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正文 第59章 像可乐瓶那么大

正文 第59章 像可乐瓶那么大

作品:你能不能不撩我 作者:焦糖冬瓜 字数:15023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亨特想要推开他,但是双手还是被死死扣着。m 乐文移动网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被翻了过去,摔趴在床垫上。

    温斯顿的亲吻四处蔓延,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到燃烧般的温度。

    他的t恤衫被对方扯掉,他甚至能听见“嘶啦”一声从领口裂开的声音。

    亨特刚撑起自己,腰部就被对方一把扣住,完全不得动弹。

    “你要干什么啊!”亨特慌了。

    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手指尖都在发抖。

    “让我进去。”

    温斯顿的声音嘶哑得如同磨砂纸一般擦过亨特的神经,身体立刻火辣辣地烫了起来。

    当他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亨特惊得脑仁都要裂开,本能地踹开对方就要滚下床,却被对方一把抱了回来。

    温斯顿从后面贴着亨特,吻着他的脸颊,他的气息烫得惊人。

    “我要你,亨特……不要再让我忍耐了……”他的声音仿佛从冰霜中被刺骨寒风雕出的花,绽放时刺入亨特的神经,封缄他的一切。

    “我……我……”此时的亨特紧张到都快失去思考的能力,他的舌头僵住了,根本连一句好好的话都说不出来。

    “让我抱你……亨特……”

    那个声音很轻像是在请求,却又那么用力仿佛亨特一旦拒绝就会被绞杀。

    而温斯顿的另一只手已经拽住了亨特的休闲裤后腰,用力往下扯去。

    亨特渴望拥有这个男人,但绝对绝对不是这样的!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要把你压在地上狠狠上你……”

    什么?

    “我每天都会后悔为什么在仓库酒吧的后巷里,我没有在你最没定力的时候上你!”

    亨特傻眼了,他记得那一次自己被这个家伙撩到起火,又喝了酒,酒吧的洗手间又在维修,自己只好到后巷里去解决,这家伙抱着他帮他挡着,然而那个时候温斯顿就在想那些事?

    “我说我要买潜水艇就是要把你关在里面……哪里里都去不了……”

    他说话时的呼吸就在亨特的耳边,烫得亨特不得不别开脸去,但是温斯顿却紧紧贴在他的耳边,将所有的欲念都灌进亨特的脑子里。

    “每次看到你坐在浴缸里,我都想要把你上到哭出来。”

    温斯顿的声音里的力度感让亨特胆战心惊。

    明明在迪拜的时候,那家伙走进浴室里连看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啊!

    这不是他想要听到的告白!难道不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然后我们相视一笑拥抱在一起吗?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陪你晃床垫,因为我也想亲你咬你扒光你。”温斯顿咬住亨特耳朵,而他的双手也越来越过火。

    要完蛋了……要完蛋了……

    亨特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在玩火*!

    他僵着背脊,骤然用胳膊肘向后一顶,温斯顿闷哼着没有松手,而是转而将亨特向下压。

    “妈的——”亨特肾上腺素狂飙,扣住床的边缘借力一把将自己撑了起来,翻滚着掉下去,站起来的瞬间就看见半跪在床上的温斯顿看着自己。

    那不是被拒绝的恼怒,而是确定之后一定要得到的决绝。

    亨特下巴紧张到合不拢,转过身去冲出房门,而他很确定温斯顿冲了下来,他的手指滑过他的肩膀,差一点就要将他捞回去,亨特打开门在走廊里狂奔,他没有乘电梯,甚至连头也不敢回。

    他有种预感,如果现在停下来,他肯定连命都没有了。

    温斯顿要上他!

    温斯顿要上他!

    这个意识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着。

    他冲出了酒店,甚至不知道自己冲向那个方向。

    越是奔跑,他的头脑就越是清醒。

    温斯顿说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想要他了……

    第一次……第一次好像是在西班牙大奖赛的洗手间里,妈的!那家伙还帮他拉裤子!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在拍卖会上他还对他说过,愿意一千万美金买他穿过的底裤!

    他还开着车说什么喜欢温柔还是粗暴……

    还有什么“我想泡你”?

    亨特停在某个路灯之下,伸手用力扣住自己的脑袋……这些不是玩笑,这些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暗示了!

    所有他们经历过的瞬间现在想来竟然……都算是范恩·温斯顿在泡他?

