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真的不虚啊 > 正文卷 第十一章 乱世

正文卷 第十一章 乱世

作品:我真的不虚啊 作者:武三毛 字数:149019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只要我跑得够快,麻烦就追不上我。”

    陈澈脚步飞快。

    等出了内城后,他狠狠松了口气。

    那罗雄是铁骨境武者,远不是他能对付的。

    虽说双方无冤无仇,但旁边毕竟有个女人在挑事。

    而像罗雄这种年纪的人,尤其喜欢在女人面前出风头。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

    到了外城,陈澈开始采购药材和一些吃食,前前后后大约花了七八两银子。

    等一切都采办好后,他迅速返回家中,开始生吞那些药材。

    相比于第一次时的艰难,这一次他感觉轻松了许多。

    一方面是因为习惯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体质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原本在他口中又涩又硬的药材,现在竟然变得有些能接受了。

    将噬元瓶再度充满后,陈澈和母亲一起吃了顿晚饭,然后便安稳睡去。

    ……

    当!

    当!

    当!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陈澈在一片敲锣打鼓声中醒来。

    “收税了!”

    “收巡逻税!”

    ……

    听着外面传来的吆喝,陈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石火城的苛捐杂税很多,但他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巡逻税。

    但不管怎么样,他得出去看看。

    匆忙穿好衣服后,他出了家门,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

    胡同口附近,一大群人围聚在一起。

    在人群中间,坐着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税吏。

    税吏旁还站着几个手持着武器的兵丁,其中有那么一个兵丁正一边敲锣一边高喊收税。

    “巡逻税是什么税?”

    人群外围,陈澈低声问道。

    旁边一个上身只挂着一条破毛巾的汉子满是怨气地回道:“说是最近外城人伥作乱,官府要抽调人手巡逻,所以要收巡逻税。”

    “收多少?”

    “一户收一两银子,没钱的得出一个壮丁去做一个月徭役。”

    ……

    当!

    当!

    兵丁不停敲锣,人群中开始有人满脸愁容地走到税吏前交税,也有的汉子去按手印做徭役。

    陈澈见此也只能拿出一两银子去交这什么巡逻税。

    没办法,现在要是不交,等人家上门来要,那就是双倍了。

    ……

    “上次你们说要收什么修街税!到现在也没修!

    鬼知道你们收了这巡逻税后,会不会派人巡逻?

    这税我不交!”

    就在众人排队交税时,人群中突然有一穿着破旧书生长袍的青年梗着脖子怒道。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议论声一下子大了起来,有那么几个人一脸跃跃欲试,似乎是想附和年轻人。

    那中年税吏见此瞥了年轻人一眼,随后对着身边的兵丁淡淡吩咐道:“这人哗众作乱,疑似人伥,给我带回去好好审问。”

    话音落下,两个兵丁立刻便气势汹汹地朝着那青年走去,周围人见状根本不敢阻拦,赶紧让出了一条道。

    没过多久那青年就被两个兵丁如同抓小鸡一般抓到了税吏面前。

    不等青年开口,其中一个兵丁对着他肚子就是咚咚两拳。

    这两拳下去,那青年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也软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兵丁则拿出一个叉子,直接叉住青年的脖子,将青年的脸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全都面露惧色,不敢再多言语。

    ……

    陈澈怀着沉重的心情转身离开。

    回到家后,他先将交过税的事情告诉了母亲,然后洗漱吃早饭。

    等吃过早饭,他离开了家,直奔内城张若远开的那家小酒楼而去。

    ……

    此时正值清晨,小酒楼尚未开门,但张若远早已经在酒楼内等待。

    两人商量探讨了足足半个时辰,最终敲定了一套方案。

    除了几个特色菜肴以及一些前世常规的营销手段之外,陈澈还特意安排了一个酒楼内说书的项目。

    至于话本,自然由他来提供。

    这世界娱乐项目极少,听人说书是比较常见的一种。

    但是说书人说的故事永远都是那么几个。

    然而就是这样,依旧有人天天乐此不疲地去听。

    陈澈前世阅读量极大,改几个有意思的话本出来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当然,他之所以加这个项目,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能和酒楼保持一种关联。

    有句话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像菜谱,营销手段这些,人家学过去后就学过去了,到时候把你踢开,你一点办法没有。

    可话本不一样。

    话本得天天更,没了他就等于没了后续。

    ……

    商量好酒楼的事情后,陈澈见张若远一副欲言又止,十分为难的样子,不由笑道:“张兄,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不必和我客气。”

    张若远轻叹了口气,眼神中满是愧疚。

    “陈兄,我妹妹昨晚把之前你帮我做功课的事告诉我爹了,我爹很生气,让我和你断绝关系,不然就打断我的腿……

    唉,我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但我怕他会找你麻烦……

    所以,我们以后还是尽量少见面的好。”

    陈澈听此表情一僵,随后微微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那你说个地方,以后我按时把话本送过去。”

    “嗯……”

    张若远见陈澈这么好说话,反而愈发愧疚,于是又道:

    “陈兄,这酒楼现在每个月也就能盈利十五两银子,之后如果在这之上有所增长,那增长的部分我分一半给你。”

    陈澈闻言却是摆了摆手。

    “不用那么多,三成就够了。”

    既然他不直接参与酒楼经营,那自然不能拿太多银子。

    提供个话本,十天半个月都不出现一次,就这样还要分走人家一半的利润,那是在逼着人家踢他走。

    “陈兄……”

    张若远想要推辞,陈澈阻止道:“张兄,这事就这么定下吧。

    倒是另外一件事,我希望张兄能帮帮我。”

    “陈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别说一个忙了!就是十个忙,我也会帮到底!”

    张若远拍着胸脯保证道。

    陈澈淡然一笑。

    “张兄,我和我母亲准备搬去内城,但内城太过复杂,我捉摸不透,所以想请张兄帮我物色一个大点的宅子……我先租着,等以后有了钱,我再买下来。”

    “租房子?这是小事,不知陈兄对房子有什么要求?”

    张若远语气认真。

    “地段不要太好,但要稍微大一点,最好能有个院子,另外周围要比较安静……”

    陈澈一一列举了出来。

    “好,这事包在我身上。”

    张若远想都没想,直接应了下来。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