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60章 我会好好哄你

正文 第60章 我会好好哄你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亨特呼出一口气来,伸手去拉温斯顿的手指,一开始轻轻碰了碰他的指尖,接着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抓住了,就往酒店里走。

    那感觉就像把温斯顿领回家一样,忽然很有成就感。

    也不想淋浴了,他觉得自己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实在太有戏剧性,就像在做梦。

    他直接掀开被子躺进去,靠在床的一侧,留了一大片给温斯顿。

    听见温斯顿脱衣服的声音,亨特的神经跟着紧绷了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更加敏感地感受着对方的一切。

    当温斯顿躺进来,被子里渐渐蔓延起他的味道。清爽的男士沐浴乳还有须后水,淡然而成熟。

    温斯顿侧过身来,将手伸向亨特,但是亨特却紧张了起来。

    想起对方一把将自己压倒的力量,亨特向里靠了靠。

    温斯顿的手停在了那里,转过身去,背对着亨特。

    这让亨特失望了起来。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躺在一起,在奥地利,在登别温泉,在迪拜,只有这一次让亨特感觉到疏远。

    亨特缓缓靠上去,从后面搂住了温斯顿,当他圈紧自己胳膊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温斯顿的肩膀很紧张。

    他抬起手,可以说是小心地覆在亨特的手上,生怕自己多用力一点点,亨特又会开始挣扎。

    亨特忽然内疚了起来。

    与其说是内疚,不如说很想珍惜这样的温斯顿。他给他的印象总是理智而强大,清楚自己的目标也知道该干什么。而自己是他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人。

    迷茫的人是自己。

    亨特的额头轻轻抵着温斯顿的后背。

    “亨特,你还喜欢我吗?”温斯顿问。

    “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

    就算他被吓跑了,但还是止不住内心被这个男人吸引。

    “那就不要躲着我了。”

    “那……那你不要满脑子想上我……”

    亨特的耳朵又红了。

    被人上……而且还是同性什么的简直颠覆他一直以来的人生观!

    “这是本能,我不可能不想。但我可以不逼你,只要你不躲着我。”

    亨特当然知道只要温斯顿说出口的话就一定会做到,这让亨特觉得忽然更有安全感了。

    “好。”

    亨特说完,温斯顿就转过身来,看着他。

    那双在黑暗中沉静的曾经让亨特觉得读不懂的东西,此刻似乎终于明白了。

    亨特向前挤了挤,温斯顿抬起胳膊将他圈住,下巴抵着他的头顶,轻轻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亨特一边听着对方的心跳,一边问。

    “因为你跑走的时候,我在想……我要怎么才能让你回来。”

    “你真的第一次见我,就喜欢我了?”

    “这辈子是。我第一次见你,就已经喜欢你了。”

    “可我不相信一见钟情。”

    “我看了你很多眼,所以不是一见钟情。”

    温斯顿的回答那么理所当然,亨特的唇角缓缓勾了起来。

    “我也看了你很多眼啊……现在想想,每一眼都超喜欢!”

    亨特的心再次雀跃了起来,话说出口时,他自己都傻了。

    温斯顿的唇线弯了起来,内敛而性感。

    亨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不经大脑的一句话,就能取悦到他。

    是啊,自己在吝啬什么呢?

    这个男人喜欢着自己,自己也那么在乎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完美的?

    当然……他们之间有一点点小问题而已。

    莫名其妙,觉得高兴的睡不着。

    亨特抬起下巴,轻轻在温斯顿的下唇上吻了一下,对方立刻便追吻了过来。

    并没有最初的急躁与失控,仿佛温斯顿正极力压抑着自己,一切变得柔和起来。

    他吮吸的力度一遍又一遍,舔着亨特的舌尖,每一次都勾动着亨特的呼吸。

    温斯顿的一只手绕过了亨特的脖子,轻轻扣着他的后脑,手指揉捏着他的发丝,这一切都让亨特心猿意马起来。

    亨特下意识抬起手,拽着温斯顿的领子,像是要糖吃的孩子将温斯顿拉向自己。

    这样的反应让温斯顿加重了亲吻的力度,他将亨特往怀里又带了带,舌尖轻轻绕着亨特的舌,舔着他的齿关。

    亨特闭上了眼睛,发出轻轻的“嗯”声,拽着温斯顿衣领的手转而伸过去抱紧对方。

    温斯顿的舌尖勾着他,若有若无地滑过亨特的上唇,接着就要滑出。

    亨特追了上去,轻轻抿着温斯顿,翻到了他的身上,摁着他的肩膀,学着他的样子去舔着温斯顿的唇缝,齿关,寻找着他的舌,一旦触上便迫不及待地吮吸了起来。

    温斯顿抬起了手,任由亨特不断吮吸含吻着自己,直到亨特忽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来看着他,温斯顿的手才抱住了亨特。

