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5章 王子与野兽

正文 第65章 王子与野兽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在凌乱的玫瑰缝隙之间,亨特扯着温斯顿向前走,他的声音高傲而奔放:“我是你的国王。我叫你倒下你就要倒下,我叫你哭,你就得为我流泪。”

    温斯顿惊讶的目光亨特并没有机会看到,他的喉头蠕动,只是冷冷地看着亨特的背影。

    “我擦……你不是说这小子什么天真的性感吗?我看是嚣张的性感!”卡罗斯的快门按到手指都快抽筋。

    洛西叹了口气:“他真该庆幸,我们都在这里。不然……”

    “不然温斯顿早在这里草死他了。”卡洛斯不厚道地笑了笑。

    接下来就是野兽谋杀王子。

    “我不想被你杀掉……”亨特不满地碎碎念。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拍摄主题?

    “那就当作被我吃掉好了reads;。”温斯顿说。

    “切……”

    亨特正低着头研究着手中的一朵花到底是攀援玫瑰还是欧洲月季,蓦地,一只手扣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他对上的是温斯顿那双蓝色的眼睛,强烈的占有欲仿佛要冲破那片海洋的封缄,将亨特杀死。

    与此同时,温斯顿的手中握着一支玫瑰,它尖锐的梗狠狠扎向亨特的胸口。

    它准确地扎在一颗扣子上,但是那一瞬间的痛感觉却如此真实。

    亨特觉得自己仿佛被刺穿,被毁灭。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温斯顿,难以置信的惊恐就这样被两名摄影师捕捉了下来。

    “真棒……”洛西感叹道。

    “我有预感……那小子今晚会疼得哭天喊地。”卡罗斯的语气愈发恶劣。

    “得了吧……我倒觉得温斯顿舍不得。”

    亨特却用胳膊肘撞了温斯顿一下:“尼玛!吓死我了!”

    温斯顿将双手放开,示意亨特不要紧张,然后手中的那朵玫瑰花也跟着掉落在了地上。

    “刚才摄影已经开始了,你还在玩。”温斯顿说。

    “我被你吓到晚上会做噩梦!”

    温斯顿却骗过头来:“所以你觉得,我会杀了你?”

    “不是……”

    我以为……会比杀了我还严重。

    “再来一个!刚才的很好!野兽谋杀王子,温斯顿!再杀他一次!”卡罗斯高声道。

    “还要被杀?”亨特的表情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你告诉我要被杀掉多少次啊!”

    洛西看着镜头里的亨特不由得笑了出来。

    “要被杀掉很多次!”卡罗斯回答。

    温斯顿来到亨特的身边,低声道:“刚才那么自然的表情,你不可能再做一次了,对吧?”

    “废话。”亨特不解地看着温斯顿,“为什么我变成王子了,你成野兽了?这不符合大家的认知!”

    “我想你做无忧无虑,没心没肺,永远相信我的王子。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这种事情,比起你,难道不是更适合我?”温斯顿看着亨特的眼睛说。

    无忧无虑,没心没肺……也许在很多人的眼里,比如说马库斯,会觉得他就是这样的。

    但是只有亨特自己知道,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注定不可能无忧无虑了。

    但是温斯顿却说“我想你做无忧无虑,没心没肺,永远相信我的王子”,这意味着,他一直都是懂他的。

    “好啊。”亨特笑着说。

    “那就相信我。”温斯顿将自己的领带解了下来,轻轻套在了亨特的眼睛上。

    他收紧了领带,那一刻亨特什么也看不到了。

    他只知道温斯顿将那支玫瑰花放在了他的手中,握着他的手,抬了起来。

    亨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他的后背能感觉到温斯顿的心跳,而他的手背是温斯顿掌心的温度reads;。

    洛西和卡罗斯都愣住了。

    眼前的画面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亨特手中握着玫瑰花,而温斯顿却握着亨特的手,将玫瑰花的尖端扎向自己的脖颈。

    “我怎么可能舍得杀了你。就算你不肯把自己交给我。”

    温斯顿在亨特的耳边轻声道。

    亨特的肩膀瞬间耸了起来,他的声音那么凉,让他忽然很想抱紧他。

    百万玫瑰庄园的拍摄在下午四点结束了。

    最好的日光已经过去。

    范思哲的造型师告诉他们可以保留最后一组照片穿着的服装作为纪念。以后亨特再出席任何晚宴和商务活动,范思哲都会为他量身定制服装,亨特忽然觉得这也很不错。至少自己不会再穿得像是酒店侍应生了。

