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8章 我是他唯一的男人

正文 第68章 我是他唯一的男人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欧文只是我的朋友。我们都是赛车手……经常会在一起交流心得,我会听他讲一些别的车手的事情。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误会我和欧文之间……是那种关系。”

    “撒谎!你为什么要骗我!我明明看见你们接吻了!”梅林再度激动了起来。

    乔尼额头上的血也流到了眼睛里,和着眼泪一起掉落下来。

    “我和欧文接吻?这不可能!”亨特完全懵了,梅林从哪里看到的?

    这家伙不会是有妄想症吧?

    “我拍到了!我都拍到了!”梅林将自己的手机取出来,扔给了亨特,“密码是你的生日!你自己看!”

    亨特完全没想到梅林竟然连他的生日都知道,明明他今年的生日整个车队没人记得就那么过去了。

    自己的生日只有bt粉丝记得的感觉实在太微妙。

    打开他的手机,屏幕上就是他刚到新加坡时打开窗看风景的画面。

    原来梅林从他第一天到达新加坡开始就跟着自己了!

    “你看清楚相册里的第十九张照片!你告诉我你们在干什么!”梅林怒吼道。

    亨相册里全是他的照片,他和沈川在餐厅吃饭的,他和沈溪交流悬挂系统的,他和公关经理确定媒体采访时间的……每一张都是他。

    而第十九张,正好是亨特第一次去欧文的房间,那家伙围着浴巾开门的画面。

    自己站在门口,正好被欧文拽了一下,身体前倾,欧文的脸正好被亨特后脑挡住,从这个角度来看……不是接吻难道是玩瞪眼游戏吗?

    亨特自己都觉得这是接吻了!

    “我们没有接吻。我不可能和他接吻,欧文很喜欢耍弄人,这只是他跟我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这不是接吻,那么你告诉我后面的照片是什么?别告诉我你们是在玩滚床单的游戏!”

    亨特依言向后一滑,这些照片让他汗毛都立起来了。

    照片是从欧文房间的窗外拍到的。

    亨特正坐在欧文的腰上,摁住欧文的胳膊,将他压在床上,低下头来,明显就要吻上去了。

    而下一张就是欧文侧过身来调笑着对亨特说什么,而亨特仍旧压着他的画面,真是暧昧到让人脸红。如此亲密,就像事前耳鬓厮磨。

    后面还有亨特摁住欧文的腰,欧文趴在床上教亨特如何挣脱。只是他们被窗台挡住了,从这个角度看真的就像做起来了一般。

    而且亨特记得自己那天晚上在欧文房间里一学就是一个多小时!

    劳伦斯·欧文!你他妈的怎么就不知道要拉窗帘!

    现在他要怎么解释!怎么解释!

    “你没有看到我们都穿着衣服吗?你有见过滚床单穿着衣服滚的吗?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粉丝,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亨特决定与其在梅林面前显得害怕,不如硬气一点,才能显得自己和欧文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

    梅林愣在那里,手中的匕首也放下来了,他真的被亨特说的话镇住了。

    亨特不断地给乔尼打手势,希望他趁着现在赶紧逃离,谁知道这个孬货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乖乖在那里给梅林做人质。

    亨特在心里把马库斯骂了个底朝天。

    派谁来不好,非让这么个连跑都跑不动的家伙来“保护”他!

    “那么……那么你们在干什么?”梅林似乎真的有五分相信亨特说的话了。

    “我们在互相舒展筋骨,拉伸关节,你追了我这么久,难道不知道车手要经常保持身体关节的柔韧度吗?”亨特开口道,“至于欧文短信里所说的滚床单就是指这个,只是他性格恶劣,喜欢开这样的玩笑罢了。”

    亨特现在明白了,那个给欧文的床上扔死蟑螂,给他寄带血的鸡爪的人,就是梅林。

    仔细想想,欧文活该。

    “把刀给我好吗?”亨特靠近梅林,向他伸出手。

    “不!你在骗我!”梅林警戒地看着亨特。

    “我没有。我根本不喜欢劳伦斯·欧文……”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传来。

    梅林全身一震,忽然又将匕首握紧了。

    “别紧张,别紧张,我去看看那是谁。”

    亨特正要走向门口,梅林就喊出声来:“不许去!”

