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一群公兔子……

正文 一群公兔子……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能不能不撩我最新章节!

    仅仅在一号弯道, 温斯顿、夏尔以及亨特三辆车的竞争就让观众捏了一把冷汗。

    明明亨特追夏尔追得很紧, 没想到却在三号大弯道被欧文截胡,两车的轮子都要碰到一起!

    亨特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欧文的那一记超车有水平。

    几圈下来, 排在后面的车手各个不甘示弱,亨特被陈墨白锁死追赶。

    这个制动高手差一点将亨特在十六号弯道逼出白线。

    亨特憋着一股劲儿,非赢过这个笑起来让他不爽的家伙不可!

    接下来的几个弯道,陈墨白的超车都极有威胁性,亨特的神经就像被拧紧的无数细丝, 超功率运行着, 没有给陈墨白任何机会。

    相反,每一次试图超车都让亨特对陈墨白更加了解, 他的技术,他的制动控制点都像数据一样进入亨特的脑海中。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愣是能每一次在相同的弯角做出不同的超车尝试。所有陈墨白所擅长的,终将成为亨特拿来超越他的武器!

    几圈下来, 亨特被这家伙激得想要跑圈。他终于可以理解温斯顿为什么会说继欧文和夏尔之后, 陈墨白成为他唯一的对手了。

    “好吧……温斯顿的对手除了我,没有别人!”

    亨特再一次挡下了陈墨白在十八号弯角的超车, 他知道光是防御陈墨白是没有用的, 这个难缠的家伙就留给被他超越的人吧!

    前方是被欧文碾压下来的夏尔, 亨特扯起唇角, 在心中对夏尔比了四根手指。

    他在七号弯道一个圆滑的走线, 加上从陈墨白那里学来的延迟制动控制, 差一点就要超过夏尔。

    现在的夏尔对亨特早有防备, 之后的几圈都挡住了亨特的最佳走线,他向亨特展示了强大的防守功底。夏尔越来越快,很明显他还想从欧文那里夺回自己的位置。

    至于温斯顿,今日状态奇佳,简直叫做“末日狂飙”,跟在他身后的欧文也是牙痒痒。

    就连观众也能感受到这场比赛弥漫着的硝烟,索契赛道的每一个地方似乎都充满变数。

    亨特和陈墨白相继进站换胎。这一站比赛前,沈川的工程师团队对气动扳手做出了改进,27秒更换软胎,成为本站比赛最快的换胎。

    出站之后两人仍旧保持排名。而陈墨白对亨特的超车也越发激烈。

    而亨特则奋力追赶着前面的夏尔,迅速拉开与陈墨白之间的距离。

    在十三号这个近乎直角的弯道,亨特突袭夏尔,在这样的弯角画出了个漂亮的半圆,截击夏尔,观众爆惊,亨特反超夏尔,扬长而去。

    天知道他是多么想对夏尔伸手指,但是估计夏尔会气到把他的手指咬下来,只好作罢。

    亨特大马力全开,在心中笑了笑:“祝陈墨白和夏尔相亲相爱到终圈!”

    而前方的欧文正在与温斯顿相互追逐,他刚超过温斯顿不到半圈,就会被温斯顿反超回来,这样高水平的较量简直要让观众发疯。

    赛后观众们清一色地评价索契赛道的每一个弯角都充满看点和悬念。

    欧文在二号弯道超车未成功,跟随温斯顿进入三号大弯道,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温斯顿稳住走线,欧文却在弯心与亨特开启较量。

    亨特的制动极为大胆,向心力快要将他的脖子甩出去,他却沉稳地在过了弯心之后与欧文并行,赛道都要燃烧起来。

    欧文咬紧牙关控制走线,但还是在出弯处被亨特强势截杀,亨特领先出弯,奔向前方的温斯顿。

    那一刻,媒体席上的卡乔先生激动了起来:“赶得漂亮!”