    亨特有点紧张。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吻谁……

    身上忽然热了起来,他咕嘟一声咽下口水。

    还好没有开灯,否则温斯顿一定会看到他红透的耳朵。

    温斯顿的呼吸是烫的,他的膝盖缓缓向上,承托着亨特,这样亨特就像坐在温斯顿的腿上抱着他一样。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温斯顿的声音在彼此的呼吸中有一种令人动容的魅力,像是探索了许久终于找到出口一般。

    “什么?”

    “没什么……”温斯顿微微抬起头,在亨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我会温柔地对待你,不会再那么急躁。我会好好地哄着你,用你喜欢的方式。”

    “我又不是女人!什么温柔地对待啊!我也不是小孩!不用你哄!”亨特不满了起来。

    尽管不满,但是心底深处却又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温斯顿每说一个字,就越明显。

    “你当然不是女人。也不是幼稚的小孩。”温斯顿轻轻抚摸着亨特的后背,用他一贯郑重的语气说,“——你是我的国王。”

    他宛如被狠狠推了一把,仿佛胸膛里要裂开一道口子。

    “我咬死你啊!”

    亨特咬牙切齿,他知道这个男人在勾引自己,从前就是,现在更是。

    他去亲温斯顿的脸,咬他的鼻尖,对方却轻笑着躲开,转而亲到他的耳朵。

    那笑声很低,越是沉敛克制,就越性感。

    亨特的肩膀耸了起来,温斯顿将脸颊和他贴在一起,就算没有光线,亨特也知道这家伙在笑,而且是成熟的大人看待小孩的笑容。

    可偏偏亨特却觉得一点也不生气。

    这样快乐又安心的味道让亨特犯困,他抬手抱住对方,直接侧过脸靠在对方的胸膛上,本想蹭一蹭就下去,但是温斯顿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就像深夜里的海,好想这样一直待着。

    渐渐的,亨特发出拉长的呼吸,温斯顿微微抬了抬头,用下巴碰了碰他的头顶。

    “亨特?”

    那一声轻到如同抚摸神经般的声音,让亨特更不想睁开眼睛了。

    “……嗯……”

    温斯顿伸长了胳膊,将被子拽起来,盖住了彼此,轻轻吻了吻亨特的头顶。

    这一日,亨特的采访安排在下午,而温斯顿的却在早上。

    当闹铃响起,温斯顿睁开眼睛,发现亨特仍然趴在自己的身上睡得很沉,他不得不撑起他,试图将他放下来。但是亨特的眼睛却颤了颤,撑着温斯顿的肩膀,坐起身来。

    “嗯……早上了……”

    “是的。我要回去我的车队了。”温斯顿轻轻吻了一下亨特的鼻尖,“你可以继续睡。”

    “嗯。”亨特动了动,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坐在温斯顿的身上的。

    他立刻要下来,温斯顿却撑住了他的腰,缓缓将他放下来。

    “再睡一会儿。”

    温斯顿替他拉上被子,起身拎起自己的外套,在空气中甩过一个半圆,手臂利落地伸进袖子里。

    亨特没有睡,他拖着下巴看着温斯顿的背脊。

    “怎么了?”温斯顿回过头来问。

    “没什么。”

    “我在新闻中心等你……等到你的采访结束,我们一起吃晚饭好吗?”

    “好。”亨特点了点头。

    温斯顿这才离开了这里。

    当关门声响起,亨特哗地将被子掀起,来到了窗边,等了一分多钟,就看见温斯顿走出来的身影。

    温斯顿忽然回头,亨特立刻侧身躲了起来,等过了几秒,再探头去看,发现温斯顿已经走远了。

    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他告诉温斯顿自己的想法,然后温斯顿也喜欢他!

    温斯顿还亲了他!

    那个接吻真他妈的用力,当时觉得喘不过气简直连命都要被对方吞下去,现在想想……其实真带劲!

    亨特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温斯顿喜欢自己很久很久了,所以他的接近都是蓄谋,他所有的包容和陪伴都是因为喜欢自己。

    昨天自己就那么跑了,温斯顿也没有把他怎么样!

