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9章 我来教你压倒我

正文 第69章 我来教你压倒我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亨特任由对方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做任何事,他掌心的温度恰恰说明他对亨特的在意,原本仅仅是倾下身的温斯顿终于抬起一条腿,一步一步压了上来。

    然而就在温斯顿的手指向后扣住亨特的牛仔裤向下扯的那一刻,亨特紧绷了起来,他瞬间就要做出侧身避开温斯顿的动作。

    这一切就像本能的反应,又或者自己跟着欧文练习了许多次之后的结果。

    但亨特最终还是没有避开,因为他再也不想温斯顿难过了。

    温斯顿停在了那里,他的双手撑在亨特的耳边,目光沉静如海。

    “这才是你和欧文混在一起的原因,对吧?”

    亨特僵在那里,他知道,自己被温斯顿看穿了。

    “他之前教你怎样勾引我,现在教你……怎样拒绝我。”

    “不是的!我没有想过拒绝你!我没有!”

    “那我可以抱你了吗?”温斯顿问。

    还是只有对亨特说话才会用的轻柔声音,总能让亨特轻而易举心绪摇摆。

    比起被做死之类的,亨特更不能忍受让他难过。

    甚至于连习赛或者排位对于亨特来说,根本没有温斯顿重要。

    亨特仰起脸来,看着温斯顿的眼睛说:“……好。”

    下一刻,他的衣服被扯掉,牛仔裤也不堪一击,一切仿佛山呼海啸,飞驰而过。

    亨特闭着眼睛,大气不敢出。

    他咬着牙关,那感觉就像随时以高速冲出赛道,在缓冲区撞成粉末。

    当温斯顿贴近他,亨特的心脏就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但是他没有想到,温斯顿只是柔和地吻在了他的脸颊上。

    “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了你……所以你也不用这样视死如归。”

    还是那么轻的声音,亨特顿时明白温斯顿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试探。

    他想要知道亨特到底能不能接受他,但结果是让他失望的。

    “我们慢慢来。”温斯顿的手指抚过亨特的眉骨,“其实你害怕的不是我让你疼痛甚至于受伤……你只是还不习惯把自己完全交给我而已。把你自己交给我,不会让你失去自我,也绝对不会失去我。”

    亨特的眼睛热了起来,喉咙颤抖起来。

    明明是自己做了让温斯顿不开心的事情,却反过来被他安慰了。

    失去父母的他,早就习惯了什么都自己承担了,而现在温斯顿愿意为他解决一切麻烦,包容他爱护他。如果当他怀抱着人生所有的希望与期待将自己交给这个男人之后,却又失去他……亨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承受。

    亨特将温斯顿抱得紧紧的,贴着对方久久不愿松开。

    “傻瓜。以后不要再让劳伦斯·欧文教你怎么压倒我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让欧文教这个!”亨特完全惊讶了。

    难道是欧文那个渣渣背叛了他?

    温斯顿叹了一口气:“你的脑袋里,也就能思考这些东西了。”

    亨特有一种被对方瞧不起的挫败感。

    “下次你想压倒我,我来教你。”

    比起刚才的漠然和捉摸不透,此刻的温斯顿眼底都是最让亨特喜欢的暖意,还有无底线的包容。

    “你教我?你肯教我怎么压倒你?我才不信呢!”亨特睁大了眼睛。

    温斯顿直接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如果你想靠蛮力压倒我,那就蠢得离谱了。”

    “为什么?我们都是赛车手,经过的体能训练和力量训练都是差不多的,凭什么每次我都被你放倒?”

    关于这一点,亨特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我比你更加擅长活用肢体。”

    温斯顿回答。

    “所有的肢体吗?”亨特歪着脑袋轻声问。

    “嗯。”

    “那就好好亲亲我吧。别像刚才那样。”

    温斯顿微微怔了怔。

    “我知道你刚才在生气……可是现在你不生气了,所以……我想……”

    亨特的话还没有说完,温斯顿便探出了自己的舌尖,在亨特的上唇轻轻一碰,转瞬即逝的柔润感觉让亨特直接吮吸了上去。

    明明是他要求温斯顿吻自己,却变成了自己吻上去。

    刚才的无措此时全部都成了索取的缘由,温斯顿闭上了眼睛,回应着亨特的吮吸。

    直到马库斯的电话打来,温斯顿伸长了手臂将手机拿了过来。

    “喂,你们现在已经在酒店里了吗?”