    敲门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温斯顿的声音传来:“亨特,你在里面吗?”

    亨特愣住了,竟然是温斯顿。

    “亨特,我打你的电话你不接。你在里面吗?”温斯顿特别的音质让亨特冷静了下来。

    应该是刚才自己的手机被梅林摔坏了,所以温斯顿的电话进不来。

    梅林死死盯着亨特,摇了摇头,示意亨特不许说话。

    但是没过两秒钟,乔尼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不用看,亨特就知道那是温斯顿打来的。

    乔尼的手机铃声是laddygaga,声音震地亨特肩膀一颤,他不确定温斯顿在门外能听见。

    “让我去应门吧。如果现在不回答,他就会去找前台来开门了。”亨特回答。

    “你……你想逃走!”

    “逃走?我为什么要逃走?你口口声声说你一直追着我,一直想要安慰我,一直在支持和鼓励我……可是你连我最爱的人是谁你都不知道?你怀疑我的助理,你怀疑我认识的车手,可是你竟然不知道我到底最喜欢谁!”

    亨特冷哼了一声。

    “你……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你不说我就杀了他!”梅林勒紧了乔尼的脖子,乔尼想咳嗽都得忍着。

    亨特沉默不语,他知道梅林越想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就越不可能杀了乔尼,他要一步一步将梅林引到自己这边来。

    “我不想他知道。他会告诉车队所有人,然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我只告诉你。”

    亨特朝梅林招了招手。

    梅林愣在那里。他在思考着亨特话里的暗示。

    亨特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瞬,否则梅林意识到自己被骗,很可能除了报复什么都不在乎。

    梅林放开了乔尼,狠厉地对他说:“你敢动一下,我甩出这把刀,刺穿你的脑袋!”

    乔尼早就头晕的要命,按住自己的脑袋,依着墙坐了下去。

    而亨特张开双臂,豪不设防的样子,似乎要拥抱梅林。

    这样的诱惑让梅林的眼睛里露出欣喜的表情。

    他一步一步走向亨特,来到距离亨特半臂的地方,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亨特:“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就是……”亨特靠向梅林,似乎要在他的耳边说话的样子。

    蓦地,他的手指扣住了梅林握着匕首的虎口,以捏碎他手指的力量向里面掐进去。

    “啊——”梅林吼叫了起来,但是不知道是怎样的执念,他丝毫不肯放下匕首,甚至狠狠向亨特撞了过来。

    亨特顺势压住他的肩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的胳膊拧了过来,抬起膝盖撞在他的后腰,乔尼完全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只看见亨特将梅林压倒在地,而他的匕首也跌落到了远处。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骗我!你竟敢骗我!我那么爱你!什么都能为你做!”梅林的眼睛涨红,愤怒地在地上挣扎。

    乔尼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

    “乔尼!让温斯顿进来!现在!马上!”亨特朝着乔尼一声吼,乔尼终于醒过神来。

    他摇晃着起身,来到门口,摸索了半天,终于将门打开。

    温斯顿看见乔尼满头是血,立刻大步走了进来。

    “温斯顿!”亨特抬头望向那个男人。

    温斯顿的到来让亨特略微放松,他忽然翻身,踹倒了了亨特,抓过匕首转身就要扎向亨特。

    亨特看着那明亮锋利的尖端距离自己的小腹越来越近,只听见“怕啦”一声,温斯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亨特的身边,直截了当地扣住了梅林的手腕,将他的手反向折断了。

