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4章 百万玫瑰庄园

正文 第64章 百万玫瑰庄园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当亨特走进摄影棚,带着睡意坐在高脚凳上的时候,洛西知道亨特已经不在状态了。

    这时候,已经换了自己衣服的温斯顿来到了洛西的身边。洛西对温斯顿用口型说:拜托了。

    温斯顿颔首,然后走向了亨特。

    “诶?你怎么来了?你的拍摄结束了?”

    “嗯。”温斯顿低下头来,对亨特轻声说,“很无聊吧?”

    “有点。”亨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洛西已经很有耐心了。

    “那我们让它变得有意思一点。”

    “怎么变得有意思?”亨特问。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我站在洛西的身后,你模仿我的动作,但是你做我的动作的时候,要想尽办法来引诱我。”

    “什么?”亨特的脸差一点又要红了。

    “因为我拍照的时候,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你。我不需要诱惑全世界,我只需要你看到我的照片的时候,会想要吻我。”温斯顿垂下眼帘,轻声道。

    亨特侧过脸去,耳朵已经完全红了。

    “那我引诱到了你,我也不知道啊!”

    “等照片拍完了,我会吻你。你数一数看,我吻了你多少下,就知道你撩到我多少次。”温斯顿的手指在亨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怎么,你跟着欧文学那些不上道的东西的时候,没见你有不好意思啊?”

    “你……你不要小看我……”

    “我没有小看你啊。”温斯顿的唇上是若有若无的浅笑,他在亨特的耳边说,“你只要别太过份,让我忍不住在洛西的面前吻你就好。”

    温斯顿一步一步后退,而洛西也好奇于亨特脸上露出来的羞涩表情。

    他侧过脸,两只手撑着高脚凳。

    这种羞涩,和因为拍照的窘迫和不懂得在镜头前展现自己的羞涩是不同的。

    洛西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温斯顿,温斯顿淡淡地点了一下头。

    亨特看向温斯顿,温斯顿的手轻轻勾着衣领,缓慢地画了一个圈,然后缓缓地向下拉,但是仅仅让脖子露出了更多的线条,就停手了。

    亨特嘻嘻笑了一下,要说自己勾引温斯顿是肯定没啥天赋的,也许偶尔歪打正着,但是当成游戏的话,就觉得没什么了。

    他的手指勾住自己的衣领,下巴缓慢地抬高,他的视线看着温斯顿,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明明遥远,但是亨特却觉得很近。他勾起自己的唇角,抬起的下巴又缓缓压低,然后忽然绷不住了,笑了一下。

    洛西抬着相机,一动不动。

    温斯顿侧过脸来,指节从下巴缓慢向下滑去,蹭过他的喉结。

    亨特的喉间干哑了起来。

    他很想要一把将这个男人抓到自己的面前来。

    亨特向后露出一抹笑,有点自嘲的意味,又有点“算了,没什么好在乎的了”的洒脱,他的食指指节沿着下巴的线条缓行而下,停留在喉结之间,更加缓慢地掠过那道曲线,向下勾住了衣领,但是却没有扯下去,而是微微眯起了眼睛,嘴唇微启,舌尖轻轻抵住自己的牙齿。

    温斯顿的目光越来越暗。

    亨特缓慢地侧过脸,眼帘垂落下去。

    通过相机看着他的洛西完全愣住了,画面里的亨特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拖拽着视线,平静的渴望在瞬间燃烧起来,让人想要狠狠地吻上他。

    洛西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亨特歪了歪脑袋。

    洛西抬了抬手:“不好意思,站了太久,小腿有点累。”

    “那你和我一样,拿一把高脚凳坐下?”

    亨特又恢复了最初孩子气的样子。

    “好的,谢谢。”

    温斯顿将一把高脚凳推给了洛西。

    亨特又去换了三套休闲装,当亨特的拍摄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亨特很想凑到电脑前去看自己的照片,但是被温斯顿摁住额头带走了。

    “我带他出去吃个晚餐,放松一下。”

    “好的好的!你们去吧。七点钟一定要回来。”洛西微笑着向亨特说拜拜。

    卡罗斯凑到洛西的电脑前,看了一眼照片,嘴里的咖啡差一点喷出来。

    “没想到吧……”洛西仰起头来说。

    “确实没想到……这个小鬼是要女人睡不着觉,男人都掰弯吗?”

    “是啊,超越性别的性感。少年于成年之间又青涩又晴色的性感。我真的很想知道,温斯顿说跟他玩了一个游戏,到底是什么游戏?”

