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普希金的诗

正文 普希金的诗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能不能不撩我最新章节!

    “喂, 我这边的采访还有一会儿才会结束, 你先睡好吗?”

    “好吧。”

    亨特心里遗憾起来,明明之前还说“晚上继续”的。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 但是亨特没有一点想要睡觉的意思。既然有满房间的礼物,那就开始拆礼物吧!

    亨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小时候坐在树下拆圣诞礼物的感觉。这些大多是他的车迷送来的,有运动衣、旅行用品……以及棒棒糖。

    “我是很像小孩吗?为什么送我零食的这么多?”

    奶糖?手工巧克力?薯片?

    唯一安慰的是棒棒糖的形状很正常。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礼物包,亨特一看上面的便条,竟然是劳伦斯·欧文送来的!怎么想怎么觉得这礼物……还是不要拆了。

    说不定会把自己气死。

    他用脚尖将它踢到一边, 拆了一包薯条, 吃了两口之后他还是没能忍住。

    到底欧文那个家伙会送什么东西给自己?

    比赛才结束没多久,欧文的礼物竟然会跟着粉丝的礼物一起送来, 说明这家伙从比赛还没开始之前就准备好了。

    到底是什么呢?

    亨特越是想要忍住不好奇,就越是好奇,就连薯片是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了。

    终于,他还是选择用脚尖将礼品盒勾回来。

    啊呀, 还挺沉的?

    算了, 反正已经送给我了,如果在像是上一次那样的奇怪东西就扔掉!

    亨特将盒子拆开, 发现竟然是一部平板电脑。

    “诶嘿, 欧文竟然会送这么……实用的东西?”

    平板电脑上还贴着一张便签条, 上面是欧文随性的字迹:小亨特, 平板电脑里上百部电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好好欣赏, 深入学习哦!

    “啊?电影?”亨特抓了抓脑袋。

    欧文不但送了平板电脑给自己, 里面还存了电影?

    电影又不会咬人,那就看看吧。

    欧文到底什么品味呢?

    亨特抱着平板电脑坐到了床头,启动之后,发现里面真的有超多的电影,只是这些电影的名字都挺奇怪的,什么《午夜癫狂》、《绳|结之爱》等等。

    亨特随手点开了一部,电影一开始的画面就是两个男人贴在一起办事,简单明了直入主题。

    亨特吓得平板电脑掉了,在与地面亲密接触的瞬间,被他用手指捏住了一角,顺利获救。

    心脏一阵狂跳,脸瞬间红了。

    “死欧文!”

    亨特气呼呼地正要将它扔到一边,但是电影仍旧在播放,那些声音有某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亨特咽下口水,心想看看也没什么吧,到底两个男人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整整半个小时,电影里的两个男主角都没停下,而且还是实弹演习。亨特完全被刷新了认识,这半个小时起码换了五六种姿势,而且亨特以前从没见过。

    这些姿势,亨特想想就觉得全身关节在痛,但是电影里的两个主角却全程忘我,这才是真的让亨特难以理解的地方。

    那么大的东西……不痛吗?

    温斯顿一直在帮他适应,顶多也就是两根手指而已,再多亨特就会开始紧张了。

    想起温斯顿的手指,亨特莫名就起了反应。房间里没有别人,亨特直接听着电影里的声音开始安慰自己。

    可偏偏就在亨特非常沉浸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

    亨特一紧张,解放了出来,而身着西装的温斯顿正走进来。亨特手忙脚乱赶紧穿裤子,但是平板电脑里的电影还没有关掉,正放到声音最响亮的时候。

    温斯顿腿本来就长,才两三步而已就走到了床的对面,看见亨特的样子停住了。

    原本觉得尴尬无比的亨特想一想自己哪里对方没看过呢,于是很不要脸地笑了笑:“嘿嘿……你不在,我就自己解决一下。”

    有啥大不了的,自己以前还跟别的同学对着来过呢。

    电影里的声音还在继续,亨特伸长手想要点关闭,但是温斯顿却走过来,倾下身,单手就将平板电脑拿了过去。

    “你喜欢这些姿势?”温斯顿轻笑了一声,微微扬起下巴,手指勾住领带结用力向下一扯,肩背线条立刻收紧,亨特下意识咽下口水。

    “不……不喜欢……”

    如果回答“喜欢”,以后还有命活吗?

