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我可以任性一下吗

正文 我可以任性一下吗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能不能不撩我最新章节!

    就在亨特连续三圈对欧文发起进攻的同时, 他身后的夏尔也极有耐心地跟随。

    终于在一个右弯加速路段, 夏尔狠辣切入,轮胎几乎要和地面擦出火来。

    亨特反应极为迅速地调整走线, 夏尔差一点冲出白线,但他却控制住了方向,反而在最关键的那一刻,几乎擦着亨特的车头先一步出弯,接着冲入了下一个s形弯道。

    “我擦!夏尔是疯了吗?”那一幕, 看得马库斯心惊胆战。

    “但是不构成犯规, 不愧是十几年经验的高手。”沈川眯着眼睛说。

    “但愿亨特的心情不会受到影响。”

    此时的亨特跟在夏尔的后面,刚才那一记超车, 并没有让亨特受到打击,相反,他在那一刻享受到了温斯顿所说的速度感。

    那种感觉让亨特跃跃欲试,他想要做出比夏尔更加高超的超车来。而这种兴奋, 让亨特的大脑清楚得不得了。

    对于这段赛道来说属于比较困难的s形赛道, 亨特以目前所有车手中最快的速度通过,这让观众们既为他捏一把冷汗害怕他冲出去, 又为他的驾驶技巧而有种喝彩。

    通过这个弯道之后, 亨特发现有人跟了上来。

    是路特斯车队的……这家伙的驾驶不简单!

    当亨特在到达下一个弯道之前, 速度达到了280km/h, 相当的大胆, 但是他身后的追击者也不换多让, 如同不断延伸的蛛网, 要将亨特拖拽而去。

    这家伙叫什么来着?

    ——陈墨白!

    记得他是第六位发车,没想到这么快就追到了第四位,要知道佩尼和杜楚尼可都不是好惹的!

    温斯顿说过,这家伙擅长制动较量。

    好吧,我就跟你较量一下!

    进入7号弯道,这里的侧向向心力系数高达28,亨特与陈墨白几乎同一时刻延迟制动,这样的速度之下,普通人的脖子早就断了,但是亨特却扯着嘴角笑着。

    许多观众都惊叫了起来,看着这两辆车并排即将冲出弯心,却又仿佛断片了一般在同一时刻转了回来,亨特保持走线的微妙优势,驶入了下一个弯道。

    竞争仍旧在继续着。

    亨特并没有因为陈墨白沉稳的超车而感到烦躁,相反,他就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兴奋了起来。

    这种兴奋让他充满了突如其来的灵感。这种灵感与赛道,与他的赛车融合为一体,产生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爆发力。

    随着比赛的行进,车手们纷纷进站。

    亨特与陈墨白先后出站,出战之后,亨特仿佛开启了疯狂模式。

    两圈之后,他的单圈速度已经超越了排在第一欧文。

    “我忽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马库斯开口说,但是他又无法准确形容这种感觉。

    “雪邦赛道是为了证明他而存在的。”沈川回答。

    马库斯微微一愣,看向一旁的沈川:“也是为了证明我们而存在的。”

    在第13和第14号弯道,这是一个设计巧妙的连续右弯,将会影响到亨特进入下一圈直线赛道的速度。

    亨特的身后是展现出高超追击技术的陈墨白,第一个弯道陈墨白几乎超越了亨特,但在第二个弯道亨特却在弯中敏捷退至2挡,走线圆润得反超陈墨白,抢先冲入了直线路段,疯狂加速,追击前方的夏尔。

    夏尔没有给亨特在直道执行真空拖行超车的机会,两车一前一后进入发卡弯。

    让夏尔没想到的是,亨特在发卡弯的第二个弯心竟然试图超车,但随即夏尔意识到这事亨特的试探,也是他的战书。

    一圈的轮回之后,他们即将进入之前夏尔超越亨特的右弯道。在众人的瞩目之下,亨特如同抽刀断水,狠辣地切入,看起来就像是要冲进缓冲区一般,可是他却稳稳地压着白线,一个转向,与夏尔瞬间的并行之后,提前出弯,夏尔睁大了眼睛,看着亨特领先自己而去。

    “嘿,夏尔……我把陈墨白留给你了。”亨特扯着嘴角一笑。

    两秒钟之后,媒体席位上的卡乔先生反应了过来:“这小子太嚣张了!他刚才超夏尔的走线和夏尔超他的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亨特就像总结了夏尔的经验一般,他执行的走线更加……”