    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要是温斯顿真的又要硬来,就打一架啊!要么把温斯顿打昏,要么温斯顿把自己打昏!

    亨特感觉莫名兴奋,就想要原地跑圈!

    明明没有睡几个小时,亨特却觉得自己就像喝了十几杯咖啡一样清醒,而且心跳还很快!

    他跳回到床上,一把拉过被子将自己卷起来,好像还能感觉到温斯顿的体温。

    啊!昨天晚上他趴在温斯顿的身上睡了一夜也没被推下去!

    太爽啦!

    时间就这样过去,不知不觉就到中午。

    亨特是和车队一起用的午餐。

    他拿出手机来看了无数遍,都没有收到一条来自温斯顿的短信。这让他有点失望,但是他知道温斯顿的访谈节目说不定还没有结束呢。

    亨特舀起一口黑松露蘑菇汤送进嘴里,手机在口袋里一震,他立刻将它拿了出来。

    来自温斯顿的短信让亨特心脏一提:在吃午餐了吗?

    亨特:是啊。你呢?

    温斯顿:正要去吃。

    亨特抿着嘴唇看着手机屏幕,不知道怎么回事某个念头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他知道这个男人喜欢自己,知道他很想干什么,知道他会为了不伤害自己而忍着,这让亨特想要使坏。

    他的手指在手机上迅速摁过:可我更想舔着你的嘴唇,咬着你的舌尖。

    发送出去之后,亨特切了一大块牛排塞进嘴里。

    这时候公关经理过来,向亨特再一次确认访谈节目的所有问题。

    “亨特,要自然,不要紧张,多笑笑。你的粉丝们特别喜欢你笑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

    “就是千万不要紧张!”

    公关经理还在担心亨特会因为紧张而说不出话来。

    “哎呀,你放心吧!要是我真的因为紧张说不出话来,观众们和媒体都会理解的!”

    亨特又含了一大勺土豆泥。

    “好!你就保持这个状态!这个状态很好!”

    当公关经理走过去了,亨特赶紧将手机拿出来看。

    咦?温斯顿竟然没有回他短信?

    是因为温斯顿也开始午餐了吗?

    但是直到亨特换上准备前往新闻中心的西装,温斯顿的短信还是没来。

    好吧……也许他又被其他的记者给缠住了。

    亨特随着车队来到了节目制作组,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确认最后的那排。

    而这一次节目的主持人则是卡乔先生,同时也是有名的一级方程式解说员。

    卡乔与亨特再三确认一整套访谈问题,原本说自己不紧张的亨特,现在却开始紧张了。

    这和被马库斯陪同的媒体采访不同,和奥黛丽的面对面访问不同,这是一场电视访谈,甚至还有现场观众。

    “嘿,亨特,别担心。如果你有什么不记得了,或者你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我都会帮你圆过去的好吗?”

    “谢谢您,卡乔先生。”亨特下意识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

    节目还有十分钟开始。

    亨特最后走向洗手间。

    通道里都是媒体工作人员,亨特深深呼了一口气,他差一点就要错过洗手间,但是却被人一把拽住了。

    一侧过脸,就看见了身着西装的温斯顿。

    亨特愣了愣,温斯顿却将他拉了一下,亨特差一点撞进他的怀里。

    周围人来人往,温斯顿却靠近亨特,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今天的午餐我没有吃好。”

    “啊?你在哪里吃的?”

    “我想舔着你的嘴唇,咬着你的舌尖。”

    温斯顿的声音又轻又缓地念出亨特发给他的那条短信。

    “喂!”亨特的心跳就像被对方唇角那一丝浅笑给勾住,仿佛要缓慢地从胸腔里被拽出来。

    温斯顿的手只是不轻不重地摁在亨特的腰上,看着他的目光就像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孩子。

    这时候有人正走进洗手间。

    温斯顿覆在亨特腰上的手掌忽然用力,一把将他带了过去,亨特踉跄着向前,温斯顿却沉稳地后退,两步而已就退入了洗手间的隔间里。

    温斯顿的腿蹭着亨特伸了出去,用脚尖将隔间的门勾了过来。

    门锁上的瞬间,亨特紧张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

    亨特下意识向后,背靠着门。

    温斯顿侧过脸来,笑了:“你在想什么?我又不可能在这里对你做什么。你反抗起来力气那么大,要是把门都撞裂了,媒体要说我们两个失和。”

    “那你想……”

