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6章 滚吧

正文 第66章 滚吧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亨特顿时警铃大作。

    “你说呢?”温斯顿低下头来,鼻尖蹭过亨特的脸颊,吻上他的侧颈。

    他的舌尖所到之处血液奔涌。

    亨特另一只手试图将温斯顿拧过去,腹部用力上抬,想要将压在身上的男人弹开,但温斯顿的膝盖直接将他的另一条腿顶了起来,这让亨特完全失去了借力的支点。

    “混蛋!混蛋!混蛋!”亨特愤怒地叫骂起来,他的心中是浓浓的不甘心。

    他被温斯顿扣住的手也死死地被压在枕边,明明自己力气不小,可是在温斯顿的面前就像小孩一样可笑。

    温斯顿轻笑着看着他,但是亨特却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酝酿着的即将灭顶的晴欲。

    他低下头来,在亨特抿紧的唇缝间舔了一下。

    他的发梢扫过亨特的脸颊,痒痒的。

    “还玩吗?”温斯顿问。

    “不玩了……”亨特没用地说。

    等老子练好了,压得你不得翻身!

    “那你是要有意思还是没意思?”温斯顿的下巴蹭了蹭亨特的鼻尖。

    “没意思!晚上不用生活那么丰富!没几天就要自由练习赛了!”亨特高喊。

    “是吗?自由练习赛还在三天之后呢。今晚我要是做点需要用力的有意思的事情,你肯定自由练习赛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对吧?”

    温斯顿的声音暗哑,亨特感觉到对方的体温明显上升,他另一条腿用力蹬踹了起来。

    “我困了!你下去——我要睡觉!”

    亨特奋力挣扎着,他的t恤本来就被拽到了上面,几乎贴在温斯顿的身上reads;。

    “再动你是想死吗?”温斯顿忽然低下头来,紧紧压住亨特。

    亨特僵住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心脏跳动得就像滚雷。

    “帮我弄出来。”温斯顿的声音很压抑,亨特却连动都不敢动。

    又是两秒过去,亨特僵着脖子侧过脸,他发现温斯顿额角的青筋都暴起来了,而扣住亨特的手指几乎都要将他的手腕捏碎了。

    “亨特……”

    这一次念他的名字和以往都不一样,带着难忍的恳求的意味。

    “你……你放开我……我就帮你……”

    温斯顿僵硬地打开手指,当亨特碰到他开始,温斯顿便含住了亨特的嘴唇,这一次的亲吻没有那么温柔,亨特只能仰着脸承受。

    “……快一点。”

    “我已经很快了!不然你自己来……”

    温斯顿的吻又压了下来,亨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红着耳朵想要这件事赶紧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亨特背着温斯顿,一脸不爽。

    “我觉得我还是自己睡。如果你担心,我就去跟沈博士睡。”亨特闷闷地说。

    “对不起弄到你身上。”温斯顿抽了纸巾递给亨特。

    这根本不是弄到我身上好吗!

    亨特在被子里看了看自己的手,明明握着一级方程式的方向盘两个多小时都不会有这种握不住以及烫伤的感觉。

    以及亨特确定真的不能让温斯顿顶自己,不然他没死在赛道上,反而死在更加羞耻的地方了。

    亨特恶狠狠接过纸巾,用力在自己的腹部擦了擦,看也不看向后扔在温斯顿的身上。

    温斯顿将揉成团的纸巾捡起来,扔到一边,转而抱住亨特,在他的背后说:“你生气了?”

    “没有。”

    “那么你害怕了?”

    “没有!”

    不害怕才有鬼!可我能承认吗?

    “那我帮你。”

    “我不要!啊呀!你手拿开!”

    “别乱动,万一弄坏掉呢?”

    “放手啊……嗯……”

    “你喜欢这样弄啊。”

    “闭嘴啊……”

    “你喜欢我在你耳边说话啊。”

    “……唔……”

    亨特整个蜷了起来,被对方紧紧扣在怀里。

    “……搞到被子上了!混蛋啊!”

    “你怎么出来的这么快?”温斯顿的声音带着笑,很沉,很性感reads;。

    “因为我是正常人!”亨特愤恨的向后用胳膊肘撞对方。

    “你再乱动,我们可以互相到天亮。”

    亨特僵在那里,不动了。

    第二天的早上,亨特爬起床就要跑,温斯顿一把将他捞回来。

    “你去哪里?”

    “找沈博士吃早饭!”

    “然后呢?”