    “更加完美和从容。”奥黛丽·威尔逊回答。

    她是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亨特比起上一站的比赛竟然成长了这么多。

    而此时站在屏幕前的温斯顿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一动不动,始终保持着注视的姿态。

    仿佛他全部的思考,所有的思维和放在心底的热烈都被那辆赛车带走了。

    超越了夏尔,夺回第二位的亨特开启了对欧文连续六圈的追逐。

    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欧文来说都是极不寻常的体验,因为亨特的存在,让他仿佛对雪邦赛道有了新的感受,他必须利用每一个弯道和角度竭尽所能甩掉亨特。

    在剩余的圈数里,为了追上欧文,亨特果断进站。整个马库斯车队就像打了鸡血一般,亨特此次创下了本站比赛最短的进站记录。

    剩下的十几圈里,亨特如同乘风破浪一般一往无前。

    他在不同弧度的弯脚展现出冷锐的切入和走线执行力,逼迫得欧文好几次差一点偏离方向。

    冷汗在欧文的背后直冒,亨特连续三次走到了欧文的意料之外,但是欧文却强行守住了自己的位置。

    随着时间的拖移,他们进入了倒数五圈。

    亨特与欧文的较量令人心脏停跳,连续三个弯道轮对轮并行,双方的悬挂仿佛随时会相撞。

    “怎么样,你觉得伊文·亨特的表现?”米勒先生问一旁的温斯顿。

    “很羡慕欧文。亨特该一心一意追逐的人应该是我。”

    米勒愣了愣,因为他能感觉到温斯顿的声音很紧。仿佛那个在赛道上驰骋的年轻人,天生就该属于范恩·温斯顿,没有人够格影响他的方向。

    此时的亨特握紧了方向盘,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条赛道。

    温斯顿,看着我。

    一定一定要看着我。

    亨特在通过连续弯道时,他利用制动与欧文造成时间差,眼看着他仿佛要偏离走线,就连车头也越过了白线,马库斯先生紧张到身体猛然前倾,车队里的工作人员不约而同抬起头来,而温斯顿则大步走了出去,看向那条赛道。

    温斯顿握紧了拳头,他很清楚亨特不会失败,他绝对不会失败!

    只见亨特一个摆尾,凌厉的转向,几乎贴向欧文的身侧,换挡制动一气呵成,之前还仿佛失误一般的走线此刻就像为他提供了足够的向心力,他刚出弯心就领先了欧文三分之一的车身,当出弯之时已然完全追过,接着冲入七号弯道,两人展开了比拼,亨特的心绪是冰冷而热烈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就像慢动作,每一秒被切割成了无数帧。

    他冲出了弯道,欧文被他甩到了身后!

    “啊哈——”马库斯握拳跳了起来。

    “这小子……简直不是人……”法拉利车队也跟着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惊叹。

    而亲眼看见这一幕的温斯顿实现凝固一般接着剧烈燃烧起来。

    之后的两圈,亨特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防御驾驶水平,欧文始终黏在他的身后却无法超越。

    赛道如同沸腾的海水,亨特率领着逆行的潮水,冲破一切淹没了这个世界。

    那一刻,被亨特摒弃的来自这个世界的各种声音倒退着回到他的脑海之中。

    他喘着气,胸膛如同即将炸裂开。

    他赢了吗?

    温斯顿?你看见了吗?你是否羡慕?是否嫉妒?是否万分遗憾没能在这一站的比赛中成为我的对手?

    是否一直一直看着我?就像我对你一样执着?

    亨特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胸口,一切有点不真实。

    当他的视线瞥过赛道外,看见那个遥遥站立的身影时,他是多么想要放弃一切,冲进那个男人的怀抱之中。

    “冠军!亨特!你又拿下了一个分站冠军!”

    亨特的心中是无尚的喜悦。

    他不知道怎样让温斯顿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

    这也许不是无尚荣光的年度总冠军,这只是他和温斯顿经历的无数比赛之中已经完成的一小部分,但是却对亨特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它是亨特在温斯顿的注视之下得到的。

    我将它献给你,你是否和我一样欣喜若狂?

    太远了,亨特看不清温斯顿脸上的表情。

    马库斯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亨特!你太棒了!太棒了!我爱你!我们爱你!”

