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一个冠军

正文 第一个冠军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温斯顿向身边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亨特来到了另外一边。

    亨特冷着脸看着对方:“喂,你之前说是你替我垫付了在俱乐部里的费用,你真的好意思挣我的钱啊?”

    温斯顿果然顿了顿,但随即就恢复了平静。

    “是尼基还是欧文告诉你的?”

    “干什么?你要怼人家吗?”

    无论是尼基还是欧文,亨特都很乐意看到他们被怼。

    ……等等,尼基还是算了,至少他为自己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就算那个俱乐部是属于我的,你在里面消费了,付钱给我难道不是应该的吗?而且至今,我也没有向你要那笔钱。”

    温斯顿说的在情在理,亨特无法反驳。

    “哦,那你在监控里把我和尼基干了什么说了什么从头看到尾呢?”亨特扬起下巴,反正这件事他总占理了吧?

    “如果我没有看的话,怎么能知道你喜欢我的眼睛?怎么确定我花费了那么多心血接近你是有作用的?怎么知道你和尼基之间其实什么都没发生,你对他并没有那么感兴趣?”

    温斯顿每一句反问都走进一步,他明明没有威逼的意思,却让亨特感觉自己低了一头。

    直到后背抵住了墙壁,亨特下意识咽下口水,但他还是看着温斯顿的眼睛。

    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是真的无所不用其极地占据自己生活的每一个方向,按道理自己是应该恐惧的,但是亨特却没有面对梅林的那种感觉。

    相反,除了赛车,温斯顿是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花费在了自己的身上呢?

    也许从亨特的目光里看到了绝不妥协的决心,温斯顿缓缓低下头来,靠着亨特的额头:“不要生我的气。”

    亨特没有说话。

    “你很喜欢玩,不是吗?所以我用它们来接近你,很正常。”

    “如果你想要我不生气的话,那么你也不能再把我和欧文拍的那些照片放在心上。”

    “好。”温斯顿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既然不放在心上了,今晚跟我睡。”

    之前自己和欧文商量怎么压倒温斯顿的内疚感,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亨特……”温斯顿蹙起眉头,“我说过了,我会忍不住。”

    之前听到这样的话,也许会有危机意识,觉得后腰都在疼。但现在听到这样的话,亨特觉得有点……小得意。

    “忍不住也忍着。”亨特揣着口袋从温斯顿的身边走了过去。

    于是这天晚上,亨特折腾了个够本。

    回到酒店房间已经是快凌晨两点了。亨特直接换了宽松的衣服就钻进了被子里,温斯顿仍旧在不紧不慢地脱着衣服。

    亨特靠坐在床头,摸着下巴欣赏着温斯顿的背部线条,然后扬声说:“喂——你脱快一点可以吗?反正终究都要睡到我身边来!”

    亨特就从没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得意呢?

    “你会后悔的。”温斯顿说。

    “你放心,我会在梦里后悔的。”亨特点了点头说。

    温斯顿睡了进来,抬起手关掉了床头灯。

    “睡吧。”

    “嗯,睡之前先亲一个。”

    温斯顿本来还刻意保持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结果亨特直接凑了上来,半边身子压在了温斯顿的身上。

    “亨特!”

    温斯顿低声警告。

    “开了那么久排位赛,你那里肯定也累了啊!我们亲一下而已啊,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很喜欢亲我的吗?”

    亨特的嘴唇只碰到了温斯顿的脸颊,这家伙还真的要避开他。

    亨特直接伸手扣住了温斯顿的下巴,强硬地吻了上去。

    今天尼基还夸了他有男人味呢!

    谁知道还不到三秒,温斯顿骤然扣住了亨特的肩膀,一把将他压了回去,直接覆在了他的身上。

    强悍的吻宣泄着温斯顿压抑已久的占有欲,亨特被他吮吻到晕头转向,但与此同时也真正感受到了危机,因为温斯顿某个地方烫到像是要在亨特的身上烙出火来。

    卧槽!排位赛之后你还有精力呢!

    亨特的手被温斯顿紧紧扣住向下而去,亨特挣扎着要将手收回来,温斯顿却用力到像是要将他的手腕捏碎了。

    “帮我弄出来。”他在亨特的耳边咬牙切齿地说。

    “你自己弄!”

    “如果我自己来,我就进去。”

    温斯顿说的很用力,亨特给震住了。

    只能一边被这家伙狂亲,一边替他解决。

    妈的!明天还要不要握方向盘了啊!

    本来是亨特想要借机折腾一下,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温斯顿给折腾了!

