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猫偷走了表白信 > 第006章 猫偷走了表白信

第006章 猫偷走了表白信

作品:猫偷走了表白信 作者:橘苗 字数:111872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施野还说,分别三天后才知道姜既好即将出国的消息,而且姜既好还提前了。

    等他匆忙去机场送别,人和行李已经离开。

    在此之前,他亲手制作的信封内夹着两封信。

    某天清晨悄咪咪塞进了姜家门口的牛奶箱里面,一封八百字道歉信,另外一封是长达三万字的表白信。

    他不想给青春尾巴留下遗憾。

    之所以再没联系,不单单是忙于学业和创业。

    也因始终未得到回复,他以为姜既好不曾喜欢过自己,如此作罢。

    姜既好听完一阵沉默,沉默后摇头说从未见过任何信封。

    张姨每天都会去取牛奶,不会看不见的。

    “大概是那只猫偷走了吧。”

    施野眉眼里尽是温柔笑。

    “之后我经常忍不住去你家附近晃悠,有次看见一只橘猫从你家牛奶箱里叼走了牛奶。”

    姜既好被施野描绘的场景逗笑了。

    “你还记得信里面的内容吗?”

    “暂时保密。”

    误会的结解开了,不管是姜既好还是施野,如释重负。

    曾经的岁月已是曾经,暗恋也好,明恋也罢。

    两人说好,未来的一切,从此刻开始,一切从头开始。

    姜既好和哥哥的结从此刻开始。

    只要姜意和一天不去给施野赔礼道歉,姜既好就一天不会原谅他。

    这段时间兄妹总是在暗着怄气。

    姜父见怪不怪,心道:这小子肯定又惹乖女儿生气,实属活该。

    他就是纳闷,好好最近怎么越来越晚回家,打个电话还要回房间,一关就是一两个小时。

    “孩子妈,好好最近咋啦?白天忙晚上也忙,都不和我下象棋了。”

    姜母喝了口刚泡好的挂耳咖啡,一面看短视频,一面略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自己问去,我这会儿没空。”

    “瞧瞧你,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关心,就知道挂记那个浑小子。”

    这话姜母不爱听,立即反驳:“我还不是怕你受刺激伤心啊,我们好好芳龄24,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光,跟自己男朋友腻歪怎么了?”

    姜父确实大受打击,脸色秒变得惨白。

    “好好要是交男朋友会告诉我的,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夫妻二人口舌之战正开始。

    姜意和好巧不巧开门大摇大摆往客厅走,一声招呼也不打,屁股直接坐在真皮沙发正中央。

    姜既好给姜意和发了最后通牒,今天是道歉最后期限,过期就绝交。他郁闷,推脱了好哥们的酒局,丧着脸回来。

    “这丫头真狠心,这样伤我心。”

    姜母以为儿子被女人伤了,稀奇他竟然会如此垂头丧气,看来是爱得不浅啊。

    “什么啊,是你们女儿伤了我!为了那个惹她哭的臭男人。”

    姜意和灵机一动,开始拉拢父母。

    “爸妈,我们好好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压根就不知道十个男人里面九个都不是东西,你们就放心她这么晚了还跟男人在外面玩?”

    接下来他主要针对姜父。

    “姜老头,你想想看,你女儿我妹妹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哪个男的见了不回头细看啊。万一,我说的是万一啊,这大晚上的被……”

    姜母发现丈夫脸色愈发严肃,儿子越说越离谱,打断父子对话。

    “呸呸呸,不许瞎说,你妹妹很聪明的。”

    “妈,再聪明能够打过一个大男人吗?你是没看见把好好迷得神魂颠倒的那个男的,块头比我还大!眼神特别凶,长的比我还像黑社会……”

    儿子多说一句,姜父心里越是发慌,他怕就怕那个万一啊。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莫名陷入诡异的安静中。

    以至于姜既好回到家被气氛震惊到,不由主地猜测姜意和是不是又闯祸了。

    “好好,你先坐过来,爸爸妈妈有事问问你。”

    姜意和故意仰起头赌气不去看妹妹。

    “这都快十一点半了,你以前从来没这么晚回过家,好好,你是不是恋爱了?对方我们认识吗?”

    “没有,朋友送我回来,他非常靠谱,你们尽管放心。”

    一旁的姜意和从鼻孔里面冷哼哼。

    “哼,人心隔肚皮!”

    “哥,你根本就不了解他,别在那里自以为是的揣测。”

    “哼,爸妈,你们听到没,你们的女儿这会儿胳膊已经往外拐了!”

    姜既好懒得跟大魔王辩论。

    “爸妈,其实我今天去看了房子,挺满意的,大概下周就搬出去住。”

    三人同时从沙发上跳起来,不等姜父张嘴,姜意和恼羞成怒一口反对。

    “我坚决不同意你搬出去跟其他男人同居,除非我死了。”

    姜既好学哥哥哼了一声,“某人也不想想我为什么要搬走,今天可是最后期限哦。”

    “我,我怎么了我?”

