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后嫁给了不婚不育的双标太子 > 作品正文卷 第十四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作品正文卷 第十四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作品:重生后嫁给了不婚不育的双标太子 作者:破锅没有盖 字数:92533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看着这群人在下头一个个义正言辞的模样,仿佛宁王府才是那个大逆不道的人。

    而且一个个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的。

    薛长曜的目光顿时冷了一层下来,像是覆盖了一层霜雪:“诸卿闹够了没有?”

    一个“闹”字砸下来,顿时叫众人哑了火。

    很现在,王尚书的这群门生,以为自己布置好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完美。

    可是在薛长曜的眼里,这就是一出闹剧。

    一出彻彻底底的闹剧。

    还是上不了台面的!

    见薛长曜就这么排板定论,王尚书的门生哪里肯,立刻跳出来,又要说出来一堆的长篇大论。

    “这样吧。”薛长曜的目光一个个的扫视过去,被他看见的大臣,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感觉薛长曜能够看透他们所有人的心思一般。

    太子爷顿了顿,道:“若是此事查出来是假的,那么你们!”

    “还有你们!”

    薛长曜直接就气的站了起来,一本奏折直接砸了下来朝堂上鸦雀无声,都在等着薛长曜的下一句话。

    “都按照谋反之罪论处可好!”

    谋反之罪,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果不其然,只要是事关性命,这群人一个个的都变了脸色。

    “殿下……殿下此话是否太过严重了?”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种无妄之灾落在宁王府头上,会是什么后果!”

    要不是朝堂上不许动手,薛长曜真的想要挨个把这群狗东西打一顿!

    谁给他们的胆子去污蔑宁……啊不,他岳丈家里的!

    都给他滚蛋!

    “臣觉得,此事尚且疑点众多,不宜就此盖棺定论。”

    “若是如此草率,岂不是寒了我燕朝忠臣的心?”

    随着一个人跳出来发话,立刻就有不少人跟着符合。

    “孤告诉你们。”薛长曜可不打算跟这群人含糊,直接叫了殿前侍卫上来,点了其中闹得最凶的三个,也是王尚书门生里头比较重要的。

    “把人送进去刑部,这件事情立刻就去查!”

    “若是查出来了是假的,你们都按照谋逆之罪论处吧!”

    株连九族……说句不好听的,就连隔壁邻居家的鸡,生出来的蛋都得拿出来一个个敲碎了。

    不过薛长曜只想杀鸡儆猴,倒不会真的祸连九族,又道:

    “不过你们有些话说的挺对,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大动干戈。”太子爷微微一停,继续道:

    “那就要了你们自己的项上人头!”

    “也好叫那些成天想着存了异心的人看看——什么叫做祸从口出!”薛长曜最后做出来的这个决定,看似是让步。

    实则是叫那些背地里搞小动作的的注意点。

    不然他们自己的这条命,随时都能没有!

    薛长曜此话一出,除了那三个被拉下去的,其余人都高呼英明。

    处理完超烫伤的这档子闹剧,又是林林总总的一些事情堆在一起,快要散朝的试试,薛长曜叫人送一批礼物去宁王府,说是给他压惊的。

    明面上是给宁王府压惊,实则就是告诉所有人:他压根就不信宁王府会有二心!

    朝堂上的人都是人精,哪里不明白薛长曜此举?

    不过说的也是,宁王府自从主动交出来兵权以后,宁王爷就报了伤病在家休养。

    不然就单今日朝堂上闹得这一出,估计宁王还有的跟这群王八犊子吵嘴。

    宁王爷:朝堂上只能吵嘴,老夫明白。

    十分的明白。

    至于这朝堂之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况且之前朝堂上闹出来这一出的时候,要不是薛长曜及时站出来压住了场面,估计朝中的武将就要跟那群人动手了。

    毕竟有不少人都得到过宁王爷或多或少的帮助。

    如今有人敢作弄到宁王府头上,自然是不能忍的!

    所以,此事一出,那些心里憋了坏的,都一个个的夹了尾巴做人。

    生怕一着不慎丢了性命。

    宁灼灼在晨王府听见这出事情的时候,正在整理其余的烂账。

    在此之前,她已经打发了人去把之前管账本的管事叫过来了。

    趁这个空隙,身边的扶月才有机会跟她提了一嘴此事。

    “说到底还是这群人自找的,怪不到别人头上。”宁灼灼放下手里的账本,拿了茶盏润润喉咙,又道:

    “扶月,看出来了吗?”

    “扶月明白,姑娘放心。”

    这一搂的账本,都是假的。

    就算是他们做的再好,宁灼灼还是发现了。

    这么多的银子出去,晨王府还用本假账掩盖……

    不是私下养兵是什么?

    所以才会导致晨王府那么多的银子,入不敷出,渐渐的亏空下来。

    这少说,也有两代晨王的功劳了。

    想到这里的宁灼灼,目光有几分凝重。

    这么说,晨王府想要谋反,真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他们的棋子究竟渗透到了哪里。

    万一把手伸到军中——宁灼灼想到上辈子亲人的惨状,忍不住伸手锤了一下桌子!

    “这群王八蛋!”

    一想到父母兄长的死都跟晨王府的贪得无厌有关,宁灼灼差点没有忍住,想要带着人把晨王府徒手拆了!

    “姑娘。”扶月见宁灼灼的神色有些失控,赶紧的上前扶住她颤抖的身子,一脸担忧。

    “我没事。”宁灼灼重新坐下,随即不发一言。

    目光一直落在门口,等到那位负责账房出入的管事过来。

    这管事的姓钱,乃是晨王府的家生子,所以对于晨太妃忠心耿耿。

    况且他们一家子也在宁灼灼的那笔嫁妆里头吸了不少血,他也有银钱新置了两房小妾。

    然而油水丰厚的日子还没有过多久,就被迫交出来管账的事情。

    然而晨太妃的意思,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明白。

    所以,这次海棠苑来人有请,这位钱管事方才恋恋不舍的从小妾的屋里出来。

    他这一路上,都想着到时候怎么跟晨太妃回宁灼灼如何束手无策的模样。

    一想到回头银子还是经过他自己的手,这位钱管事油光满面的脸上,笑容更加深了。

    只是他刚刚踏进来海棠苑,就被宁灼灼身边的亲卫拿了个正着!

    “跪下!”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