想而已了。范恩·温斯顿会干掉你的。”

    欧文神了个懒腰。

    他也要起身乘机了。

    亨特拽下自己的眼罩,准备睡觉。

    “亨特。”温斯顿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轻轻响起。

    “嗯?”亨特应了一声。

    “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去洗手间?”温斯顿的声音只有他能听见。

    “你在说什么啊!”

    亨特摘下眼罩瞪向对方,这个航班不仅有欧文还有路特斯车队的陈墨白呢!

    然后,他看到了温斯顿唇角的笑容,这家伙也在耍弄自己。

    “你跟欧文一样烦人。”

    亨特又要将眼罩拉下来,却被温斯顿扣住了手腕。

    “我和欧文当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他可以骗你把舌尖伸出来,但我可以吮到。”

    亨特狠狠将眼罩拉下来,歪过脑袋。

    但是心脏却越跳越快,脑海中不断想象着的就是温斯顿舌头强悍地卷起自己的感觉。

    真的还挺想要一起去洗手间的……

    当他们到达海德堡西面的霍根海姆赛道时,已经是晚上了。

    破天荒地马库斯车队竟然和法拉利选了同一个酒店,这让亨特觉得很开心。

    “马库斯怎么会订这个酒店?我听说去年并不是这里?”

    沈川笑了笑,凑到亨特的耳边小声说:“因为我跟马库斯说我和小溪特别喜欢这家酒店,如果他不订这里,我就带着小溪住到这里来。”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亨特开心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而且亨特发现,自己的房间就在温斯顿的隔壁,虽然两间房间根本没有必要,但亨特还是很开心。

    当亨特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发现在洁白的床单上竟然放着一个礼物盒子。

    亨特愣了愣,忽然想起了梅林,心里有点发憷:“这里面该不会是炸弹吧?”

    这时候手机里传来一条来自尼基的短信:非常高兴你入住我们尼基集团旗下的酒店,床上是我特别定制给你的礼物,不要太喜欢。

    “哦?原来礼物是尼基那家伙送的?”

    亨特很好奇地将礼品盒子拆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一盒巧克力。只是里面巧克力的形状都有点怪怪的,周围有纹路,中间还有像是缝隙一样的纹理。

    亨特拿起来看了半天。

    以及盒子里的礼品卡上应该是成分说明,因为不是英文,亨特完全看不懂。

    “不会有毒吧?”亨特是完全不敢吃的,特别是想起上一次尼基还扮女人骗过自己呢。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固定的节奏,不紧不慢,亨特立刻起身将门打开。

    “温斯顿!你的房间就在我隔壁!”

    温斯顿拉着行李箱走了进来,浅笑着看了他一眼:“你强调我的房间在隔壁,意思是今晚不想跟我睡,对吗?”

    “怎么可能!”温斯顿瞥见了床上被拆开的包装纸,径自走了过去,状似无意地端起盒子看了看。

    亨特忽然紧张了起来,别看温斯顿做什么好像都是无意的,其实这家伙脑子里肯定有想法。

    “这是尼基送给我的,谢谢我入住他们集团旗下的酒店。”亨特立刻解释,“而且我没乱吃!”

    “嗯。”温斯顿轻轻应了一声,拿起那张看起来华丽花哨的成分说明看了看,“没关系,你可以吃。”

    “真的?”

    “嗯,赛前多补充一点热量是好的。”

    亨特来到对方的身边,跟着躺下。

    “就是这巧克力的形状好奇怪……”

    亨特拿起一个,隔着托纸看了好一会儿。

    “特别定制是指这个奇怪的形状吗?”

    “或者你吃一个试一试。”温斯顿侧过脸来说。

    “好啊!吃一个试试!”

    亨特将它放在齿间,咬了下去,没想到它竟然是有心的!

    “唔……酒心巧克力!”

    亨特捂着嘴就要坐起来。

    “别起来,会流出来。”温斯顿侧过身,捏住了亨特咬了一小块的巧克力,“张嘴。”

    “啊……”那一刻,亨特的表情是恍然的。

    因为半撑在自己身边的温斯顿,眉眼垂顺,抬高的手腕就像是往亨特的唇间倒酒一般。

    当微凉的液体渗入唇缝,温斯顿靠了过来,用舌尖舔过沿着亨特唇角流下来的酒心。

    亨特的心绪仿佛也落入了酒中,随着温斯顿手腕的弧度摇晃轻旋。

    “尝出来是什么酒了吗?”温斯顿轻声问。

    “反正不是啤酒。”亨特看向对方,他的目光追随着温斯顿的手指,捏着他吃剩的巧克力,放进了唇间。

    “那你再尝一尝。”温斯顿又拿过了一个,这一回是他用牙齿在巧克力上咬了一个口子。

    那“啪”的一声落在亨特的心头,他忽然很想拽过眼前这个男人,放肆亲吻一番。

    但是对方将巧克力送到了他的唇边,从巧克力被咬开的缝隙里,将酒心倒入亨特的唇间。

    清凉的感觉在与温斯顿视线的交融中,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尝出来了吗?”温斯顿问。

