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簪中录 > 第173章 十七夜雨惊风(三)

第173章 十七夜雨惊风(三)

作品: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字数:220370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而沐善法师也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失态,但一时却不知如何掩饰,只能仓促问:“这……这是何物?”

    黄梓瑕抢先问:“法师之前见过此物吗?”

    沐善法师迟疑一下,知道自己刚刚的反应毕竟骗不过人,只能说:“是,这是齐判官所有之物,我曾见过。”

    “啊?原来法师也知道此物啊?”周子秦赶紧说,“这是我们在此案中找到的一件证物,齐判官在世的时候,曾说死者之物或许不洁,让我们来找禅师以法力净化此物。我二人今日前来,主要也是为了此事。”

    沐善法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镯子,欲言又止。

    黄梓瑕问:“法师,可能净化此物么?”

    沐善法师摇头道:“此物……不祥,净化无益,不如埋入黄郡守夫人墓中,也好了结。”

    周子秦还茫然不觉,而黄梓瑕则缓缓问:“原来,法师早知此物是黄梓瑕所有?不知是否齐判官告知于你?”

    沐善法师迟疑道:“适才是周捕头说涉及此案……”

    “我说的是松花里殉情案,而齐判官又购买了此镯,我们正在百思不得其解……”周子秦迷迷瞪瞪道问,“而大师又如何知道此镯属于黄梓瑕?难道黄郡守家一案,与此镯有相关联之处?”

    “这……”沐善法师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黄梓瑕正色道:“老禅师虽是佛门中人,但官府办案,还请禅师如实述说,为我等答疑解惑,否则,怕我们误会了其中原委,使法师牵扯到是非。”

    沐善法师两条倒挂的眉毛耷拉得更加下来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是……老衲出家人不打诳语,二位尽管问吧。”

    黄梓瑕先问:“不知法师是在什么时候看见这个镯子的?又是怎么知道这镯子与黄郡守家有关?”

    “是年初了,禹宣自杀的那一次,我到齐判官宅中探望时,禹宣看见这镯子,神情反应颇为激烈。而齐判官对我说,这是黄府旧物,禹宣当初送给黄家姑娘的,所以如今他看到此物,便每每忆及当初,情绪癫狂不可自拔。”

    “那么,最后这镯子,齐判官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这镯子如何会到了周少捕头的手中,又牵扯到什么松花里命案。”沐善法师眼睛微眯,端详着那个镯子,若有所思,“只因这镯子造型独特,因此我记得它……”

    他话音未落,忽然听到“砰”的一声,从堂后的门口传来。三人立即转头看去,禹宣站在那里,手中的茶壶与杯盘全部在地上摔得粉碎,滚烫的茶水尚在地上袅袅冒着热气,但他却一动不动,只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那个镯子,脸色惨白,一如死灰。

    黄梓瑕慢慢地站了起来。

    周子秦不明所以,将那个镯子拿起来,看看镯子,又看看禹宣,问:“禹兄,你是看这个吗?”

    禹宣的双唇微微张了张,却没发出任何声音,仿佛终于从恍惚之中醒了过来,如梦初醒般蹲下,赶紧收拾地上的杯盘碎片。

    黄梓瑕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来与他一起收拾碎瓷片,低声问:“怎么了?”

    “忽然,有点头晕。”他说着,头埋得低低的,唯有那浓长的睫毛,无法抑制地颤抖着,如同风摧蜻蜓翅翼。

    黄梓瑕慢慢地回头,目光从周子秦手中的那个镯子上滑过,落在沐善法师的身上。

    他垂首默诵佛经,一张苍老干枯的面容上,唯有一双不泄露任何神情的眼中,残存着一点精光。

    吃了一盏茶之后,沐善法师起身告辞。

    禹宣与黄梓瑕、周子秦送他到门口,又回来落座。夏末天气,颇为炎热,天井中小小一眼水池,也生不出多少凉快,那热茶的气息一熏,黄梓瑕只觉得自己内衣全都sh了。

    禹宣给她递了一柄扇子,她赶紧拿在手中扇着。周子秦一边说着“心静自然凉”,一边却发现没有多余的扇子了,只好苦着一张脸擦汗。他抹了一把汗,可怜巴巴看着黄梓瑕,问:“崇古,扇子借我扇一会儿?”

    黄梓瑕摇头,说:“你知道我脸上有易容的,万一被汗泡sh了,可就糟糕了。”

    周子秦撅起嘴,说:“我就觉得奇怪嘛,王爷都不再易容了,你是他身边一个小宦官,干嘛还要易容啊?”

    黄梓瑕用扇子遮住脸,淡淡地说:“这边有认识我的人。”

    “认识又怎么样,他乡遇故知不是挺好的么……”周子秦说到这里,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赶紧问,“崇古,你从实招来,你是不是欠了蜀郡某人的钱,怕被追高利贷?”

    黄梓瑕对于他的奇思妙想异想天开早已习惯,只径自扇着扇子不理他。

    周子秦顿时郁闷了,捧住她的手说:“来嘛来嘛,你来求求我,我帮你还钱你看怎么样?”

    黄梓瑕甩开他的手,说:“太多了,你还不起。”

    周子秦目瞪口呆:“不会吧,难怪你都卖身为奴了……看来只能靠夔王替你还了。”

    黄梓瑕无语地低头扇扇子,随口敷衍:“是啊,这辈子我决定靠他了。”

    禹宣默然望了她一眼,握着杯子的手在无意间默然收紧,筋节微露。但终究,他什么也没说,只给二人又斟了一盏茶。

    黄梓瑕端起禹宣斟满的茶,抬眼看着他问:“沐善法师在广度寺多年,怎么之前我却从未听说过?”