    “但是这个我一直想试。”温斯顿的手指扣着平板电脑转向亨特,手腕旋转过优雅的弧度,而电影画面是爆炸式的。

    这个哪里能试!会死人的!

    温斯顿靠向亨特的耳朵,轻声道:“我自己弄的时候,就经常这么想着你。”

    “你……你可以自己想,但不能这样来!”

    亨特万分戒备地看着温斯顿。

    然后温斯顿唇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平板电脑被扔到了地上,温斯顿单手撑在亨特身边,吻上了他的唇。

    那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亲吻,与电影里完全为了展示纯粹的本能不同,温斯顿的舌尖所到之处仿佛燃烧了亨特的神经。

    “以后这些电影都不要再看了。”温斯顿一边吻着亨特的鼻尖,一边说。

    “啊?”

    还以为你也会想看呢!明明……你知道的那么多,肯定看过许多了!

    “你有什么好奇的,我可以告诉你。”温斯顿抬起手,扣着西装衣领,将它脱了下来。

    亨特听见西装落地声音的瞬间,心脏被弹了一下。

    “哦……”

    “你有什么想看的,我也可以给你看。”温斯顿的手指怔缓慢地解开自己衬衫的第一个扣子。

    “如果你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也可以让你知道。”

    温斯顿在亨特的唇上又亲了一下,而另一只手扯过了床头的纸巾,替亨特擦掉了刚才留下的痕迹。

    “我不喜欢你看别的男人的身体,知道吗?”

    温斯顿的声音很轻,仿佛要将亨特哄着睡着。

    “知道了。”

    于是亨特又和温斯顿折腾到了早晨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筋疲力尽,比一场一级方程式消耗的体力还要多。

    睡着之前,亨特对自己说,他以后再也不会接受劳伦斯·欧文的任何礼物了,无论是棒棒糖还是平板电脑!

    第二天,亨特一觉睡到了十一点,他伸手摸了摸身边,温斯顿已经不在了,但是亨特却摸到了昨晚的平板电脑。

    “这东西怎么还在啊!”

    亨特露出不爽的表情。

    平板电脑上贴着一张便签,上面是温斯顿的留言:电影我已经删掉了,给你装了一些你用的上的东西。

    亨特将电脑打开,发现桌面被换成了自己和温斯顿在伦敦眼的那张合照。

    亨特乐了起来:“这个我喜欢!”

    里面的特殊动作电影被删得一干二净,毫无残余。但是却有了许多新的应用程序,比如体能管理、城市天气、翻译、晚宴着装搭配以及亨特经常玩的游戏。

    “嘿嘿。”

    如果说欧文是顽固型病毒,那么温斯顿绝对是强力杀毒软件,片甲不留。

    午餐之后,就是马库斯安排的各类采访,没有闲下来。

    下一站比赛将在俄罗斯的索契赛道开展,有接近两周的时间。亨特来到马库斯的身边,很期待地问:“有没有小休假啊?”

    如果是对其他车手,马库斯还会担心对方一旦松懈下来会影响下一站比赛的状态,但亨特很显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他集中精神需要的时间很短,通常除了睡懒觉并不会放弃松体能管理。

    “又想去哪里鬼混啊?”

    “嘿嘿。”其实亨特没想好。做规划是温斯顿擅长的,不是他。

    “又是和温斯顿去玩?”马库斯不爽地挑了挑眉梢。

    他们这种中小型车队任由自己的车手胡来就算了,法拉利怎么不管管他们的车手?

    好像温斯顿的自我管理能力很好……没什么需要被管理的。

    “你要玩最好去俄罗斯玩。玩两天就去索契。不要耽误比赛。没有几站,这个赛季就要结束了。”

    “知道了。”

    天知道温斯顿有没有时间呢,说不定最后是他一个人孤独地在贝尔加湖畔游荡……

    媒体活动结束之后,亨特就发了条短信给温斯顿:我们去莫斯科玩两天吧!

    亨特正要将手机塞进口袋里,温斯顿的回复就来了:好。

    “只是回答一个‘好’吗?真是让人万分失望啊。”调笑的声音在亨特的耳边响起。

    亨特一侧过脸,就对上了欧文那双祖母绿的眼睛。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有采访啊。”欧文一本正经地靠向亨特,“我送给你的电影看了吗?”

    “没看。”亨特白了对方一眼。

    “不可能吧……”欧文还是不打算放过亨特,“那可是我花了大价格买的。”

    “八万美金吗?”亨特凉凉地问。

    “加平板电脑在内,一千二百美金。”

    去你的大价格!