    “我只知道……我现在很期待他们晚上合拍的照片会有怎样的效果。”

    卡罗斯若有所指的一笑。

    “哦……你是说……他们两个……”洛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哈哈!不会吧!你现在才看出来?从温斯顿一进门开始,我就感觉到他很保护那个小鬼了。”

    此时的亨特跟着温斯顿走出了摄影棚。

    “诶,我的公关助理呢?”

    “他和我的助理去吃饭了。”

    当他们路过茶水间的瞬间,亨特还在歪着脑袋看墙上的照片,猛地被人一拽,他的反应力令他一把扣住了茶水间的门框,但是当他意识到温斯顿的另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腰时,他便松开了自己的手,任由自己被拽了进去。

    门被关了起来。

    因为大家都去休息和吃晚餐了,茶水间的灯也被关了,亨特摸索着要去开灯,但是手指却被温斯顿给抓住了。

    当指尖被对方含住的时候,亨特到抽了一口气。对方松开他手,双手没入他的发丝之间,缓缓抚摸向发梢,然后他的吻落了下来。

    这是一点光线都没有的黑暗,亨特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于是对温度对触觉的感受更加敏锐起来。

    他的嘴唇被吮吻着,神经线被拉长,呼吸就像要跟随着对方的引诱去到另一个世界。

    他的舌尖被舔过,被卷过,他的嘴唇被对方一次又一次地含着。

    温斯顿抓着他的手,释放了所有的渴望。

    那是强烈的濒临崩溃的情感。

    亨特抱着他,心绪紧张到每一秒都像是要冲过终点线。

    他第一次明确感受到自己掌控着温斯顿的情感和冲动,他的疯狂与失控全部都属于自己。

    亨特低着头,温斯顿的下巴就靠在他的头顶,他正压抑着自己的呼吸,而亨特发疯一样想看他的表情。

    “我……我开灯给你找纸巾……”

    亨特抬起手去摸电灯开关,但是却被温斯顿一把扣住了手腕。

    对方的脸靠在亨特的脸颊边。

    “等一下……再等一下……抱着我。”

    亨特的心在那一刻仿佛有温暖的潮水泛滥着快要决堤,但是他却心甘情愿被淹没。

    “好……”

    亨特的手环上对方的腰,抱着他,听着他的心跳。

    直到几分钟之后,温斯顿抬手将灯打开,他脸上的表情一切如常,亨特看着他,有点失望。

    “走吧,我们只剩下一个小时吃晚餐了。”

    “嗯……”

    两人离开了茶水间,原本充满温斯顿男性气息的空气在开门的时候消散,这让亨特遗憾了起来。

    亨特暗下决心,他要好好学习,怎么压倒这个男人,然后光明正大地看他失控的表情!

    他们在工作室的附近找了一家西餐厅,点了最简单的意粉和红酒。当然,亨特只有橙汁。

    “你数清楚了,我吻了你几下吗?”温斯顿一边将意粉卷起,一边问。

    “啊?”亨特这才想起自己与温斯顿的赌约,“不记得了!这怎么可能去数啊!”

    “那晚上要不要重新数一次?”

    “我才不要!”

    说不定擦枪走火,然后又要在房间里来一场大厮杀!他还没修炼好呢。等他修炼成神,再让温斯顿大吃一惊!

    温斯顿淡然一笑。

    意粉很快就吃完了,亨特揉了揉眼睛。

    温斯顿说:“你坐我这边来吧。”

    “为什么?”

    “靠着我,睡一会儿。”

    “你不困吗?”

    “我习惯了,所以不觉得有什么。”

    是啊,温斯顿进入一级方程式首战就成名了,他的商业活动和代言肯定比自己要多很多。

    亨特来到温斯顿的身边,侧过身来靠着他的肩膀,没过多久就睡着了过去。

    侍应生过来收拾餐盘,温斯顿压了压手掌,示意对方的声音轻一点。

    半个小时之后,温斯顿带着亨特回到了工作室。

    拍摄紧锣密鼓地再次开始。

    但是让亨特安心的是,这一次温斯顿就在自己的身边。

    当他们来到背景前,所有工作人员还是照例都离开了,只有两位摄影师留在那里沟通,并且从不同角度来拍摄。

    亨特的随性和温斯顿的沉敛形成鲜明对比。

    拍摄的过程相当顺利,洛西的内存卡都满了,临时休息十分钟。

    亨特揣着口袋好笑地看着温斯顿,用脚尖踢了一下他的小腿:“喂,你穿风衣热不热啊?”

