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正文 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心腹

正文 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心腹

作品: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字数:1036205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夏日午后的疾雨,令人图不及防。

    林延潮出宫回府时,天气还是晴朗,这才到府门处,天色突暗,大雨疾落。

    雨落时,林延潮于轿内正给邹元标,赵南星写信,但写写停停总是觉得不满意。

    正好大雨落下时,他掀开轿帘,但见街上人人皆奔走避雨。

    回到林府。

    孙承宗等十数名京中要员至府上要见自己。

    林延潮这几日睡眠一直不好,今日早早回府本是要休息的,现在公事之后这么多官员要见自己实在是没有三头六臂应付不来。

    对此管家的作用就很显然了,陈济川必须替林延潮应酬这些官员。

    他将官员见自己的事分个轻重缓急来。

    请安问好的,就可以推了。

    有些事一句话送到的代为传达就行了。

    甚至有些陈济川可以代林延潮作决定。

    最后真正要紧之事,又不能代为决断的,林延潮才必须抽时间应对。

    所以嘛,内阁大学士就是天子的管家,而陈济川就是管家的管家。

    张居正的游七,申时行的申九,王锡爵的王五都是可以与三品大员坐下来一起喝茶的。

    林延潮先回书房更衣,然后请孙承宗入内。

    林延潮一见孙承宗即道:“皇长子的事济川已与我说过了。你需多宽解殿下。”

    孙承宗道:“是,殿下这几年着实受苦了,太子不似太子,亲王不似亲王,还不能见到爹娘。”

    林延潮闻言沉默片刻,然后道:“此生不可执着之事,在于长久。有时候日子会长得不知有多久。”

    “话说回来,事事哪有那么容易的,又何况于储君之位。而今我唯有一句,请转告殿下,百忍成刚!”

    孙承宗道:“回禀恩师,学生也是如此劝说殿下。幸喜这些年殿下学业日进,对学生所言的民间疾苦,也是体贴在心上,可期为圣明之君。上一次江淮大水,殿下屡次问学生灾民是否得到安置,后又问圣上为何不肯用内帑放赈。”

    “殿下对于恩师恢复张文忠公名位之事赞赏不已,对于矿监税使之事,隐隐也有些愤慨,他还曾说一旦他将来为君,必用恩师如此栋梁之材,放手整顿朝纲!”

    其实当时皇长子说了林延潮与他二人放手整顿朝堂,但在林延潮面前,孙承宗隐去了自己的名字。

    孙承宗说完留意林延潮的表情。

    却见林延潮听后淡淡一笑。

    孙承宗立即道:“恩师,殿下乃朴实之人,绝不会因求有于恩师而故意……”

    林延潮摆了摆手道:“言为心声!殿下如此说,即是心有此意,绝不用怀疑。”

    “稚绳,试问有一日殿下继承大宝,我为首臣,殿下若有意让你取我而代之,你当如何?”

    孙承宗没料到林延潮突然抛出这一句来,闻言之时呼吸顿止,难以喘息。

    林延潮道:“稚绳,你连这决断也没有,不足入阁,不足入阁。切记,你不为之,自有人为之。若有这么一日,由你继我政柄也胜过其他人。”

    孙承宗似生了一场重病,口中不能答一字。

    “若将来殿下有登大宝之日,即我退居林下之时!何为政柄所在?心底一定要清楚,”林延潮抚须感慨了一句,“稚绳你不用想得太多,有殿下这一句话,我已是感激不尽。”

    孙承宗垂首道:“恩师如此说,学生实不知用何言语剖析心迹。明日学生求退离京就是。”

    林延潮起身手抚其背道:“你是我的衣钵传人,岂可说这样的话。切记,此事只是你我二人所知,不可泄于第三人知!”

    “另外皇长子问矿监税使的事时,你要站在皇上那边说话,此为人臣侍君之道。”

    “学生不明白恩师之意。”孙承宗问道。

    “殿下要从你身上学的是帝王之术,当年张文忠公于经筵上,多次以周亚夫细柳营之事谕之皇上,后来又如何呢?如何侍君,你要多学学人家沈四明沈相公。”

    “再说这君有君道,臣有臣道,各行其是,方可阴阳共济!”