    “嗯,请放心。”温斯顿单手撑起身来,看着亨特的眼睛说。

    此时的温斯顿发丝有些凌乱,t恤的衣领也歪到了一边,露出了漂亮的锁骨来。

    亨特下意识伸手触了上去。

    温斯顿撑在亨特耳边的手指握紧,亨特歪着脑袋,正要用手指去勾开温斯顿的衣领,对方忽然侧过身一把抓住了亨特的手。

    “嗯,我会带亨特去警局的。明天见。”

    温斯顿将手机放下,仍旧蹙着眉头看着亨特:“你想死吗?”

    亨特摇了摇头。

    “睡觉!我们睡觉!”

    他翻了个身,正要去搂温斯顿的腰,但是没想到温斯顿却起身了。

    “你在这里睡,我去睡沙发。”

    “为什么?”亨特坐起身来。

    “因为我会忍不住,而你会提着裤子跑出去。”

    温斯顿侧过脸来,那目光让亨特完全不是滋味。

    “我……我又不怕你……”亨特的心里失落了起来。

    “我说了,我忍不住。”

    温斯顿认真起来也是谁也无法说服的。

    于是一整个晚上,亨特都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明明温斯顿就在距离自己几米外的地方躺着,只要抬一抬下巴就能看见温斯顿的背影。

    他侧卧在沙发上,本来腿就长,脚踝都在沙发外面。身上盖着毯子,但仍然能隐约看见他的腰背线条。

    亨特忽然之间开始怀疑,这才是温斯顿对他真正的惩罚。

    这个男人早早就爱上了他,所以亨特不由得想象在之前无数个自己不明就已的夜晚,温斯顿是不是也如同此刻的自己一样,抓心挠肺,想要却只能忍着?

    亨特将被子一拉,盖过了头顶。

    他的温度他的气息,他吻他的方式,甚至于他富有压迫感地拽下他裤子的动作,亨特忽然都想的要命。

    不看了!睡觉!睡觉!睡觉!

    第二天的早晨,亨特被温斯顿拍了起来,他们在酒店用过早餐之后,就前往警局。

    亨特和温斯顿分别向警员说出了当晚发生的一切。

    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竟然看见了欧文。

    “诶,欧文……你怎么也来了……”

    欧文扯起一抹笑,走到了亨特的面前:“臭小子,这一次我可是被你害惨的啊!”

    “什么……”亨特大概了解到欧文为什么会来了。

    “原来那个一直恐吓我的黑粉是你的疯狂粉丝啊!他刚才承认了,他一直以为我和你有基情所以才来针对我。他要逼我离开你……他搞错对象了吧!”欧文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然后若有深意地看向温斯顿的方向。

    温斯顿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当欧文的胳膊即将搭上亨特的肩膀时,被温斯顿的手掌直接挡住了。

    “你和亨特在一起的时候干了什么,我都知道了。”

    温斯顿的话音一出,亨特就有不好的感觉,眼皮子跳了起来。

    “哦——那你打算怎么办啊?小亨特想压倒你呢。”欧文幸灾乐祸地说。

    “以后我会教他怎样愉悦地压倒我,你的那些没用的伎俩就留着自己回味。”

    欧文被这句话哽住了。

    但随即,他的脸上恢复了平静,又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么你打算怎样让亨特接受你呢?听说你那里有可乐瓶那么大?”欧文视线下移,“我都不得不担心你们幸福不起来。”

    温斯顿看向低着头正要逃跑的亨特,一把拽住了他的后衣领,将他拉回自己的身边。

    “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

    亨特承认自己非常惊讶。

    你会解决?

    你要怎样解决?

    这个根本不能解决啊!除非你让我上啊!

    “还有,如果你再教亨特有的没的东西,虽然我不保证每次都能请你出赛道,但是让你每站比赛都难受是肯定能做到的。”

    温斯顿的表情还是那样,但是亨特却想起了之前他怼麦迪出赛道的事。

    欧文轻笑了一声,看向亨特说:“我跟你讲这家伙睚眦必报,你相信了吗?你现在让他忍的,他以后都会在床上问你要回来。”

    说完,欧文就吹着口哨离开了。

    亨特颤悠悠地看向一旁的温斯顿,温斯顿却抬手揉了揉亨特的后脑。

    “我不会那么做。”

    “呼……”亨特呼出一口气来。

    温斯顿虽然睚眦必报但是至少做出来的承诺都会做到。

    “但我会让你求我抱你。”

    这句话落下,亨特感觉自己被雷劈中了。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亨特听见了梅林的叫嚷声。

    “我爱他!我爱他!为什么我不能送他玫瑰花!为什么我不能做东西给他吃!为什么我不能去找他!为什么!”

