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簪中录 > 第162章 十四重寻无处(二)

第162章 十四重寻无处(二)

作品: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字数:220370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周子秦的妹妹周紫燕,长得一张俏丽的瓜子脸,和周子秦有点相像,身材脸庞都要小巧很多,气势却要威压过周子秦一百倍。

    “哥,你说说看,我准未婚夫就这么死了,我以后在蜀郡,是不是就成个笑话了?”周紫燕拍着桌子,一脸愤恨。

    周子秦捂着头痛苦地说:“妹妹,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不是在京城也被笑过么……”

    “所以第二次了,我这辈子估计就嫁不出去了。得了,我还是回京去找我心上人吧!”

    周子秦哀求地看着妹妹,希望她给自己一点面子:“现在是官府问话,公事公办,你给我坐端正点。”

    她压根儿没理他,只翘起一只脚,歪坐在椅子上,一脸不屑:“就你那半桶水,我还不知道吗?哥,你要是真想把这案子办好,我给你出个主意,保证所有难题迎刃而解!”

    周子秦居然还真的探头过去,轻声问:“什么主意?”

    黄梓瑕无语地低头,假装自己在专注看前面的各人供词。

    “你去外面发张榜文,就说黄梓瑕是清白的,请她赶紧回来,衙门一群以周少捕头为首的废物,等着她救命呢!”

    周子秦嘴角一抽:“这样行不行啊?”

    见周子秦还当真了,黄梓瑕只能咳嗽一声。

    他这才回过神,赶紧一巴掌拍在周紫燕的后脑勺上:“给我坐好!官府问话呢!”

    黄梓瑕见周子秦是靠不住了,只能自己执笔边写边问:“凶案发生之时,周姑娘在哪里?”

    周紫燕一脸晦气:“一直待在碧纱橱之中嘛,哪儿都没去……真是的,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做噩梦的,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死的,不知道我和一具尸体一起坐了多久呀!”

    黄梓瑕又问:“齐判官当时在你的身边,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没有啊,他就跟我聊了聊公孙大娘的剑舞,给我念了杜甫的诗,就是‘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那首。谁还没念过那首诗啊,所以我说我也读过的,别吵到我看剑舞。他有点尴尬,就不再说话了,我还以为他是不敢在我面前表现了呢,谁想原来是死了!”

    黄梓瑕对这个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女孩子也是无语,只能又问:“那么,在观舞期间,你是否曾有感觉到周围的动静?”

    “动静么……”她撅起嘴,仔细地想了想,然后说,“我想起来了,在中途,就是前面飘花瓣,然后不知怎么好像闹起来的时候,我看见谁拖了个人,拉到灌木丛边。然后就是一股臭气被风吹来。我赶紧捂住脸偏开头,那时候仿佛觉得坐在碧纱橱旁边的齐判官似乎喉口里‘咕’的一声……”

    “你确定是在那时候?”周子秦激动地问。

    “好像是啊,因为我在想,我还有层碧纱橱遮着,外面这齐腾肯定要被熏死了吧?”

    “那么,你当时偏开头去看了吗?”

    “没有呀,那么臭,避之唯恐不及,谁还会转头去看啊!而且外面的灯都熄灭了,只剩下前面照着水榭的几盏灯笼,我周身本来就暗,再加上又坐在碧纱橱内,隔了一层纱,就算想看外面也看不清呀!”周紫燕将团扇抵在自己下巴,皱眉想了想,说,“不过那之后,好像齐判官就真的没有动过了,我想他肯定是在那个时候死了。”

    “没有任何其他动静吗?”

    她十分肯定,毫不迟疑:“没有,反正我没感觉到。”

    周子秦只好说:“好吧,你先去休息吧……总之,齐判官应该是在那时候死无疑了。”

    周紫燕站起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他,说:“哥,给你出个主意吧。”

    “嗯?”周子秦抬头看她。

    “你还是去找黄梓瑕吧。我看,你这废物要查明案件,基本是不可能的。”

    周子秦愣了愣,然后转头看着黄梓瑕,满眼含泪:“崇古!求你一件事!”

