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真的不虚啊 > 正文卷 第四章 探查

正文卷 第四章 探查

作品:我真的不虚啊 作者:武三毛 字数:143093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一夜无话。

    ……

    “陈家大姐,这些米面和吃食王哥托我带给你的,你收好。”

    “多谢这位大哥,敢问大哥如何称呼?”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称呼我为大哥,你是王哥的姐姐,那就是我的姐姐,我姓吴,你叫我吴兴就好。”

    ……

    听到这番对话,小平房内陈澈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此时天刚蒙蒙亮,但他早就饿醒了。

    刚刚听到外面有动静,他第一时间就把舅舅留下的那柄匕首拿了出来。

    现在看来,倒是他多心了。

    ……

    “陈家大姐,那刘阿狗被王哥捅了一刀,现在正缩在靠内城的那个乞丐窝不敢动弹呢。

    你放心,有人在那儿盯着他,他要是有什么动静,我会第一时间来报信的。”

    “多谢了……”

    “没什么好谢的,王哥是我朋友,对我又有恩,我做这些是应该的。”

    ……

    “吴兴兄弟……你知道我弟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肯定用不了多久,我们天狼帮在衙门是有人的,捅个乞丐算不了什么大事。”

    ……

    “原来刘阿狗在靠内城那个乞丐窝……”

    小平房内,陈澈心中自语。

    石火城内有几个大乞丐窝,其中靠内城那个是最“高级”的一个,一般乞丐都没资格住那里。

    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石火城内城建立在烈阳石矿的正上方,也正因为如此,越靠近内城,邪祟出现的概率就越低。

    对于没有烈阳石的乞丐来说,那地方相对安全。

    第二,那乞丐窝紧临集市,又靠内城,乞讨起来比较容易。

    得知了刘阿狗的具体位置,陈澈心中有了些底。

    ……

    半个时辰后。

    陈家母子二人坐在桌前吃着早饭。

    早饭是昨晚的剩饭加了点米熬的稀粥,另外还有一些咸菜。

    陈澈不知不觉就喝了三碗,勉强吃了个水饱。

    见儿子食欲如此之好,王柔主动提起了凌晨吴兴来家里的事。

    “澈儿,你舅舅的朋友凌晨送了二十斤米面过来,另外还送了三斤肉,家里现在不缺粮食,你放心吃……”

    “娘,那会儿我已经醒了,我都看到了。”

    陈澈喝了一口粥后应道。

    王柔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又轻叹了口气。

    “二十斤米面,三斤肉……估计得花不少钱。

    不管这钱是你舅舅给的,还是他朋友的,咱都不能白拿。

    我寻思要不待会儿我去林家布庄拿点针线活回来做做,也能赚点钱。”

    陈澈闻言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碗。

    他心里很清楚,母亲不是那种能心安理得啃弟弟的人。

    在这个世界,嫁出去的姑娘那就是泼出去的水。

    哪怕父亲陈照已经十九年没有回来,但在母亲眼里,她是陈家的媳妇,和舅舅是两家人。

    既然是两家人,那就得明算账。

    想到这里,陈澈心中有些酸涩。

    十九年……

    人生有几个十九年?

    他不知道母亲是如何苦等这么多年的。

    同时,他也隐约有些理解了身体原主人想找到父亲替母亲讨说法的执念。

    佯装沉思了片刻后,他开口道:“您就待在家里吧,待会儿我出去看看哪里需要教书先生,到时候顺便去林家布庄带些活计回来。”

    不等王柔说话,他又继续道:“下次县试还得等一年,我这么大人了,总不能在家里坐吃山空。

    至于那泼皮,有人盯着呢,我尽量避开那儿不就行了吗?

    咱惹不起,难不成还躲不起吗?”

    他这番话直接就把王柔所有的话都给堵死了。

    王柔虽然心中担忧,但却也没办法反驳。

    ……

    饭后,陈澈穿上了一身书生长袍离开了家,随身不仅带上了他仅剩的一两多银子,还带上了舅舅留下的那柄匕首。

    出门后,他直奔内城附近的那集市而去。

    虽然吃过了早饭,但他还是感觉很饿。

    不是肚子饿,而是全身每一个细胞都饿。

    他知道那是身体成长迫切需要营养。

    ……

    小半个时辰后,陈澈来到了内城附近的集市,也就是贴着乞丐窝的那个。

    此时正是早集,街道上人来人往,各种小摊商贩遍布街道两侧。

    陈澈走到一处包子铺前。

    包子铺内,刚出笼的肉包子蒸腾着热气,散发着阵阵肉香,看得他恨不得当场打劫。

    “客官,要肉包子吗?刚出笼的肉包子,二十文钱一个。”

    系着围裙的包子铺老板娘见陈澈一副饿死鬼投胎的表情,笑着招呼了一声。

    “给我来五个吧。”

    陈澈一边说一边掏出了一小块碎银子递了过去。

    “好嘞!”

    老板娘接过碎银子咬了咬,确认是真后,这才用用荷叶包了五个肉包子递给了陈澈。

    陈澈接过包子离开,等走出十多米后,他迫不及待地拿出了一个肉包子狠狠吃了下去。

    “唔……”

    混杂着米面香气的肉香裹挟着滚烫的热气进入腹中,陈澈感觉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欢呼了起来,伴随而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感!

    “咳咳!”

    然而,在轻咳了几声后,他又恢复了饥肠辘辘的状态。

    于是,他继续吃包子。

    包子吃完,他又买肉馅儿饼。

    馅儿饼吃完,他又买肉饺子。

    在高压状态和吐纳法双重作用之下,他感觉他的胃直接化为了一个火热的熔炉,但凡有点食物进去,就会立刻融化消失。

    ……

    半个时辰的时间,陈澈从集市这头逛到了那头,带来的一两多银子也被他花了个干干净净。

    往日里陈家正常花销一个月也才花这么多银子。

    而他今天一个早上就花完了。

    当然,这些银子并没有白花。

    相比于来之前,他不仅感觉力气变大了许多,身体也感觉轻盈了不少。

    “虽说吐纳法还没有大成,但现在的我应该比普通人要强了。”

    陈澈握了握拳头,心中暗自估算。

    不得不说,这噬元瓶确实厉害。

    如果有足够的肉吃,能无限制的开启高压状态,他感觉只要一天时间,就能让吐纳法大成。

    ……

    绝佳的身体状态给了陈澈十足的信心。

    酝酿好情绪后,他拿着最后一个肉饼看似无意地朝着乞丐窝的方向走去。

    今天他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确认一下刘阿狗的状况。

    此时尚处于早集时间,正是乞讨的好时候,所以乞丐窝里的人很少。

    其中有那么一伙乞丐聚在一起,一眼望去,格外显眼。

    陈澈眼睛眯了眯。

    在那一群乞丐中,有一年轻人赤裸着遍布疤痕的上身,腹部裹着绷带,靠在内城墙角,正埋头大口地啃食着一只烧鸡。

    在他身旁还放着一大坛酒,看起来好不惬意。

    周边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围着他,哈喇子都流了一地。

    “这混蛋!吃的比我都好!”

    陈澈心中暗骂。

    而与此同时,那人似乎心有所感,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烧鸡,抬起头朝着陈澈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刹那之间,两人的目光便交汇在了一起。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