    亨特止住了脚步,下意识回头看过去。

    但是温斯顿的手掌却伸了过来,直接挡住了亨特的眼睛。

    他的掌心很温暖,将亨特的思维占据。

    “你看啊,你就是这样才会吸引bt粉丝。”

    “啊?”亨特转过身来,“为什么是我会吸引bt粉丝?”

    “你太简单了,和不必要的人没有距离感,让所有人都觉得你是可以被得到的。你给了梅林希望,回应了梅林的期待,让他展开美好的想象,在他的心里你就是属于他的。现在,当他高声叫嚷他爱你的时候,你就会心软,就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应。”

    亨特知道,温斯顿说的都是对的。

    “是不是在迪拜沙漠里冲沙的时候,你就觉得梅林不正常了?”

    别看温斯顿一副高冷的样子,但是他比自己的眼光要准多了。

    “我不知道他是否正常,但我知道他对你的感觉超过所谓的粉丝。所以我很嫉妒。”

    温斯顿的回答很坦然。

    “你嫉妒?你是范恩·温斯顿……你竟然会嫉妒?”

    亨特觉得不可思议。这家伙的粉丝不比在一级方程式称霸了十多年的夏尔和欧文要少,他竟然会嫉妒当时自己有个热情一点的粉丝?

    “我嫉妒你对他的耐心。嫉妒你对他的好感。而在我爱上你的那么多年里,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

    “你……你爱上我很多年?不可能啊,这是我进入一级方程式的第一年!难道你……你以前很关注卡丁车?我记得你事f3出身的啊!”

    温斯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抬起手来整了整亨特翘起来的发梢。

    “今天,我才知道我真正嫉妒梅林的是什么。”

    “什么?”

    “我嫉妒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发疯。就算所有他想做的事情,我都想做……无时无刻看着你,报复所有接近你的人,潜进你的房间里……我都想做。”

    亨特蓦地想起了他们经常用《极速谋杀》里的对白开玩笑。

    也许每一句都是温斯顿真正的答案。

    “我想粗暴地对你,想要报复你让我失去自我的一切……想要你为我哭泣,想要你向我求饶,对我说……‘对不起啊,温斯顿,对不起我怎么可以不够爱你’。但是我不能,因为被你讨厌对我来说是致命的。”

    温斯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这是他少有的对亨特说的最长的一段话。

    当这个男人站在新加坡的蔚蓝天空下等待自己,发丝被路过的风轻轻撩起的时候,亨特忽然之间明白自己与温斯顿之间这段感情最大的鸿沟在哪里。

    ——温斯顿远比他爱得深沉,所以温斯顿所付出和倾注的,现在的他根本填不满。

    亨特走了出来,与温斯顿并肩行走着,不快不慢。

    其实,温斯顿啊,我每一秒都发现自己比前一刻更爱你。

    亨特伸出手,轻轻扣住了温斯顿的手指。对方什么也没说,只是弯起指节。

    第二天,滨海湾赛道的自由练习赛拉开序幕。

    目前着做城市的气温再三十度左右,而赛道温度在三十三度左右。沈川带领的团队根据赛道地面温度和空气密实程度造成的影响调整了赛车的一系列功能。本站比赛赛车携带的燃油较多,增加了轮胎的负担,这也意味着亨特至少要两次进站,如果出现特殊情况,不排除四次进站的可能。

    “这条赛道每年都有将近四分之一的退赛数据,它的挑战性极大。”技术官提醒亨特,“我知道你是个小疯子……但这一次,严谨一点。我们最大的期待不是你能再一次超越夏尔那个层次的车手,而是安全完成比赛,保住现有的积分排名。”

    “好的,我明白了。”亨特点了点头。

    技术官有点惊讶,如果是前几站比赛,亨特一定会眉宇之间带着不甘心,觉得团队不够信任自己之类。

    但是这一次,他在亨特的眼睛里看见了沉淀下来的理性和成熟。

    “看来天天和温斯顿待在一起也是有好处的。”技术官笑了笑说。

    “啊?什么好处?”

