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3章 天真的性感

正文 第63章 天真的性感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他想要拉下自己的眼罩,温斯顿却抵住了他的手。

    “我想要看着你。”

    “你现在几乎每天都能看见我。”

    亨特执着地非要将眼罩拉下来。

    因为他担心被温斯顿发现自己……对刚才的吻,有多心动。

    这几个小时,戴着眼罩的亨特根本没有睡着。

    因为他完全没办法停止想象温斯顿是不是在看着自己。

    当飞机抵达纽约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

    他们领了行李离开机场的时候,公关经理问:“亨特,你要回你自己的公寓吗?”

    这样一问,亨特才想起自己的床被他和温斯顿跳塌掉了,回去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不回去自己的公寓。我在拍摄地点附近订了酒店,今晚亨特就跟着我吧。”

    温斯顿说完,就朝亨特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跟着他走。

    “那我呢……”公关助理小声说。

    虽然车队也给他们订了酒店,如果亨特跟着温斯顿的话,那公关助理就和亨特分开了啊。

    “你就跟着我的助理吧。明天还要早起,保证睡眠比较重要。”

    温斯顿订的车来了,将他们送到了酒店。所有的一切都规划得合理,公关助理都对法拉利车队的组织安排能力非常佩服。

    来到了酒店房间,亨特大剌剌地躺了上去。

    “啊呀——真好,可以让膝盖直起来了!”

    温斯顿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去洗手间里洗漱了。

    还剩下五个小时了,亨特一点都不想动了。

    当温斯顿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这家伙双手双腿都张开,歪着脑袋睡着了。

    温斯顿来到床边,但膝跪了上去,正好在亨特的双腿之间。

    感觉到床垫下沉,亨特猛地睁开眼睛,立刻将腿曲起收回:“喂……你吓死我了!”

    “我只是想叫你去刷牙。”

    “哦……”亨特赶紧起身去洗手间了。

    看着他的背影,温斯顿的眉头蹙了起来。他抬起手,将额前的发丝梳到脑后,呼出一口气来。

    而洗手台前的亨特一边吐着牙膏沫子,一边歪过脑袋。

    刚才自己是真的以为温斯顿会忽然压下来……而且温斯顿一定感觉到自己的戒备了吧?

    亨特觉得自己傻透了。

    他只是想要叫自己去刷牙而已。

    亨特回到卧室,看见温斯顿已经睡进了被子里,背对着自己。

    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发梢轻轻触着枕头,整个人安静而无害。

    亨特掀开被子的一角,躺进去之后伸出胳膊抱住了温斯顿。

    感觉到温斯顿呼出一口气来,亨特知道这个男人没有生自己的气,他在他的后颈上轻轻吻了一下。

    “笨蛋。你小心我真的把你怎么样。”

    “那你试试,小心变成我把你怎么样。”

    亨特说完,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战战兢兢实在是浪费!

    他可以好好学习怎么把温斯顿压倒啊!

    温斯顿要是倒下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自己会被捅坏掉这件事啊!

    转守为攻才是解决之道!

    这么一想,亨特顿觉人生充满希望,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亨特,醒醒,你该起来了。”

    温斯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亨特抬起胳膊一把抱住了在自己身边发出声音的家伙。

    温斯顿的肩膀僵在了那里,缓慢地低下头来,吻在他的眉梢。

    “嗯……嗯……”亨特无意识地向着他的唇蹭了蹭。

    温斯顿呼出一口气来:“亨特,你知道早上是男人最把持不住的时候,对吧?”

    “嗯?”亨特的眼皮颤了颤,但还是没有睁开。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手伸进你的裤子里。”

    话音刚落,亨特猛地睁开了眼睛,立刻坐起身来,而温斯顿向后一退,完美地避开了他的额头攻击。

    他怔怔地看着温斯顿,温斯顿只是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你在怕什么?我说把手伸进你的裤子里,又没说进到你身体里。”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了床边。

    亨特叹了一口气,用力摁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亨特啊亨特!你真没用!肯定又伤到温斯顿了!

