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2章 亨特的”天赋“

正文 第62章 亨特的”天赋“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亨特刚呼出一口气,一旁的欧文忽然开口说:“诶,亨特,你怎么连看都不看温斯顿一眼啊?温斯顿可是一直都看着你呢!”欧文用戏谑的声音说。

    “哪……哪有!”

    亨特的耳朵不可自已地红了。

    夏尔叹了口气,对亨特说:“你这个小鬼就是脸皮太薄。你看我,这个混帐东西说什么,我都还给他白眼。你要是脸红,不好意思,你就输了!”

    “夏尔……”亨特望向他。

    “干什么?”夏尔没好气地问。

    “我很崇拜你!”

    “哦?你以前不崇拜我吗?很多车手都是因为崇拜我而进入一级方程式哦!”夏尔露出他标志性的嚣张笑容来。

    “啊?有人因为崇拜你进入一级方程式?谁啊?”欧文露出惊讶而好奇的表情。

    “路特斯车队的恩佐!印度力量的梅登!”夏尔用得意的目光看着欧文。

    “呵呵……他们可真够没有品味的!”欧文耸了耸肩膀。

    夏尔眼看着就又要踹一脚欧文的椅子,谁知道欧文竟然抬腿反蹬了夏尔一下。

    大概正好踹到了夏尔的胫骨,这家伙闷哼了一声,狠狠瞪向欧文。

    欧文却像什么也没做一样,揽住亨特的肩膀说:“亨特可是因为崇拜我而进入一级方程式的!而他这一站比赛赢过了你,哈哈哈!”

    亨特顿住了:“我什么时候崇拜你了!”

    “不是吗?”欧文的目光阴测测的,似乎在警告亨特什么。

    一想到自己为了勾温斯顿干了那么多的矬事,这家伙都知道,亨特只能乖乖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亨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马库斯打来的电话。

    “喂,马库斯?”

    “你现在在哪里?”

    “我正在新闻中心吃牛肉汉堡。怎么了?”

    “你是不是和温斯顿一起录了访谈节目?”

    不好……难道马库斯又要胡思乱想?

    “温斯顿是在那个访谈里出现了不到五分钟,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去法拉利车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库斯打断了。

    “你知道现场的观众里面有范思哲首席设计师和他的太太吗?她本来就很喜欢你,然后这一次你和温斯顿都穿着西装接受访谈,她觉得你们的气质很符合他丈夫的设计!而那位设计师也很喜欢你们两个!范思哲在赛季前就已经签约了温斯顿替他们拍摄秋季平面时装的广告。从银石赛道的比赛开始,他们就在关注你。而日本站的比赛之后,他们就寄来了合约!让你和温斯顿一起拍照!”

    “哈?”亨特觉得自己耳朵是不是坏掉了,他这个样子什么时候和一流品牌的时装扯上关系了?

    最重要的是,温斯顿一直都很有时尚感,怎么说呢……就是那种镜头前抓人眼球令人印象深刻的气质。可是他这样的……差太远了好吗?

    “我已经答应下来!拍摄地点在纽约,虽然时间紧张了一点,但是只需要占用两天的时间。正好这一站比赛与新加坡站的比赛时间差是两周!你拍摄完之后和温斯顿一起赶去新加坡!”

    亨特好想说……马库斯疯了吧?竟然在赛季期间安排广告拍摄?

    “和温斯顿一起拍摄,你觉得不是很有意思吗?温斯顿主要是正装系列,而你是休闲系列。范思哲的设计师想要你们同框,将优雅和休闲两种气质产生碰撞和对比,而且你们两个人很有默契,能将两种风格结合起来而不突兀!”

    亨特有点点小心动。

    但是他又觉得平面广告拍摄很繁琐,而且他不喜欢拍照,所以一点都不想答应。

    可是……和温斯顿一起拍广告啊……

    “你……已经签约了吗?”

    “范思哲也很有意向赞助我们!那位首席设计师很有话语权,他在阿布扎比皇宫酒店见过你之后就说激发了灵感,甚至为你设计了一套休闲西装!他们寄过来的合同我们的法律顾问审核通过了!今天看完你的访谈好感加倍!希望你务必和温斯顿一起完成秋季平面广告!”

