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簪中录 > 第163章 十四重寻无处(三)

第163章 十四重寻无处(三)

作品: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字数:220370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黄梓瑕接过茶回头一看,正是王蕴笑容温柔地站在她的身后,之前的凶案和周身那些喧闹仿佛压根儿没影响到他。

    见她迟疑了一下,王蕴便给周子秦也倒了一杯,笑问他:“子秦你说呢?本案有杨公公出马,天下还有谁能出其右?”

    “不知道如果黄梓瑕在的话……她会怎么看。”周子秦捏着茶杯,若有所思。

    王蕴笑道:“我相信她和杨公公的想法和做法,应该是一模一样的。”

    黄梓瑕尴尬看了王蕴一眼,低头喝茶掩饰自己:“王都尉还没回去吗?”

    “真相尚未大白,回去也是无心睡眠啊。”他在栏杆上坐下,笑意吟吟地看着她。

    黄梓瑕都无语了,只能对周子秦说:“我们先回去休息吧,今晚看来是无法有什么进展了。”

    “要回去了吗?”王蕴姿态从容地站起身,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我也正要回节度府,你我可以同归。”

    黄梓瑕默然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情温柔,一副坦荡荡的模样,又无法拒绝,只能跟着他出了郡守府。

    她的那拂沙被救回来之后,如今伤势尚未痊愈,所以她骑着马,尽量小心,溜溜达达地出了郡守府。

    王蕴的马也走得十分慢,两人并辔而行,嘚嘚的马蹄在成都府静夜的街道上轻轻回荡。

    天空无月,寂夜无声。王蕴回头看她,她低垂的面容在暗夜中看不分明,唯有她的目光一转,如同水波在暗夜中闪动,他才感觉到她看向了自己。

    黄梓瑕端详着他被黑暗隐没的面容,忽然觉得心中一动,记忆中有些东西被猛然掀起,就像泛起暗黑的涟漪,在她的心口涌起粘稠而不安的惊惧。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忽然“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啦?”王蕴催马来到她身边,关切地问。

    黄梓瑕跳下马,仔细看着马匹身上的伤势,说:“好像那拂沙的伤势还未痊愈,我这才骑了多久,它就颤抖了,还是让它休息吧。”

    “要回郡守府换匹马吗?”王蕴问。

    黄梓瑕摇摇头,说:“都出来挺远了,等一下就到节度府了。”

    王蕴见她在下面牵马走着,想起了之前在长安的夜色之中,她在街上走着,而自己在旁边骑马与她一起走回去的情景。他不由得笑了出来,在马上开玩笑地俯身伸手给她,问:“要不……上来和我一起?”

    她抬眼看了一下他,居然闷声不响地抓住他的手,真的翻身跃上了他的马背,坐在了他的身后。

    王蕴自己反倒怔了怔,诧异地回头看她,却只看到她低垂的眼睫微微颤动,她的神情隐藏在黑暗之中,只有声音轻轻传来:“最近变故丛生,我好像真的有点儿累了。”

    “那么……我带你回去吧。”他说。

    黄梓瑕没出声,他感觉到她应该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用自己的手围住了他的腰。

    在这样的暗夜之中,就像是恍然如梦。长久以来遥遥以望的女子,坐在自己的身后,柔顺地抱住自己,让自己带着她回家——这不像是真实的,倒像是一场午夜之中的幻觉一般。

    可是她的手明明就在自己的腰间,夏日的衣衫轻薄,她的肌肤热气都似乎能隔着衣服透过来,传到他的身上。她的呼吸那么轻微,微微撩起一丝他散落的头发,在他的脖颈之上轻轻掠过……

    就在王蕴一时恍惚之际,她的身体忽然向旁边一倾,仿佛猝不及防,她的手往旁边一移,重重按在了他的左肋。

    他闷哼一声,虽然控制得极好,只有轻微的声音,但她显然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也变得冷淡起来:“王都尉受了伤?伤在左肋?”