    “你快去洗漱吧。”温斯顿一边穿衬衫一边提醒亨特。

    “哦!”亨特来到洗手间里,才发现牙膏已经被挤好了了。

    亨特忽然感到暖心又内疚。

    当他低下身来刷牙的时候,温斯顿来到门口,倚着门框说:“亨特,因为今天要面对造型师和摄影师,记得冲一个澡。”

    “啊?我身上有味道?”亨特拎起领口来闻了闻。自己好像没怎么出汗。当然早晨淋浴一下在出去见人是应该的。

    “有我的味道。”

    就像一杯浓郁到无法入口的咖啡忽然被浇入温润柔和的奶。

    亨特一抬眼,就看见温斯顿镜子里的浅笑。

    “去!去!去!如果是你的味道,你才不会让我洗呢!肯定是牛肉汉堡的味道!”

    亨特含着牙膏沫子含糊不清地说。

    温斯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我要淋浴了!”亨特来到洗手间门口郑重宣告,然后就要将浴室的门关上。

    谁知道温斯顿却一把撑住了门,靠向他:“如果你要淋浴,衣服呢?”

    “……”

    “吻我一下,我就给你。”

    亨特这才发现温斯顿的手上拎着他的干净衣服。

    “你这家伙真混蛋!”亨特皱起了眉头。

    “哦,我哪里混蛋?”

    “就算你不给我衣服,我也会吻你。根本不需要拿这个来跟我交换。”

    那张似乎不会有什么感情波动的脸上明显怔了怔,亨特忽然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然后一把拽过自己的衣服,将门一把关上了。

    温斯顿退后了半步,抬起手指触上自己被亨特咬过的地方,哑然失笑。

    亨特以最快的速度冲洗之后,换上外衣。

    不得不说温斯顿的品味真的很好,选的t恤和休闲裤的款式搭配在一起很协调,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清爽。

    他走出来之后,和温斯顿在酒店的餐厅吃了个简单的早餐。

    公关助理在没看见亨特之前是焦灼的,在看到亨特之后是惊讶的。

    “你……你竟然起床了?”

    “啊?什么意思?”亨特一边吃着温斯顿夹好果酱的面包,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你知道每次早上叫你起床是一件多么苦难的事情吗?”

    “是吗?”亨特睁大了眼睛,完全没料到。

    “是的!”公关助理用力点头,然后一脸崇拜地望向温斯顿,“温斯顿先生,您到底是怎样把他叫起来的!请教教我们!”

    温斯顿淡然地给切片抹着果酱:“你们学不了。如果有事可以告诉我,我帮你们叫他起来。”

    亨特猛地梗了一下。

    而公关助理就差没有跪在温斯顿的面前了:“实在太感谢您了!”

    吃过早餐,他们来到了范思哲预定的摄影工作室——洛西&卡罗斯工作室。

    洛西和卡罗斯都是时尚界有名的摄影大师,他们在一次旅行中相遇,两人的摄影理念不谋而合,于是成立了这个工作室。

    当温斯顿带着亨特走进这间工作室的时候,亨特充满了好奇。

    这个工作室看起来就像一个家,通道的墙壁上挂满了两位大师的摄影作品。有野生动物,也有安静的植物,还有两位大师的合影,但是没有一副时尚作品。

    工作室的客厅里能闻到浓郁的咖啡香气。

    洛西留着银色的长发,被扎在脑后,穿着简单,是个有着优雅气质的男人。而卡洛斯则显得粗旷很多,留着胡茬,叼着雪茄,衬衫的领口毫无顾忌地敞着。

    “嘿,温斯顿,你来了。”卡洛斯很相熟地拍了拍温斯顿的肩膀。

    “嗯,这是马库斯车队的伊文·亨特。”温斯顿侧过身来,手轻轻搭在亨特的肩膀上,“他第一次拍摄平面广告,而且他平常拍照的姿势除了剪刀手就什么都不会,你们要多费心了。”

    温斯顿应该不是第一次跟他们合作了,这也让亨特感到紧张。万一自己拖累了温斯顿怎么办?

    马库斯啊!为什么你接广告不能接点运动器材呢?比如山地自行车什么的?

    唉……

    亨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洛西笑了,他仔细地看着亨特的表情,在他的耳边打了一个响指:“在想什么?”

    “啊?没……没在想什么。但是我真的没什么时尚感。”

    “没有时尚感?我可不这么认为。你只是不了解你自己而已。”洛西拍了拍亨特的后背,然后对卡洛斯扬了扬下巴,“我把亨特带走了,你的长相太凶恶,我怕你吓坏他。”

    亨特一边跟着温斯顿一边回过头来看他。

    不是说好了一起拍摄吗?