    第二天,亨特直接睡到了快要午饭。

    而温斯顿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

    亨特伸手摸了一下对方躺过的位置,还带着余温,说明温斯顿在这里陪了他很久。

    正赛前,像是法拉利这样的车队是必然有最后的技术安排的,温斯顿不可能像亨特这样任性。

    床头的便签纸上是温斯顿的字迹:期待与你一战。

    亨特的手指抚过,感觉着字迹在纸面留下的凹陷,唇角微微翘起。

    下午,亨特就跟随车队回到了赛道。

    正在将在晚上八点开始。

    媒体正在做赛前报道,观众们克制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整个新加坡仿佛都跟着跃动起来。

    亨特坐在椅子上,向后靠着椅背,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双脚模拟着ca控离合器,双手扣住方向盘。

    滨海湾赛道有它美丽的一面,也有它无情的一面。

    狭窄的街道和危险的弯道一旦速度过快就容易发生失控,甚至于在直线路段的末尾速度过快或者刹车不及时,都有可能冲入海中。

    必须要完成这场比赛。

    亨特知道,在这样一条赛道上超越温斯顿才真正有意义。

    比赛即将开始,亨特看着斜前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眼睛仿佛着了火。

    如果这一次我能赢过你,作为安慰,你想把我怎样就怎样吧。

    亨特的唇角向上而去,目光更加凌锐。

    随着五盏灯全灭的瞬间,亨特冲了出去。

    杆位的夏尔稳住了优势,没有给身后的欧文威胁自己的机会直插首弯,保持领先。

    欧文的驾驶谨慎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失速,流畅的走线令他保持了与身后温斯顿的距离。

    亨特在狭窄的弯道向温斯顿发起了超车,所有一切的计算和谋划都被抛诸脑后,一切被本能所驱使。

    马库斯车队的人以为这只是亨特对滨海湾赛道超车一次尝试,但被他追击的温斯顿却明白亨特已经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亨特的走线凌厉,温斯顿极力防守,差一点因为冲上路肩而失去速度,但是却稳住了走线,死守住了排位。

    在观众们的严重性,温斯顿在那一瞬间似乎很惊险,但是亨特却清楚,这家伙是故意的。

    当亨特试图超越温斯顿的同时,他的身后同样是在寻找机会的路特斯车队的恩佐。

    恩佐紧随亨特,之前的较量让他知道不能小觑这个年轻小将的防守能力,一个不小心,追击者反而会被他的防守带得失去最佳走线。

    在一个缓弯道,恩佐试图超越亨特,但是亨特立刻调整走线,一个摆甩,灵活地出弯,而恩佐在驶过路肩时,车上跌落一大块碎片,差一点无法继续比赛。

    第17圈,夏尔首次进站,更换了硬胎,出站后暂时落后于欧文。紧接着在下一圈,欧文和温斯顿相继进站,出站之后,欧文暂时落后于夏尔。

    亨特在第十九圈完成了一次非常精彩的进站,在狭窄的赛道上追击着温斯顿,那种相互紧咬,甚至于在弯道当亨特略微领先又会被温斯顿反超的紧张感让观众们手心冒汗。

    此时的亨特仿佛忘记了这是一场比赛,温斯顿所展现出来的判断力和走线的执行力让亨特觉得太有意思。

    和这个男人的较量让亨特的神经空前的活跃和敏锐。

    几次弯道对峙,亨特总是在最后那一瞬间被温斯顿把控,两人竟然先后刷新了本场比赛的圈速!

    亨特越来越兴奋,给温斯顿的威胁也越来越明显。

    “他成长了太多了,越来越锐利,已经将到架在了温斯顿的脖子上了。”奥黛丽·威尔逊在媒体席上发出一声感叹。

    “是啊,有谁能想到这个刚进入一级方程式的时候连续在下游待了三站的小鬼,此刻让赛道上所有的大车队都心怀忐忑。”卡乔先生也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就在温斯顿与亨特的较量电光火石,仿佛随时要将对方挤上白线一般的时候,前方的欧文忽然在露肩上打转,车身横向弯道的顶点,而此刻,温斯顿已经驶入了这个弯道。

    因为要与亨特争夺弯心,温斯顿延迟了制动,而这也让他全速向着欧文撞去。

    跟在温斯顿身后的亨特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喊了出来:“温斯顿——”

    温斯顿的反应是极其敏捷的,立刻调整方向,即将擦着欧文离开,但是欧文的车却打了一个转,前悬挂系统故障,眼看着就要与温斯顿擦身而过撞向跟进来的亨特。

    亨特咬紧牙关,立刻调整方向,但是这个弯道并不宽裕,他很可能没有避让的余裕!