    林延潮说到这里甚有惋惜之意,但对孙承宗而言却生难忘项背之感。

    孙承宗走后,林延潮稍歇息一二,陈济川奉上帖子。

    林延潮捏了捏眉心问道:“还有几人?”

    陈济川道:“相爷,这二人最好还是见一见。”

    林延潮对陈济川道:“后面几人替我推掉。”

    不久一位四十有许的官员入内,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山东参政杨镐。

    杨镐入内后向林延潮躬身道:“下官山东参政杨镐参见阁老!”

    林延潮伸手虚扶道:“这不是京甫年兄?大家是自己人,无需多礼,坐下说话。”

    杨镐恭恭敬敬地坐了半边凳子,身子前倾。

    林延潮道:“这一次倭寇在朝鲜欲再度兴兵,朝廷上下再议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事,我想起前一年你与董一元雪夜兴兵破了炒花部,于辽东屯田又有政绩,堪为将才,唯独要想统御骄兵悍将,威服朝鲜还是欠缺了些资历,故而没有首先想到你。”

    “我本打算以郭美命为经略,但他言辽阳重地,不敢轻离,就向本阁部举荐了你。我想也是,若辽东不稳,朝鲜何以安。并且张次辅也很赏识你,故而这一次你出任备倭经略应不成话下。眼下你有何顾虑,不妨与我直言。”

    杨镐起身欠身行礼后道:“当初宋仁和克服平壤,郭中丞威震辽东,皆有阁老运筹帷幄,荐举得人之功。下官蒙阁老提携之恩,自当竭力报答,多余想法没有,唯有全力依照阁老的吩咐去为之。今日来府上,是请阁老面授机宜!”

    林延潮笑了笑道:“你这话说的,是不是要吾给你三个锦囊,你到朝鲜再打开?”

    二人同笑。

    杨镐谨慎地问道:“敢问阁老,征朝总兵官,朝廷选用何人?”

    林延潮道:“辽东总兵李如松,延绥总兵麻贵中选用一人,不过言官担心李如松两次平朝功劳太大,故而还是麻贵出任多一些?”

    但见杨镐松了一口气道:“当初宋仁和那么大的威名,尚居李如松之下,若是他出任总兵官,我亦担心不能胜任。”

    林延潮微微笑道:“我会圣上奏请给你加佥都御史,授尚方宝剑,御兵先御将,只需赏罚得当,不用顾虑。”

    杨镐闻言大喜,按照官场规矩佥都御史是巡抚的加衔,虽只是正四品,但却是京官。

    他身为参政,必须先迁布政使,然后再可以升任巡抚,此举等于连升数级。

    这一次他出任佥都御史,当然不是林延潮看在二人是同年的关系上,而是不拘一格用人才。

    却见林延潮打断:“只是有一事,新任蓟辽总督于道之,此人极不好相于。我曾在阁内再三反对此人在此时出任蓟辽总督,不过石大司马却极力保荐,甚至司礼监首座也要启用此人为蓟辽总督,故而我也……无能为力。”

    杨镐闻言吃了一惊,他也曾听闻于道之官声很差,但无奈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背景通天。

    “当初游击王必迪因不肯行贿此人,结果被逼死,此事吴惟忠等南军将领皆知,你此去为备倭经略心底要有数,朝中虽有我替你主张,但也不可太得罪此人。”

    杨镐低头道:“下官谨遵阁老吩咐。”

    林延潮点点头,临如此的大事,还是必用心腹。

    这也是很多官员喜欢任人唯亲的道理。

    若不是心腹,很多话不能说透,也不能百分百执行你的意思。

    杨镐道:“下官受命以前,对阁老当初辽津鲁一体布局深以为然。朝鲜之役,首先就要保障从登州至铁山饷道必须通畅,饷道不断,如此援兵军粮即可源源不断抵至朝鲜。”

    “至于铁山有五千南军,及以我明军为师范操练的一万朝鲜人马……”

    杨镐深知这是上一次朝鲜之役,张位,林延潮二人与朝鲜谈判的结果。

    有这一路人马在朝鲜,使明军避免了千里转输的困境。

    当初朝鲜国国内的党人还极力反对,认为此举丧权辱国。现在随着倭军再度登陆朝鲜,这些声音一下子都没有,反而朝鲜国主以朝鲜官员上下连声请求大明爸爸速速调兵调粮支援朝鲜。

    杨镐说了一通朝鲜战守之策,都深合林延潮之意。果真还是自己人好用。

    林延潮道:“这一次虽说是起于宗室勋戚将海贸之事搅得乌烟瘴气,但倭人狡诈反复,未必肯一战而降,故而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将起打服!”