    就连欧文也不得不承认亨特那一击的水平高超反应果断。

    两圈过后,亨特终于在三号弯与温斯顿狭路相逢。

    在这个弯道,亨特战胜了好几个对手,此时他心跳加速,兴奋无比。

    温斯顿根本没有去挡住亨特走线的意思,而是以速度和制动持续领先。

    亨特歪了歪嘴角,温斯顿这样的敞开怀抱随他攻击的表现,仿佛在说:“e on, baby”

    在五号弯道的急转,亨特与温斯顿几乎同时制动,在这个近乎直角弯道,两车的轮胎仿佛与地面发出尖锐的声响,温斯顿以微弱的优势再度提前出弯。

    这让亨特感觉自己好像被温斯顿压着,怎么也抬不起腰来。

    这样的竞争持续了三圈,观众们一次又一次地随着两人的较量而惊呼。

    终于来到了十三和十四这两个弯道,亨特憋着一股劲,温斯顿的驾驶乍看之下大气得很,但是亨特能感觉到他对赛车的ca纵以及和赛道之间的契合程度登峰造极,这并不仅仅是驾驶,更像是一种游走在失控边缘的艺术。

    亨特在十三号弯道大胆超车,温斯顿几乎被他逼到内侧弯道,空气极速升温,蒸发着热度燃烧着最后的理智,亨特感觉自己在最后的那一瞬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冲到了温斯顿的前面!

    “喔!”马库斯抬起手来兴奋到要跳起来。

    可就在下一个弯道,温斯顿直入弯心,接着强势转向,并行之后抢先冲了出去。

    亨特感受着温斯顿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的速度,他终于明白刚才自己的超车其实早就被温斯顿计算在内。

    这感觉就像他好不容易翻身压在了温斯顿的身上,还没吸一口气就被这个男人给顶了下来。

    “妈的。”亨特低声咒骂。

    接下来这两车如同疯了一般,不断刷新本场比赛的最佳圈速。

    赛道仿佛都要承受不了他们的极速而崩裂。

    “感觉像是在**一样……”卡乔先生忽然开口道。

    “哈?”一旁的奥黛丽·威尔逊看了过来。

    “唇舌较量,互相都想占据主动权然后享受对方因为自己的技术而兴奋的满足感。”卡乔摸了摸下巴,“可别写进你的专栏里,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两车终于冲入最后的直道,以要将车开爆缸的速度冲向前方,拖拽着这个世界的关注,要将赛道割裂一般。

    两车以微妙的差距冲过了终点,温斯顿仅仅领先了亨特不到半个车身。

    “喔!”马库斯终于呼出一口气来。

    亨特感觉着那道红色身影就在自己的身边,并驾齐驱,那种满足感仿佛心脏都要炸裂。

    温斯顿向着亨特的方向伸出手,而亨特也伸长了胳膊。

    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在那一刹那被完全跨越,空气都多余。

    亨特想象着温斯顿的手指扣着自己,他的指尖,他的掌心,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让他想要冲下车去抱紧对方。

    我终于在有你的比赛里与你紧紧靠在一起了!

    当他们站在领奖台上,亨特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因为他开心,他真的很开心,虽然差了那么一点点就能赢过温斯顿,但亨特就是开心不已。

    这并不是温斯顿第一次拿到分站冠军,但之前的每一次他都是一副“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为什么拍的那么起劲”的冷淡表情,此时他却是浅浅地笑着。

    亨特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温斯顿摁到发疼。

    夏尔排名第三,第四位的破天荒并非欧文而是路特斯的陈墨白。

    第二名的积分让亨特在总积分榜上上升到了第四位。这是从车队成立到现在都未曾达到过的成绩。

    原本赛后应该是媒体访问时间,但是法拉利车队找不到温斯顿,而马库斯也在头疼他们的亨特跑到哪里去了!

    “也许到哪里去抽烟了?”公关助理说。

    “抽什么烟!他没有烟瘾只会在赛前抽两口!”

    “上洗手间?”技术官说。

    “上了半个小时?”马库斯眉梢一挑,“他掉进坑里了吗?”