    “不然你来感受一下?”

    “怎么感受?你脱下来给我穿?”

    “你坐那里。”

    亨特依照对方说的,坐在了高脚凳上。

    温斯顿打开了自己的风衣,从后面将他包裹了起来,只露出额头和头顶。

    亨特在温斯顿的风衣里闷着声音笑了起来。

    “哈哈哈,还真的好热!你出汗了没有啊?竟然没有汗味?”

    亨特正要侧过脸来闻一闻,脸颊正好贴在了温斯顿的胸口。

    温斯顿低下头来,在亨特的脑袋上亲了一下。

    “你这样动来动去,我就肯定会热。”

    亨特预感自己的脸又要红了,用胳膊肘将温斯顿顶开。

    温斯顿向后退了一步,当离开了风衣的遮挡之后,亨特才发现洛西和卡罗斯不知道端着相机拍了多久了!

    温斯顿这家伙肯定知道!

    这一天的拍摄直到十一点才结束。

    “我觉得像是经历了一整个赛季的比赛……”

    亨特一边走,一边闭着眼睛快要睡着,他一只手搭在温斯顿的肩膀上,完全靠对方确定向前走的方向。

    “嘿,明天百万玫瑰庄园见!”洛西向亨特告别。

    “百万玫瑰庄园是什么?”亨特用额头撞了一下温斯顿的后背问。

    “是一个度假山庄。里面种植了数万朵玫瑰,它是范思哲首席设计师的私人山庄,这一次拿出来给我们拍外景。”

    “玫瑰?我们两个男人用玫瑰做主题?”亨特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

    “王子与野兽。”温斯顿轻声说了一句。

    “哈哈哈哈,那肯定你是王子,我是野兽了?”

    怎么想温斯顿全身都是贵族气。

    “是吗?”温斯顿只是淡然地反问了一句,“很晚了,早点睡吧。”

    来到酒店前台,马库斯车队的公关经理询问亨特:“要不要给你另外订一间房间?本来拍摄就很累,我怕你们两个人一起睡会睡不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和*。

    亨特正在想要怎么回答呢,温斯顿却开口道:“不用了。本来睡眠时间就少,如果再整理行李就更加浪费时间。明早我还要叫他起床。”

    好名正言顺的理由!

    公关助理用力点头表示感激。反正他是没有本事把亨特叫起床的!

    回到了房间里,亨特趴在床上和欧文发短信。

    欧文:你还活着吗?

    亨特: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黑粉没把你怎么样吧?

    欧文:我今天喝咖啡的时候去了趟洗手间,回来之后差一点从咖啡里喝出刀片来。

    亨特心里一颤,没想到黑粉竟然会到这种地步。

    亨特:那你报警了没有?

    欧文:报警了。但是咖啡店只有收银台有监控。刀片和杯子上也没发现指纹。

    亨特:那你保护好你自己啊!

    欧文:哈哈哈哈!你还是先保护好你的后面吧!

    亨特一脸黑线,真是好心没好报。

    但是这样的黑粉……未免太可怕了吧?

    感觉有什么从自己的肩膀顺着脊柱缓慢向下,甚至沿着腰部的中央不断地……

    亨特到抽一口气,侧过脸来果然看见了温斯顿。

    对方侧躺着撑着下巴看着自己,另一只手就在亨特的身上。

    蓦地想起之前温斯顿说过,他最性感的时候之一就是趴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

    别紧张……别紧张……

    镇定!温斯顿说过他什么都不会做的。

    “去刷牙洗脸,睡觉。”温斯顿开口道。

    虽然是命令的祈使句,但是却很柔和。

    “哦,我现在就去啊!”亨特正要起身,温斯顿却按住了他的手机。

    “你在和欧文发短信?”

    “是啊,关心他一下啊!万一等我们这一次回去,真的是参加他的葬礼呢?”

    温斯顿看着亨特认真的表情,眼底滑过一丝笑意。

    “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

    “没有人能谋杀劳伦斯·欧文。拐骗你倒是可能。”温斯顿微微仰着下巴浅笑着。

    亨特的视线仿佛回流回到瞳孔,沿着视觉神经在大脑深处撞了一下。

    亨特假装平静地去了洗手间,刷牙洗脸。

    妈的,刚才好想狠狠咬这个家伙一口!