    原本已经即将安全的温斯顿却在那一瞬间侧着车身撞向了欧文,温斯顿的右侧车身与欧文的前翼相撞,纤维碎片瞬间四散开来,温斯顿直接用车身抵住了欧文,将他挤向缓冲带,硬是给亨特留出了通过的空间。

    当亨特驶过那个弯道的瞬间,仿佛感觉到温斯顿所承受的压力的余韵袭来,世界就像是在他的面前疯狂地碎裂开来。

    欧文的前翼似乎是撞到了温斯顿的身体,亨特全身的骨骼都跟着温斯顿剧烈到难以忍受地疼痛起来。

    当他从他身边经过的那短暂地一瞬,他看见温斯顿对他做了一个手势:走!

    心脏绷紧,亨特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温斯顿呢?

    温斯顿他怎么样了?

    亨特只想要再看到他!

    他疯狂地加速,必须尽快完成这一圈才能知道他怎么样了!

    温斯顿……温斯顿……

    亨特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用车身抵住欧文失控赛车的画面,所有的碎片都在那个瞬间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扎进亨特的神经里。

    好疼!

    好疼!

    领跑的夏尔隐隐感觉到身后出事了,当他发现身后有人疯狂地追逐上来的时候,他发现那竟然是亨特!

    他仿佛是要将夏尔顶出赛道一般,却又保持在临界点上不至于被判犯规,但是这激进的追逐让夏尔咬紧了牙关。

    上一站比赛他输给了亨特,这一次绝对不可以!

    明明这条赛道比起速度更讲究ca控的稳定性,夏尔却不惜提升了自己的车速也要继续挡住亨特。

    滚开!

    所有人都滚开!

    亨特只想要立刻马上回到那个出事地点。

    他觉得自己疯了,只想冲破一切束缚,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

    夏尔第一次产生被逼入绝境的感觉,好几次差一点驶出白线。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让亨特不顾一切,但是这样的亨特能够在高速之下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失误,夏尔觉得这个小鬼太过可怕。

    终于,亨特回到了刚才出事的地方。

    欧文和温斯顿的赛车看起来惨不忍睹,支离破碎,在缓冲带外,车里已经没有人了。

    温斯顿呢?

    亨特咬着牙关,脑海中一片苍白,他眼前的赛道都不再有意义。

    车内的无线电中传来了马库斯的声音:“亨特!你听着!不要冲动!温斯顿没事,他刚才特地打电话来要我们告诉你——替他完成这场比赛!”

    那一刻,离散的思维回归,世界倒退着进入他的眼中。

    他可以想象到温斯顿拿着手机说话时候的神态,微微低垂着眼帘,沉稳而冷静。

    亨特,替我完成这场比赛。

    用力吸一口气,亨特的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我会完成这场比赛。

    我会一最快的速度去见你!

    滨海湾赛道高低起伏,对赛车性能要求极高。

    就在亨特死咬夏尔进入街道赛道的时候,身后路特斯车队的恩佐也发生了意外,赛车车身与雷诺车队的佩尼发生剐蹭。

    佩尼被撞掉了后视镜,可是恩佐侧面车身受损,必须退赛。此时的比赛才刚过五分之二,退赛率让众多媒体始料未及。

    在狭窄的街道赛道上,亨特仍旧不断地给夏尔造成威胁,试图超车时两车之间的距离小到让马库斯就快哭出来。

    “这个傻小子想要干什么?不是对他说了温斯顿没事了吗?替他完成比赛啊,不是替他送死!”

    “相信他,马库斯先生。亨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如果说别的车手在紧张的时候很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决定,但是当亨特紧张的时候……他会超越我们的想象。”一旁的沈川安慰道。

    又是一圈结束,亨特仍旧是对夏尔最有威胁力的车手。

    如果说在被亨特追击的前五圈,夏尔会觉得这个小子发疯了,但现在夏尔只觉得恐怖。是什么让这个第一次在滨海湾赛道参加正赛的小鬼,无论是走线还是制动,都完美而充满攻击力,他每一次弯道较量都像是对夏尔发出的死亡通知书,非要将他碾压下去否则不罢休。

    夏尔与亨特先后第二次进站。

    这让跟在后面的唐纳德暂时领先,但夏尔出了维修站的第二圈就夺回了第一的位置。

    紧接着通过唐纳德身边的是亨特,他的超车走线把唐纳德怼得没脾气。

    “好吧!好吧!臭小子祝你一路顺风!”