    洛西与亨特拥抱告别:“我会把杂志寄给你。小心不要爱上你自己。”

    “哈哈哈,你的水平真的那么高超,能让我爱上我自己?”亨特半开玩笑地说。

    “再高超的摄影技术,也不可能将丑陋拍成美好,将平庸变得特别。我们只是擅长抓住一瞬而已。”洛西覆在亨特的耳边,小声说,“不要恐惧他的疯狂。因为你是他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的。”

    亨特的心底震动了。

    “谢谢。”

    亨特与温斯顿坐车返回市区。

    他们订了明天下午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机票。马库斯还算人道,知道亨特的辛苦,让他明早睡个懒觉。

    “我想回去公寓拿衣服。”

    “好,我陪你去。”

    “其实我很好奇,你从来都不用回去英国你自己的家里拿东西的吗?”

    “我的助理会帮我做好这些事。”

    亨特想起了,温斯顿有位生活助理。

    好羡慕……

    回到自己的公寓,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正好碰上隔壁健美先生的性感女友。

    对方在看到亨特的时候笑了笑,瞥见温斯顿的时候则眨了眨眼睛。

    亨特有些悻悻然,回头看了一眼温斯顿,发现对方目不斜视,心里顿时释然了。

    出了电梯,温斯顿开口道:“她知道我跟你在一起。”

    “啊?那她还跟你抛媚眼?”

    “她只是在调侃我和你而已。”

    亨特来到门口,正要取出钥匙,就发现在自己的门上竟然又贴着一朵玫瑰花。

    “诶?”亨特奇怪地刚要将它摘下来,温斯顿却抓住了他的手指。

    “小心一点。”

    “不是……不是你送的?”亨特问。

    “如果是我送的,我会直接送到你的手里reads;。”

    玫瑰花上还粘着一张卡片,亨特刚要看,却被温斯顿一把拿走了。

    “什么啊?上面写的?”

    “你也有疯子粉丝了。”温斯顿的手指直接收紧,那张卡片完全皱了起来。

    看着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亨特真的是一点都敢问卡片上写的是什么了。

    他低下头,取出钥匙,将门打开的时候,门缝似乎抵到了什么东西,亨特发现是一个像是信封一样的东西。

    难道是情书?

    亨特咽了一下口水,他不敢弯腰去捡,看了眼温斯顿。

    对方的眉头难得蹙了起来,弯下腰将那个信封捡了起来。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部都是照片!

    温斯顿的手指掐住那些照片,指节都在发白。

    他的目光让亨特看到了杀气。

    “那是什么照片?”

    “有人跟踪你。”

    “什么?”亨特傻眼了,伸手将照片拿了过来。

    这些照片有的是他正在和工作人员说话的,有的甚至是他在酒店房间里没有拉窗帘换衣服的,有的是他刚走出酒店房门的,还有他边走路边玩手机的……几乎全部都是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被拍下来的。

    “我……我怎么不知道……”

    温斯顿已经取出了手机报警,并且通知了马库斯,告诉他务必不能让亨特一个人待着。

    “怪不得,我离开特拉维斯的时候,房门上也有一朵玫瑰花!”

    “那家伙知道你的酒店地址,知道你在纽约的公寓,知道你的行程安排。我已经报警了,警察会调阅附近的监控。在找出这个人是谁之前,你好好在我身边。”温斯顿的手掌在亨特的额头上摁了一下。

    “我知道了。”

    你不说我也不敢一个人待着了!

    温斯顿打了个电话,洗衣店将亨特上一次送洗的衣服送了回来,温斯顿又整理了一些给对方。

    然后他以非常快的速度,将亨特经常穿的衣服收拾起来。

    “走吧。等这个赛季结束,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那我住哪里?”亨特抓了抓后脑。

    “你不跟我住在一起,你想去哪里?”温斯顿的眉梢一挑,亨特无话可说。

    温斯顿很显然将亨特被偷拍这件事看得非常严重,甚至联系了纽约的某个知名律师事务所来代理跟进警方的调查。

    “也许只是某个疯狂的粉丝呢?”

    “疯狂和疯子是两回事。我也疯狂地迷恋着你,但我不会架着望远镜在你的酒店对面拍你。”温斯顿冷冷地说。

    亨特摸了摸鼻尖,心想在迪拜玩的时候,你不是也偷偷拍了我很多照片吗?