    “不过战后必需重开东洋海贸,不然这一战就白打了,你与倭人谈判要着重这一点。”

    杨镐道:“下官明白,此去平倭,还是在于以战促和,但听闻倭酋平秀吉狡诈反复,信口雌黄,不可以按常理度之,下官朴实之人,怕与他商谈会落于下风,还请阁老面授机宜!”

    林延潮失笑道:“他既狡诈反复,你就不必跟着他狡诈反复,不妨以诚示之。”

    “以诚示之?下官不明白。”

    林延潮道:“两邦交往,不在于和而在于一个礼字。若得礼,和顺手可得。你若急切言和,反而遂了最凶最蛮者之意。”

    “你划定规则与倭人谈判,无论他们如何折腾,咱们以不变应万变。如此他们就知道威逼利诱皆不可动摇于我,最后顺应我们的规则之下,与之谈判。大节寸步不让,小处则可出入,这就是本阁部当初与平秀吉打交道的办法。”

    杨镐露出心悦诚服之色,当即向林延潮长长一拜道:“多谢阁老赐教!”

    林延潮闻言点了点头。

    杨镐走后,林延潮看了一眼户外,但见雨依旧下得很大。

    不久陈济川又引入一名八九岁的少年,此人就是林延潮今日要见的第三位客人,是何等身份令他反居于外头的部寺大臣之上呢?

    但见他低垂着脸,神情有些扭捏不安,衣裳也是湿了。

    林延潮见了叹息不已,陈济川对林延潮道:“老爷,他就是丘师爷的遗孤,眼下给你带来了。”

    丘明山曾是林延潮的师爷,后来投了钟骡子,操持漕运的事。丘明山后来病故,就留下了此一子,于是他写信托付给林延潮照看。

    林延潮起身走到少年面前,微微屈身对他道:“今日时候不早,我多余的话也没有。你只要记得以后将这里当作自己家就好了。”

    陈济川频频目视,但见少年似畏于林延潮威仪,或还是认生之故而沉默不答。

    林延潮见此不以为忤问道:“你用过饭没有?”

    少年仍是不敢答,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而这时很不巧地肚子里长长地咕了一声。

    少年顿时窘迫得耳根子也是红了,而林延潮,陈济川见此都微微一笑。

    “命厨房今日多作两个菜”,林延潮吩咐后,对那少年温言道,“洗了手脸,再换一身衣裳就来用饭,平日有什么喜欢吃的尽管言语就是,我记得你爹喜欢吃鲈鱼,想来你也如此!”

    那少年闻言心底一动,不由大着胆子抬起头来,但见林延潮温和地笑了笑。

    而这一幕已是暖了这少年心田,他垂下头用袖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

    一旁的林延潮不由抚须微笑。

    次日。

    文渊阁。

    三位阁臣议事之后,沈一贯先行一步告辞,而林延潮留在张位值房里喝茶。

    张位道:“依仆之见,这次倭国再行兴兵,乃不满于上次兵败,却又不肯放过与我上朝贸易之利,故而是小打而不是大打。”

    “所以不必劳师动众,需知道宫里传来消息,圣上对于东事再起已十分不满,连石大司马也遭训斥,恐怕弄不好连你我也要吃挂落。”

    林延潮闻言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历史上第二次援朝之战,石星身为堂堂兵部尚书竟然沦落到下狱论罪的处境。

    虽说天子念及他当年平宁夏之功的份上最终免去他死罪,但是还是病死狱中。而这一次石星只是吃了一个训斥,沈惟敬这大忽悠也仅仅是被降官一级罢了。

    林延潮道:“说到底还是朝廷没钱的缘故,不过狮子博兔,亦用全力。这用兵之道,向来以势压人,未得其胜,先胜其势。”