    “平板电脑我留下了,拿来消消乐了。其他的东西都被温斯顿删掉了。”亨特耸了耸肩膀。

    “什么?删掉了?难道不该是你们两个躺在一起看然后**搞到你下一站比赛都参加不了吗?”

    亨特总算明白欧文送他那些电影是为什么了,纯粹就是报复自己超了他们。

    “你自己玩吧。或者我准备一个同样的平板电脑,海量下载,以你的名义送给夏尔?”

    “亨特……我猜想温斯顿一定特别邪恶……”欧文非常担心地说。

    “啊?关温斯顿什么事啊?”

    “你跟他在一起久了,都不纯情了。”

    欧文的表情要多遗憾有多遗憾。

    然而亨特并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了。

    一回到酒店房间里,就看见温斯顿已经在收拾两人的行李了。

    亨特托着下巴看着对方。

    温斯顿身上只穿着衬衫,伸长手臂将亨特胡乱扔在床上的睡裤勾过来的画面莫名让亨特的喉头一紧。

    “在看什么?”弯着腰的温斯顿侧过脸来看向亨特。

    “看你啊!我觉得自己运气实在太好了!你什么都会,我既不用动手也不用动脑子。”

    “这样容易得阿兹海默。”温斯顿收拾好了亨特的行李箱,将它拖到了亨特的面前,“走吧。我刚才定好了机票。”

    “这么晚的飞机!又要在飞机上睡了啊……”亨特确认了一下,温斯顿将他的眼罩放在背包的最外面了。

    “你不是想坐夜间航班吗?”温斯顿低下头来靠向亨特,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亨特的心里咯噔一声,耳朵又要烫起来了。

    于是这一晚,亨特被温斯顿在航班的洗手间里弄到站不稳。这一次的温斯顿特别有耐心也特别坏,亨特抱住他的脖子说“受不了”之后,这家伙抽了纸巾帮亨特擦干净,两人回到了位置上。

    亨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会知道温斯顿的手竟然伸到了毛毯下面,在大庭广众之下骚扰亨特。

    亨特一把扣住温斯顿的手,不想对方乱动,但温斯顿却靠过来,轻声道:“你打算下飞机的时候也这么抓着我吗?”

    亨特倒抽一口气,他太了解温斯顿坏起来全世界都想象不到的恶劣了,只能咬着牙关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让对方胡来。

    飞机着陆的时候,温斯顿还没有收手,亨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直到行李架可以开启的通知响起,温斯顿才终于收手。

    亨特差一点站不起来。

    天知道他有对害怕被空乘发现毯子上沾了什么。

    走在通道里,亨特的双腿还有点抖,温斯顿一个人带着两个人的行李,站在不远处等着亨特。

    等亨特好不容易走近了,他歪了歪脑袋说:“要不要我抱你走?”

    “你带着两个行李还能抱起我?来啊,你试一试啊!”

    亨特本来就被对方的没节制弄到有点火大。

    谁知道温斯顿反问令一句:“以后还坐夜间航班吗?”

    “坐!”亨特气哼哼地与温斯顿擦肩而过。

    当他们乘坐出租车前往温斯顿订的酒店时,沿途的风光让亨特惊叹。

    这里的建筑物典雅而不失气势,以暖色为主,街道呈环形向外延伸,林荫道绿色的树木与暖色的建筑物相互映衬。

    亨特困倦了起来,很快就靠着温斯顿睡着了过去。

    温斯顿没有说话,安静地让他靠着,还是偶尔转弯的时候,他会伸手轻轻扣着亨特的脸。

    温斯顿本来就是很讲求生活品质的,他订的是莫斯科大都会酒店,不但离红场和克林姆林宫接近,走进大厅里,还能听见钢琴演奏的声音。

    温斯顿正在办理入住手续,亨特伸了一个懒腰。

    “是想去房间里睡一会儿,还是跟我出去吃早餐?”

    “吃早餐!然后去玩!”