    他的世界裂开了。以前所有一切都自带晴色滤镜效果。

    “啊!啊!啊!”

    亨特恨不得把脑袋从自己的脖子上掰下来!

    你怎么这么蠢!这么蠢!这么蠢!人家对你好一点你就得意洋洋!

    这下完蛋了!你喜欢上他了,还喜欢的不得了!可是人家早就想上死你了!回头一看才发现早就掉进范恩·温斯顿精心铺垫的温柔陷阱里了!

    现在该怎么办?

    自己的房间他是不敢回去了,温斯顿说不定还在那里呢?或者在回去的路上就被他抓住了呢?然后被压倒,接着被捅到开花!

    亨特抹开一把脸上的汗水,现在才发现自己上身什么都没穿,休闲裤的扣子还被温斯顿扯掉了,整个人十分落魄。

    他的护照还在房间里,手机也在,他什么都没有,难道要流浪到天明?

    如果去找队里任何人,都会被他这副样子吓坏。

    去找唐纳德吗?

    问题唐纳德住的酒店在哪里?他不知道!

    只剩下欧文了……而且欧文那家伙知道他和温斯顿之间的事情。

    被这家伙嘲笑捉弄也好,至少欧文能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吧?或者说……怎么让温斯顿镇定下来?

    他就这样一路走到了欧文所在的酒店,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快两点了,亨特敲了半天的门,欧文终于懒洋洋地来到了门边。

    “不是美女不开门……”

    “劳伦斯·欧文快开门!我完蛋啦!”

    “亨特?”

    欧文刚将门打开,亨特就立刻挤了进去。

    “温斯顿要上我!”

    亨特不说二话,打开欧文的迷你冰箱,拧开可乐瓶,咕嘟咕嘟大口往肚子里灌。

    他现在需要压压惊!

    欧文愣了两秒之后一把扣住亨特的肩膀,露出惊喜的表情:“臭小鬼!你成功啦!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

    “他要上我我还不跑?”亨特勇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欧文。

    “你跑……臭小子你还真会举一反三啊!竟然学会了欲拒还迎?你这样跑了,温斯顿心里憋着一股邪火,肯定会更想上你。”

    亨特一口可乐直接喷向欧文的脸,还好欧文反应快,不然就满脸精彩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想上我了?”亨特一把拽过欧文的领口。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如果我看上谁,我肯定也想上她啊……”欧文耸了耸肩膀。

    “我是男的!为什么不是我上他!”

    “你……你可以打电话跟他商量,说‘你不让我上,我就不跟你好’之类的。”欧文不负责任地说。

    “问题是……他……他从第一次见到我开始就处心积虑要上我了!什么跟我当朋友啊,什么让我开爆他的法拉利啊,什么跟我去旅行……全部都是……都是他接近我……搞我的手段!”亨特用“你明白不明白”的表情看着欧文。

    “他还让你开爆他的法拉利?”欧文吹了一声口哨,“这不叫处心积虑,亨特,这叫不惜一切代价。像是温斯顿这样的男人,私生活控制的很好,包括感情。他要上你,前提一定是很爱你。他如果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想把你搞到手,那他就一定会非搞到不可。除非你现在从窗口上跳下去……还得摔死了才行。没摔死,后面还不是要被捅开花。”

    亨特沉默了,他侧着脸。

    就算所有在一起的时光,温斯顿的目的都是想要吸引他,正是因为此时此刻知道了那个目的,那一切都变得又暧昧,又心动。他很清楚,温斯顿从来不会在他不认定的人身上耗费哪怕一分精力。

    如果真的从第一次见到自己,温斯顿就“意图不轨”的话,他真的忍耐了很久了。

    而这样的忍耐会爆发,是因为自己说的实话让对方的自制力爆缸了。

    如果自己永远都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呢?他要忍多久?

    是忍到终于受不了毁掉他们之间的“友谊”,还是干脆转身离去彼此再不相见?

    这样一想……亨特忽然心疼了起来。

    如果自己早一点喜欢上他,说不定他不会像今天这样失控,自己也不会在对方最期待自己回应的时候逃跑。

    忍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亨特很清楚自己每一次忍耐父亲酗酒,想要阻止又害怕永远失去他的心情。温斯顿……多半也是一样的。

    亨特忽然庆幸自己也喜欢上了他,不然倾注了除了赛车之外所有精力在自己身上的温斯顿将会多么煎熬和疲惫?