    张位抚掌大笑道:“宗海还是如此谨慎。”

    说到这里,张位为难道:“可是出兵就要用钱,你看朝廷现在稍稍才缓过一口气来。杨应龙还在作乱,数月前这才劫掠了江津,南川二地。圣上震怒,四川,贵州的军政大员皆遭重斥。”

    林延潮道:“次辅,杨应龙不过是肘腋之患,但若纵容倭国则易成心腹之患,再说只要能威服倭国,区区兵饷又如何能与每年流入之金银相提并论。”

    张位摆了摆手道:“宗海,仆一事不明白,金银之物既不能食,也不足暖,何必费如此代价以本国之物产易于番邦外国之金银。”

    “譬如本朝贩于番邦的织造,茶叶,瓷器都是精美绝伦之物,而一味贪羡金银,实难以益于国计民生。”

    “当年有地方官向朝廷奏请漕粮折银,时户部尚书宋归德答说,太仓之储,宁红腐不可匮绌,一旦不继,何所措手?此为朝堂推为高论。”

    林延潮知道张位所言也是当时士大夫普遍观点。

    宋纁治户部时就是这个主张他说,宁可太仓里粮食,米陈腐烂也不可匮乏,一旦不继,朝廷就没有后备手段。

    就好比银子,平日买来大米不难,但缺粮之时,必定米价暴涨,那时又能用同样的价格买米吗?

    林延潮斟酌了一番言道:“次辅之言经国高论,这一次来此我正是要以此事禀次辅。”

    “哦?”张位问道。

    但见林延潮从袖子取出一白晃晃圆物搁于两人之间的案几。

    “次辅,请看。”

    张位取来此圆物放在眼前看了片刻,然后道:“此物乃银子所铸,中间似一个‘十’字,做工雕花也不甚巧,厚薄不一,不成形状。”

    林延潮道:“这是佛郎机人的银币,我托人从广东购来。”

    张位闻言抚须道:“原来是番人之物。”

    没有看不起,也没有高看一眼,这就是不少明朝士大夫对待西洋之物的看法。

    林延潮道:“听闻佛郎机人已是开始用器物制银,如此银币佛郎机人用来市贸往来,可少去切割称量之烦。”

    张位寻思片刻,然后问道:“莫非宗海打算用东洋贩来的金银铸币?”

    林延潮点点头道:“确有此意。前几年从倭国贩来不少银币,其国人称为银判,做工甚为精巧,我打算效仿用以流通,促商贸往来之用。”

    张位道:“需如此大费周章?”

    林延潮道:“据倭国消息,平秀吉一统倭岛六十六国,占据了不少金银矿山,并废除其国海贼,其用心不言而喻。”

    “而本朝除了云南以外,皆不产白银。嘉靖年间倭国白银从海上流入本朝,以至于沿海不少海商逐利破坏海禁。而今反过来,若是朝廷将倭国之白银输入本朝渠道把握,如此不是将金银之物皆流入朝廷了吗?”

    丰臣秀吉夺取日本政权,先掌握全国大的矿山,然后下达海贼禁止令,之后发动征朝战争,其用意很显然有利用手中掌握的大量金银与明朝贸易。

    掌握了与明朝堪合贸易之权,即取得堪比于其天皇的法定地位。

    林延潮也有如此打算,通过明倭正常贸易,杜绝本国海商与倭国走私贸易,将原本民间流入的金银统统掌握朝廷手中。

    有此这官方贸易下源源不断流入金银,从而将铸币权掌握在朝廷手中,使中国从称量货币逐渐转换至银本位制。

    张位想了半天,显然是一头雾水,于是道:“宗海,你是否说得再明白一些?”