    亨特毕竟年纪不大,生活里除了训练就是赛车,这也让他特别想玩。

    如果再回去房间里睡觉,好不容易的空闲时间就被睡掉了。

    温斯顿并没有带着亨特在酒店里用早餐,而是选择的路边的小餐厅。

    坐在玻璃窗边,亨特吃着俄式薄饼,侧过脑袋,看向窗外。

    这个时候可以看到不少金发高鼻的俄罗斯美女走过。

    亨特发出轻轻的感叹声。

    他保持这个姿势直到手中的薄饼吃完,然后下意识伸手去寻找火腿芝士面包。

    只是他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一抬眼,就发现对面的温斯顿正看着自己,而放着面包的餐篓已经被挪到的温斯顿的手边。

    “俄罗斯美女好看吗?”温斯顿轻声问。

    亨特心里抖了抖。

    “没……没有你好看……”

    “是吗?可是你都看着她们,一眼都没有看过我。”

    莫斯科晨光之下,温斯顿的五官是柔和的。

    但是亨特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我要看你一辈子,那分一点点时间看一下美女你不要介意啊!我又不会摸她们!”

    “你说什么?”温斯顿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敲在餐篓上。

    “……我又不会摸她们……”

    “第一句。”温斯顿提醒道。

    “第一句?”亨特完全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了。

    但是如果想不起来的话,温斯顿一定会用他的方式让亨特不爽很久。

    “想不起来就算了。”温斯顿将餐篓推到了亨特的面前。

    他微微垂着眼帘,比起窗外那些美女更有韵味和成熟包容的气质。

    “我会看着你一辈子。”亨特开口说。

    然后,温斯顿就侧过脸去笑了。

    他笑的很好看,亨特的心脏都跟着跳得更快了。

    “你一向记不住自己胡邹时候说的话。”

    “所以我刚才说的话不是胡说。”

    亨特拿过火腿芝士面包,用力咬了下去。

    温斯顿陪着他去了莫斯科红场以及克林姆林宫。这是头一次亨特没有要求温斯顿用手机拍下他比剪刀手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在他不经意的时候,温斯顿一定会留下他最好的样子。

    下午的时候,他们去了普希金博物馆。

    这里面展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品。

    亨特是没有什么艺术细胞的,他揣着口袋四下张望,而温斯顿却在每一幅画作前细细品味。

    “刚才解说员说这里是为了纪念普希金而更名的。普希金是个诗人吧?”亨特来到温斯顿的身边,靠着对方却不敢太夸张。

    “不错啊,你还知道普希金是诗人。”温斯顿侧过脸来浅浅地一笑。

    亨特也跟着一笑:“那普希金写过什么诗,伊顿公学毕业的温斯顿先生?”

    要说英文诗,温斯顿知道不奇怪。

    那么俄国诗人的诗呢?

    温斯顿唇角的笑容似乎更明显了,他靠向亨特的耳边,轻声道:“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他的气息滑过亨特的耳畔,亨特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

    “这里是博物馆啊,你在说什么……”

    “这是普希金的诗。倒是你在想什么?”温斯顿的尾音拉长,亨特的心也跟着痒了起来。

    “我什么也没想。”

    亨特立刻转身离开。

    温斯顿始终跟在他身后不远处。

    当他们离开这个博物馆的时候,亨特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听说普希金是为了妻子决斗死的。”亨特说。

    “嗯。但其实这一场决斗是沙皇为了除掉普希金而设下的陷阱。”温斯顿说。

    “哦……是这样啊。不过如果有人要把你从我的身边抢走,我一定也会不顾一切跟对方决斗吧。不管那是不是陷阱。”

    亨特揣着口袋走在前面,几秒钟之后他意识到温斯顿没有跟上来,于是转过身去,发现对方仍旧站在原处。

    “诶,怎么了?”亨特歪了歪脑袋问。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决斗这样的话,更像是我会说出来的。”温斯顿颔首一笑,迈开长腿来到亨特的身边。

    “啊?有情敌才需要决斗吧?你的情敌在哪儿呢?”亨特很遗憾地摸了摸鼻尖。

    要说吸引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的注意力,温斯顿都远远高于亨特。

    “如果我不曾追求你,你会爱上很多人,也会爱很多次。只不过现在我不给你这样的机会而已。但你还是有被其他人吸引的可能性,不是吗?比如说劳伦斯·欧文。”

    “哦……可以不要提起他吗?”

    亨特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头疼了。

    “奥黛丽·威尔逊。”

    “我……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她了,完全没有兴趣!你总不至于还要找一个女人决斗吧?”亨特摊了摊手。

    温斯顿又笑了,在莫斯科的夕阳之下显得缱绻而柔和。

    “那么今早你看过的那些俄罗斯美女们呢?”

    亨特彻底无言以对。

    他觉得应该和对方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