    “你安静思考的时候,越来越像他了。”

    “这句话你别当着马库斯的面说。他敏感的心又会觉得我是要加入法拉利了。”亨特挡着嘴巴小声对技术官说。

    技术官愣了两秒,马上笑了起来。

    第三次练习赛结束的时候,亨特已经对这条赛道十分熟悉了。

    排位赛即将开始,亨特照例找了个地方抽烟。

    但是他这一次忘记带打火机了。

    叹了一口气,他摸出手机刚要发短信问温斯顿在哪里,对方却已经在他的身边坐下,正要替他点烟。

    以前觉得这是默契,现在亨特却明白这是温斯顿对自己的宠溺。

    亨特抬起香烟,轻轻含了一口:“我觉得,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赛前跟你抽烟了。”

    “你本来抽的就不多,是要戒烟吗?”温斯顿淡淡地问。

    亨特侧过脸来,朝着对方吐了一口烟圈,但是温斯顿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你觉得接吻怎么样?”亨特问。

    “你是在安慰我吗?因为觉得我因为梅林的事情而不高兴?”温斯顿说。

    “不是。”亨特摇了摇头,“我跟你相处的时间就像香烟一样,越烧越短。既然这样,有用的时间不如拿来接吻?”

    温斯顿取过亨特的香烟,吸了一口。

    “你确定吗?”

    “怎么了?”

    “我以为你更喜欢看我吸烟的样子。”温斯顿轻声回答。

    “……”

    亨特愣住了。

    难道说每次自己看着温斯顿抽烟的时候,这家伙其实都知道?说不定还很享受?

    确实,这家伙低着眼帘吸烟的样子,还有他轻轻放在唇间的手指,都很性感。

    温斯顿侧过身将还剩下一半的烟送回亨特的唇边,亨特刚张开嘴唇,温斯顿就将烟挪开,转而吻了上来。

    他的唇是温暖的,那种触感无论经过多少次,亨特都觉得充满期待。

    “赛道上见。”

    温斯顿将香烟在亨特的嘴唇边晃了晃,亨特一口咬住烟蒂,用不爽的表情说:“这一次小心被我挤下来。”

    “是吗?那我就挤进去。”

    “进去”这个词说的有味清晰,亨特扯了扯嘴角。

    温斯顿已经很清楚自己害怕他的“大家伙”了,梅林的事情发生之前,他还会有所顾忌。而现在他会直截了当地向亨特明示他要上他,这家伙还是介意自己和欧文“盘算”的那些事。

    亨特觉得他已经跌进了那个坑里,多半是出不来了。

    当天晚上,排位赛拉开序幕。

    一级方程式在亚洲并不算非常受瞩目的赛事,但是有不少车迷从世界各地赶来。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门票卖出,三个有名的看台已经全部售罄。

    亨特吸了一口气,一抬眼就能在密密麻麻的观众中看见印有自己名字的横幅。

    “你的粉丝真的越来越多了。”仪表师马克笑着说。

    “哈哈……”亨特无奈地一笑。

    粉丝越多,是不是也表示像是梅林那样极端而疯狂的粉丝也不更多了?

    ……以及温斯顿,他说过论疯狂,比起梅林,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亨特看向新加坡的天空,闭上眼睛默许心愿:但愿我这一次能够与范恩·温斯顿并驾齐驱。

    第一节,滨海湾赛道就给了车队们下马威。威廉姆斯车队的柯尔特在七号弯道出现失误,差一点连累了印度力量的梅登。温斯顿保持领先,欧文紧随其后,在这之后则是亨特与夏尔的三四位之争。最后的三分钟,亨特咬住了夏尔,保住了的第三位。

    第二节比赛开始,欧文与亨特的位置之争更加激烈,他在更换软胎之后刷出了惊人的成绩,超越了亨特,甚至于在第二节比赛的末尾赶超了温斯顿。

    最后一节排位赛的竞争更加激烈,温斯顿试图赶超欧文,同时亨特也卯足了劲要追上温斯顿的圈速。

    排位赛就让观众们心情紧张。最后一分钟,迈凯轮的杜楚尼在经过一个右弯时,调整方向失控,撞入缓冲区。

    观众们惊叫声连连。

    但是亨特的精神却万分集中,始终如一地锁定自己的目标——范恩·温斯顿。

    这个世界上我最想要超越的人就是你。

    如果我注定让你占有我,那么至少在另外一个我们同样在意的领域里,我要占有你的视线和方向。

    温斯顿就像是感受到了亨特的决心一般,哪怕在最后的三十秒也没有松懈的意思,将领先优势保持到了最后。

    正赛的发车顺序就此确定。排在杆位的是奔驰车队的夏尔,第二位则是欧文,接下来是温斯顿和亨特。

    将车开了回去,亨特仰着头,将赛车服脱了下来,挂在腰上,拧开矿泉水瓶大口喝了起来。

    这时候拍手声响起,亨特放下水瓶,才发现是尼基。

    “你是来送花的吗?”亨特笑着问。

    “哈哈,如果是普通的粉丝送花给你倒还好。如果被发现我送花给你,范恩·温斯顿会杀了我。”尼基拉过椅子,半仰着头看着亨特。

    这家伙是车队的大股东,估计是来确定自己的投资是否值得。

    “你只是送花给我,温斯顿会杀了你?”亨特好笑地拉过另一把椅子,在尼基的面前坐下,单腿架在椅子扶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悠着。