    “和美女亲亲?”助理工程师阿曼达不确定地说。

    “他怎么不亲你?你不是工程师团队里的第一美女吗?”

    “听起来好有道理,我竟然找不到理由反驳……”

    此时的亨特被温斯顿吻到几乎喘不过气的地步。

    他的舌尖都是烫的,亨特怀疑自己就要被对方捏碎了揉进身体里。

    他不过是路过一个员工专用工作室而已,忽然身后有人从身后一把摁住他的嘴巴,将他拽进了那个房间。

    门上锁的那一刻,他撞上了一排清洁用品,排拖砸下来还真有点排山倒海的气势,但是却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将他拽进怀里,狂热地亲吻了起来。

    舌尖卷缠的方式,吮吸时肆无忌惮的力度感,亨特不需要睁开眼睛也知道对方是谁。

    从前这样汹涌的情感爆发,会让亨特恐惧,但现在他只觉得欣喜若狂。因为他知道,就像自己狂喜于自己与温斯顿终于到达同一个高度了一样,温斯顿也对自己终于来到他的身边而按耐不住地兴奋着。

    亨特只是轻微地一个回吻,就像把温斯顿烧疯了一般,对方将他抬了起来,狠狠压在墙面上,丝毫不管那些压倒在他身上的东西。

    亲吻逐渐变得过火,他们在没有灯光的黑暗空间里相互取悦对方,门那边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终于当疯狂的热情被压抑下来,他们拥抱着彼此呼吸着。

    亨特吻了吻温斯顿的脸颊,对方紧了紧怀抱,嘶哑的声音说:“你想在这里来真的吗?”

    “你要是想,那得计划好怎么把我抱出去。”亨特坏笑着回答。

    “那就不要再乱来。”温斯顿埋在亨特的颈间,仿佛他的心跳就像狂放的浪潮,仍旧不得平息。

    亨特抱着对方,忽然想起温斯顿说上一次自己只在他的赛车后面时,这个男人是多么兴奋,甚至在赛场的洗手间里想着自己释放。

    早就摔在地上的手机可怜地颤动着,显示马库斯的号码。

    亨特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弯下腰来将手机捡起。

    “喂,马库斯……”

    “你死到哪里去了!现在才接电话!”

    亨特不用看到他也能想象此刻他脸上的表情。

    “我只是迷路了而已……”亨特随口说了个理由,连自己都觉得荒谬。

    这时候温斯顿一边吻着他的脸颊,耳朵,一边擦掉留在他身上的东西,替他将裤子穿起来。

    “迷路?你怎么不说你昏倒了在救护车上呢!”

    诶?这还真是个好理由,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去吧。”

    离开了这里之后,亨特反而眷恋起这个狭窄的手脚都难以得到施展的空间了。

    当亨特赶去马库斯那里的时候,媒体采访已经进行到一半了。这一站的比赛亨特的表现仍旧引人注目,但是车队经理马库斯先生那张脸却臭得可以。

    亨特原本担心记者们会因为自己的迟到而讨伐,但没想到他们很有耐心,原因竟然是现场采访的卡乔先生说了一句:“听说法拉利车队也找不到范恩·温斯顿了。也许他们正在交流经验以及分享在赛道上重逢的喜悦。”

    作为资深媒体人和f1专业评论员,卡乔先生在媒体中是很有影响力的。

    而卡乔先生也代表在场媒体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啊,看来你与温斯顿的交流非常深入彻底啊?”

    虽然是半开玩笑活跃气氛的问题,亨特的脸却红了起来,被媒体拍下来之后,粉丝们又要开始冒粉红泡泡了。

    媒体采访结束后,亨特才听说这场比赛其他车队的车手们都十分遗憾亨特没有超过温斯顿。

    这天晚上,亨特靠在床头和唐纳德还有欧文他们短信聊天,旁边的温斯顿正在看着一本非常晦涩亨特只需要一眼就能昏睡过去的意识流小说。

    唐纳德:哎,亨特啊,你就不能稍稍跑快那么半秒钟吗?