    “不是红酒。”亨特笑着回答对方。

    其实他喝过的酒并不多,根本品尝不出个所以然来。

    温斯顿侧过脸,在亨特的下巴上亲了一下,又拿过了一个,轻轻咬开,将酒心倒进亨特的唇间。

    “不是香槟。”

    亨特忽然爱死了尼基送的这份礼物了。

    温斯顿的眼睛里是淡淡的笑意,亨特感觉的出来。

    不知不觉,一整盒巧克力的酒心都被亨特喝掉了。

    而空空的巧克力被放在盒子里。

    身体有些热,当温斯顿的指尖触上亨特的下唇,轻轻将它掰开的时候,亨特甚至反应不过来他的手指之间已经没有巧克力了。

    亨特还是下意识将舌尖探出来,滑过对方圆润的指腹。

    身体有些发热,眼前的温斯顿好像看起来也和平常不一样。

    “亨特。”

    “嗯……”亨特轻轻应了一声,就觉得全身懒洋洋的,然后他咬住了温斯顿的指尖,有一点点用力,因为他想要和他在一起,越久越好。

    温斯顿的手指并没有离开,而是安抚着亨特的舌,轻轻滑动着,直到亨特放开了齿关,它才缓慢地离去。

    温斯顿不知道什么事后翻身压到了亨特的身上,轻柔地吮吻着他。亨特下意识用手去拽着耳边的床单,温斯顿扣住他的手腕,将它们环在了自己的腰间。

    “我可以试一试吗?”

    温斯顿的声音很轻,但听在亨特的耳中却很烫,而且是那种很舒服的烫,想要将整个人都靠上去。

    “嗯……”

    亨特应了那一声之后,迎来的便是灭顶的亲吻。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眼前的男人所控制了。

    他发出自己难以置信的呢喃,自己的身体也比从前每一次相处的时候要更加柔软。因为当他释放的时候,温斯顿终于顺利用到了三根手指。

    “还差一点……”温斯顿埋在亨特的耳边难耐地说。

    但是亨特的身体仍然蜷在温斯顿的怀里。他傻傻地侧过脸来,只看到了温斯顿的耳朵,刚才强而有力的刺激并未散去,亨特下意识在对方的耳廓上咬了一下。

    身旁的温斯顿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一沉,又是一阵狂吻。

    第二天的早晨,马库斯车队的体能教练再度郁闷了起来。因为亨特缺席体能训练了。

    他躺在床上,睡得忘乎所以。

    而温斯顿已经结束了早晨的训练,回到了房间里。他坐在床边,指尖轻轻拨弄着亨特额上的碎发。

    因为头发真的长长了,亨特在马来西亚时就剪了一次头发,虽然短了一点,但还好没剪成板寸,仍然有着柔软的手感。

    “嗯……”亨特轻轻喃语了一声,温斯顿低下头来想要听清他说了什么,亨特却抱着被子转过身去。

    温斯顿在他的身边合衣躺下,伸过臂膀将他抱住。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亨特这才醒了过来。

    他呆然地在床头坐了许久,然后抓了抓后脑勺,瞥见了昨晚被自己踹到床下的巧克力盒子。

    温斯顿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了他。

    “昨天我怎么觉得自己怪怪的?”

    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以及温斯顿……美好性感得不像话。

    “是吗?我觉得昨天的你很好,很放松。”

    亨特看着对方扣着水杯的手指,脸立刻就红透了。

    昨天温斯顿用到了三根手指,对于亨特来说那种失控而疯狂的感觉比从前每一次都强烈。他也知道温斯顿有试过要进去,只是还差了一点。

    “那个……那个巧克力到底是什么酒心的?”亨特好奇地问。

    “日本清酒。”温斯顿回答的时候,唇角是明显戏谑的笑意。

    “什么!”亨特愣住了,“我怎么没尝出来?”

    他喝啤酒没有事,香槟与红酒也少量沾过,但是最不耐受的就是日本清酒,温斯顿应该是知道的。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他还说过要买艘潜水艇只放一张床还有日本清酒呢!

    “大概是因为那是我喂给你的吧?”温斯顿靠向亨特,眼角眉梢都是浅淡的笑意。

    这家伙很高兴。

    亨特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这家伙要是再强硬一点是肯定能进去的,只是会不会受伤没人知道。

    但是比起以前已经进步太大了。

    蓦地,亨特忽然明白过来什么,掀起被子来到地上,将巧克力盒子捡了起来。

    “原来……原来巧克力的造型是……是那里!妈的!尼基那家伙在讽刺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