    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他的侧脸冷峻如同悬崖。

    亨特第一次在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杀意。

    “啊——啊——”梅林疯狂地叫嚷着,亨特怀疑温斯顿是不是将他的胳膊砸碎了。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梅林的牙关颤抖着,另一只还没受伤的手去拾起跌落的匕首,但是却被温斯顿抢先一步夺走。

    “乔尼,叫警察。”温斯顿冰凉的声音成为这个空间里最为清醒的存在。

    乔尼大梦初醒,爬到自己的手机边拨通了电话。

    “他就是那个跟踪偷拍你的人?”温斯顿垂下眼来看了看亨特。

    “啊……嗯。”亨特咽下口水,点了点头。

    温斯顿伸出手来,稳稳地就将亨特一把拽起。

    他在梅林的面前半蹲下来:“你拍了那么多他的照片,是因为你迷恋他吗?”

    这个男人有着俊美的容颜,而他的冷漠里带着某种致命的力度感。

    “我爱他……可是他却爱着别人……”梅林的眼泪掉落下来。

    亨特不理解这种疯狂,但是他莫名难过了起来。

    “哦,他爱着谁?”

    “劳伦斯·欧文!那个徒有其表的家伙!他被他的脸迷惑了!一定是这样!”梅林又开始歇斯底里起来。

    “你是个疯子……但是我比你还疯狂。我不允许有除了我之外的人迷恋伊文·亨特,也忍受不了他有看上别人的可能。”

    梅林愣在那里。

    几秒之后,他终于醒悟了过来:“是你……竟然是你……”

    “是的,如果你真的那么注意他,怎么会没有发现他每晚睡在谁的怀里,他每一次亲吻的人是谁?”温斯顿的声音里是残忍的意味。

    亨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温斯顿,他戳破所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与幻想,不留一丝余地。

    “温斯顿……”亨特有些担心地走向温斯顿。

    “吻我,亨特。”温斯顿侧过脸来看向亨特,他的声音还是很轻,却带着命令的意味。

    亨特低下头来,吻上了温斯顿的唇。他张开了自己的唇缝,却没有伸出舌头,亨特想要抬起头,但是温斯顿却咬住了他的下唇,亨特只能将自己的舌尖伸进去,触上的瞬间便是极具有占有意味的吮吸。

    “啊——”梅林的怒吼声在房间里回荡。

    温斯顿骤然拾起匕首,狠狠扎向梅林的双腿之间,狠厉而决绝。

    梅林傻在那里,匕首的刃刚好划开他的裤子,再多一毫就要见血。

    亨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但是他的手却被温斯顿用力扣着。

    “从此时此刻开始,你不能再想着伊文·亨特,不能再试图窥探他的一丝一毫,不能以任何所谓追随和爱的名义出现在他的面前。因为如果你做不到,我会杀了你。”

    温斯顿的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空气就像忽然之间充满了冰冷的水,在某个令人胆颤的瞬间,压缩凝结。

    梅林怔然地看着温斯顿。

    “我是他唯一的男人。”温斯顿站起身来,俯视着梅林。

    他仿佛生而强大,没有什么能凌驾于他之上。

    梅林所做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就像一场闹剧,软弱而可笑。

    他坐在原地,哭了起来。

    酒店的保安和警察赶来,将梅林从地上拖了起来。

    亨特看着温斯顿,他完全粉碎了梅林的自尊和希望。

    温斯顿转过身,正要和警察交流,脚尖却踢到了什么东西,他弯下腰来的瞬间,亨特立刻意识到那是梅林的手机!

    “温斯顿!”亨特冲了上去,手指还没触上手机的边缘,就被温斯顿举高,他一手将亨特摁了下去,另一手的手指划开相册,第一张照片就是欧文趴在床上,亨特扣着他的腰的照片。

    亨特可以明显看到温斯顿的瞳孔一颤。

    “你听我说!那是偷拍的!我们都穿着衣服!不是在滚床单!”亨特着急地解释了起来。

    温斯顿却不发一言,始终高举着手机,仰着头翻看里面的照片。

    “你别看了!别看了!”亨特觉得自己这一次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么这个呢?”温斯顿转过手腕,果然是那张欧文围着浴巾给亨特开门,两人“接吻”的照片。

    亨特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我们没在接吻!”