    “你代言的系列是休闲风格的,温斯顿的是正装。所以你们有好几组是分开的照片。”洛西解释道,“别担心,孩子。我不会凶你的。我们慢慢来。”

    范思哲的造型师团队也来了,他们的工作效率相当之高。亨特在化妆的同时,发型师也同时工作,而他身上换衫和衣服的临时修改也在进行。

    这让亨特忽然想起了维修站里所有技师同时换胎的情景。

    当造型师宣告完成,亨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不由得惊讶了一番。

    范思哲的休闲款很好地衬托了他随性的气质,发型并没有过分成熟,相反几处凌乱让他整个人都从古板中跳脱出来。

    “很好。”洛西拍了拍手。

    但是亨特真的不擅长摆姿势,当他站在镜头前的时候,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洛西直接对所有打光师和工作人员说:“这样就可以了。除了我和亨特,其他人都到外面去。想喝茶的喝茶,想刷网页的刷网页。”

    这让亨特呼出一口气来。

    而洛西挂上单反相机,对准了亨特,笑着说:“先来个热身的,剪刀手怎么样?”

    “还是不要了吧,会被温斯顿嘲笑的。”亨特的手不知道放在哪里,于是揣在口袋里。

    洛西哈哈笑了笑。

    “那你就站在那里,我现在要试一下光线和距离,等到要正式开始拍照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我们现在还没开始?”亨特眨了眨眼睛。

    “没有,如果正式开始的话,至少打光师得留下啊,傻瓜。我需要调整镜头,看看哪些合适你。”

    “哦!”

    还没开始啊!

    亨特呼出一口气来,扯了扯衣领。

    “从你进入一级方程式至今,最喜欢的比赛是哪一场?刚刚结束的美国站比赛吗?你拿到了第三。”

    “其实不是这一场。”

    “那么是英国站的比赛?”洛西又问,“你在银石赛道以最不利的状态夺得出人意料的成绩。很多人都评价那才是真正的f1精神。”

    “也不是那一场。”亨特扯着嘴角笑了。

    他的表情里有一点坏,还有一点孩子气的幼稚,但是却让洛西从镜头里久久注视着他。

    “那是哪一场?我不是媒体,如果你有小秘密对我说了,我也不会告诉别人。这是摄影师的职业道德。”洛西放下单反相机,整理着镜头,然后再次抬了起来,前后左右走动着,似乎在寻找着好的光线。

    “其实是西班牙大奖赛。那场比赛我表现的糟透了。”亨特想起了自己在洗手间里干的那些事,自己笑了起来,“但是……比赛之后,我第一次跟温斯顿说话了。”

    “……哦。”

    他们就这样聊了十几分钟,洛西忽然放下相机,对亨特说:“你还是去换一套衣服吧。这一套……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洛西很苦恼地摇了摇头。

    “啊?造型师帮我弄了很久啊!”

    “没关系,他们都是专业人士,会尊重摄影师的判断。你去换一换。我们时间有的是。”洛西的笑容很温和,让亨特感觉不到任何压力。

    “哦,好的!”

    等回到了造型师那里,亨特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洛西的想法,所有造型师只是笑了笑,立刻就替亨特换衣服调整发型。

    “你们的动作好快!”亨特感叹道。

    “服装秀的后台比这个更紧张。我们习惯快节奏了,如果你有哪里不适应就告诉我们。”

    “我没关系。”

    回到了洛西的面前,两人又开始了聊天。

    “你觉得从男性的角度来说,温斯顿最绅士的地方在哪里?”洛西问。

    “我说了,你真的不会告诉任何人?”亨特揣着口袋侧着脸问。

    “不会。”

    “我就没觉得他绅士过。”

    “哈哈哈哈!这倒像是真正的答案。但是你真的一瞬间都没觉得他绅士吗?”

    亨特半仰着头,想了想:“其实……也有过吧。”

    “比如呢?”

    “比如,我们一起去旅行的时候,他会规划好所有的东西,我不用动脑子跟着他就好。”

    “有规划性,这是绅士的一部分。还有呢?”