    这句话一出,亨特忽然觉得自己不可能拒绝了。

    吃完了汉堡。

    车手不是车队的灵魂……赞助才是!欧文和夏尔还在因为那个黑粉的事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偶尔互怼。

    汉堡吃完了,肚子是饱的,亨特却不记得任何味道。

    夏尔嘴上对欧文再不满,却还是揣着口袋跟着他回酒店。

    亨特和温斯顿沿着这条街,两人都没有拦车回酒店的意思。

    “喂,你刚才在桌子下面……干……干什么?”

    亨特用严肃的语气问。

    他希望温斯顿能够正视这个问题。

    “我干什么了?”

    “你好意思问你干什么了?你用鞋子撩我的裤腿!我避开你一次,你就换另一条腿!”

    “哦——你上次不是说,欧文教你怎么勾引我,但上一次你却在餐桌下面用脚蹭了欧文。”

    “啊……你怎么还记得那件事啊!”

    亨特又想要抓头发了。

    “以后不要再让欧文教你了。”

    “什么?”

    “我可以亲自教你。”温斯顿靠向亨特的耳朵,“刚才的,你学会了吗?”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轻,亨特的小心肝跟着颤动了起来。

    “我……我现在根本不用勾引你了!”

    明明你这家伙早就对我意图不轨!

    “这样啊,好可惜。我还想告诉你怎样能勾引我,你照着来就好了。欧文根本不可能教会你怎么勾引我。”温斯顿回答。

    他的声音里的笑意让亨特再一次觉得性感。

    “那我还真的很好奇,怎样能勾引你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你一直经常做。刚才来汉堡店的路上,就是非常成功的例子。完全的伊文·亨特风格。”温斯顿浅笑着说。

    “伊文·亨特风格?比如呢?我怎么不知道?”

    亨特不知道自己还有风格了?

    “比如那一次在赛道上,你与我争锋相对,你一副绝对要超了我的架势,让我很兴奋,差一点在车里面起反应。”

    温斯顿的声音就在亨特的耳边,暗哑的,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喂!你这个老流氓!你开着f1的时候在想些什么鬼!”

    “然后整场比赛变成了折磨,我必须尽快让它结束……否则我会疯掉。”

    亨特的耳边仿佛响起了一级方程式的引擎声,赛车服之下的温度,以及躁动的渴望。

    “比赛结束之后,我将自己锁在洗手间里,一边想着你,一边安慰我自己。”

    亨特当然知道所谓的“安慰我自己”是什么意思。

    “你……你可以闭嘴了。”

    亨特伸手捂住对方的嘴,不想让这家伙再说下去了,但是他的手掌才刚覆上去,就被什么人柔软的东西顶了一下指缝。

    如同被烫伤一半,亨特里克将手收回,惊讶地看着温斯顿。

    “你……你这家伙……”

    “每一次我就快可以释放了,你这家伙的短信就一条又一条地传来。”

    亨特这个时候才明白,阿布扎比站的比赛结束之后,为什么自己发给这家伙的短信过了很久才被回复了!

    “我的手机一直在震。想到那是你,我就马上又会有感觉。”

    “够了!够了!我不想听了!根本就不是我勾引你!是你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有问题……”

    “对啊,因为我脑子有问题,所以你发一条短信来都能勾引我。”

    老天爷,谁来救救他!

    范恩·温斯顿是个疯子!

    “打住,我不想再听这个了!”

    “那好,我们换一个。”

    “什么鬼啊!你还有?”

    “你知道自己很喜欢趴在床上玩手机吗?”温斯顿问。

    “我知道啊。这又怎么了!”亨特虽然不知道温斯顿要说什么,可是自己的耳朵和脖子肯定又红了。

    “从你的肩膀,到你的背,再到你的腰,特别是腰部以下的线条……”

    亨特忽然明白过来:“不许你胡思乱想!老子趴在床上玩手机你都能想有的没的,你脑子有问题!”

    “对啊,我就是脑子有问题,所以看见这样的你,会想要撩开你t恤的后衣领,咬你的后颈和脖子……会想要将你的t恤拉上去……”

    “妈的——你够了!”亨特觉得自己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温斯顿太变态了!

    自己以后都不能正视趴着玩手机这姿势了吗?

    “这个你觉得不喜欢?那么我们再换一个好了。”

    “别换了,我不想听了!”

    “你是不想听,还是不想学?你可以发挥一下,对我说类似的话。”温斯顿的唇角明显带着浅笑。

    亨特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不想学!”