    “你雇人跟踪我,还去打听施。”

    姜既好扭头瞥了眼满脸懵逼的父母,继续说:“打听施野的隐私,你已经触犯法律了。再者,你把人家打得差点失明,这怎么解释?

    施野非但没有怪你,还劝我不跟你追究,姜意和,我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冲动了好吗?”

    其实姜父姜母之前就已经听女儿说起过想搬出去的想法。

    主要是姜既好一直以来都在父母和小姨可靠又温柔的臂膀下生活,她想独立。

    只不过来得太快又突然,二老不那么容易接受。

    眼下倒是姜意和打人事件更为突然,矛盾一下子转移。

    “浑小子,你一天不惹事就浑身痒痒是不是?气死老子了!”

    姜父脱下人字拖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朝着姜意和后脑勺敲打。

    “姜老头你打就打,能不能换个东西啊,你有脚气你不知道嘛?”

    “浑小子你不许跑,过来,看我打不打你胡说八道的嘴巴。”

    姜母难过的拉住姜既好的手,母女俩一起上楼回房间。

    “妈,你就同意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不让你和爸爸还有哥哥担心。”

    “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你也知道,妈妈从来都是对你很放心的,可你一搬走,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你吃饭怎么办?女孩子子啊外不安全的。

    家里就我和你爸两个人吃饭,没人和我们说笑,也没有人和你爸爸下象棋了。我们想你去哪儿找你呢?”

    姜既好抱住妈妈。

    “我只是搬出去住而已啦,离家里也不会很远,我会经常回来陪陪你们的。”

    如果父母坚持反对的话,姜既好还是会搬出去。

    她和姜意和绝交啦,话是姜意和说的,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她一时半会儿忘不了。

    周五晚上七点半,姜既好整理好所有的行李,只让父母送到家门口,转身便是拖着行李箱跟着预约好的司机师傅钻进一辆小型货车远去。

    姜意和不知情。

    陆珂珂也没告诉。

    其中也包括施野。

    隔了几天,陆珂珂知道后拽着姜既好一阵说教,末了,叹气反问她:

    就是这种时候通知施野正好呀,一来拜托他帮忙多接触接触,二来暗示他你很在意他呀。我就不懂了,他有情你有意,怎么就不立刻交往呢?

    陆珂珂听两人故事的时候就觉得这俩挺奇葩。

    姜既好笑笑不说话,她对施野是什么感觉自然比谁都清楚。

    至于施野对自己的感情,她不敢百分之百确定。

    毕竟两人分别多年,毫无交集的岁月彼此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谁能够预料以后两人磨合得十分完美呢?

    再者,她见过太多对自己甜言蜜语的男人,也有真心实意的,可他们的感情很复杂,相处让人不适。

    她想要的只是一段简简单单,长长久久,可以步入婚姻的恋爱。

    对待感情,姜既好不仅仅只是小心翼翼,还会顾虑种种,患得患失。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好似一出生就是这样。

    对于物质上的东西就完全不一样了。

    从豪宅到普通一室一厅小屋,姜既好内心毫无波澜。

    她一眼相中了背靠江,周边连着大巷小巷,十年前就建好的老社区。

    黑屋顶红房子配绿梧桐和香樟,一条长长的走道连接着远空,色彩变幻无穷,随随便便拍下一张照片就会让她爱不释手。

    因房东十分爱惜自家东西,哪怕是十年前的家具电器都保养的很好。

    客厅连着大阳台,光照充足,通风,窗外风景是长江,江面过往船只宛如一片片蕉叶。

    卧室带着飘窗,一张床,一张衣柜,书桌和榻榻米是姜既好后来自己添置的。

    还有一件黑猫踮脚伸爪爪的钥匙摆件,是施野昨天送的。

    姜既好庆幸没有告诉陆珂珂现住的地址,不然全世界都知道啦。

    不过,说实话,到了晚上,姜既好一个人有点害怕。

    哪怕睡觉,她都会点一盏小夜灯。

    十点四十五分。

    姜既好准备睡觉,手机微信连着响了四声。

    发消息的人是陆珂珂,没等姜既好回复,紧接着电话铃声响起。

    “好好救命,明天替我相亲好不好?我向你保证,就这一次,绝对不会有以后,我发誓。”

    陆珂珂和杨飞吵架要分手,她对父母说气话,让他们帮忙给她相亲。

    结果第二天她就和杨飞和好,转而就被父母通知去相亲。

    陆家和姜家在商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后者,但凡有事陆家都会让三分。

    陆父看中男方赚钱的能力,赶紧让自家孩儿拿下,免得被其他人抢走。

    殊不知自家女儿不争气,死乞白赖的求“敌人”女儿。

    “好好,我给你磕头了,求你了,就这一次,救救我。”

    “答应我这一次,我以后为你做牛做马,好好公主,求求你了。”

    姜既好和施野有约,电话另外一头陆珂珂哭得厉害,她硬着头皮答应了。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