    “开技术会议!你放心,我不会一个人待着!”说完,他便火急火燎地刷牙洗脸,跑出房间了。

    温斯顿坐在床头,用力按住额头,呼出一口气来。

    “……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碰你?”

    亨特和沈川吃完早餐之后,并没有技术会议。他没有回去温斯顿的房间,而是去找了另一个人。

    当欧文打开房门看见亨特的时候是惊讶的:“诶?怎么只有你一个?温斯顿人呢?”

    亨特直接挤了进去,坐在沙发上,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说:“我认真思考总结了一下。”

    “什么?”

    “你教我怎样把温斯顿压倒吧!”

    正拿出矿泉水喝了一口的欧文猛地喷了出来,接着低下头拼命地咳嗽起来。

    “喂……”

    欧文摇了摇手,皱着眉头看着他:“你认真思考总结的就是这个?”

    “那不然呢……”亨特歪了歪脑袋,“还是你不行?”

    “不是我不行,而是你不行。”欧文笑得别有深意。

    “我不行?”

    亨特侧过脸来笑了笑。

    欧文在床沿边坐了下来:“你很有魅力,亨特。但是……差了那么一点压倒对方的气势。”

    下一秒,欧文只感觉面前有阴影压近,哪怕他的反应敏锐到在高速弯道快要冲进缓冲区也能从容回转,但是当他双手的手腕被狠狠砸在床垫上,后脑勺都震到发晕的时候,他睁开眼,发现亨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的腰上,而他的双手被对方死死地扣在了耳边。

    心脏陡然下沉,身体跟着一颤,因为此时他有一种已经成为对方猎物的错觉。

    “现在呢?”亨特侧过脸,冷冷地问。

    欧文咽下口水,看着亨特,他有一种在弯道被对方绝杀的错觉。

    “很厉害。”

    欧文扯起唇角,忽然就要将膝盖抬起,去顶亨特的小腹,但是亨特却腾出另一只手准确地将欧文的膝盖压了回去。就在那一刻,欧文用他的手一把将占据优势的亨特掀翻。

    “碰——”地一声摔倒在床下的亨特咒骂了一句,站起身来。

    欧文慢悠悠地拧开矿泉水的盖子,又喝了一口。

    “我怎么觉得你刚才压我的方式,多半是温斯顿用在你身上的?”

    亨特闷在那里不说话reads;。

    “其实你压倒他了又怎么样呢?压倒他不代表你能制服他。就好像刚才对我一样。你是成功压倒我了,但是很快就被我掀掉了啊!”

    “那就教我掀翻的技巧!反正我不要被压!”亨特想了想,补充道,“我不要被他制服!”

    “这比教你这个傻子撩得温斯顿爆血管还困难……”欧文仰天长叹,思索了几秒钟之后,“诶……仔细想想,还蛮有意思的!虽然结果可能不会改变,但是至少能耗费范恩·温斯顿的体力?”

    “啊?”

    “来来来!我们来研究一下,那家伙每次是怎样压的你不能翻身的?”欧文朝亨特招了招手。

    “你才被压得不能翻身!”

    “哎……亨特啊亨特,我们要正视自己的失败,才能走向成功。”

    欧文将矿泉水瓶扔开,直接倒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

    “模仿一下,现在我是你,你是温斯顿。”

    亨特立刻来劲了,学着昨天晚上温斯顿的样子,双手扣住欧文的手腕,左腿的膝盖将对方的右腿向上顶起来。

    “喂!你真是失败了两次啊!第一次就是你怎么能给他机会顶起你的腿?当你感觉到他的腿要动的时候,你就应该立刻将腰侧过来,双腿收到同一侧,你怎么能给他机会压制你全身最有攻击力的地方?”

    “那我第二次失败在哪里?”亨特好奇地问。

    “他都这样压住你了,下面要干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了。”

    “你的脚趾头觉得他要干什么?”

    “当然是低下头来强吻你啊!”欧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你这个傻子多半只知道抿着嘴巴歪过脑袋!”

    “那我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你最有攻击力的就是你的脑袋!”

    说时迟那时快,欧文忽然猛地抬头撞向亨特的鼻骨,亨特立刻抬起头来闪躲。

    “这是你靠的不够近,要是够近的话,我保管你血溅当场!”

    亨特半张着嘴看着欧文。

    “不用太崇拜我了。”欧文扬了扬下巴,“还不起来?真的要我撞断你的鼻梁?”