    亨特:诶?你又没有进前五,我能不能拿到分站冠军关你什么事啊?

    欧文:早知道你是对温斯顿最有威胁性的对手,我就多让着你,帮你压住其他人了。

    亨特:诶嘿?

    欧文:夏尔又在我旁边喝吐了。他也说早知道送你一程,不跟你争。

    亨特觉得大家的画风怎么都怪怪的?

    他用膝盖撞了一下对方:“哇!温斯顿!你说你在众多车手里是多么的没有人缘啊!大家都盼望着我赢过你呢!”

    “也许是因为我赢的次数太多了,他们期待你创造新格局吧。”温斯顿回答。

    亨特眨了眨眼睛:“你是在夸我吗?”

    “难道我是在自恋吗?”温斯顿靠近亨特,在他的嘴角上亲吻了一下。

    亨特原本以为这个吻会更长久一些,没想到一小会儿就结束了。

    然后他手中的手机被温斯顿拿走了。

    亨特知道这家伙一直不满意自己和欧文聊天,但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拿走手机什么的太让人不爽了。

    “喂——你不要偷我手机!”亨特侧过身来伸长胳膊,指尖就要触上去,但是却被温斯顿毫不留情地扔到了床头桌上。

    它滑行了一个对角线,差一点掉到地上。

    “好啊,我可以不偷你的手机。我偷你好了。”

    “哈?偷我?”

    亨特蓦地意识到,温斯顿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进来了。

    “啊!不要乱抓!”

    “我没有乱抓。”

    亨特被掀了过去,他真的非常担忧他们睡着的这张床会和他公寓里的那张是同一个下场。

    第二天的早晨仍旧有媒体活动,亨特却将脑袋埋在被子里,假装听不到手机疯狂的铃声。

    温斯顿靠坐在他的身边,将手指伸进去缓缓拨弄着他的头发。

    “亨特,该起床了。”

    “被子里没人!”亨特不开心地回答。

    “这样啊,不然我掀开被子对着空气再来一次?”

    亨特的耳朵立刻就红了,昨天自己两条腿之间被对方撞得皮肤都要烧起来了。

    “我不起床。”亨特把被子紧了紧。

    “哦,怎么了?”温斯顿的声音轻轻的,听在亨特的耳朵里痒痒的。

    “昨天才刚起过!”

    温斯顿的唇上划开圆润的弧度,隔着被子吻了吻对方。

    只是可惜,亨特最后还是被马库斯派来的公关经理以及一干助理给拽起来了。

    媒体活动一直持续到了很久,到了晚餐之前才完结。

    亨特打着哈欠,手机里收到了一条来自唐纳德的短信:亨特,今晚兔女郎派对,地点发到你的手机上了,仅此一次,错过再无!

    亨特揉了揉眼睛,他觉得自己看错了吧?

    唐纳德这家伙出息了!竟然办了个兔女郎派对!

    亨特兴奋的不得了,抓着手机绕着一旁的沈溪转了三圈。

    “亨特,你怎么了?”

    “晚上我要去一个非常好玩的派对!”亨特摁着沈溪的肩膀说。

    “很好玩吗?那大家一起去吗?”

    “不不不,我去就行了!”

    “亨特……我觉得你脑子坏掉了。”沈溪说。

    “任何人在你这个天才面前,脑子都是坏的!”

    亨特跑远了,刚来到通道门口,这才想起什么,给温斯顿发了一条短信:唐纳德邀请我去兔女郎派对,我超级想去,保证不乱来!

    然后亨特又有点小紧张,温斯顿会不会不让他去呢?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不到十秒钟,温斯顿就回复:玩的愉快。

    “啊哈?玩的愉快?”

    亨特歪了歪脑袋,忽然有一种自己不被对方重视的感觉。

    到底是温斯顿太信任自己了呢?还是地位下降了?

    不过……管他呢!

    兔女郎派对!兔女郎派对!

    我来啦!