    禹宣淡淡说道:“你不是最不信神佛的么?我记得义母之前初一十五去郡守府左近的寺庙烧香,你还从不肯跟去呢,何况是郊外明月山上的寺庙。”

    黄梓瑕点头,说道:“但沐善法师名声如此显赫,我也该听过才对。”

    “沐善法师之前一直云游四方,直到去年才到广度寺禅居,自范节度的儿子范元龙那件事之后,才名声大振——当时你已经离开成都府了。”

    周子秦在旁边听着,恍然大悟:“我……我知道了!”

    黄梓瑕转头看他,眉尖微微一挑:“什么知道了?”

    “崇古,原来你……原来你就是……”他指着她,嘴巴和眼睛一起张得圆圆的。

    黄梓瑕以为他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微有诧异:“我是?”

    “你们瞒不过我了!我的感觉特别敏锐!”周子秦正色,一字一顿地说,“我已经发现事实真相了!原来,你,杨崇古,所谓还不清的债,就是欠了禹宣的!”

    黄梓瑕扶住自己的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子秦,你确实很敏锐。”

    她欠禹宣的,或者禹宣欠她的,似乎都有道理。从这一点上来说,周子秦也是对的。

    周子秦得意地看向她,拍拍胸口:“看吧,我洞悉一切,算无遗策!”

    黄梓瑕不由自主地用扇子挡住下半张脸,笑了出来。

    而禹宣静静望着池上青莲,声息俱无。

    黄梓瑕回头看见他的侧面,清冷浑如不似世间人的那侧面曲线,每一条起伏都是如此优美而熟悉。

    心口有些东西暗暗地涌了上来,她垂下眼,低声叫他:“禹宣……”

    他停了片刻,才回头看她。

    黄梓瑕又问:“沐善法师说自己明日就要出行,你可知道他是要前往何处?”

    禹宣说道:“去往长安。”

    黄梓瑕不由自主地将身子前倾,低声问他:“是去做什么呢?”

    “据说有旧友神思恍惚,他前往开导。”

    “沐善法师这个年纪的人了,还要千里跋涉前去,看来这位旧友,必定不是普通人。”

    禹宣听她说着,默然点了点头,说:“只是我对他所见之人没兴趣,因此没有问。若你需要的话,我明日去送他时打听一下。”

    “嗯,麻烦你了。”黄梓瑕说着,手捧茶盏转头看周子秦,“今日过来,其实还是为了齐腾一案。但此案我觉得已没什么可说的了,不知子秦有什么需要问的?”

    “当然有!”周子秦十分认真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然后翻开,一条条问下去,“第一,在齐腾的家中,找到了钟会手书,你看是不是你在温阳家看到的那个?”

    禹宣将他带来的那个册页接过来,扫了一眼,点头说:“正是。”

    “确定吗?”

    “嗯,当时我说是假的,温阳曾作势想要撕掉,但最后又留下了,你看——”他的手指向一个小小缺口,“这个痕迹尚在。”

    周子秦点头,在那一条之后打了个勾,然后又看向第二条,问:“黄梓瑕是个怎么样的女子,具体形容一下?”

    黄梓瑕只觉得自己眼皮一跳,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腮帮子,仿佛牙痛一般。

    禹宣本就神思不定,听他忽然这样问,顿时恍惚诧异,茫然反问:“什么?”

    “就是……我听说你当初住在郡守府内时,和黄梓瑕十分亲近,感情非常好……所以我想找你了解一些关于黄梓瑕的事情,因为,因为……”周子秦不好意思地抓着自己的耳朵,吞吞吐吐地说:“因为我十分仰慕黄梓瑕。”

    黄梓瑕无语地将脸转向一边,站起来走到池水边看睡莲去了。禹宣的目光一直伴随着她,他凝望着她在睡莲之前的身影,缓缓地应着周子秦的话:“她……和杨公公有点相像。”

    周子秦点头:“是啊,两人破案都很厉害,不相上下!”

    禹宣不知该如何接下去说,抿唇再不开口。

    周子秦眼睛水汪汪地望着他,满脸期待,只差摇尾巴了。

    黄梓瑕蹲在池边,伸手抚摸睡莲半开半闭的花朵,青蓝色的花朵和她白皙的手轻轻触碰,日光下颜色晕绚,一时令他眼前一片模糊,看不分明。

    她回过头看他,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便放开了那朵睡莲,站起来说:“既然子秦没事要问,那么我们便先回去了。”

    周子秦撅起嘴,不舍地看着她:“崇古,这里茶香花好,再坐一会儿也不错嘛。”

    黄梓瑕摇头,说:“我得先回去了。”

    周子秦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说:“崇古,回衙门去坐着,了无生趣啊……”

    禹宣站起,就在走到睡莲池边时,他终于停住了,轻声叫她:“杨公公……”

    黄梓瑕回头看他,静候他说出下面的话。

    然而禹宣却始终没有出声,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许久许久,才朝着她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说:“我送你。”

    黄梓瑕默然望着她,看着面前这个照亮了少女时期的美好男子,她抑制着心口的轻微悸动,也向着他露出微笑:“不必了,就此告辞。”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