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簪中录 > 第159章 十三绛唇珠袖(二)

第159章 十三绛唇珠袖(二)

作品: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字数:220370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离得较近的几个下人已经围住了碧纱橱旁边的椅子,而碧纱橱内的周紫燕早已跑了出来,和自己的几个丫鬟站在一起瑟瑟发抖。

    周子秦奔过来,问:“怎么回事?”再抬头一看碧纱橱旁边,顿时脸色变了。

    水榭旁边灯光大亮,照在岸边游船码头之上。碧纱橱旁边的椅子上,齐腾一动不动地垂首坐在那里,全身软瘫无力。在他的心口上,一个血洞尚在汩汩流血。

    周子秦立即走到他面前,先探鼻息,再摸他脖子上的脉搏,然后站起身来,低声说:“已经……断气了。”

    周围人都忍不住惊叫出来。

    节度府判官在郡守府中忽然死去,范应锡与周庠都是脸上变色。周庠心知事关重大,可他毕竟文官出身,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反应,只能瞠目结舌站在那里。

    范应锡脸上迅速闪过恼怒与恐惧,他府中的副手忽然死去,焉知不是有人针对他下手?而且,死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他待要发作,又惊觉夔王就在身边,又不得不强压所有情绪,向李舒白请示道:“王爷,下官府中判官死于此处,不知我与周郡守该如何处置较好?”

    李舒白目视黄梓瑕,安抚他说:“我身边的杨崇古,在京中曾破了几个案子,用起来还算应手。范将军若有需要,尽可驱驰。”

    范应锡赶紧说道:“不敢不敢!还请王爷示下,若能得杨公公帮助,此案自然迎刃而解!”

    黄梓瑕也不再理会这些人在尸体旁的客套,向范应锡一拱手之后,便立即走到尸体旁边,查看尸身上的痕迹。

    齐腾面容算得上平静,显然是事起突然,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杀了,所以表情并没有特别惊吓扭曲。他的身躯也还柔软着,瘫软在椅上,双手下垂,后背贴着椅背,脑袋下垂。要不是胸口的血洞,别人还会以为他只是在偷懒睡觉而已。

    周子秦在她身边轻声说:“你看他的左手背。”

    黄梓瑕将他的两只手抬起,仔细看了一遍。

    他的右手背一切如常,但左手背上,有几个不太均匀的几个小斑点,分散在那里。只有仔细凑近了观察,才发现那时几个小小的伤口,就像是被小猫咬噬过,或者滚油溅上后水泡破掉的痕迹,不规则地分散在他的手背与手腕相接的地方。

    “是前几天留下的伤痕,已经落了痂。过几天颜色淡去后,就可以恢复了,大约只会在他的手背上留下几个难以注意到的小伤痕。”黄梓瑕说。

    周子秦点头:“是啊,只是不知道这几个小伤口是哪里来的,和本次的命案有没有关系。”

    “好几天前的小伤口,和今天的死……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关联。”周子秦一边说着,一边还是记在了验尸档案上。

    黄梓瑕见齐腾身上再无其他异常,便站起身,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

    观舞的人全部都在水榭之前的码头空地上,这里三面环水,若要进到这块地方,除了经过水榭之外,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水上过来。

    然而她沿着码头走了一圈,在水边的台阶上,没有任何人从水中进来的痕迹。别说码头,水榭边的树下,灌木丛边,岸边湖石之上,都没有任何水迹。

    水榭之中已经摆下茶点,周庠与范应锡陪着李舒白在用茶。只是范应锡面对着下属的尸体,周庠眼看着准女婿死亡,都没有心情品茶。

    只有李舒白还在如常品茶,见她沉默地转回来,便放下茶盏问:“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

    “是……作案的人,只可能是我们几个在场的人。府中在这边伺候的奴仆下人,我,周子秦,张行英,禹宣,王蕴,周家姑娘,周郡守,范将军,甚至……王爷您,都有作案的嫌疑。”

    李舒白微微皱眉,站起与她走出水榭,目光落在尚且在丫鬟们身边瑟瑟发抖的周紫燕身上。

    黄梓瑕看出了他的意思,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是的,事发的时间,应该就在公孙大娘跳这一场舞的一段时间,不过半柱香时间。在人群之前看跳舞的人,若要抽空偷偷到后面杀人,即使灯光黯淡,身影也必然会被别人看见。唯有碧纱橱,因是周家姑娘在里面,所以陈设在了人群最后。而因为齐腾来到周家姑娘身边,所以当时在她身边的四个丫鬟,都已经避到了旁边树下。所以,能杀人而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最大的可能,应该就是当时身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周紫燕。”

    李舒白将目光从周紫燕的身上收回,淡淡地说:“一个即将出嫁的姑娘,大庭广众之下杀害自己的准未婚夫,未免骇人听闻。”

    “除了审问周家姑娘之外,还有一条,就是赶快搜身,看是否能缴获凶器。如果没有的话,估计就要下水去打捞凶器了。”

    蜀郡成都府四位捕快连夜进来,对当时在场的人搜身,包括禹宣在内。

    他默然将自己的外衣脱掉,让他们搜身。只是他的神态中带着隐忍抑郁,强自压抑着不快。

    王蕴在他身后,十分爽快地站起示意捕快们来搜他的身。等搜完无误之后,他才对禹宣笑道:“被人怀疑这种事,可够令人郁闷的,不是么?”