    “好可惜。因为我好想说。”

    “你还有什么能说的?你都是编的吧!”

    “我为什么要编呢?”温斯顿轻笑了一声,“啊,还有一个,说给你听,绝对不像编的。”

    “什么?”

    问出口,亨特就后悔了。自己哪里是这个老流氓的对手,为什么要问啊!

    就应该不感兴趣地转身离开!

    “那一次在帆船酒店的浴室里,你不是差一点摔倒了吗?”

    “啊?明明我让你给我进来送衣服的时候,你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亨特想起这个就来气!

    “你坐在浴缸里,什么都看不见,我有什么好看的?还是你希望我直接跨进浴缸里搞死你?”温斯顿一反问,亨特忽然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做的事情真的很危险!

    欧文不是个好东西!

    就在亨特呼出一口气的时候,温斯顿不紧不慢地说:“后来你在浴室里滑了一跤,我一进去,就看见你挂在浴缸边上,什么都没有。”

    亨特立刻想起的那一次,自己还以为会拉伤,吓得心脏突突跳。

    “我走进去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你的臀。你的身上还有水渍,在灯光下看,就好像等着我咬下去一样。”

    亨特颤了一下,立刻向另一侧跨出半步。

    “我……我跟你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啊。可那一眼,我就想把你压在地上,听你哭着求我放过你。”温斯顿的声音充满了力度,仿佛那一刻亨特真的将他折磨到了极限。

    就好像已经触上猛兽獠牙的猎物,亨特傻傻地看着对方。脑海中那一刻的疯狂顿时入侵亨特的大脑,他仿佛看见自己被压在浴室的瓷砖地板上,无法支撑自己,挣扎着不断滑倒,哭喊着求对方放过自己。

    亨特僵在那里,他并不知道温斯顿正沉默地看着亨特的表情,他每一丝细小的情绪波动都被对方捕捉。

    包括他的惊慌失措。

    “笨蛋。”温斯顿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

    “啊?”亨特抬起眼来。

    温斯顿的手轻轻抚过他的脸:“我怎么舍得那样对你。”

    亨特顿了顿,明明刚才还在害怕,却忽然因为那样一句话而心疼了起来。

    “那个……你是不是明天要飞去纽约为范思哲拍平面广告?”

    “是啊。你明天得跟我走,不是吗?”

    亨特抬起手来,轻轻拽过温斯顿的领带,用拽拽的语气说:“喂——我不是跟你走。只是恰好和你有同样的商业活动!而且马库斯一定会让公关部派助理跟着我!”

    “是吗?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需要别人看住才会乖乖完成工作的小孩。”温斯顿扯着唇角浅笑着说。

    “切……”亨特的手刚要放下来,却被温斯顿扣住了。

    “其实亨特,你一直都很有勾引我的天赋。”温斯顿侧过脸来,“刚才我还以为你拽着我的领带……是要吻我。”

    “大街上我怎么可能吻你!”

    “是啊,真遗憾。”

    温斯顿放开了亨特的手。

    两人继续向前走,终于来到了酒店。

    亨特以为温斯顿会跟自己上去,但是没想到他只是停在了酒店门口。

    “亨特。”

    “嗯?”亨特转过身来。

    “我晚上要准备飞纽约了。”

    “哦……”亨特有点失落。

    “纽约见。”

    亨特并没有走进酒店,而是站在那里看着温斯顿走远。

    当他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发现门上竟然别着一朵玫瑰花。

    亨特愣了一下,这难道是温斯顿送给自己的?

    可是这家伙一直跟他在一起啊,哪里有时间做这样的事情?

    亨特拿起花,打开了房门。

    这时候公关经理的电话打来,告诉他车队给他定了当晚回纽约的机票。

    我擦,怎么不早说!

    那他就可以和温斯顿一起走了!

    他必须赶紧收拾东西,还要乘车赶往机场。

    亨特本来想要告诉温斯顿的,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是同一班航班,还能给他一个惊喜!

    虽然一点都不期待他会露出惊喜的表情!