    王蕴默然咬牙,低声说:“前几日随西川军进山查找夔王踪迹,谁知遇上了流窜的刺客,受了点伤。”

    黄梓瑕点点头,说:“原来如此……”

    话音未落,她的脚又忽然往前一踢,刚好就踢在了他脚上另一个受伤的地方,他顿时痛得浑身一哆嗦,忍不住低低□□了出来。

    趁着他忍痛时身体一低,黄梓瑕放开他的腰,迅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翻身上了自己的那拂沙,拨转马头,退离了他。

    他们彼此勒马,站在街的两旁。拐角处的街灯照在他们的身上,温暖的一种橘黄色,但黄梓瑕在夏夜的风中望着面前的王蕴,觉得身上冒出了微微的寒意。

    王蕴暗暗咬一咬牙,脸上浮起一抹看似自若,实则艰涩的笑意:“怎么了?”

    黄梓瑕死死盯着他,在此时的静夜之中,流过他们身边的风都带着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意味。

    她声音极低极低,却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原来……是你。”

    王蕴目光与她对望,脸上的笑容又显得浅淡从容起来:“对,是我。”

    黄梓瑕想起暗夜山林之中,他看着自己与李舒白的亲密举止时,那种意味深长的复杂眼神;想起自己喂他吃鱼肉时,他问自己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时的神情;想起自己威胁他的时候,他说,这么好看的女子,为什么要装扮成宦官……

    她心乱如麻,夏夜风声凌乱,呼啸过成都府的大街小巷,自他们身边川流而过,似乎永不止歇。

    而王蕴遥遥望着她,那一直温柔的面容上,笑容渐渐淡去,他凝视着她,那目光深暗而幽杳,直刺入她的心口。

    她咬一咬下唇,问:“为什么?你奉了谁的命令追杀我们?你又为什么要接下这个任务?”

    王蕴催马向她走来,他的声音,似乎被夜风传染,也变得冰冷僵硬起来:“如今你这匹马受不起长途奔袭,你逃不掉的,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黄梓瑕勒马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他:“我还想问你一句话。”

    “说。”他冷冷地伫马,站在她面前一丈远的地方。

    “在山林之中,夔王已经看破了你的身份,却帮你隐瞒了,而你也帮助我们最终离开了。那么后来,你又为何要在客栈再度暗杀我们?在身份已经泄露的时刻,再组织一次暗杀,你觉得这样明智吗?”

    王蕴冷冷一笑,问:“那么你认为呢?”

    “因为,第二次暗杀的布置者,不是你——或许,根本就是来自于两股势力。”她目光清冷地望着他,仿佛是洞悉,又仿佛是悲悯,“而你身后的人,在明知道夔王已经知晓你身份的时候,却还组织起第二次暗杀,成功了倒好,不成功的话,你便是替罪羊,唯有身后的势力,无论成败都坐享渔人之利……”

    “你不需要如此挑拨离间。”他打断她的话,冷冷地说,“只是因为我当时受伤了,所以暂时不再过问此事。至于其他人如何执行的,与我无关。”

    黄梓瑕又说道:“王爷当时在林中那样处置,自然便是已经放了你一条生路。何况你也是奉命行事,只要你指认幕后真凶,自然不会追究你的过错……”

    “你不必再拖延时间了!”王蕴拨马向前,直扑向她,“黄梓瑕,我不会再让你回到他的身边!哪怕毁了你,我也不愿看到你在别人身边活得称心如意!”

    黄梓瑕却将马匹往后一拨,转身就向着后方疾奔而去。

    只有一丈的距离,那拂沙虽是万里挑一的大宛宝马,但毕竟大病初愈,反应稍微迟缓。而王蕴□□的马虽比不上她的,却也是千里良驹,一纵身就横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黄梓瑕却再度拨转马头,向着后方奔去。

