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簪中录 > 第174章 十八明透双鱼(一)

第174章 十八明透双鱼(一)

作品: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字数:220370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回到城内,他们刚进节度府所在的那条街,只见西川军正列队严整,簇拥着李舒白和范应锡而来。

    黄梓瑕与周子秦赶紧避在道旁。

    李舒白正与范应锡说话,抬眼看见她,人还没反应,□□涤恶已经一步跃出队列,向着那拂沙奔去,低嘶一声,蹭了蹭那拂沙的脖子。

    他们两人的距离,也因此而近得呼吸相闻。

    而他含笑低头看着她,在两人的身体堪堪擦过之时,轻声问她:“今日可有收获?”

    黄梓瑕仰头看他,点了一下头,说:“还有一二细节,等弄清楚了,便可以收尾了。”

    在他身后队伍中的王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将自己的脸转开,看着在风中猎猎飘动的旗帜去了。

    而正勒马在后的周子秦听到黄梓瑕这句话,下巴都快惊掉了,赶紧一把抓过那拂沙的缰绳,将她拉过来对着自己,一边失控地大吼:“什么什么什么?本案只剩一二细节了?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结束的?你倒是给我个解释啊!”

    他吼得太投入,脸上的口水简直喷了黄梓瑕一脸。她只好抬起手掌挡住自己的脸,说道:“没有,我说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最后这决定性的一两件事,还得落在周少捕头的身上,你就是我们关键时刻的中流砥柱,。”

    周子秦顿时乐得开花,把胸脯拍得山响:“来吧来吧!身为蜀郡总捕头,无论需要做什么,我都义不容辞!”

    “那好,我们到郡守府去,看一看案发现场,我要去找一找,杀人凶器。”

    周子秦瞪大眼睛,问:“崇古,你还不死心啊?现场都几乎被我们踏得矮了一尺了,那几十个人天天在那儿找都找不到,你确定你这一过去就能找到?”

    黄梓瑕也不说话,只一扯马缰,遥遥向着后面的范应锡等人行了一礼,便径自向着郡守府而去,只随口问周子秦:“你不相信?”

    “信!天底下,我第一信黄梓瑕,第二就是崇古你!”他乐呵呵地扬鞭催马,赶紧催促小瑕跟上她。

    李舒白转头看着已经跟上来的范应锡,说:“范将军,我欲往郡守府一行,将军可先行回府。[千千小说]”

    “是,恭送王爷!”范应锡赶紧带领着身后一群人行礼。

    “今日在训练场上,本王见到了各镇节度使,并西川军各队人员——也挑了数人到身边。”

    在去往郡守府的路上,李舒白对黄梓瑕说道。

    黄梓瑕点头,又看向张行英。

    张行英脸色微带惶恐,正在忐忑之间,却听到李舒白说:“行英会一直留在我身边。如今景祐、景毓都已不在,景轶等又都未跟来,我身边竟连常用的人都没了。”

    黄梓瑕见张行英松了一口气,赶紧跟上李舒白。

    她默然不语,只静静地跟从。只是不知为何,心里涌起一种异常的苦涩,总觉得,有一种难以抑制的伤感。

    如周子秦所说,齐腾死亡现场确实已经被刮得几乎矮了一寸。

    一块块宽大青石铺设的码头平台之上,所有的草都被踩秃了,所有的花木都被折腾得叶子都没了,水池的水放干,淤泥冲洗得干干净净,水榭的柱子漆都被刮掉了……

    没有凶器,确实没有。

    奉命留在这边查找的两个捕快苦不堪言,像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即使跑过来参见夔王的时候,他们也依然沮丧不已:“请王爷恕小的们无能……这几日几乎把这边都翻过来了,还是找不到啊。”

    “就是啊,别说是一把一寸宽的凶器,就算是一根毒针,这么找,也应该能找到了!”

    李舒白见他们顶着毒日头寻找凶器,个个满身油汗,后背都sh了大块,也不苛责,只说道:“此事关系节度府和郡守府,两位如此辛苦查案,也是苦劳。本王今日只是来随便走走,有什么事情,你们与周捕头和杨公公商议便可。”

    两人应了一声,蔫蔫儿地走到周子秦身边。

    周子秦看见身材最矮年纪最小的阿卓就在自己身边,耷拉着一个小脑袋,便抬手揉了揉他的头,然后转头看着黄梓瑕:“崇古,真的能找出来吗?赶紧的啊,你看这俩,急得头发都要掉光了!”

    黄梓瑕对他招招手,示意他和自己一起顺着灌木丛走到水边,然后回头看向水榭,问:“你妹妹的碧纱橱,当时在哪里?”

    周子秦比划了一下,指着靠近灌木的一个地方,说:“就在这边。”

    “嗯。”黄梓瑕顺着那块地方,转了一圈,然后盯着地上,仔细地查看过去。

    周子秦跟在她身后,见她踩着青石一步步向前,不由得莫名其妙,问:“崇古,你发现什么了吗?”