    但是想到欧文的遭遇,亨特也不免有些担忧reads;。

    他们订的酒店在机场附近,这意味着亨特可以好好睡一觉。

    他洗完澡之后就坐在床头,和欧文发起了短信。

    亨特:我也有个疯狂的粉丝在我的门上粘玫瑰花,还有偷拍我照片放在我的门缝里。

    亨特不是想要向欧文炫耀,他只是想要像欧文那样,哪怕遇上疯子也有一颗淡然处之的心。

    欧文:哈哈哈,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那个疯子没有来纠缠我了。也许他去找你了!

    亨特:你那个黑粉是男的?

    欧文:他做的事情很有逻辑,不像是疯狂的女人。再说说你,偷拍这种事疯狂的男人和女人都有可能做。但是把照片洗出来,还送给你看,彰显存在感的,多半是男人。女人的话,更倾向于收藏你的照片,她们回制造邂逅,和你滚床单。”

    这时候温斯顿淋浴完,来到了床边。

    “你又在和欧文发短信了?”

    亨特能从温斯顿的声音里听出他的不悦。

    “那个……那个……欧文说那个偷拍我的人多半是个男的?”

    “怎么了?你和疯狂女粉丝滚床单的愿望破灭了?”温斯顿反问。

    “……”亨特很想说,自从被你这家伙给吓到,自己就没再想过滚床单这一茬了!

    “那个人确实很有可能是男人。我早就说过,你很有吸引变态粉丝的潜力。”温斯顿低下头,编辑着短信,“那朵玫瑰花还很新鲜,说明对方来了不久我们就回来了。警察调出了公寓楼下这两天的监控,有一个穿着卫衣戴着兜帽和口罩的家伙进入了你的公寓楼。”

    “卫衣?兜帽?”亨特蹙起了眉头,“怎么听着那么像是那个潜入欧文房间里撒死蟑螂捣乱的家伙?”

    “你自己小心一点。”温斯顿抬起手,揉了揉亨特的脑袋,“睡吧。明天我们还要飞新加坡。”

    亨特看了一眼酒店的窗台,温斯顿说:“我已经拉上了窗帘,而且锁死了。”

    “好哦。”亨特这才拉上被子,想一想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他伸长胳膊,搂住了温斯顿。

    对方的鼻尖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吻上他的嘴唇。

    亨特还是第一次觉得对方亲吻吮吸时候的力度并不是一种威胁,反而让自己充满了安全感。

    这一觉,亨特睡到了快中午。

    温斯顿比亨特要早起,但是却没有叫醒他,而是靠着床头浏览着手机新闻。

    亨特难得像个孩子一样,一条腿就架在温斯顿的腿上,整个人就圈着温斯顿的腰,额头抵着对方,就连砸嘴巴的时候也下意识蹭了蹭他。

    温斯顿挪开手机,看着亨特,胳膊环过来,手指轻轻抚过亨特的耳朵,拇指轻柔地擦过他的脸颊。

    “嗯……嗯……”亨特发出小小的呢喃声。

    温斯顿长久地看着他,直到十一点多,亨特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才坐了起来。

    他摸过手机,看了眼时间:“我真能睡啊!”

    “是啊reads;。”温斯顿掀开被子,走向洗手间,“细数一下,我们去机场吃午餐,然后坐飞机去新加坡。”

    “嗯!忽然觉得精神满满!新加坡站,我还要再超过夏尔,证明在奥斯汀赛道可不是运气!”

    当他们顺利坐在纽约机场的贵宾候机室里的时候,公关助理再一次喜极而泣。

    亨特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一切都在时间节点上,一切都顺利得不得了。

    新加坡站大奖赛的赛道是滨海湾赛道,比赛共计六十一圈。这条赛道有很多低俗弯和两条长知直道,正赛一般在夜间举行。

    赛道附近有五个地铁站,附近酒店设施相当豪华。

    亨特在心中希望马库斯能将酒店和法拉利车队的订在一起。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和马库斯说了,我们两支车队的酒店是同一家。而且我也说了,让他以你的名义订酒店,但是你会跟我住在一起。如果有什么事,他会打到我的房间来通知。”

    “我感觉那个疯子应该只在美国活跃,不一定会追去新加坡吧?”

