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梦荡漾 > 166章 回家与妾说缘由,鸡毛掸子显威能

166章 回家与妾说缘由,鸡毛掸子显威能

作品:仙梦荡漾 作者:玄哈奥 字数:63333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短短的一个蟠桃大会,加上陈春风来回的路上耽误的时间,算起来也有小半年的时间了。

    趁着夜色陈春风回到了自己的山庄,已经是后半夜时间,由于时间比较紧,陈春风并没有先到狐真的房间,而是直接进了青旃的房间,陈春风走到屋门伸出手准备敲门,可是伸出去手却停在中途,陈春风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该如何向青旃说这事情的进过,他真的有些瞻前顾后。

    陈春风在心里面对自己说:“这次我怎么这样优柔寡断。”他明白他这是害怕失去青旃,虽说青旃只是一房小妾,但在他的心里面青旃和狐真一样重要。

    啪!啪!啪!三生敲门声响起,过不多时屋里面传来琅玉的声音说道:“谁呀?”

    陈春风说道:“开门是我回来了。”琅玉隔着门听出是陈春风的声音,急忙穿上外衣,蹬上绣鞋,走过来把屋门打开。

    陈春风进了房间,这时青旃也从里屋走出来迎接陈春风。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小半年不见,青旃在心理面也不知道想了陈春风多少回,时常想着想着扑哧一声轻笑,之后就是双颊带红,也不知她到底想到了什么。

    青旃说道:“郎君回来了?”

    陈春风说道:“娘子还没睡呀?”

    青旃说道:“时才我正准备睡觉,真好郎君就回来了。”

    青旃走过来帮着陈春风,除掉披风,交给琅玉。

    陈春风想和青旃说此事的时候,看到琅玉在场,虽说琅玉也算是心腹之人,但此事陈春风对着第三个人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

    陈春风对着琅玉说道:“琅玉你回自己房间睡吧!”

    琅玉说道:“奴婢告辞。”琅玉转身走到外物床边,抱起了自己的衣服,走出房间。待她转身要关门时。

    陈春风说道:“不用关门。”

    琅玉微微躬身以示恭敬,转身往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青旃伸手准备给陈春风宽衣,陈春风抓住她的双手,把她的双手捧到自己的面前,轻轻摩挲。

    一丝红晕已经在青旃面上出现。

    陈春风说道:“娘子!”

    青旃和到:“郎君!”陈春风看着青旃那绝美的容颜。

    陈春风说道:“娘子我有话要和娘子说,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青旃说道:“郎君我虽是小妾,但郎君对我的心意我怎能不知,郎君有话尽管说。”

    陈春风牵着青旃的手两人坐在了床边。

    青旃很习惯的靠在了陈春风的身上。

    陈春风嗅了嗅青旃的秀发,捋了捋她青旃的发丝,就把这次蟠桃大会的经过一五一十的给青旃说了一遍。

    而青旃听罢,却沉默了。

    陈春风说道:“母亲和姨娘随后就到,咱们准备迎接吧!”陈春风的话音刚落,从门口就进来两个人,正是青衣仙女和红衣仙女。

    对着外人青旃还靠在陈春风胸口上有些不雅,就在青衣仙女和红衣仙女进门的那一刻,青旃已经站起身来,青旃看着刚刚进来的两人,目光直接就和青衣仙女对在了一起。

    青旃看着青衣仙女青衣仙女也看着青旃,两人默不作声

    红衣仙女说道:“姐姐把玉佩拿出来。”一句话提醒青衣仙女。

    只见青衣仙女从腰间的荷包里面取出一块玉佩,而青旃看到这块玉佩急忙从贴身处,摸出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

    两块玉佩合在一起,严丝合缝就连花纹也丝丝相对。

    这时青衣仙女已经双眼含泪,用颤抖的声音叫道:“孩儿你受苦了?”青旃看到这块玉佩再有陈春风先前的诉说,青旃已经是双眼含泪,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腮边滚落,颤抖的双唇,良久之后青旃一声,“娘亲!”叫出口。

    青衣仙女和青旃拥抱在了一起。

    母女相认这是喜事,喜极而泣,而这泪水是关心的泪水,委屈的泪水,高兴的泪水。

    青衣仙女说道:“孩子你长大了。”

    青旃说道:“娘我真的很想您,在梦中曾经梦见娘很多回。”

    还不等青旃她们娘儿俩说上几句知心话,红衣仙女就感到自己受不了这个场面,她心中就想起了自己生下的那枚仙卵,自己心里面有些难受,手中的天枢宝镜一晃,就把青旃收了进去。

    这个举动很突然,陈春风和青旃的母亲都很意外,他们两个人目光同时都看向了红衣仙女。

    红衣仙女辩解道:“这都是早晚的事儿。”青旃的母亲没有说话,但是心理面多少有些埋怨自己这个妹妹。

    陈春风说道:“即然是早晚的事儿,我也进去就是了。”说罢只见陈春风就往天枢宝镜中撞去。

    陈春风细胞里真的担心青旃。

    说也奇怪看着是一面普通的铜镜,当陈春风距离镜面三尺的距离时身体开始缩小,眼看就要进入天枢宝镜,变成戒指的粉玲珑,从陈春风的手上脱离飞出,陈春风慢慢的虚化进入了天枢宝镜。