    王蕴再度催马向她跃去,却只听得“哗”的一声又“砰”的一声,马鞍陡然一歪,他从马上直摔了下来。

    幸好王蕴反应极快,在地上打了个滚消去势头,才没有受重伤。但他原先的伤口在这样的撞击之下,顿时绽裂开来,胸口的衣襟被些微的血迹染出斑斑红点来。

    他将目光转回自己的马身上,看见被整齐割断的马鞍,才惊觉原来她刚刚坐上自己的马时,早已动了手脚。

    还未等他起身,黄梓瑕早已从马上扑下,将手中那柄鱼肠剑抵在他的喉口——这柄剑,在宴会开始前她放在了那拂沙身上,从那拂沙身上下来时,她假装检查马的身体,其实悄悄地收在了袖中。

    他仰卧在地上,胸口剧痛,全身无力地望着面前的她。

    彷如山林之中那一场戏重新上演,在无人的寂静深街,她又再度将他制住。

    “黄梓瑕……我终究不是你的对手。”他愤恨又无奈地望着她,喃喃说道。

    黄梓瑕将手上的鱼肠剑偏了偏,免得误割到他的肌肤:“王都尉,在山林之中,我们迫于形势,所以将您放走了。但如今你又再度落在了我的手中,不如现在请您跟我坦白一下吧,到底,你幕后的人是谁?”

    “没有幕后人。我听从的只是自己的心。”王蕴的目光冷淡地定在她的身上,冰冷如刀。这一刻他那种春日般温煦的风度已经完全不见,取而代之是冬日般的冰寒。他的声音,也带着冰冷的意味,深深地刺入她的心中。“这次离京的时候,有人送我一句话。他说,有些东西,你不顾一切想要得到的,却终究落在了别人手中,那么,还不如毁去了来得痛快。”

    黄梓瑕抓紧了鱼肠剑的柄,她的手指骨节握得太紧,甚至显出一种青紫的痕迹,可她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她只一动不动地望着王蕴,就像望着一个全然陌生的人,就像望着一座开满鲜花的园林瞬间失陷于兵火,一切美好的印迹荡然无存。

    “黄梓瑕,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恨你。”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语调冷得不带一丝感情,“你侮辱了我,侮辱了整个琅琊王氏,你让我和我的家族成为整个天下的笑柄,你说——我怎么甘心,看着你好好活下去?”

    黄梓瑕反问:“为了报复我,你竟会扯上夔王?”

    “哼……”他却没有回答,只冷冷地转开目光,抬头望着夜空。

    “就算你是真的恨我,真的想杀了我,但你的第一目标,还是夔王。而我只是你顺带想要杀死的人,不是么?你背后的势力,才是这次暗杀的开端。”黄梓瑕深吸一口气,直视着他,毫不迟疑地问。

    “我想杀你,岐乐郡主也想杀你,我们一拍即合,仅此而已。”他依然只这样说。

    黄梓瑕还要逼问,却听到身后有人淡淡地说:“崇古。”

    黄梓瑕回头,看见一条人影站在繁星之下,清致而优雅,挺拔而伟岸,正是李舒白。

    她依旧以鱼肠剑抵着王蕴的脖颈,叫他:“王爷……”

    “你不要胡乱揣测。”逆光的星空之下,她看不清李舒白的表情,只看见他的一双眼睛,倒映着星光,带着一种幽暗的辉光,“蕴之是我好友,更是琅琊王家的长孙,王皇后的堂弟,御林军的都尉,他不可能会是刺杀我的人。”

    黄梓瑕正要开口,但在接触到他目光的一刹那,她陡然惊觉,明白过来。

    她放下自己手中的鱼肠剑,将它还鞘放回自己怀中,低声说:“是,我多心了……还请王都尉不要介怀,不要怪我唐突冲撞。”

    王蕴慢慢地坐起来,看着她不说话。许久,他的目光又转到李舒白的身上。

    李舒白平静地说道:“蕴之,崇古单纯无知,不谙世事,你切勿责怪。”

    王蕴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许久,才低声说:“不敢。”

    李舒白便不再说什么,只走过来,伸手给他。

    王蕴握住他的手,慢慢站了起来,看向黄梓瑕。

    黄梓瑕强自按捺住心中的郁闷,向着他一低头赔罪:“王都尉,请恕奴婢太过挂心王爷安危,以至于错怪了您。”

    他一抬手制止住她,慢慢地越过她,向着节度府内走去。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