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纪事起源 > 第一卷:崛起 第十四章:以德服人(上)

第一卷:崛起 第十四章:以德服人(上)

作品:修真纪事起源 作者:苍五狼 字数:88185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碧空万里如洗,五色彩云划过长空,彩云之上传来阵阵茶香。

    舟轿中正做着郭正三人,林燮为郭正斟满一杯香茶,伸手请茶:“去年九月,丁院长加入元老会,十月杨奇和陆芷菡也一同加入成为最年轻的元老,大陆纪元已经改为真定,今年就是真定元年了,年初,元老会发布了八项决议……”林燮将这段时间以来大陆的变化向郭正娓娓道来,一旁的林若正在修行,昨夜她沉沉睡去,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趁着赶路的时间要抓紧补回来。

    “各域如今都在准备第一届‘演武大会’,随着《奇门遁法》的问世,相信这第一届大会应该能涌现出不少术法方面颇具天赋的修真者,东域的大会定在八月举办,若郭先生不急,可以先观看了这届大会再行离去。”说道这里,林燮稍停,举杯饮茶,等着郭正的答复。

    “也好,说来惭愧,这些年都是在读书游历,却是很少与人交流,也不知如今大陆的修真水平如何,正好借此机会见识一番,到时恐怕要麻烦林副院长了。”郭正谦逊的说,其实这些年他在学院藏书楼读书,虽然很好与外界接触,但通过学院教员们的只言片语,还是对大陆的修真水平有所认知,与三十年前并无太大变化,在追求修真境界的同时,术法还是华而不实居多,看来杨奇当年的作为,也没能引起重视。

    “师父,之前叔叔说这次大会分好几个级别,其中也有筑基期的较技,我要不要参加啊?”恰在此时,林若从入定中醒转,听说师父和叔叔正在谈论‘演武大会’,就出声问郭正。

    “这个嘛,你想参加么?”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子,没有给出自己的意见,反而问道。一旁的林燮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对师徒,郭正在很多方面都表现的与众不同,就像现在,身为师父的他就会先听取林若的个人意愿,而不是直接为徒弟指明。

    “师父,我不太想参加,不过就怕到时候家里让我参加啊!”林若想了想,抬头看着郭正。

    “不想参加就不参加好了,你家族那里由我来说,筑基期确实没有必要用大量的时间来修习术法,比武较技意义不大,你的真元施放一般的五行术法也没有太大的优势,可惜杨奇的《奇门遁法》之中没有收录五行之外的各种术法,你怕是很难从中获益了,今后你也可以尝试自己开发一些适合你自己真元的术法出来,可以传之后世。”郭正温和的对林若说道。

    “听郭先生的意思,似乎《奇门遁法》仍有不足之处?”林燮最近正在钻研《奇门遁法》,听郭正提起,想要知道他对于这部奇书的看法。

    “不足之处自然是有的,在他开始编写之前,我与他曾经有过一番交谈,杨奇本人和我都不是变异真元,有关变异真元的术法前人确有记载,但我俩都一致认为不宜记录在《奇门遁法》之中,书中所载的五行遁法杨奇本人都可以施放,对其中真气流转、威能大小及细微处的控制都有切身体会,修习之人只需依据书中所载施术即可,变异真元则行不通,一则大陆上变异真元出现的不多,二来每种变异真元都有其对应的术法,若不能切身体会,所出之言也难免不尽不实,再则即便是同为木火双系真元聚合产生的变异真元,也会有细微处的差别,并非完全一样,同一术法效果也会有很大差异,因此,变异真元的修真者,还要自己开发适合自身的术法才好。我之所以要收林若入我门下,只因她的真元对我于累劫中所得雷法非常适合。”郭正缓缓的说着,看向一旁已经进入冥想的林若。

    “林副院长,不知你这珠帘所用之玉石可是产自西北?”郭正突然问了一句与之前话题完全无关的问题。

    “原来郭先生对玉石之属也有研究?这玉石确是产自西北,说来正是杨奇所在的杨家出产,玉石质地只能算作中等,不过颇有凝神之效,流传的并不广泛,没想到郭先生竟然知道。”林燮有些讶异的回道,怎么看郭正也不像是对这些配饰之物感兴趣的人,不知他怎么会知道这玉石出处?难道是杨奇告诉他的?马上又否定了这种可能,杨奇也不是个对家族营生感兴趣的人。