    几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小,厢房里面刚整理着床铺要再次睡觉的琅玉,把脑袋伸出来观看,琅玉就看见了在青旃房间里面,一个青衣女子一个红衣女子,那个红衣服的女子正用镜子状法宝把陈春风收进去这一幕。

    琅玉急忙用手把自己张大的嘴巴捂住。转身从房间里面拿了一件外衣披在身上,就出了门,她心里面着急自己的主子,一边走路一边把衣服穿起来。

    琅玉出了跨院,穿过旁边的回廊,来在正房,狐真就住这里,院子里面琪娜在打座炼功,听见有人进来就睁开了眼睛,从窗子里面往外看去,尽管天黑,自从琪娜开始修炼以来,感知力明显有所增强,外面又有月光的照亮,她看得很清楚。

    琪娜看到琅玉慌慌张张的走进来,就连衣服穿的都不是很整齐,心里感觉有事发生,就从屋子里开门出来。

    琪娜小声说道:“琅玉妹妹有什么事吗?”

    琅玉说道:“有人用法宝把公子收了进去,快告知夫人。”屋子里面的狐真自从陈春风去赴蟠桃盛会,之后就感觉有事要发生,所以自从陈春风上天之后,每天晚上都是在房间里面打坐,从琅玉走进院子她那慌张的脚步和她那急促的呼吸声中已经听出端倪。

    狐真这半年来服用丹药修炼不停法力也是进步飞速。

    此时狐真就从打坐的蒲团上站来走到房门口,还没开门就听琅玉说陈春风被别人收进了法宝里面,狐真的心里面就是一咯噔,感觉在自己心理面悬了好久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但是自己的夫君被别人收进了法宝里面,这事可是一刻也不容怠慢,狐真伸手从头上拔出一根紫色藤条做的发簪,在这发簪的尾部还带着几根鲜艳的羽毛。

    这正是她的法宝鸡毛掸子。

    虽然这紫藤条上的羽毛不是鸡毛,可是这法宝本身就叫做鸡毛掸子,事情紧急,先别管什么毛了。

    狐真把手中的鸡毛掸子迎风一晃,变作三尺来长,开门急步往跨院走了过去,后面跟着琪娜和琅玉,一位仆人一个婢女。

    他们两个也没闲着一个急急的念动咒语在自己身后的衣服里面慢慢的伸出了一对洁白羽翅,另一个另一个却口中念念有词把手中的发丝往空中一抛,顿时化作了一个手拿着一把金戈的女将军,她自己确实路过兵器架子是从上面把了一根同样式的流金戈。

    她们两个走得慢,这时狐真已经进了跨院,只看见除了两位仙女和粉玲珑却没有看到陈春风,不由得由狐真心中发怒,狐真也是面担心陈春风有事,所以也不由分说,挥起紫藤条毛掸子照着在屋子里面两个女子就是两下。

    之见两道虚影,从鸡毛掸子上飞出,两位仙女想躲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她们顿时感觉到一阵来自神魂的疼痛,身上的衣服虽然没破但是这种疼痛难以忍受。

    两位仙女也顾不上拿放在茶几上的天枢宝镜,一青一红两道光,就飞在的空中,而在她们每人身周都是顿时出现了五色色光芒围绕。

    粉玲珑怕两位仙女伤到狐真,便化作一枚骷髅戒指戴飞向了狐真,狐真看清楚这戒指是粉玲珑所变,就任由其带在了自己右手无名指上,戴上戒指的同时狐真身周出现了一座先天八卦阵阵图,形成一个圆球把狐真护在中心。

    两位仙女用自己的尾羽所化的五色神光把自己的身体护住,之后这才定睛观看,就看到了狐真,和随后赶来的两女。

    在空中的两位仙女虽然用五色神光把自己护住,可是先前所受的两藤条,神魂上的疼痛还是有一种钻心的疼,所以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狐真见两个人已经已经飞在空中,而她们所守的那面镜子却留在原地,心里面多少有些缓和,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嗖嗖又是两鸡毛掸子挥出,只打的两个仙女外面的五色神光一阵的颤抖,但是还是没有穿过她们的防御,打到她们身上。

    狐真还真有些诧异,怎么自己的法宝不管用了,可她哪里知道在两位仙女身体周围环绕的五色神光,大有出处,那是想当年封神时期,孔宣用五色神光打得众人一筹莫展,那是多大的威力,她们这五色神光虽没有孔宣的那般威力,可是这五色神光是王母看了当年孔宣当年施展的五色神光而为她们姐妹量身所创的护身法宝。

    就是用她们身后的尾羽化作五色神光来护身,威力远超一般的法宝,而狐真手中的鸡毛掸子,出处确实当年通天教主用来惩罚徒弟所用,虽说能击打神魂无往不利,可是教主教训坐下弟子时那个敢防御。

    狐真心里纳闷,一下下打在的两个人身周的我色神光上打去,只听得见啪啪的响声却不见两个人有什么反用。

    好容易两位仙女从先前那一藤条的痛楚中缓过劲儿来。

    就看见那藤条的一下下的抽打在五色神光上。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