    “发现了……两只苍蝇。”黄梓瑕指着地上说。

    周子秦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果然是两只苍蝇,正靠在一起,蹲在两块青石之中的土缝上,搓着前足。

    他莫名其妙,问:“苍蝇怎么了?”

    站在两人不远处的李舒白听到他这样问,便说道:“俗话说,蝇虫不落无缝之蛋,你说呢?”

    周子秦更摸不着头脑了,张了张嘴眨了眨眼,许久,又转头看向黄梓瑕。

    而黄梓瑕直起身子,在日光下舒了一口气,望着自己被拖得长长的影子,说,“好啦,傅辛阮的案子,结束了。”

    “……”周子秦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每次他跟在黄梓瑕身后跑前跑后,尸体一起验,证物一起看,怎么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永远都是他最后一个知道呢?

    他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悲伤来,转身对着李舒白问:“王爷是不是,也心里有数了?”

    李舒白随口说:“大致已知,但还有些许尚未清楚的地方,需要崇古揭晓。”

    周子秦蹲在地上,看看苍蝇,又看看他们,然后悲愤地怒吼出来:“摆明了欺负我嘛!永远把我一个人排除在外,我以后不和你们混了!”

    黄梓瑕赶紧抚慰笼络他:“没有呀!这不,关键的线索还是握在你的手中,还需要你出马,才能将一切都解开啊!”

    周子秦抬头望天,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要我这个天下第一的仵作出手?你以为谁都可以动不动就请我出山我吗?除非……”

    黄梓瑕赶紧凑近他:“请周少捕头指示!”

    “除非,你现在就站在这里,一五一十将一切都给我说清楚!”周子秦撅起嘴,开始耍无赖。

    黄梓瑕只能陪笑道:“哎,好吧,那我就提示少捕头一下吧。本案的关键,就在于‘时机’二字。”

    “时机?”

    “对,在公孙鸢跳那支舞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谁能抽出空来,抓住时机,绕到后面杀掉一个人?”

    周子秦顿时陷入了沉思:“这个……当时场上所有人,好像都没有空啊……”

    “仔细想一想?他们的供词,当时的情景。其实有一个人,完全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绕到碧纱橱边杀人——在别人没有办法的时候,那个人,却完全可以制造出方法来。”

    周子秦捧着头,开始努力思索:“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的,究竟会是谁呢?当时每个人的口供似乎都没问题啊,谁会有空杀人呢……”

    见他蹲在那里绞尽脑汁的模样,李舒白难得纡尊降贵地开口帮周子秦求情,说:“崇古,别为难子秦了,这方面子秦或许不是特别擅长。但我知道有件事,子秦绝对是天下无双,无人可及。”

    “那就是我的检验功夫了!”周子秦用大拇指对着自己的鼻尖,毫不谦虚地自我夸耀。

    黄梓瑕也点头附和,捧着这位大爷,见他开心了,才指指他的怀中,说:“此案还有一个关键,我想大约会与你怀中那个手镯有关。”

    周子秦一怔,赶紧伸手到怀中掏出手镯拿给她。

    “除了作案时机之外,本案的另一个重要的关键,在于毒药的来源——”黄梓瑕伸手接过这个手镯,脸上开始变得凝重,缓缓地说,“而这个关键的毒药,两起鸩毒杀人之时,都有这个镯子存在,我不知这,是不是巧合。”

    黄梓瑕说着,默然凝视着手中这个手镯。那上面互相衔着对方尾巴的小鱼身体,那流畅的曲线,她曾多少次用指尖轻轻抚摸过,每一条曲线的起伏,都仿佛她自己的掌纹一般熟稔,仿佛只要她轻触那些线条,它们就能长到她的掌纹之上,命运之中。

    她将手镯拿起,迎着阳光看去,镂空的玉在此时的日光下幽莹柔和。在两条小鱼的头部,分别刻着一行字。

    万木之长,何妨微瑕。

    禹宣的笔迹。他亲自一笔笔刻下的这句话,却让她忽然之间睁大了眼睛。

    有一道冰凉而锋利的光线,在瞬间劈开她的脑海,让她在一瞬间,想到了一种太过可怕的可能。

    日光西斜,带着一点血色。手镯上针尖大的、芝麻大的、粒米大的那些大小不一镂空之中,细碎的血红阳光一点点透下来,恍恍惚惚映在她的面容上,深深刺入她的眼中。

    这玉的颜色薄透,于是深深浅浅的阴影也显得虚幻,似有若无。

    黄梓瑕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眼前的世界幻化出重重影迹,在她面前动荡不定地分了又合,隐隐波动。

    心口尖锐锋利的那些东西,一根根狠狠刺进胸口,让她痛得喘不过气来。而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狠狠捏着镯子,用力将它从自己的眼前移开。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