    “知道了。”黄梓瑕面无表情地翻过一页记录,“我会帮你破掉这个案子,让你在妹妹之前重树雄风的。”

    王蕴依然是那种意态潇洒的模样,脸色虽略有苍白憔悴,但在此时的灯光照耀之下,蒙了一层朦胧温暖的光线,更显得整个人温润如玉。

    他端坐在他们面前,神情中淡淡一抹笑意:“天色已晚,你们还要管这个案子,真是辛苦了。”

    周子秦愁眉苦脸道:“就是啊,何况还是节度府中的判官死去,兹事体大,不尽快破案可不行啊。”

    “我当时一直都在原地安坐观舞,身边的禹宣与元龙离开之后,身边虽然无人,但毕竟还有几位副将和参事,我想应该是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证明我并未离开过当场的。”王蕴神态轻松,对于齐腾的死也并不放在心上。

    周子秦点头,又说:“我当然是绝对相信王都尉的,只是当时场上所有人都看着水榭之中,下面座位席上昏暗,王都尉又坐在最左边,后面无人,右边的禹宣和范元龙也离开了,不知隔了三个座位之外,有没有人注意到王都尉是否站起离开过呢……”

    王蕴苦笑道:“这可不好说,毕竟大家都是往前看的,谁会在观舞的中途往左边看我是否坐在那里呢?”

    周子秦又安慰他道:“没事啦,毕竟你与齐判官也并无纠葛。按照常理来说,王都尉没有作案动机。”

    他本来也不在乎,口气轻松,就跟聊天似的:“不知两位对这个案子有何看法呢?”

    周子秦烦恼地说道:“此案目前来看,并未找到有作案时间的人,所以主要的着手点,应该只能是作案动机了。”

    “对呀,究竟谁有杀齐腾的理由,全部抓起来问一问,不就行了?”王蕴说着,眼角带笑地望着黄梓瑕,“不过我应该第一个被剔除出嫌疑人行列吧?毕竟,我刚从京中来,与齐判官没有任何瓜葛。”

    黄梓瑕淡淡问:“不知王都尉到成都府所为何事?”

    “御林军要提拔几位都统,有三四个是蜀郡人,得调查一下家世背景。本来这并不是我的事,但你们都到蜀郡来了,我一人在京中也十分无聊,于是便过来了。”他言笑晏晏,说话滴水不漏。

    周子秦十分感动,立即拍板说:“王兄,你一定要在这边多呆几天!过两天这案子一结,我们几人到周围玩半个月,好好领略蜀中山水名胜!”

    黄梓瑕默然无语地低头喝茶,一边说:“王都尉有心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先问一问几位副将吧。”

    西川军几位副将互相作证,一口咬定当时彼此都在一起,绝对没有任何人单独离开过。

    “何况我们是武职,齐判官是文职,我们平时虽然有交往,但都是场面上点头之交,实则没有任何利益牵涉。就算他没了,我们之间也没人有机会升迁,怎么可能杀人呢?”

    成都府的几位参军也是彼此作证,他们与齐腾更是关系浅淡,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乐师们当时在水榭一侧,随时按照殷露衣的指挥。就算是当中有一段只有笛声,但其他乐师也都是要等候着的,个个坐在那里,绝没有人起身离开过。

    奴仆们在水榭另外一边,包括周紫燕的几个贴身侍女。十来个人站在那里虽然有点混乱,但站得都比较紧凑,谁要是走动的话,必定会被其他人发觉。

    人证看来是靠不住,而另一个重要的物证,也是毫无头绪。无论他们在剩下的垃圾中如何一遍遍地搜寻,都没有任何像凶器的东西。

    黄梓瑕又回去仔细观察了齐腾的尸体一遍,沉吟不语。

    范元龙居然还没走,这回酒倒是好像醒了一些,溜溜达达又凑到她身边:“杨公公,听我一句话,凶手就是禹宣!仗着自己长得好看,意图染指郡守千金!当初黄郡守女儿就是他勾搭过的,现在又把目标定在了周郡守的女儿身上,现在一看周郡守要把女儿嫁给齐判官,他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禹宣啊禹宣,你简直是专挑郡守女儿下手,你忒上进了你!”

    禹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顾自抬头看天。

    他冷淡倨傲的神情让范元龙顿时暴跳起来,要不是被他身边的人死死拉住,他肯定就要动手了。

    眼看深夜这一场喧闹一时不会停歇,周子秦站在黄梓瑕身后,束手无策:“这个案件可太棘手了!明知道凶手就在我们一群人之中,可任何人都没有作案的机会不说,而且所有人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愣是不知到底是谁。而且,就连凶器都找不到!”

    黄梓瑕点头,说:“是很奇怪……”

    身后有人给她递了一杯茶,说:“先喝口茶吧,慢慢找。以杨公公的聪明才智,不过三五日,我相信此案定能真相大白。”

    黄梓瑕接过茶回头一看,正是王蕴笑容温柔地站在她的身后,之前的凶案和周身那些喧闹仿佛压根儿没影响到他。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