    亨特只觉得身体里仿佛有什么力量在积聚着,一圈一圈又一圈,他的思维如同拍向岸边的浪潮,明明从遥远的地方穿越了风暴而来,冲击向悬崖的时候却丝毫没有失去力量。

    又是一个缓速弯道,亨特再一次执行超车,夏尔咬紧了牙关,保持了优势距离,但是两车在出弯道的时候几乎并行,夏尔在长直道加速离去,却没能甩掉亨特,下一个弯道持续交锋。

    地面仿佛要因为疾驰的轮胎抓地力而燃烧起来,如今媒体们所有的关注焦点都是夏尔与亨特的冠军之争!

    “太可怕了!这样开车……那个小子会出事儿的!现在就是要保持冷静啊!”奥黛丽·威尔逊扣紧了手指,她很清楚地看到那一瞬间温斯顿即将安全避让劳伦斯·欧文,可是在那之后他的反应明显就是故意挡上去的。

    这么做只有一个理由,为了保护跟上来的亨特。

    可是亨特现在所做的一切毫无理智,简直就是要浪费温斯顿为他做出的牺牲。

    “不……伊文·亨特并不是那种会被任何事情打击到在赛道上失去理智的人。相反,至今为止,他的驾驶都没有缺陷。你仔细感觉他的走线和他的制动,这里是滨海湾赛道,他的轮胎离地的次数甚至比其他车手还要少。他要拿下夏尔,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卡乔先生托着下巴,眼睛里是好不掩饰的欣赏。

    比赛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八圈,亨特依旧在跟随着夏尔,他的弯道制动一次比一次更晚,甚至于贴着白线转过,这让身经百战的夏尔意识到,这个小鬼正以惊人的速度适应着这条赛道,每一个弯道的弧度,每一条直道的长度都被他的驾驶技术所征服,他不会再去思考所谓的技术,而是本能。

    当一个车手凭借本能驾驭一条赛道的时候,将会非常可怕。

    但是,亨特……我和欧文代表的是一个时代。

    我们的时代,可不会那么容易被你所超越。

    夏尔与亨特前后交织,观众们惊叫声连续不断,赛道像是要被这两辆赛车拧断,两人相继刷下这条赛道的最快车速。

    终圈较量终于到来。

    赛道上的其他车手成为了陪衬,全场焦点都在夏尔与亨特的身上。

    血液在指尖跳跃着,仿佛要冲出束缚,亨特的呼吸压抑在喉间,三分之一圈过去,亨特仍旧没能超越夏尔,就在人们觉得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然尘埃落定的时候,亨特在一个缓弯道行驶了更加极速但是却弧度更大的走线,眼看着就要冲出缓冲区,观众们站了起来,奥黛丽·威尔逊抬起手捂住眼睛,时间就像是要翻转过来一般……

    亨特的心绪从高处坠落而下,仿佛冲进了温斯顿眼中最沉静的海底,他的双臂转动方向盘,世界在他的耳边旋转,他奇迹一般转过了弯心,抢先一步通过了弯道,冲入了长直道!

    马库斯睁大了眼睛张着嘴站了起来,全场观众的视线如同爆裂开一般。

    亨特在长直道上狂奔,如同冲破了时间的封缄,夏尔狂速追赶,两人几乎同时撞线!

    当他们冲过去的那一瞬,世界是安静的,呼啸的引擎声在瞬间被无数惊诧的视线所淹没。

    亨特的听力和视力在那一刻四散开来。

    他的心脏在狂跳,他的呼吸在奔涌。

    直到无线电里传来马库斯发狂般的喊声:“亨特——亨特!你是分站冠军!你赢了夏尔零点四秒!你赢了!赢了!”

    终于,他知道一直积蓄在身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他的眼泪。

    他将脑袋靠在方向盘上,控制不住整个安全帽里都是自己的眼泪。

    “亨特!你要把车开去领奖了!亨特!我们要开香槟庆祝!亨特……哦……亨特……我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马库斯语无伦次。

    但是亨特却用沙哑而哽咽的声音说:“温斯顿……他在哪里?我想听见他说话……”

    想听他轻声念自己的名字。

    想被他抱起来。

    想他胸膛里心跳的声音。

    他一切……亨特都想的要命。

    “温斯顿……他在医院里……”

    亨特猛地坐起身来。

    “你说……你说什么?”

    心脏里一片冰凉,赛道上令人窒息的疯狂在此刻被冻结一般。

    恐惧顷刻间将他淹没。

    “你别紧张,亨特。听我说……好像是欧文的赛车的前翼砸在了他的赛车上,击中了他的肩膀,但是温斯顿避开了……只是因此好像扭伤了肩膀还是胳膊……但是绝对不严重!一点血都没有!队医认为他应该去做一个全身检查,这是肯定的啊!我们也一直在和法拉利车队保持联系,有任何结果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亨特就快连方向盘都扶不住了。

    温斯顿受伤了?他的肩膀……

    赛车手最需要的就是体力和反应能力,一点点小伤都可能让车手的能力受损,甚至危及整个生涯。

    亨特正要将车开回去,他不想领奖了,他要去医院!