    亨特觉得自己越描越黑。

    “是吗?我根本就没说你和他滚了床单,或者接吻了。”温斯顿看着亨特,那目光让亨特想起第一次这家伙想上自己的情景。

    他身上的衣服仿佛被焚尽,他的骨骼被碾碎,他的一切被对方吞没。

    “先生,这个手机是证物,我们需要收回。”

    警察示意温斯顿将手机给他们。

    温斯顿点了点头,将手机递了出去。

    亨特终于可以呼出一口气来。

    这时候,马库斯还有沈川他们赶来,马库斯一把就将亨特给抱住了。

    “臭小子!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马库斯用力拍了拍亨特的后背,这让亨特感动起来。

    他的关心是真心的,与利益无关。对于他来说,亨特就像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出了任何事情都会让他心痛不已。

    沈川看着地上的血迹,脸色都变了,看见亨特不像受伤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救护车也来了,满头是血的乔尼被送走。

    估计现在已经有不少媒体知道某位知名年轻车手差一点被疯狂的粉丝给杀了。

    明天警察局还要求他们去一趟讲清楚整件事。

    “还好自由练习赛在后天,希望能一次性都解决。”亨特长叹一声。

    “记者们应该很快会闻讯赶来。马库斯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让亨特今晚跟我在一起。”温斯顿开口道。

    “哦,当然……这样也好。那些记者们很快就会调查到车队订的房间时那几间,然后堵在门口,到时候想好好睡觉都难了。”

    “好,明天早上我就直接带着亨特去警局了。”

    亨特张了张嘴,怎么感觉自己又被卖掉了呢?

    “那个……我还是不要打扰温斯顿了,或者去另外一个酒店订个房间吧!”亨特赶忙开口道。

    他有一种预感,温斯顿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那些照片,搞不好真的会要他的命啊!

    亨特还记得温斯顿对梅林说的每一句话,当时觉得震撼,而此时却心有戚戚。

    温斯顿肯定会要时候算账啊!

    “嗯,这样也好。我现在陪你去其他酒店。”

    温斯顿打开了衣柜,随手将亨特经常穿的衣服收拾了起来。

    他成功堵住了亨特的嘴,这样一来亨特还和其他队友分开了。

    “确实,换一个酒店比较容易避开是非。”就连沈川也表示同意。

    亨特看着沈川:兄弟……你想我死吗?

    “等我们到了酒店,再跟你打电话。”

    温斯顿向马库斯点了点头。

    “那亨特就麻烦你了。本来应该让我们车队里的人去看着亨特……但是乔尼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也许和你在一起,确实能让亨特更有安全感。”马库斯叹了一口气,一副要将自己的心肝宝贝暂时交给十分公正诚信的朋友保管的样子。

    喂!喂!我和这家伙在一起没有安全感啊!

    心里面在呐喊,却没办法说出来。

    亨特可怜的样子让马库斯误以为他还在因为bt粉丝而感觉到害怕。

    “好了好了,亨特……等这一站比赛之后,我会为你雇佣保镖的!”马库斯与亨特再度拥抱。

    这一站比赛之后?我可能已经死翘翘了!

    “我们走吧。”温斯顿轻轻拽了一下亨特的手腕,拉着他走出了房间。

    当进入电梯,亨特就立刻低着头,一股脑地解释了起来:“我真的对劳伦斯·欧文一点意思都没有!你看到了那张像是在接吻的照片只是角度问题而已!你看电影的时候也知道借位吧?那个就跟借位是一个效果!”

    “是吗?他的嘴唇柔软吗?”温斯顿凉凉地问。

    亨特一怔,也就是说自己刚才的解释温斯顿根本没听进去?