    亨特来到了唐纳德所说的那个酒店。

    这家酒店看起来很新,亨特才刚走进大门,侍应生就非常热切地迎了上来,将他带到了顶楼的总统套房。

    亨特打了个电话给唐纳德:“嘿!我到了!快开门啊!”

    亨特想起了上一次的泳池派对,索伯车队的女孩子们身材还是可以看的。

    门打开的那一刻,房间里竟然没有灯。

    亨特顿了顿,难道说唐纳德这家伙耍自己?

    “surprise!”

    灯光亮起的瞬间,唐纳德的脸出现,亨特被震住了!

    眼前这家伙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从肩膀到腰部的肌肉线条都明显的不得了,可惜亨特欣赏不来,下身也是黑色皮裤,亨特就觉得怎么这么骚气啊。

    再一抬头,看见唐纳德的头上竟然是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亨特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了出来。

    “唐纳德……你……你干什么啊!”

    “扮兔女郎啊!”唐纳德一副“我也不想,可是没办法”的表情。

    “别告诉我你们索伯车队的兔女郎派对……就都是你这样的?”亨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不是我们索伯车队的派对,是专门为你举行的派对。”唐纳德拍了拍手,他身后的房间忽然明亮了起来。

    唐纳德微微转身,亨特瞥见他皮裤后面的那个兔子尾巴,真心觉得三观崩裂了。

    “欢迎来到兔子王国。亨特,今天你是国王哦。”

    欧文戏谑的声音响起,亨特看着眼前和唐纳德一模一样装扮,穿着黑色紧身衣和皮裤,戴着兔耳朵的家伙,觉得自己走错了世界。

    “你……你们想干什么?什么兔子国王……”亨特觉得自己又要结巴了。

    “兔女郎派对啊!宝贝儿,我们都是你的兔女郎!”欧文张开双臂就要与亨特拥抱。

    亨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当他的下巴靠在欧文的肩头时,他惊悚地发现就连夏尔竟然也戴着兔子耳朵。

    床上还坐着其他的车手,清一色兔子装扮。有雷诺车队的佩尼,迈凯伦的杜楚尼,威廉姆斯的科尔特,印度力量的梅登……几乎本站比赛排名前十五的车手都在这里了。

    “你……你们玩的开心……我……我……”

    亨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需要有人狠狠踹他一下。

    “你以为这场比赛大家你死我活想要争到前面去是为什么?”夏尔恶声恶气地问。

    “争冠军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答案吗!

    “是因为温斯顿放话说,如果他这一站比赛复出之后能拿下冠军,所有人都要扮成兔女郎给你开派对!”夏尔一脸崩溃。

    亨特傻住了,温斯顿之前说要给他开兔女郎派对,他没当回事,但现在……不能更美好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兔女郎派对啊!

    兔子是看见了,可都是公兔子啊!

    “你说你这小子要是在加把劲赢了温斯顿我们就不用搞成这个样子了!”佩尼开口道。

    佩尼是一级方程式的常青树了,一向低调,没想到他竟然也参合进来了。

    “你们……你们可以不理他啊!”亨特无语了。

    “怎么不理?他发了邮件给我们每一个人!他说如果他输了就戴兔子耳朵给大家拍照!”唐纳德笑着说。

    亨特知道唐纳德会答应这个挑战,因为这家伙没下限啊!让他戴着兔子和兔子尾巴出去溜一圈都无所谓,万一温斯顿没拿冠军他就能拍温斯顿的兔耳朵照片了!

    欧文是唯恐天下不乱,夏尔绝对是被挑战了不可能不应的性格……至于其他人大概和唐纳德一个想法吧。

    只是满眼都是“强壮”的兔子,美感尽丧。

    “温斯顿呢……”亨特问。

    始作俑者难道不到场吗?

    “他说他来了,你就嗨不起来了。”唐纳德说。

    可问题是……温斯顿面对这些肌肉男也嗨不起来啊!

    “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啊!”