    这时候,无线电通讯里传来温斯顿的声音,是马库斯拨通了他的手机,转接过来的,声音很小,还能听见车队工作人员高盛庆祝的呐喊声。

    “亨特,恭喜你拿到了分站冠军。”温斯顿的声音响起,哪怕这个世界嘈杂到震耳欲聋,亨特也能轻而易举地过滤一切,找到他的声音。

    亨特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亨特,你要去参加颁奖典礼,站在最高的地方替我向夏尔问好。”温斯顿的声音还是那么沉静,但是却带着一种让亨特眼睛发烫的温暖。

    “……好。”

    “你一定要笑得自信满满。因为我会看着你。我拜托了安妮小姐给你照相。”

    “好。”

    亨特用力地回答。

    “不要比剪刀手,傻傻的。”

    “好。”亨特瞬间笑了出来,可是眼睛里的眼泪却流得更厉害了。

    “记得把手搭在夏尔的肩膀上,那样他会露出更不爽的表情。”

    “……你真坏。”亨特笑得更厉害了。

    “我本来就不是好人。”温斯顿回答。

    这时候夏尔将车开到了亨特的身边,不爽地朝他比了个中指,吼了出来:“臭小子!你要在原地待多久!大家都在等你一个!”

    亨特握住方向盘也吼了出来:“你那么着急干什么!你又不是冠军!”

    “我擦!你想死吗!”夏尔气得都快冒烟了。

    “那你来撞我啊!”

    “你就得意吧你!下一站让你哭出来!”

    这并不是第一次亨特站上奖台,但却是第一次站上最高的位置。

    他创造了本季度一级方程式的历史,一个中小车队的车手获得了分站冠军。

    第二名是夏尔,第三名则是唐纳德。

    能拿到这个名次,唐纳德也是老泪纵横啊。

    拍照的时候,亨特搂着唐纳德,这家伙笑的脸都要开花了。当亨特伸出另一只手搂住夏尔的时候,这家伙果然恶声恶气地拱了一下肩膀。

    “小鬼你想干什么?拿下去!”

    “拍照啊!”亨特理所当然地说。

    “拍照也不用被你搭住肩膀!”

    “那样媒体会说我们感情不好。”亨特小声说。

    “我跟你本来就感情不好!”夏尔的眉梢都快气得飞上天了。

    “他们还会说你没有胸襟,接受不了我赢过你。”

    夏尔知道不是错觉,亨特的声音听起来就是贱贱的。

    他只能任由亨特的胳膊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臭小子,得意死你!”

    “……有什么好得意的……我最重要的人都不在身边。”

    只是很小声的一句话,亨特以为夏尔没有听见,但是这家伙却侧过脸去,眼睛似乎也红了。

    是啊,他怎么忘了,欧文也出事了。他们是十几年的对手,现在也一定担心的要命了吧。

    颁奖仪式结束之后,就是媒体访问时间。

    但是亨特根本没有被采访的心情,他来到马库斯的面前,才刚张了张嘴,马库斯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温斯顿的检查已经结束,轻伤而已,确定对他的车手生涯不会造成影响!只是这一撞,报销了法拉利的赛车,米勒那家伙会心疼到掉眼泪吧。”

    听到温斯顿没事,亨特强撑着的笑脸终于真的可以不用假装了。

    “他回去酒店了。赛后采访交给我和公关经理!我已经准备好了车送你走!动作快快快!”

    现在马库斯车队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媒体围困得水泄不通。

    亨特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赛车服,换上了助理送来的机械师的连体衣,将棒球帽向下一压,跟着几个机械师一起挤出了重围。

    然后他看见沈川坐在一辆车里等着他。

    “嘿,亨特,我知道你开车很厉害,但是这一次我送你。”沈川挥了挥手。

    亨特的心里温暖起来。所有人都在为他考虑,无论是马库斯还是沈川。他们一定是担心亨特情绪激动,会在回去的路上出事。

    亨特一直很忐忑。

    他不知道见到了温斯顿自己该说什么。

    只是“谢谢”吗?

    “谢谢”在这个男人面前太肤浅,“谢谢”甚至于都不符合亨特内心深处对温斯顿的感情。

    亨特的脚尖抖动着,手指一会儿拨弄着窗沿,一会儿拧动手腕,整个人看起来坐立难安。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