    “还有……他知道我不擅长或者说不喜欢做什么。如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会帮我做这些,而不是强迫我非要去做。比如……收拾行李。”

    抬着单反相机的洛西哈哈哈笑了起来。

    “看来和温斯顿在一起,看似会因为他的寡言而压力很大,但其实会很轻松。”

    “哈哈哈,奥黛丽·威尔逊小姐也这么说过。”

    “其他呢?传统的你觉得像是绅士的部分?”

    “绅士什么的,是男人装给女人看的吧?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确实有涵养的贵族气。”亨特说。

    “哦?比如呢?”

    “比如我们在伦敦眼观光的时候,他有教我一首诗。”

    “那一首诗?”

    “假如我有天国的锦缎。”

    “你现在还记得吗?”

    “我……”亨特顿了顿,“我当然记得……”

    “那你念给我听一下?”洛西将相机放在了胸口的位置,蹙起了眉头,似乎相机有什么功能让他不满意。

    “你的相机没事儿吧?”

    “没事。就算是老相好也有偶尔闹脾气的时候。”洛西摸了摸自己的相机说,“假若我有天国的锦缎……那首诗很美的。”

    “是啊……假若我有天国的锦缎,以金银色的光线织就,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亨特闭上眼睛,回忆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温斯顿,他们的身下是流光溢彩的泰晤士河,从前觉得平凡的时刻,现在看来竟然让他怦然心动,“变幻着的黑夜、晨昏与白昼……我将用这锦缎铺展在你的脚下……”

    洛西的表情缓慢地变得柔和起来。

    “轻一点啊……”

    轻一点啊,亨特。

    我的梦承托在你的脚下。

    那是温斯顿对他的告白,彼时他并不明白,只觉得很美。

    而此刻,他却忽然很想他了。

    “怎么了?”

    “忽然不记得最后一句了,哈哈哈……”亨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轻一点啊,我的梦承托在你的脚下。”洛西看着亨特,他优雅的笑容很适合念出这样一首诗,只是他的声音和温斯顿相比,亨特更喜欢温斯顿。

    因为深沉……隐忍,而且那么认真。

    “好吧,亨特……这首诗让我有了新的灵感,我去跟造型师商量一下,我们还是放弃这个造型,换另外一个吧。”洛西取出手机来要和范思哲的造型师团队沟通。

    站在灯光下的亨特眯着眼睛,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其实你刚才都有拍照吧?”

    洛西侧过脸去无奈地一笑:“哎呀……被你发现了。”

    “你真的拍了我吗?”亨特走了过来,“你是抓拍吗?”

    洛西将自己的单反相机放到了身后:“秘密哦,亨特。只有拍摄结束了才能给你看。”

    “好吧……”亨特有点失望。

    而且洛西那么快就叫自己去换衣服,大概是拍的照片都不满意吧。

    之后亨特又换了几套衣服,洛西还是一边跟他聊天一边拍照。有的话题当亨特很感兴趣聊嗨的时候确实会忘记是在拍照,但大多数的时候他是局促的。

    对于摄影师来说,是没有“该午餐了”这种概念的。

    到了一点多的时候,亨特在休息室里和造型师们一起吃着简餐,而罗西一个人在摄影棚里摆弄着他的相机。

    卡洛斯来到了他的身边,看了一眼相机上的照片,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的老天……这小鬼会让女人想要咬一口吧?”

    “是的,他有一种天真的性感。我骗了他两组照片,到第三组就被拆穿了。”洛西遗憾地说,“之后拍下来的照片,我满意的很少。因为他看起来很开朗,但其实还是很羞涩的。这种羞涩很可爱,但是我想要他的另外一面……你呢?温斯顿的照片怎么样了?”

    “你知道温斯顿的,他总能让摄影师感觉自己很多余。他就是行走的荷尔蒙,不外放,但是看得久了会觉得视线不满足。范思哲要求的那几组照片我几乎不卡壳地完成了。”

    “能让他过来帮我一下吗?两个小时就好。我觉得有温斯顿在,亨特会更自在。”洛西说。

    “没问题。而且接下来的是他们两人一起的照片,如果你这边完成不了满意的,整体进度也赶不上。”

    下午的拍摄即将开始,但亨特已经很疲倦了。

    他歪着脑袋睡了不到五分钟,就被助理叫醒了。

    好想这一切快一点结束啊……

    如果说拍照,还是像和温斯顿一起在迪拜旅行的时候那样没有压力就好了。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