    亨特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轻轻颤抖着。

    观众们在欢呼,空气也流动沸腾了起来。

    “我可以任性一下吗?”亨特轻声问。

    “可以!可以!你想怎么任性都可以!只要别把车冲进缓冲区!”

    亨特挑起唇角,忽然握紧方向盘,他的车忽然原地打转,车胎与地面激烈地摩擦,着火一般。

    观众们跟着群情激动。

    世界在高速旋转着,他的喜悦向着四面八方飞散。

    欧文无奈地一笑:“马库斯车队这么舍得了?竟然让这臭小子烧胎!”

    夏尔翻了个大白眼:“妈的!连续三站输在这个小子的手上了!”

    这一次拍照,亨特大喇喇笑的灿烂无比,在领奖台上和欧文还有夏尔拍照的时候,夏尔还是那张臭脸,欧文的一只手搂着亨特的腰后面,在亨特笑的最开心的时候,狠狠掐了一把。

    “啊呀!”

    结果最后照下来的是亨特皱着脸痛苦的样子。

    比赛结束之后,亨特在通道中奔跑。

    他冲向法拉利车队,那个冷峻的男子正在和拿下第五名的队友交流着什么。

    “哎哟!亨特来了!”

    整个车队都对亨特的到来见怪不怪,就连车队经理米勒先生也不是个滋味。

    “这小子这么喜欢到法拉利转悠,为什么不干脆加入我们?”

    “小心马库斯寄炸弹给你。”

    老远就听到了亨特奔跑的脚步声,温斯顿早就不知道自己和队友说的是什么。

    当亨特的身影越来越接近的时候,温斯顿已经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双臂,但是他还是没有预料到亨特奔跑的速度,对方仿佛拖拽着整个世界的空气,他的喜悦奔腾而来,“砰——”地一下,仿佛要将温斯顿撞散开来。

    温斯顿向后退了三步,一把将亨特抱了起来。

    “你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亨特的兴奋满满都在脸上。

    这并不是第一次亨特冲进温斯顿的怀里,也不是第一次温斯顿将他这样高高抱起。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跑来法拉利炫耀呢……真想踢死这个小鬼……”米勒先生不爽地说。

    “我怎么觉得更像是温斯顿在炫耀呢?好像在说就算我不在,我的亨特也会守住冠军。”

    这样一提醒,米勒先生才发现温斯顿仰着头,无论是目光还是唇角的微笑,那是毫不掩饰的赞美和喜悦。

    温斯顿抱着亨特,向前走了几步。

    亨特就趴在他的身上,兴奋地说着:“你看到了吗?欧文那家伙混蛋!他掐了我!夏尔又输给我了!他脸上的表情可爽了!”

    温斯顿侧过身,抵开了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

    “我拿到冠军啦!我又拿到冠军了!虽然不是总冠军但是我好像离你越来越近啦!”

    温斯顿抱着亨特,转了半圈,走进了隔间,用脚尖将隔间的门勾上。

    亨特仍旧沉浸在在极其兴奋的情绪当中,他满眼都是温斯顿的眼睛,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温斯顿抱进了哪里。

    他张着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温斯顿吻了上来。

    舌尖不由分说挤进来,亨特呜咽了两声,正要回应对方,但温斯顿已然迫不及待地吮吸了起来。

    亨特渐渐在他的怀里下滑,温斯顿猛地向上一颠,双手狠狠地掐住他的腿,那样难以遏制的渴望借由亲吻从亨特的舌尖蔓延到他的指尖发梢。

    温斯顿的体温很高,隔着还没脱下来的赛车服也能感受到。可即便这样,亨特还是想用力地往对方身上靠。

    温斯顿抱着亨特,后退了一步,坐了下去,亨特直接面对面被抱到了他的腿上。温斯顿一面仰着头吻着亨特,以免将他的赛车服用力拽下来。一切变得凌乱而随性。

    当温斯顿咬着亨特的下巴强迫他仰起头可偏偏后背又被温斯顿的手牢牢扣住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第二次拿下分站冠军是真的,他被温斯顿紧紧抱着是真的,这个男人超级迷恋自己也是真的。

    “你要在……这里吃掉我吗?”亨特沙哑着声音问。

    他的手指扣进温斯顿的发丝里,似乎这样他就能接近这个男人的思想。

    温斯顿一路吻下来,舌尖在亨特的喉结滑过之后明星想要用力却不得不强行克制地仅仅用牙齿刮了一下,接着用力吮吸起来。

    他将脸埋进亨特的怀里,暗哑着声音说:“你不是想要国王的待遇吗?我为你发疯难道不是国王的待遇吗?”