    禹宣与他并不熟悉,因此也不接话,只看了他一眼。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是么?”他又慢悠悠地说。

    禹宣知道他的意思,就是指自己当初将黄梓瑕的情信上呈给节度使范应锡,致使黄梓瑕成为毒杀全家的凶手,亡命天涯。

    他默然转头,看向黄梓瑕。

    她正站在夔王的身后,而夔王回过头,正向她说着什么。场面混乱,四下嘈杂,她一时没听清楚,于是他俯下身,贴近她又说了一遍。

    那张总是冰冷的面容上,是难得一见的和煦神情,而他在说话时,那双始终定在她身上的眼眸中,掩饰不住的温柔几乎要流泄出来。

    禹宣神情一黯,但随即又转过眼看他,声音低若不闻,却刚好让他听见:“她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与她有一纸婚约的人,又不是我。”

    他的话清清淡淡,却让身为黄梓瑕未婚夫的王蕴的心口,猛然一抽。

    但他素来涵养极佳,终究还是抑制住了心头的那阵火焰,只朝着禹宣微微一笑,说:“是啊,只是我也不知,究竟是有个名分比较好,还是无名无分来历不明的好,你觉得呢?”

    禹宣冷冷转开自己的面容,再不说话。

    在场诸多人都被搜过了身,一无所获。

    “捕头,有……有个发现……”有个捕快跑过来,凑到周子秦耳边,吞吞吐吐不敢说。

    周子秦赶紧揪住他的耳朵:“快说快说!到现在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你要急死我啊?”

    “是……是范少爷的衣服下摆上……”他低声说。

    周子秦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冲到范元龙身边。这倒霉家伙刚刚中途被禹宣拉走,趴在灌木丛边就吐了,吐就吐吧,还直接倒地就睡着了,现在被人拉起来,正蹲在那儿喝醒酒汤,满身是尘土和呕吐物,一片狼藉。

    周子秦也顾不上肮脏了,蹲下来拉住他的衣服下摆一看,两抹新鲜血迹。

    范元龙扯着衣服下摆,还在嘟囔:“撩我衣服看什么看?我也是男人,好看么……”

    范应锡一看不对劲,过来先把范元龙揪了起来,又气又急:“小王八蛋,你衣襟下摆这是什么?”

    范元龙含糊地说:“这不……脏东西么?”

    “脏东西?你再看看!”他暴怒道。

    周庠赶紧出来做好人,另替自己儿子转移仇恨:“范将军,事情未明,看令公子的模样,也还在酒醉糊涂中,你别吓到他啊,等下我们慢慢问,将军您看可以吗?”

    范应锡气急败坏,松开儿子那又脏又臭的衣襟,狠狠地将他推倒在地:“小畜生!到底喝醉酒干了什么?你这是要死啊!”

    李舒白却在旁说道:“也未必见得就是令公子。毕竟,天底下哪有杀了人之后将凶器在自己身上擦干净,然后又丢掉的凶手?”

    范应锡如释重负,赶紧对李舒白躬身行礼道:“王爷说的是,末将真是气糊涂了!”

    周庠也赶紧吩咐周子秦:“好好查探!务必要尽快查出真凶,看谁敢冤枉范公子!”

    周子秦唯唯诺诺地应了,黄梓瑕与他一起蹲下去,研究了一下范元龙身上那块血迹。

    血迹刚刚干涸,还是鲜红色的,痕迹呈长条形,两条并不平行。显然是凶手杀人之后,抓起范元龙的衣服下摆,将满是鲜血的凶器在上面擦拭,一正一反,所以留下了两条。

    一直哆哆嗦嗦缩在一边的周紫燕,此时指着黄梓瑕叫出来:“还有那个公公,不是还没搜过身么?”

    周庠立即喝道:“胡闹!杨公公是天下闻名的神探,在长安屡颇奇案,又是王爷身边人,岂会有作案嫌疑?”

    黄梓瑕看着负责搜身的那几个捕快,颇觉尴尬。这一着是她和周子秦提出的,虽知凶器还在凶手身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是必由的例行公事,谁想此时却临到了自己头上。

    周子秦还在查看齐腾的尸体,那双手正在伤口摸索着查看推断凶器特征,听到他们说的,便赶紧站了起来,举着自己那双血淋淋的双手,说:“我来搜我来搜!我还从未搜过宦官的身呢,我得研究一下崇古的身姿为什么总觉得比别人优美些,他的骨骼肯定和别人不一样!所以谁都别跟我抢啊!谁抢我跟谁急!”

    黄梓瑕都无语了,只能回头看向李舒白。

    站在她身后的李舒白将手轻轻搭在她肩上,说道:“她是我夔王府的人,刚刚周郡守也说了,诸位都会看在本王的面子上,觉得搜她的身便是对夔王府不敬。但本王立身向来持正,她既是当事人,搜身也无可厚非,因此便由本王亲自搜身,一则无须各位担心冒犯王府,二则任何人等一视同仁,不知各位可有异议?”

    众人赶紧说:“自然没有!王爷果然清正严明!”

    只有王蕴垂眼一笑,禹宣在树下默然不语,周子秦哭丧着一张脸,不甘心地望着他们。

    李舒白又说:“张行英如今也是我身边人,子秦,你不是一向觉得他身手出色么?也可以试试看。”

    “哦!张行英交给我?太好了!”周子秦立即擦干净手扑上去,捏住张行英的胳膊啧啧赞叹,“张二哥,你的腱子肉实在不错,让我好好感受一下!”

    周庠实在无语,只能咳嗽了一声——毕竟如今出了大事,节度使身边的判官死了,能不能给收敛点?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