    亨特立刻爬了起来。

    此时他真的对欧文感觉到了由衷的敬佩。

    “那么第一次你被吓得跑掉的时候呢?温斯顿又是怎么制住你的?”欧文凉凉地开口问。

    “我不记得了……我直接的我趴在床上,那家伙扣住了我的腰……妈的,他力气可大了,我怎么向前爬都没用!”

    蓦地,欧文的巴掌落在亨特的脑袋上。

    “你蠢啊!你蠢啊!你还背对着范恩·温斯顿?你是不知道他要从哪里进去吗?”欧文一副“你这家伙无药可救”的表情。

    “我以前哪知道是从那里进去的啊reads;!”亨特委屈地嚷嚷了起来。

    欧文抹了一把脸:“是不知道,还是没想到?”

    “准确说……是没想到……”

    “那你以后记住,不要用你的后面对着他。如果你那样干了,几乎没活路了。直接给你叫救护车就好了!”

    “可那天我跑掉了!”亨特说。

    “那你觉得你还能跑掉第二次?”欧文冷冷地笑了笑。

    亨特心里忽然就像从夏威夷掉到了南极,冷了个透。

    “如果你不慎发生了第二次……”欧文转过身去,朝亨特勾了勾手指,亨特会意,扣住欧文的腰。

    “记住,千万不要正着向后踹,那样以温斯顿的反应他会很轻易扣住你的脚踝,直接把你拉到趴在床上。”

    亨特用力点头。

    欧文实在太神了!

    连这个都预料到了!

    “你要假装侧倒,接着从侧面狠狠踹他的腰!”

    欧文骤然跌倒,亨特一把撑住他的腰,但是欧文立刻借助侧身的力量,收腿踹向亨特的腰侧,惊得亨特松开他的腰去挡他的腿,但是没想到欧文却只是佯装,趁着亨特松手的时候立刻逃走了。

    “看懂没有?”欧文叉着腰扬了扬下巴。

    “看懂了!”

    “但愿你有机会用。”欧文对亨特露出不是很确定的表情。

    于是他们又花费了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练习,直到亨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温斯顿的名字在闪烁。

    “啊,他真是一刻都不能看不见你。”

    亨特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接通了电话:“喂,温斯顿吗?”

    “你在哪里?”

    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让亨特不禁怀疑自己刚才做的那些练习到底有没有用。

    “我买了两根士力架,马上就回去!”亨特很清楚温斯顿会打电话来,肯定是发现了自己没有和沈川在一起。

    “嗯。”

    随口说了两句之后,亨特就将电话挂断,大摇大摆地打开欧文的迷你冰箱,取出了里面的两根士力架,晃了晃。

    欧文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滚吧!”

    亨特打开了门,回到了温斯顿的房间。

    “咦?你的技术会议开完了?”亨特问。

    “嗯。”温斯顿的眉头微微蹙着,“不是对你说过,这段时间不要一个人吗?”

    “我都是在有人的地方待着。而且那家伙未必来到新加坡了!”

    亨特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下。

    他感觉到温斯顿的脸侧了过来,靠向他,很快就吻了上来。

    这个吻很用力,舌尖气势十足,让亨特一边被吻着一边下意识从旁边撤离reads;。

    当他差一点从沙发的边缘摔下去的时候,温斯顿一把扣住了他的后腰,吻的更加用力。

    亨特就快喘不过气的时候,温斯顿才放开了他。

    “你让我担心了。”

    那一声叹息让亨特心软。

    “对不起,我会小心的。”

    “嗯。”温斯顿闭上眼睛,用自己的鼻尖轻轻碰了彭亨特的额头,“你不是总说跟我在一起没意思吗?”

    亨特的心脏发出轻微的“砰——”地一声,想起昨晚所谓“有意思”地事情不禁有些紧张。

    他一方面觉得温斯顿的道行比自己高深,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总该试验一下,和欧文练习了那么久,到底有没有用处啊!

    “你晚上想干什么?”亨特问。

    “陪你玩游戏。不然你想干什么?”温斯顿反问。

    亨特在心底呼出一口气来。

    “好啊!好啊!玩游戏!”

    这个安全!这个哪里都不会疼!

    于是两个人就坐回到床上,捧着手机开始大战“轰炸世界末日”。一开始温斯顿总赢,这让亨特忍不住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拼命练习手机游戏?