    亨特笑了,他覆在温斯顿的耳边,轻声道:“那你来啊。”

    温斯顿仰起头来看着他,目光里的力度就像要将亨特直接摁在隔间的门上为所欲为。

    接下来的一切都濒临失控,亨特抱紧了温斯顿的肩膀不敢哼出一声。温斯顿的手指比之前要更加没耐心,仿佛就是为了折磨亨特而存在一般。

    亨特的手机不断地响着,先是马库斯先生的电话,还有公关经理的以及沈川的。

    汗滴沿着亨特的发丝花落下来,落在温斯顿的背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亨特走出隔间的时候,两条腿都在发软,而温斯顿则站在洗手池前洗手,他看着亨特有些摇摆的样子,一把撑住他的手臂。

    “我还什么都没做,你就这样了?那真的做了,你是不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亨特抬腿脚尖撞向温斯顿的小腿,对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喂,你怎么不避开啊?”

    温斯顿侧过脸似乎是为了将亨特的表情看得更仔细:“这是你的国王待遇。”

    亨特的脸就快烧起来了。

    这时候有工作人员走了进来,亨特低着头正要离开,温斯顿却拽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拉回自己的身边。

    “晚上继续。”温斯顿在亨特的耳边轻声道。

    原本冷静下来的地方差一点又要起反应了。

    赛后的媒体采访,亨特能感受到与他交流的记者对他的尊重与郑重。

    让亨特很惊讶地是,他原本以为夏尔一定会恨死自己,但没想到这家伙在媒体面前倒是很客观公正啊。

    “亨特这场比赛的表现无可挑剔。而且比起这个年纪的车手,他有超强的韧性和耐心,无论是任何车手如果与他为敌,除非冲过终点线,哪怕零点一秒的放松都有可能功亏一篑。”夏尔说完就从媒体当中挤了出去。

    但是欧文就让亨特无语了。

    “你们说马库斯车队的小亨特啊!他必须得赢啊!不赢的话,温斯顿一定会把他修理到下一站比赛都参加不了。”

    戏谑的笑容配上贱嗖嗖的表情,亨特真的超后悔自己怎么在赛道上没把他怼出去。

    偏偏还有记者不嫌乱,跟着开玩笑问:“哦?温斯顿会怎样修理亨特呢?”

    “某种非常非常激烈的运动,全身都会留下痕迹的那种!”欧文眨了眨眼睛,就在记者们想入非非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比如说拳击啦!”

    记者们才恍然大悟,脑补欧文的意思是温斯顿会揍亨特一顿。

    “我送你一顿拳击吧!”亨特正好听到这一段,气不打一处来。

    亨特本来以为马库斯会很爽快地给他假期,让他大睡两天,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告诉他明天有访谈,后天有商务活动,大后天可能还有商务活动,亨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是不是不打算给我觉睡了?也不给我平衡荷尔蒙的时间了?”

    “平衡荷尔蒙?女人才需要吧?你还是保持高状态的男性荷尔蒙比较好。”马库斯看着亨特的表情仿佛是在说“不要乱来浪费精力啊”。

    直到凌晨,亨特才得以回到酒店房间。

    而他的房间里已经堆满了各种鲜花和礼物盒子。但是亨特连看都没看一眼,而是到处寻找温斯顿。

    “温斯顿!温斯顿!”亨特喊了半天才确认温斯顿并不在这里。

    莫名非常失落,亨特打了个电话给对方,温斯顿的手机很快就接通了。

    “喂?你已经回到酒店了吗?”

    手机那边传来说话的声音,法拉利的赛后采访似乎还没有结束。

    “我回来了……你还在采访中怎么会接我的电话呢?”

    “你的电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接。”温斯顿的声音是柔和的,与平常回应媒体的语气绝对不一样。

    亨特握着手机在房间里跑了一小圈,因为这样的答案太让他高兴了。

    这时候,手机那边隐隐听见记者的提问:“那么你对你的朋友亨特本站的表现有什么评价吗?”

    亨特隐隐紧张了起来。

    温斯顿会有怎样的评价?这家伙严谨并且追求完美,自己就算拿到冠军也不代表对方没有任何意见和看法。

    “从起步到最后冲过终点线,如果是我在赛道上,也找不到超越他的机会。”

    亨特的心在那一刻差点飞起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