    不是温斯顿太疯狂,而是自己太软弱太幼稚。

    “可是他要搞我……你知不知道他那里有多大!”亨特随即崩溃起来。

    “有多大?”欧文显然很好奇。

    亨特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可乐瓶,瞪大了眼睛说:“有这么大!这么大!你看到没有!我要是打不过他,被他捅进去了!我不用从窗口上跳下去了!我就直接死了!直接死了!而且死的很惨!”

    欧文不耐烦地将亨特不断摇晃的可乐瓶摁了下去:“天知道你是不是在炫耀你男人那里够好……”

    “炫耀个屁!”

    “你肯定看错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大!”欧文无奈地说。

    “我绝对没看错!当时那家伙啊就顶着我呢!我回头一看——我的妈啊!我的妈啊!我的动态视力好着呢!怎么可能看不清那家伙有多大!”

    亨特开始不安地在房间里晃悠起来。

    看着他焦虑的样子,欧文叹了一口气,抓了抓后脑:“能吓成这样,难道是真的?”

    这时候,欧文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

    “是温斯顿,肯定是问你是不是在我这里。”

    亨特僵住了。

    “放下你的可乐瓶吧!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想清楚了回答我。现在撇开温斯顿想上你这件事,你到底喜不喜欢他?”

    亨特站在那里不说话。

    这家伙……自己怎么可能不喜欢?

    “好吧,我换一个角度,如果今天你拒绝他了,明天他就对另一个人一见钟情发誓要搞到手了,你能接受吗?”

    “什么?我杀了他!”亨特喊了出来,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杀了谁?温斯顿?”

    “当然是杀了他要搞的那个!”

    “哦……那如果退一步,如果温斯顿不搞你了,你要不要跟他在一起?”

    “……要……要啊……”亨特别开脸,脖子都红透了。

    “哦。”欧文点点头。

    温斯顿已经连续拨打他的手机号码三遍了。

    “好吧,我来替你解决这个问题。你给我老实一点待在这里。如果等我打完电话回来,发现你跑了,以后你就算被他搞到半身不遂,我也不管你。”欧文用万分严肃的语气说。

    “好啊!好啊!你给我解决问题!”亨特的眼中是殷切的希望。

    欧文瞥了他一眼,拿着手机走到门外去了。

    他来到酒店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个小窗台。

    他倚着窗台,回拨了温斯顿的电话。

    “嘿……温斯顿,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

    “亨特在不在你那里?”

    温斯顿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显得又紧又凉。

    “在啊。他吓坏了。我答应他会帮他解决你那里太大会把他捅死这个问题,所以你不介意我说两句吧?”

    “……你说。”

    “你已经忍了那么久了,不差这一会儿了,对吧?而且亨特他很纯情的,在他看来恋爱就应该是牵手,拥抱,接吻,情到深处滚床单这样。你一上来就亮出凶器,是不是要给他一点时间适应?”欧文的声音是平稳的,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幸灾乐祸。

    “我知道。”

    “而且他是个小子,不是个小妞。这个年纪的小子有他的自尊心,他从小到大想到的都是跟女孩子滚床单。哪怕是在他对你最想入非非的时候也没想过被你上。你把你的大家伙亮出来捅他,也伤到他的自尊心了。你不是很擅长哄他吗?你哄得他把自己给你,好过硬来的心理阴影吧?”

    “谢谢。”

    “不谢。不过我也很好奇,你那里是不是真的能像可乐瓶那么大?”

    “我来接他。”温斯顿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

    “那快一点,我也要睡觉的。”

    欧文挂了电话之后回到了房间里,就看见亨特正坐在沙发上很紧张的样子。

    “温斯顿一会儿来接你。”欧文用轻飘飘的语气说。

    “什么?你让他来抓我?”亨特明显地焦虑了起来。

    “不是抓你,是来接你。你也不想这样僵着吧?而且温斯顿答应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暂时……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答应我的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你可以安心地回去了。”

    “他真的答应你了?”亨特的眼睛亮闪闪的。

    “真的,真的!比你那个什么可乐瓶还要真!”