    亨特才微微张开唇,温斯顿便靠了上来。因为速度太快,完全没有预料到,温斯顿便含来上来。

    与第一次那种压倒一切的气势不同,这一次是轻柔的,那一阵吮吸让亨特的肩膀耸了起来,下意识将自己凑了上去。

    温斯顿的舌尖刚触上亨特的舌尖就滑了过去,转而顶上他的上颚,滑过他柔软的两侧,接着再度卷了上来,可仅仅只有短暂的一会儿却又再度滑开了。

    亨特下意识追逐着温斯顿的舌尖,温斯顿的舌就要离开,亨特赶紧去到对方的唇间,就在那一刻,他的舌尖被轻轻咬了一下。

    那种感觉,就像思绪被拨乱,全身血液四散着要从血管里跳出来,亨特倒抽一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对方。

    温斯顿却笑着在他的唇上亲了亲。

    “去吧,你的访谈就要开始了。”

    这就是所谓“舔着你的嘴唇,咬着你的舌尖”。

    亨特忽然不想离开这里了。

    温斯顿的额头轻轻蹭过亨特的眉梢:“你看……你不需要害怕我。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吃掉你。”

    就像催眠一样,那一天温斯顿的炙热与疯狂就像亨特的错觉。

    “嗯……”

    这时候,外面的人已经洗完手出去了。

    温斯顿替亨特将门打开,亨特走了出去。

    访谈节目即将开始,亨特来到了主持人卡乔先生的对面坐了下来。

    现场观众也落座,所有摄像机就位。

    亨特吸了一口气,抬起眼就看见观众席的最远处温斯顿就坐在那里。

    他并不显眼,几乎没有灯光,但亨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卡乔非常熟稔地开场白,将现场观众们对亨特的期待点燃,又回顾了从亨特刚进入一级方程式,到排名不断攀升的过程,并且放出了几段经典超车。

    看着大屏幕的亨特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经过制作连接的视频一气呵成,配上音乐,让人血脉沸腾。

    亨特指着大屏幕说:“那个……那个真的是我吗?你确定没不小心剪了别的车手的比赛上去?”

    “我们很专业,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卡乔先生非常严肃地回答。

    亨特惊讶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低声说了一句:“哎呀……我真帅!”

    声音虽然不大,但足够让卡乔先生还有前排的观众们都听到。一时之间大家都笑了起来。

    “你本来就很帅。”卡乔先生笑道。

    这场访谈涉及到的专业内容比较少,更多地着重于亨特的成长。

    而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提到了亨特的父亲。

    其实在这样的场合提起这个男人,亨特是变扭的,甚至有点紧张。

    公关经理早就为他准备好的稿子,他本来是记得的,但是他却忽然不想那么说。

    他看向温斯顿的位置,对方看着他。那道目光和所有看着他的目光都不一样。

    坚定,有力,却又淡然。

    仿佛走在这样的目光里,就可以平静从容地看待所有的过去。

    “本来我是准备好了把我的父亲形容成一个让我变的自信勇敢,但是他自己却又被失败打倒的悲情英雄的……但其实仔细想想,他和所有的父亲都一样,他爱我,哪怕在事业最紧张的时候仍旧陪伴在我的身边。”

    亨特说起了小时候父亲为了培养他的自信,不在紧张的时候结巴做了很多的尝试。有一些很可笑,让现场观众也跟着笑了起来。而有一些也让人很感动,几个已经身为人父的男观众也跟着泪光闪烁。

    说到最后,提起父亲的离世,亨特说:“我不后悔那一次砸烂了所有他的酒瓶。我只是后悔没有早一点那么做。他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失败了,可是他只要再坚强一点就能看见今天的我了。难道我……不配成为他的终身成就吗?”

    当亨特的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动容的沉默。

    对面的卡乔先生忽然用力鼓起掌来,接着全场跟着一起鼓掌。

    “我喜欢真实的人,还有未经修饰的答案。亨特的答案跟他预备要说给我听的真的不一样。我更喜欢这个简单但是更加真实的故事。说完了你的父亲,我们再说说你在一级方程式里最好的朋友范恩·温斯顿。很多媒体都知道,采访的时候,如果提起伊文·亨特,他会愿意多说两句。我不想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或者有什么相处趣事,因为在奥黛丽·威尔逊小姐的深入挖掘下,很多车迷们都已经知道了。对于一级方程式车迷来说,之前的十二年,是欧文与夏尔的时代。欧文早就在这个赛季之前表示过隐退的打算,但是在这样一个车迷们担心失去焦点的时候,温斯顿如同利刃杀入,而你也渐渐地赶上,让大家看到下一个黄金时代的到来。”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