    林延潮笑了笑道:“次辅,本朝之初的钞钱,乃太祖用纸币取代金银所制,当时并不许民间使用金银,此为银禁,但为何最后却败坏呢?其因在于朝廷滥发钞钱,以至于民间钞钱泛滥,故而就不值钱了。”

    “原先朝廷规定每十贯钞钱折银七分,如今一千贯不过折银六钱。钞钱之滥发可见一斑,以后百姓哪个再敢用钞钱。”

    “故而要革除此弊,就必须以钞钱锚定金银,朝廷有一两白银就发行一两的钱钞,允许任何商家百姓持钱钞至朝廷兑换白银。”

    “那为何宗海又说要铸银币?”

    还不是明朝皇帝乱搞,之前滥发钱钞,导致国家信用破产。现在哪个百姓肯信朝廷发行的纸币。

    林延潮道:“钱钞之法,一时难以通行,先铸银币,等百姓认可后,再辅以纸银,最后逐步废除金银流通,如此经济之权皆在朝廷之手。”

    张位闻言不由叹服道:“宗海果真有经济之才,可惜若能一步到位就好了。”

    林延潮道:“先行银币已有莫大好处,首先免去了切割称量之烦,朝廷不必再将民间收上的银子再经回炉重造,州县也可免去火耗之费。”

    “其次百姓也不必出门再拿戥称称重金银,再以夹剪切割,方便了金银之流通。”

    “还有……”

    张位点点头道:“宗海所言极是。”

    转瞬张位目光一闪,略有所思。

    林延潮没有多心,他现在与张位正打得火热,上一次奏请皇长子冠礼之事虽说没成,但张位还是在廷议上支持冯琦出任礼部右侍郎,萧良有出任总督义学礼部右侍郎,叶向高为国子监祭酒。

    他这一次道出此计划,也是要张位在朝鲜用兵之事上大力支持自己。

    哪知当日林延潮走后,张位动用文渊阁阁印,现在赵志皋不在阁内,所以阁印张位一人保管。

    张位起草了一份密揭上呈给天子。

    密揭里尽载,如何用朝鲜制衡倭国,再通过倭国贸易得来金银掌握铸币权,铸造银币进而锚定发行纸币。

    总之将林延潮这一套办法变成了自己的主意。

    密揭乃内阁大学士与天子间‘悄悄话’,别说百官,就算是天子极亲近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也不得过目。浏览者只限于天子与阁臣二人。

    这也是阁臣制约司礼监掌印太监一等手段。也是防备如东汉十常侍那样隔绝内外的权监出现。

    所以别说是林延潮不知密揭内容,连张诚也是不知道。

    当日。

    天子于毓德宫里看到张位奉上的此疏后,不由龙颜大悦,拍腿赞道:“好个张位,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朕竟是看走了眼,此人真是比赵志皋更胜十倍,早知如此,朕也未必非用林延潮不可。”

    “此论真是妙绝妙绝!”

    天子想起自己每年望云南贡银如望秋水的感觉,大明疆域如此之大可就云南产出银矿。

    要知道云南贡银最多的时候,一年也不过十万。但市面上流通上亿白银又是从哪里来的。

    一旁的张诚,田义,陈矩都不知张位献上什么高策,令天子龙颜大悦至此。

    不过许久也没看见天子如此高兴了。

    他们都知道眼下赵志皋告病在家屡疏求退,天子一直不许赵志皋致仕的原因,就是认为张位尚不足以出任首辅。

    现在有此事的支持,恐怕张位在天子心目中的地位将大不一样了。

    天子想了想道:“张位入阁多年了,还只是文渊阁大学士吗?朕着实薄待了他。当初甘肃破贼之事,他的运筹之功,朕是知道的,只是朕要厚养人才故而不滥加恩赏,如今……”

    “传旨下去,着张位加少保,进武英殿大学士!”

    “内臣领旨。”