    “你能不要小看疯子。”温斯顿回答。

    “好吧……”

    长途飞行中飞机一成不变的引擎声让亨特很快又困倦了起来。

    他歪过脑袋,靠着温斯顿的肩膀睡着了过去。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道路很有规划,绿化很好的地方。

    亨特和温斯顿乘坐同一辆车来到了酒店。而在酒店的大堂里,亨特正好看见了欧文正在和前台不知道说些什么,前台的女孩脸已经红透了。

    “嘿!欧文!你还活着呢!”

    “哦!小亨特!”欧文看见亨特,向他张开了怀抱,就在差一点抱住的时候,温斯顿拎住亨特的后衣领,将他拽到了身后。

    欧文侧过脸看着温斯顿:“你可真是没良心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盘算的是什么?”温斯顿侧着脸看着欧文,“你想用亨特来让我分心,根本不是真心诚意地教他。”

    亨特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欧文的目的!

    “那你在赛道上一想到亨特,有没有觉得涨的难受?”欧文坏笑着问。

    “当然涨的难受,所以必须更快冲过终点。”

    亨特已经不想再听他们说下去了。

    “亨特,你要去哪里?”

    温斯顿一把抓住要低着头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年轻男子。

    “我去和车队碰面!”亨特试着甩开温斯顿的手。

    “当然涨得难受,所以必须更快冲过终点线”之类的鬼话,亨特真的不想再听第二遍了。

    “我陪你去。”温斯顿说。

    “你就不用去和你的车队碰面吗?”

    “等我看见你和马库斯他们在一起,我再去。”

    亨特心想:好吧reads;。

    其实那个偷拍的家伙就是个胆小鬼。如果他真的有胆子,早就冲到自己面前来了。偷拍算个什么鬼哦!

    当亨特敲开马库斯的门,温斯顿看着马库斯与亨特拥抱的时候,才向马库斯点了点头离开了。

    在马库斯的房间里,技术官以及沈川也在。大家一起讨论了滨海城赛道的特点,沈川也告知了亨特工程师团队的调校重点,让亨特放手一搏。

    整个会议进行了一整天。

    亨特和沈川还有小溪一起吃晚餐,和沈川聊得很开心,但是却发现小溪一直在低着头翻手机。

    “她怎么了?”亨特扬了扬下巴问。

    “我们下个赛季将会开发新赛车。需要大量数据,分析数据就要建立模型。小溪在论坛上找到了一位校友,在数学方面很厉害。”沈川忽然想起什么,“马库斯说你有疯狂粉丝了?就连一向沉稳的温斯顿听说都很紧张。”

    “是啊,哈哈哈!所以我想一会儿到马库斯给我订的房间门口去看一下。万一又有玫瑰花别在上面呢?”

    “你啊……我陪你去。”

    “不用了吧?”

    “我坚持。”

    吃完晚餐,亨特和沈川来到房间门口,门卡识别上干干净净,亨特打开房门,郁闷了:“房间怎么这么小!”

    “因为你不住啊。”沈川理所当然地回答。

    “我不住就给我这么小的房间?也太会省钱了吧!”

    亨特拉开窗帘,将脑袋伸了出去,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座城市的气息:“风景很不错。”

    “好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别一个人住了。”沈川拍了拍亨特的肩膀,“走吧,我送你去温斯顿那里。”

    “喂,我和你也是同一个车队的,你怎么不考虑陪我睡?”亨特不满地说。

    他有一种被车队抛弃的感觉。

    “因为我叫不醒装睡的你。”沈川笑了笑。

    几天在新加坡的适应性训练都很正常,媒体活动也比以往要多,不知不觉自由练习赛即将到来了,车队也对他这一站的表现充满希望。

    来到新加坡的第三天,亨特撑着下巴看着坐在床头阅读财经信息的温斯顿。

    “怎么了?”温斯顿侧过脸来看着他。

    “我很无聊。跟你在一起如果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我觉得很没意思。”

    而且现在才晚上九点啊,他们竟然已经坐在床上个玩各的了,这多么像是老年人的生活啊!

    “你真的想要有意思?”温斯顿那双蓝眼睛看得亨特心里痒痒的。

    “对啊!”亨特心想难道温斯顿有什么新奇的点子?不要小看这家伙,其实他很会玩!

    温斯顿将报纸放在了床头,转过身来,忽然猛地一把扣住亨特的手腕,将他狠狠压回到了枕头上。

    睡觉穿的那件t恤本来就宽大,温斯顿一把就将它撩到了亨特的脖子上。

    “喂!你要干什么!”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