    因为白天的拍摄加上前一晚睡眠不足,亨特倒进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的早晨,他们乘车前往“百万玫瑰庄园”。

    这个庄园是那位首席设计师纪念和太太的十周年而设计建造的。

    每天用于打理玫瑰的人工费用就让人咋舌。

    亨特本来对玫瑰是不感兴趣的。

    但是当他看到那一整片的玫瑰海洋的时候,真的被震撼了。

    满眼是一片艳红,仿佛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会被聚集酝酿了整个世界的疯狂所淹没。

    摄影团队开始布置打光板,卡罗斯和洛西也在交流设计着画面感。

    因为是在户外,没有可以遮掩的换衣的地方。

    亨特就只能在阳光下快速地脱衣换衣。

    而温斯顿就在他的不远处。

    对方那两条笔直的长腿,在日光之下更加显眼。

    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叹气啊?”亨特的造型师笑着问,“是昨晚没睡好吗?”

    “不是啦……我就有点羡慕温斯顿的腿长得长……”亨特觉得自己不需要掩饰对温斯顿的赞美。

    谁知道造型师也笑了起来。

    “亨特啊亨特……你就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腿也很好看吗?我帮你调整腰身的时候就发现了,就身材比例来说,你的腿长已经好过很多顶级男模了。”

    “真的吗?”

    “真的。”造型师靠向亨特,小声说,“而且你背对着温斯顿的时候,他看着你的腿,足足十多秒……”

    “不……不可能吧?”

    “虽然可能是视线没有地方可以放吧。”

    亨特侧过脸去,发现温斯顿真的在看自己。

    这家伙的脸上还是没表情,但是亨特却能从他的视线中感觉到热度。

    他赶紧回过头去,继续和造型师说话。

    不要再看我了!

    别人都发现了好不好!

    温斯顿还是一套墨色的西装,但是他的衬衫领口却是打开的,领带松垮地挂在脖子上。

    当他抓着一大束玫瑰花,花朵朝下,在玫瑰花从中行走的时候,有一种不羁并且不受束缚的感觉,和他平时的自律形成鲜明的对比。

    站在一旁看着的亨特都傻眼了。

    男性的力度感和魅力被这片玫瑰花海反衬了出来。

    亨特不需要看拍出来的照片,也觉得心脏要炸裂开来了。

    “好,今天的主题是无忧无虑的王子和要谋杀他的野兽。王子是很信任野兽的。温斯顿,你比较有经验,你来带动一下亨特。我们争取在日光最好的时候完成这组拍摄,然后大家愉快地分道扬镳!”卡罗斯拍了拍手,高声道。

    “啊?”亨特有点抓不住重点,完全茫然。

    而洛西来到卡罗斯的身边,小声问:“你觉得温斯顿会选择做王子还是做野兽?”

    “他当然更愿意做那个把小王子一口吃掉的野兽啊。”卡罗斯侧过脸来,朝洛西欠抽的一笑。

    “哈哈。”

    “亨特,你只要坐在这里不要动看着我就好。”

    温斯顿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朵玫瑰轻轻放在亨特的手里,“拿着它。”

    “好。”

    亨特拿着玫瑰,坐在草地上,拍摄似乎还没有开始,他觉得举着玫瑰花有点傻气,就将它靠在自己的肩头,等待着洛西的提示。

    他正想着温斯顿要干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揣着口袋的温斯顿单膝跪在自己的身边,侧过脸来的样子就像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上来。

    亨特全身的血液都翻涌着要从心脏喷出来,他下意识侧身想要闪躲,但是温斯顿却含住了他肩头那支玫瑰的花瓣,轻轻咬住,将那片花瓣缓慢地扯了下来。

    当玫瑰花因为温斯顿的力度而偏离的时候,亨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也被温斯顿轻轻咬着,离开了身体。

    “我的老天……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范恩·温斯顿这么性感?”卡罗斯一边摁着快门,一边说。

    “因为你不是伊文·亨特。”洛西毫不留情地怼他。

    “你现在想对我做什么?”温斯顿用只有亨特能听见的声音说。

    “压倒你,看你哭出来。”亨特一想到刚才这家伙绝对是想撩自己,他就起了坏心眼。

    “那你可以试试看。这么多人在,也许我会让着你。”温斯顿说。

    “哈哈!”亨特的目光里一丝狡黠掠过。

    温斯顿微微一怔,只看见亨特站了起来,朝他勾了勾手指,有点嚣张,但还有一丝邪恶的任性。

    温斯顿刚站起来,亨特就一把拽过他松垮的领带,转过身去,他的手上是刚才温斯顿拿着的那一大束玫瑰,他嚣张地朝着镜头扔了过去。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