    亨特再度发挥乱塞乱放的技术,五分钟收拾完行李,就催着公关助理出发了。

    晚上回去纽约的航班只有这一班,亨特很确定自己会遇到温斯顿。

    当他们来到贵宾休息区,亨特一眼就看到了端着报纸的温斯顿。

    虽然他的脸被报纸遮住了,但是那双腿亨特是绝不会认错的。

    亨特眯着眼睛笑了笑,悄悄取过一份报纸,找了另一个远离温斯顿的地方坐了下来。

    公关助理正要向马库斯汇报他们已经到达机场,亨特向对方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五分钟之后,亨特悄悄地来到了温斯顿的后面,屏着呼吸靠向他的耳边。

    “星星送给你,有没有想我?”

    温斯顿蓦地抬起头来,就看见亨特的手伸到他的面前,几颗报纸折出来的星星掉了下来。

    温斯顿反应敏捷地接住。

    “不要抓的太用力哦,会瘪掉!”

    亨特趴在温斯顿的椅背上坏笑着说。

    反正这一次,温斯顿再要他抓着这些星星回纽约,他才不会理睬他呢。

    温斯顿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接住的,还有掉落在身上的星星捡起来,放进了外套口袋里。

    亨特刚想要转到温斯顿身边坐下,对方忽然伸手,扣住了他的后脑,一把将他压了下来。

    他吻上他的唇角,舌尖在那个轻微凹陷的地方一舔,然后放开了他。

    “当然有想你。”

    亨特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温斯顿的另一只手一直抬着报纸,没有人发现他们刚才做了什么。

    而温斯顿的眼睛里是明显的笑意。

    几分钟后,到了登机时间。

    坐到机舱里之后,亨特才发现温斯顿坐在头等舱的最前面,而自己坐在头等舱的最后面。

    好失望啊……

    亨特取出了眼罩,戴在眼睛上面。

    当飞机起飞,进入稳定状态之后,有人走到了公关助理的身边。

    “我可以跟你换一下位置吗?”

    温斯顿的声音响起,亨特的心脏随着那尾音一紧。

    “当然……当然可以……”

    公关助理起身,将位置让给了温斯顿。

    “谢谢。”

    因为是夜间航班,没过多久,飞机上的灯光就熄灭了。

    温斯顿靠向亨特的耳边,轻声道:“你没睡着,可以把眼罩拿下来了。”

    亨特不乐意了:你说我没睡着,我就没睡着吗?我就是睡着了!

    见亨特没有反应,温斯顿只是轻笑了一下。

    “三分钟之内,你就会把眼罩摘下来。”

    亨特觉得这家伙实在太自负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温斯顿竟然抬起了他的手。

    当那微凉的唇抿上自己的指尖,舌尖滑过的时候,亨特克制不住一颤。

    还好飞机遇到气流颠簸了一下。

    亨特调整自己的呼吸,继续一动不动。

    他就不信这家伙敢一直吻自己的手指!

    但是亨特低估了温斯顿。

    这家伙越来越嚣张,舌尖沿着手指来到了中指和无名指之间,那里的肌肤被温斯顿的舌尖舔过,亨特差一点就要将手收回来。

    亨特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有人可以吻他的手吻到这么色晴。

    当亨特听见前面隐隐传来空乘走路的声音时,温斯顿已经吻到了他的手腕,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亨特不得不一把收回自己的手,摘下眼罩狠狠瞪着对方。

    “你醒了?”温斯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空乘正好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差一点就看见了。

    “或者说,一直醒着。”

    在这样的黑暗之下,最明亮的就是温斯顿的眼睛,隐去了距离感,就像悄无声息的温暖海水。

    “夜间航班,你不睡觉……难道聊天吗?”

    时间本来就不多,一下飞机只有几个小时的睡眠,就要开始范思哲的拍摄了。

    时间紧张的不得了。

    “我们可以做一些不用发出声音的事情。”

    “什么?”

    “而且是你应该好好学一下的事情。”

    亨特似乎意识到了温斯顿想要干什么,他正想要向着窗口避开,温斯顿已经吻了上来。

    没有压迫感,他的舌尖挑过亨特,用嘴唇抿开亨特的唇,在他的唇缝被挑开的时候,舌头完全伸了进去。

    亨特连呼吸都停了下来,所有的感觉都被温斯顿的舌尖带走。

    亨特闭上眼睛,明明说好了不发出声音,但是吮吸的声音却越来越明显。

    亨特紧张地害怕被人发现他们在干什么,但是却又不想要就这样推开温斯顿。

    直到空乘从飞机的另一端走回来的声音响起,温斯顿这才放开了他。

    “现在你可以睡了。”

    亨特的心脏还在狂跳。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