    欧文忍不住笑出声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亨特还是咽了咽口水。

    不到五分钟,欧文的房门就敲响了。

    欧文扬了扬下巴,示意亨特去开门。

    但是亨特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紧张兮兮的样子。

    欧文叹了一口气,慢悠悠来到门边,将门打开。

    “嘿,温斯顿。”

    听到那个名字,亨特的肩膀都下意识一颤。

    那种被对方压倒,失去自由,完全被掠夺和占有的危机感再度涌上心头。

    “嗯。”温斯顿只是轻轻应和了一声,便走了进来,唤了一声,“亨特。”

    还是一样温柔地念着自己的名字,但是在亨特的耳朵里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我把衣服给你带来了。”

    亨特心里面有点怂,但还是强装镇定地接过了对方带来的t恤穿上身,披上外套。他把t恤向下拉了拉,将被扯掉的裤子扣子给遮住。

    欧文在一旁看着一副想笑但是不得不忍住的样子。

    “好了好了!大家明天都有媒体采访,赶紧睡吧!不然眼睛肿起来了,连化妆师都救不了你。”

    亨特站起身来,深切地看了欧文一眼。

    “放心,你不会死的。”欧文晃了晃手背。

    温斯顿沉默着不发一言,走在前面,替亨特将房门打开。

    亨特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心里面却七上八下。

    他们来到了电梯前,看着电梯一层一层上升,亨特瞥了对方一眼,才发现温斯顿一直在看自己。

    那视线很深。

    电梯门打开,亨特忽然犹豫要不要进去。

    温斯顿却轻声说了一句:“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在你没准备好之前。”

    亨特低着头走了进去,温斯顿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电梯门关了起来,当温斯顿向亨特伸出手的时候,亨特立刻戒备了起来。

    “我想跟你在一起。”

    亨特愣住了。

    心里随即温暖了起来。

    这是他一直喜欢的人,让他可以什么都不在意向前冲的人。

    他也想和他在一起,特别特别想。

    甚至于知道他也喜欢自己的那一刻,自己是多么喜悦。

    “嗯。”

    亨特轻轻抓住了温斯顿的手,电梯门开了,温斯顿拉着他向前走去。

    凌晨三点,整座城市都是静悄悄的。

    他就这样拉着他,虽然想想有点矫情,亨特却觉得挺开心的,心脏跳动的方式好像都不一样。

    温斯顿手指的力度,掌心的温度,此刻都是属于他的。

    温斯顿将他送回了酒店,打开房门,亨特走了进去,温斯顿停在了门外。

    “晚安。”温斯顿说。

    “……晚……晚安。”

    温斯顿没有进来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会恪守诺言,不会再那么失控地对待亨特。

    之前毁天灭地的渴望被压抑下去,仿若只是亨特的错觉。

    但是看着温斯顿离去的背影,亨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心里面一定很难受。

    当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亨特抬起手来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刚才温斯顿还握着它们。

    他走到窗边,本想看看温斯顿的背影,谁知道他并没有走,而是站在酒店外的路灯下,正在抽烟。

    他背对着亨特,微仰着头,影子显得很落寞。

    亨特忽然觉得自己好傻,那么喜欢这个男人,怎么会舍得他难过?

    摸了摸自己的后腰,当时被温斯顿紧扣着的危机感还是没有消除,但是……

    但是什么都没有知道这个男人也喜欢自己很久,而且费尽心思要吸引他来得重要。就算是心机,也是因为太在意了。亨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某个人会为了自己步步为营,事事忍耐。

    亨特打开门,快步走到了电梯前,按下按钮。

    当他来到酒店门外的时候,温斯顿正低下头,准备点燃第二根烟。

    “你打算在这里抽多久的烟?”亨特问。

    “我在等车。”温斯顿侧了侧脸。

    “这个时间……连人都没有,哪来的车?”

    温斯顿没有回答他。

    亨特上前,拽了一下他的胳膊:“走吧,去我房间睡觉。”

    “你不怕我上你?”温斯顿问。

    “那……你能不能不上我?”亨特问。

    “不能。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才算拥有你。但是我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都是你的。”

    亨特看不到温斯顿的表情,却莫名地眼睛发烫,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对方狠狠戳了一下。

    “那你今晚别搞事……谁上谁我们先搁置。现在一起好好睡觉。”

    温斯顿是沉默的,沉默到让亨特想发飙,你那个大家伙要是搞事我还有命活吗!

    “……好。”

    终于温斯顿轻轻应和了一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