    “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他能让不了解他的人觉得他冷静严谨沉稳,能让了解他的人知道他的疯狂从而不的越界,也能让你以为在他的身边自己很安全。”

    尼基低下头来一笑。

    “难道我在他的身边不安全吗?”亨特反问。

    “你真的懂这个家伙的占有欲了吗?你知道他在世界各地都投资了各种酒吧、俱乐部还有高端会所吗?当然其中有一些我也有股份,有一些劳伦斯·欧文也有投资……”

    亨特眯起了眼睛:“什么酒吧俱乐部?”

    尼基笑出声来:“比如说我和你相遇的那个俱乐部。后来工作人员告诉我,我和你相处的时候,温斯顿就在监控前看着我们。”

    “什么?”亨特的眉心皱了起来,“我还以为他一直在门口等我!”

    “不是哦。你该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被我诱惑,没有被我推倒,不然的话温斯顿肯定会冲进来,直接在那个房间里把你搞死。”

    “什么——”亨特的表情是炸毛的前兆,“那个混蛋!”

    那么当时自己说的所有话,他都听到了啊!

    在那个时候,那些话都是他藏在心里的话啊!

    温斯顿就那样全部都听走了!

    “他投资这些东西……该不会就是为了在监控室里看着我吧?”

    “应该是你总有一颗想要放荡的心,所以温斯顿把你放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随便你的心怎么荡漾,都没人敢招惹你。他又能借助这些你喜欢的地方接近你,又能管住你……我不得不说这计划是又烧钱又欠抽。”

    亨特握紧了拳头。

    如果是这样,温斯顿搞不好真的是在西班牙大奖赛的洗手间里相遇之前,就在谋划这些东西了。

    “现在你有没有很想冲出去揍他一顿?”尼基歪着脑袋笑着问。

    “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让我生他的气吗?”亨特斜着眼问。

    “你不生气吗?这种被人计划,而且早就被人放在口袋里的感觉,你应该会不爽吧?”

    “废话!既然那些俱乐部和酒吧是他开的,为什么不给我vip卡!为什么还让我掏钱!我被你骗了那次付了几万美金!温斯顿还说他帮我还给欧文了!闹了半天,我的钱都进了他的口袋里了!”

    亨特伸出中指用力一比。

    尼基看着亨特,两秒钟之后侧过脸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鬼?”

    “你真的好喜欢他吧。所以他算计你的一切,你都不生气。”

    亨特愣了愣,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回答:“比起从来没有遇见他,我宁愿自己被他算计。”

    “亨特,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吗?”尼基撑着下巴,眼睛里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难以忘怀的东西。

    “别告诉我……你是要告白。”亨特有点手足无措。

    “那时候的你,天真到性感,让我想要看你为我露出着迷的表情。现在的你,不一样了。我看着你从通道中走出来的时候,你像个浴血归来的男人,成熟而果敢,在我面前说起温斯顿的时候也坦然到让人羡慕……所以,开的更远一点,飞驰得更快一点。冲出我的想象,我就不再需用视线追逐你了。”尼基笑着向亨特伸出手。

    “谢谢。”亨特也和尼基握手。

    “是谢谢我真的成为你的粉丝,还是谢谢我告诉你温斯顿的小秘密?”

    “都有。”亨特笑着起身,“明晚正赛开始,记得来看。”

    “当然。”

    亨特跟随车队回去酒店。

    因为梅林的事情已经结束,加上温斯顿之前就说过赛前不睡在一起,今天晚上,亨特就要自己睡了。

    进入酒店大堂,正好法拉利车队的人也回来了,包括温斯顿。

    他穿着运动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但是亨特知道,这家伙用视线的余光看了自己好几下。

    凭什么每次都是自己掉进他的套路里啊?

    而且竟然是从一开始?

    就算现在亨特觉得心甘情愿被他套住,还有那么点小欣喜,但想想这家伙一脸平静就觉得……还是来气。

    自己和欧文被拍到几张明显不是滚床单的照片,温斯顿就能在那天晚上连睡都不跟自己睡了,亨特决定也要让他心塞一回。

    不然等到自己真的被这家伙上了,心里可得不平衡到无法纠正了。

    亨特揣着口袋,来到温斯顿的身边,用脚尖踢了他的脚踝一下:“嘿,有话跟你说。”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