    欧文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副兔耳朵,戴在亨特的头顶。

    “喂……我不要戴这个……”

    亨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尔给摁住了。

    其他人来到亨特的身边,欧文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自拍杆,伸得老长,啪嚓一声,他就将手机拿回来发照片。

    “喂!你要发给谁!”

    “温斯顿啊!”欧文笑着回答。

    “不要啊!”亨特伸手去拦,但是没有拦住。

    紧接着他被抬了起来,一把扔在了床上。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亨特傻眼了。

    “你是兔子国王嘛!当然要坐在国王的宝座上啊!”

    很明显,欧文就是那个带节奏的混蛋。

    这时候,唐纳德正要解开自己领口的蝴蝶结,笑得让亨特全身发毛。

    “你……你要干什么?”

    “我们轮流跳脱衣舞给你看啊!”唐纳德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做了一个玛丽莲·梦露的姿势,“我不性感吗?”

    “性感你个头啊!”

    亨特赶紧爬起来。

    这时候欧文单腿跪坐在了亨特的身边,笑的比唐纳德还慎人:“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嘛!还有哪里有这么特别的兔女郎派对啊!”

    这时候欧文正准备撩起紧身衣的下摆,微微露出了属于赛车手的强劲的腰部线条。

    亨特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对兔女郎派对有心理阴影了!

    他刚侧过身,要把欧文踹开,但这家伙却先一步躲开了,还站在那里哈哈笑。

    这时候,其他人都爬上来,将他团团围住,亨特哪里都躲不了。

    “好了!我们又不是温斯顿,又不能对你干什么!你就不能像戴着兔子耳朵的我们一样,开心的玩一玩吗?”欧文靠着亨特说。

    这时候,唐纳德的队友推着啤酒走了进来:“大家尽情喝!开八二年的拉菲也没关系!全部记在温斯顿的账上!”

    “每次都被他碾压!这次要全部喝回来!”

    此时,亨特终于相信这是一个派对,而不是什么捉弄他的新招数了。

    他刚要伸手去拿啤酒,就被夏尔一把摁住了:“小鬼喝什么啤酒?多喝点牛奶吧!”

    接着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是啊,忽然发现亨特是我们之中年纪最小的呢!”

    “所以才最受疼爱啊!”

    亨特的脸都快气歪了,正要夺走欧文的啤酒,却被对方躲过去了。

    “不可以哦!亨特还没到二十一岁呢!”

    “这里不是美国!”

    “喝酒不利于成长!亨特还能长高的!”

    “长高了赛车负重大!这个高度正好!”亨特拼命去抓啤酒,还是被旁边的夏尔压住了。

    “你小子就不能老实一点吗?”

    “哈哈哈,因为我们都答应了温斯顿不会让你喝酒,这也是他不会亲自来看我们出丑的条件。”欧文说。

    “一群公兔子就算了!连啤酒都不让喝——这算是哪门子的派对!”

    亨特不满的情绪飙升至极点。

    “别着急啊!母兔子来了!”

    欧文拍了拍手,这时候套房的另一扇门被打开,几个金发身材高挑的俄罗斯美女托着各种汽水走了进来。

    亨特的眼睛都看直了。

    “啤酒不能喝,但是气泡饮料随便哦!”欧文拍了拍亨特的肩膀安慰说。

    亨特喜极而泣,这才是真正的兔女郎啊!

    “可以看,可以流口水,可以在脑子里面歪歪,但是不能摸哦!”欧文提醒道。

    一听又是温斯顿定下的破烂规定!

    “摸一下兔子耳朵或者尾巴也不行吗?”亨特露出遗憾的表情。

    耳朵和尾巴也不让摸吗?

    “那个……唐纳德,你发条短信问一下温斯顿?”欧文好笑地说。

    亨特在那一刻忽然反应过来,这个“兔女郎派对”无异于温斯顿在业内宣告主权了!

    亨特有一种以后都不能再开心玩耍的感觉。

    这一张kingsize的大床就是他们的座席,大家挤在一起看这些身材丰满貌美的俄罗斯女郎们表演各种让人心绪斐然的节目。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