    听此张诚等都知道天子有一套自己的用人之道,有时有的大臣功劳明明很高,但却偏偏放在那里一时不赏,等过了一段再提及。

    至于少保乃从一品,武英殿大学士比文渊阁大学士又高了一阶。

    若说原先张位除了入阁比林延潮早外,双方地位差不多,现在无论是殿阁及加衔都在林延潮之上。

    张位加官进殿之事传出后,一时之间,官场上满是张位要取赵志皋代之为首辅的声音。

    封赏下来时,张位自是喜气洋洋,林延潮,沈一贯两位阁臣及阁吏自是道贺。

    林延潮看这一幕,心底有数。

    当初因朝鲜再起战火,石星被训斥,但现在居然天子又找了个由头将石星夸奖了一番。

    并且天子,张位对朝鲜调兵遣将大力支持的态度,也是转变得很快。

    林延潮虽不知张位给天子那封密揭里写了什么,但心底早已是明白,对于此他并没太多想法。

    在官场上这么多年,这点委屈也受不了,那也不要做官了。

    再说历史在这里已是转了一个大弯。

    另一个时空里,石星已是下狱论罪,现在石星圣眷正隆,不仅如此据说现在吏部尚书蔡国珍又甚是不合张位之意,张位颇有打算推举石星出任吏部尚书。

    张位因当初支持石星,也受到牵连,失了圣意。

    但这二人都是用事之人,比很多尸位素餐的官员好上一万倍,有些私心都是正常,现在有二人在前主张,自己也可以从容不迫,徐徐图之。

    京畿一所大宅内。

    浓浓汤药味泛起充斥满整个屋内,尽管如此,身处其中的鹤发老者却丝毫不觉,闭目坐在蒲团之上。

    “相爷,田公公来看你了。”

    老者抬起头睁开眼,微微点头。

    此人不是别人,正告病在家的赵志皋。

    不久司礼监秉笔太监田义以袖掩鼻进屋,他走到赵志皋面前放下袖子道:“元辅,你老人家身体好些了吗?”

    赵志皋微微点头道:“年纪大了,身上这里那里都有些病,怎么会好?所幸说说话还是成的,田公公,你实不应该到这里来,惹人嫌疑啊。”

    田义笑道:“元辅,你放心,咱们行事一向很小心。”

    赵志皋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老夫这一生处处不如别人,就是在小心二字上胜人一筹,当年张蒲州就是太大意,结果被申吴县钻了空子,”

    田义道:“元辅就是太小心了,你当初说以致仕称病之名将大权让出去,让张次辅在前面去争权夺利,如此名不正言不顺早晚必败,哪知陈余姚他们一个个都被张次辅斗走了,他还在前朝好好的。”

    “而咱家也依着你的意思,屡屡在圣上面前进言,张新建好任事,却又性自用,非元辅之选,将来万一出了事,还是要元辅出来收拾残局。结果他这几日为何上了一封密揭得了皇上的赏识,眼下到处都风传他出任首辅,连张……张诚近来也更交好于他且更是得意许多。”

    赵志皋看了田义一眼,呵呵一笑道:“本辅看是田公公担心自己永居于张公公之下吧!”

    田义哈哈一笑道:“不错,咱家不似你们读书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事,向来敢做敢当,你我若非志同道合,又何必在此说话呢?”

    赵志皋苦笑道:“仅凭你我二人合力就是扳不倒二张的。”

    “那事到如今,元辅在忙些什么?至今都在徒劳无功吗?”田义负气问道。

    “徒劳无功?”赵志皋缓缓道:“敌在明,我在暗,仅凭这一句你我即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田义一愣,点点头道:“元辅所言有……有几分道理。”

    “要扳倒张新建,先要扳倒张诚,张诚此人是个人杰,才具远在你我之上,但坏就坏在一个贪字!这一次矿监税使之事一出,看看他下面的人都无法无天成什么样了?”

    田义闻言略有所思道:“元辅,前几日咱家听说一事,三辅林侯官托人向张诚说情,要宽免一个姓吴的徽商。”

    “是吴守礼,此人先后给朝廷捐了五十万两。”赵志皋道。

    “没错,张诚此人心太贪,向林侯官放话,要放吴守礼家人,吴家需再拿三万两好处给他。”

    “那林侯官答允了吗?”

    “这我倒是不知了。”

    赵志皋点点头道:“老夫明白了,看来要扳倒张诚,唯有着落在林侯官身上了。”

    “哦?”田义目光一亮问道,“元辅,计将安出?”

    看着田义满怀期待的样子,赵志皋徐徐点点头道:“且容本辅想一想。”

    “元辅,你……”田义正欲追问,却见赵志皋已是闭上眼睛。

    田义明白又得自己想办法了。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