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 正文卷 第六章 天下岂有六十年之太子乎

正文卷 第六章 天下岂有六十年之太子乎

作品: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作者:血浮华 字数:3801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玄镜司掌镜使和皇帝陛下的奏对很快就在帝都流传开来,毕竟,皇城当中无隐私,藏不住任何事,一有风吹草动,早已被各方知悉。

    早在神武帝要招纳贤才,任选国师的时候,许多势力就已经就将国师之位视为囊中之位。玄镜司禁卫的调动瞒不过他们,他们甚至比朝廷还先知道那些修行人士被咒杀之事。

    大家都以为这件事要在帝都掀起风波,毕竟死了这么多修行人士,还是在遴选国师的关头,事关朝廷颜面和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但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却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没想到陛下轻拿轻放,不予置喙,仿佛这件事就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足为虑。

    ······

    这件事也迅速在朱雀街发酵起来,朝廷对此事不管不顾,让这些修行者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再加上平时里也有不少老冤家。

    如此一来,朱雀街很快就沦为了战场,杀人夺宝之事,不胜枚举,目的,还是为了那国师之位。

    谁能活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国师,这也是皇帝默许的。

    此事愈演愈烈,闹到最后,朝廷最终不得不插手,平息了风波,并定下了规矩。

    ······

    青龙大道,太子府。

    太子府邸之后是一大片园林,庭院深深,走廊左弯右折,穿插勾连于其中,转角上,或新亭小小,或山石玲珑,或松柏葱葱,或池水碧绿。

    池塘边,一个中年人头戴翼善冠,身穿黄色蟒袍,束玉带,厚底皂靴,他面容俊朗,身材适中,只是仔细看去,眸子中时常闪过阴霾,眉宇间总有几分挥之不去的阴郁之色。

    他便是大周的太子,此时,他坐在廊中,看着池塘中的游鱼,外面飞舞的雪花携带着粼粼的冷气,扑面过来。

    而坐在凉亭中的太子却丝毫感觉不到冷意,池塘中的鱼儿一反冬季沉眠,分外活跃,打着摆子,时不时吐着泡泡。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整座太子府都被阵法笼罩,四季如春,气候适宜,与外界交融却又分割。

    “咒术?有意思,没想到父皇这次居然选择了作壁上观,置之不理。”一边说,他手里的鱼食也随之抛出。

    “咕噜噜~”

    池塘中的鱼儿没等鱼食落水,争先抢后的跃出水面抢夺鱼食,硕大的鱼眼满是灵动,其身上鳞片散发着别样的光彩。

    “陛下既没有巡查那些修行人士,也未在帝都清查掀起波澜,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配称为大周国师,才担得起国师重担。”在他身边,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白面书生开口道。

    太子闻言,脸上扯出一个笑容,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乌黑长发之下隐隐可见几分斑白。

    “养蛊?看来,好戏要开场了。”他将手中的鱼食散尽,看着鱼儿贪婪争抢的姿态,站起身,望着皇宫方向,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那样子,与老皇帝是如此的相像。

    白面书生听着太子殿下低沉的声音,劝说道,“殿下,既然陛下不插手国师角逐,那这件事就大有文章可做,国师之位,享王朝气运,殿下可以跟那几家势力谈谈,不一定非要让我们的人上位。”

    “你说什么?好不容易有安插的机会,你让我拱手让人?”太子眉头微皱,神色有些诧异。

    白面书生面色不变,继续说道,“现在陛下春秋鼎盛,殿下何必急于一时,说不定这又是陛下的一次试探,一个国师之位,对于我们而言最多就是锦上添花而已。与其跟各方势力角逐,付出利益,不如用这个位置当做筹码来换取他们的支持,这样一来,殿下坐拥棋局之外,进退有余,还能增强实力,何乐而不为?”

    “试探?”

    瞬间,太子攥紧拳头,骨节发白,声音低沉却又有些歇斯底里,“天下岂有六十年之太子乎?这么多年,他试探了那么多次,我这个太子也只剩下个头衔,他还要试探?”

    话音落下,白面书生瞬间变色,连忙靠近太子,扫视周遭,低声道,“殿下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一时失言,还望先生勿怪。”闻言,太子瞬间清醒,眸子恢复清明之色,“就依先生之言,这国师之位,我们不争了,静观其变就好。我就不信,我还活不过他!”说到最后,言语中尽是咬牙切齿的意味。

    看着太子略有些癫狂的模样,白面书生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作为太子的智囊,他本该为太子出谋划策。可是,现在的情况前所未有,遍寻青史未曾有过。

    当今神武帝,御极六十载,肃清宇内,乃是大周中兴之主,可以预见,在他驭龙宾天之后,这位陛下将在史书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可是,坏就坏在,这位陛下,活的太长了,六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英明神武的帝王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人一老就越怕死,尤其是皇帝,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无上的权势,让他兴起了长生不老的念头。

    于是,才有了这位当了六十年的太子。上有老皇帝稳坐钓鱼台,八方不动,下有诸多年轻皇子虎视眈眈,倒也难为他了。

    ······

    与此同时,暗地里,消息很快流传开来,各方势力闻风而动,联系各派高人,想要争那国师之位。

    另一府邸当中,一个身着蟒袍,贵不可言的中年人望着皇城方向,轻轻一笑,对手下的劝说浑不在意,“无妨,这国师就让我那位好大哥去争吧,熬了这么多年,想必他已经等不及了吧。”

    他便是二皇子殿下,比太子小了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这是个仙侠世界,天材地宝数不胜数,所以,无论是六十岁的太子还是五十岁的二皇子都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样。

    就连老皇帝,如果忽略他的苍苍白发,看上去就跟青年一样。

    这些年来,有太子在前面顶着,他闷声发大财,身边也聚集了不少文臣武将,在朝堂上与太子分庭抗礼,当然,这也是老皇帝有意放纵。

    这次的国师之争,据说很重要,自大周立国以来,有不少高人隐士担任国师,享朝廷气运。

    而这次,为了吸引修行者,更是拿出了不少奖励,连那些积年老怪都坐不住了。所以说,这次的国师之争很残酷,大浪淘沙,远甚以往。

    当然,这跟他们这些皇子没关系,他们在意的是那至高无上的皇权,区区国师之位,算不得什么。

    对于皇帝而言,只要会炼丹,这个国师,谁都能当。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