    还是听进去了,却还是要为难他?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温斯顿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亨特在那一瞬间就想把电梯门按上,然后趁着温斯顿出去就去别的楼层。

    谁知道温斯顿转身就摁住了开关,扬了扬下巴说:“还不出来?”

    “出来了……”

    两人走出了酒店。

    警车都已经开走了,世界安静得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距离这家酒店几百米外的地方,还有另外一家条件不错的酒店。

    亨特的行李包就在温斯顿的肩膀上,路上行人很少,对方直接向后一伸手,扣紧了亨特的手腕,拉着他向前走。

    温斯顿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绝对不给亨特逃避的机会。

    “你还没回答我,欧文的嘴唇很柔软吗?”

    “我又没亲到过,我怎么知道啊!”

    “那么你喜欢他哪里?也是他的眼睛吗?”

    几辆车从温斯顿的身边驶过,车灯的灯光仿佛要将他的身影切断。

    “我没有喜欢过他。”亨特心疼了起来。

    梅林看到那些照片会疯狂,温斯顿看到那些照片就算不会像梅林那样,但绝对会难过。

    “那么你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一直想上你,让你害怕,但是欧文却能让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吗?”

    亨特知道温斯顿指的是那张自己摁住欧文腰部的照片。

    “我们只是在打闹而已!我并不是什么男人都会喜欢的!我……我……”亨特停下了脚步。

    拽住他的温斯顿也停了下来,但却没有回头。

    “你什么?”

    “我只觉得你的眼睛好看,我只会眼睛都不眨地看着你……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盯着劳伦斯·欧文的脸看超过三十秒?”

    “那么你们在打闹什么?”温斯顿反问。

    亨特哽住了,总不能告诉温斯顿,自己在和欧文练习如何不被压倒吧?

    温斯顿知道亨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过身去,拉着他继续向前走。

    亨特低着头,扣紧了温斯顿的手。

    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酒店,温斯顿登记好了房间就带着亨特进了电梯。

    两个人一直很安静。

    就在电梯门即将打开的瞬间,温斯顿已经准备要迈出腿,亨特忽然一把将对方拉了回来。

    他侧过脸吻上温斯顿,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想法,他只是想要感受这个男人的温度,还有他嘴唇的柔软。

    温斯顿愣住了,他没有推开亨特,但是也没有张开嘴。

    亨特知道他还在生气,舌尖在他的唇缝间滑动着,舔吻着,电梯门即将关上,温斯顿忽然推开了亨特,抬手摁住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然后拉着亨特走出去。

    那一刻,亨特失望了起来。

    温斯顿真的生气了。

    他还是第一次让他生气了。

    但是……如果是温斯顿有类似的照片被自己看见,他也会气愤不已吧!就算温斯顿什么都没做,还是会生气。

    这样一想,亨特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房卡识别的声音响起,门打开了,温斯顿随手就将亨特的行李扔在了地上,一言不发。

    亨特认命地弯下腰去捡自己的行李包,脑海中想的都是怎样让温斯顿不生气了。

    只是他的指尖还没有触上包袋,他就被对方一把拎了起来。

    “温……”

    温斯顿的手掌扣住亨特的后脑,他的嘴唇压下来的气势是惊人的,他不可抵挡地挤入亨特的唇间,如同要摧毁他唇齿间的一切。

    “唔……”亨特想要抬起手来抱住对方,却被温斯顿以为是拒绝的信号,猛地将他的双臂折到了身后。

    他不断含吻着他,逼迫着他一步一步地后退,直到小腿抵住了床沿。

    温斯顿借由亲吻的下压力加强,亨特仰起头来,他想要回应对方,却被对方的舌完全碾压。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温斯顿紧蹙的眉心,他的亲吻并不代表他不在意了,相反,他很难过。

    亨特向后跌坐在了床上,温斯顿终于松开了反剪亨特的双手,转而将他摁了下去。

    温斯顿的亲吻紧随而来,凌乱而压抑,就连勾动舌尖的那一瞬,都好似有什么欲言又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