    渐渐地,亨特越打越顺手,而且又有温斯顿怎么厉害的对手在,简直就是逼迫亨特进步,十几轮之后,亨特竟然破天荒地赢了温斯顿一把。

    那感觉就像在赛道上一直追在对手后面五十多圈,终于在最后一圈反超,耐心差一点都要耗尽了,再赢不了亨特就要放弃这款游戏。

    “啊!我赢了!终于赢过你啦!”亨特将手机一甩,差一点越过温斯顿掉到床下去,还好温斯顿一把将拽了回来。

    温斯顿什么都没说,只是靠坐在床头。

    亨特却忽然翻身,左手左腿都架到对方身上。

    “对,你赢了。再不赢,估计你会说你的手机没有我的好。”

    “我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吗?”亨特不满地说。

    “难道你不是?”温斯顿笑了,天知道亨特最喜欢看他浅笑的样子。

    在柔和的床头灯光下,亨特看着温斯顿,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十几年的审美怎么就那么奇葩?温斯顿的眼睛,他的鼻子,他唇线的弧度,怎么就都那么好看?

    血液一下子冲到头顶,亨特也不知道怎么了,哗啦一下就坐到了温斯顿的身上。

    这个男人是惊讶的,当他正要抬手去抱亨特的时候,亨特忽然将他抬起的手腕压在了床头。

    “喂,我好不容易赢你了,总要有点奖励的吧?”

    说完这句话的亨特,心跳如鼓。

    万一温斯顿说自己刚才赢了他无数遍,岂不是可以从亨特那里得到无数奖励,那亨特可就应对不了了。

    “你想要什么奖励?”温斯顿仰起了下巴,看着亨特。

    他的目光沉了下去,但温度却烫了起来reads;。

    亨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在引火*,可是他还是想。而且仗着很快就要自由练习赛了,温斯顿一定不会弄伤他。

    “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许动。”亨特说。

    “那不可能。”温斯顿的回答很快。

    亨特还没来得及失望,温斯顿又说:“十分钟。我给你十分钟耀武扬威的时间。否则你不要怪我。”

    “好啊!”亨特虽然觉得用这样的方法赢得主动很不厚道,但……管他呢!

    他将自己的手机设置了十分钟的闹铃,温斯顿刚开口说:“你想做什么……”

    亨特将手机一扔,忽然单手压住温斯顿的下巴,亲了下来。

    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温斯顿张开了自己的嘴唇,亨特迫不及待挤进去,狂欢一般地翻搅。

    温斯顿刚要将他卷起,亨特便骤然退离,看着对方的眼睛说:“嘿,说好了不许动,也包括你的舌头。”

    说完这句话,亨特是得意的。

    “你会后悔的,亨特。”温斯顿看着他,那双沉静的眼睛里是某种颠覆一切的力量。

    亨特就是讨厌他好像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后悔个屁!”

    说完,亨特再度压了下来,报复一般在温斯顿的口腔里卷弄着胡来。

    他吮吸着,带着自己的不甘心和无助。

    温斯顿全身的肌肉绷了起来,亨特知道这家伙想动,却只能忍着,但是如果能动,他会怎么做呢?

    先是狠狠地回吻,还是反压上来?

    不管怎样亨特都知道,温斯顿那么做是他的本能反应,而不是为了主动权之争。

    想到这里,亨特原本任性的亲吻放缓了了下来。他的舌尖滑过对方的舌的两侧,来回轻抚着,他的一切感觉都敏锐了起来,温斯顿的呼吸,他的体温,他喉间的蠕动……亨特一开始的兴奋沉淀了下来,心里最初蠢蠢欲动的情绪满溢而出。

    他抿着他的上唇,舌尖在温斯顿的唇缝间游弋,比起爆裂战争般的亲吻,亨特更享受此刻的感觉。他松开了温斯顿的手腕,手指转而没入对方的发丝之间。

    这是他第一次触摸温斯顿的发丝,比他想象中要柔软很多。

    亨特低下头来,吻他的额头,吻他的发,他的吻一路落到他的发梢。

    温斯顿得到自由的手抬了起来,亨特立刻将它们压了回去:“说好的不能动,时间还没到呢!”

    温斯顿闭上眼睛,下巴微微仰起:“不要太过分了……亨特。”

    “比起你那天……我根本没做过分的事情!”

    亨特不满地说。

    他低下头来吻温斯顿的下巴,用舌尖勾了他的富有男性魅力的颈部线条,轻轻咬着,就算说过想要将他的线条统统都咬断之类的话,亨特知道自己根本舍不得。

    他隔着他的衣服吻他,亨特忽然发现这个男人的一切他都喜欢的不得了。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