    这之后两人的交谈就不再限于修行,林燮没想到郭正对修行之外的外物居然也感兴趣,这方面他的见闻就要比郭正多的多了,玉石、法袍、符纸等等在郭正面前如数家珍。旅程在愉快的交谈中度过,林若早已第二次进入深度睡眠状态,飞舟也进入了东域的地界,成片的绿色映入眼帘,东域多森林、南域多火山、西方多矿脉、北方邻冰原这是大陆各域的特色,也是各域主修功法的来由。

    青云山脉作为东域最大的山脉,山峰连绵,高低起伏,百丈高到千丈高不等,群山之中坐落着一座城,这里就是东域林家的所在地,这座城就叫林家,城中建筑皆为木质,与山中树林连成一体。

    飞舟降落在与其说是城门,不如说是树墙的门口,值守弟子看到飞舟上走下的三人,一路口呼“二庄主和小姐回来了”向家主府邸跑去通报,林燮在门口处落地,本就有让弟子进去通报的意图,看这值守弟子机灵的不用自己打招呼就自行进去通报,会心一笑,对郭正做了个请的姿势,当先而行。

    通往家主府邸的道路两旁,不时有林家族人跟林燮打着招呼,又对林燮身旁的郭正,这个头上寸缕不生的外来人投去好奇的目光,当看到林若那一头蓝中带紫的头发,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家族中早有传言,大小姐不听族中长老劝告,一意孤行,不好好修行,看着头发颜色,怕是遭了天谴了。

    林若目不斜视,亦步亦趋的跟在郭正身后,对于族人的恶意揣测既没有伤心也没有失落之情,心志之坚定让时刻留意着她的郭正心里更加满意:今后林若要跟随自己修真,路途之上必定不会一帆风顺,想想自己的过往,最慢的金丹,最晚的元婴,难入的化神,这些就是学院的教员们对自己的评价,‘东北最强元婴’这个称号,可能更多的是有一种讽刺的意味在其中,而林若既入自己门下,境界的提升也不会很快,到时免不了要面对各种闲言碎语,若心智不坚定,如何在修真之途上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三人来到城中心的位置,林燮介绍道:“这里原本是一片广场,现在搭建的擂台应该是为八月的演武大会准备的,不瞒你说,林家子弟在修为上也算用心,可却少有对术法较量上心的。”。

    “木系功法喜静喜生,贵家族主修木系功法,不喜争斗也在情理之中,正因如此,才能与亲近自然的灵族世代交好,否则灵族岂会定居东域。这次演武大会灵族和妖族也都会参与其中吧?”听出林燮语气之中有些沮丧,郭正温言宽慰着林燮。

    在二人的闲谈中,三人来到了家主府邸之前,已经有人在门口等候三人,这人身高九尺,相貌堂堂,年龄当在二十五六岁,发色与林家族人的绿色略有不同,呈现深绿的色泽,站在台阶上正笑眯眯的看着林若:“小妹,你总算舍得回来了?一年没回家就不怕大哥对你思念成疾?”言语之间透漏了青年的身份,林家家主林傲的长子。

    林若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先抬头看了一眼郭正,后者笑着说道:去吧!她才像乳燕投林般冲上台阶抱住自己的兄长。“这是家兄的长子林宇宙,让郭先生见笑了。”口中虽是如此说着,林燮的脸上却也露出了对林宇宙赞赏的笑容,身为家主长子,修真天赋极佳,乃是木水双属性灵根,随意他的发色才会呈现深绿。

    此时的林宇宙正宠溺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妹妹,作为族中的大少爷,他自然知道小妹是罕见的变异真元,至于家族中的闲言碎语,自己的妹妹他还是很了解的,绝不会在修行上有所懈怠,相信她这样必有缘由。

    这是林若想起还没有跟大哥介绍自己的师父,忙挣脱林宇宙的怀抱,拉着他的胳膊介绍道:“大哥,这是我师父郭正郭先生。”

    林宇宙意味深长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对公正拱手一礼:“郭先生,里边请,家父已经恭候多时了!”说完拉着自己的妹妹就往里走,却被林若挣脱,直到林燮和郭正走过,她才跟在二人之后向内走去。林宇宙在后边拉住妹妹:“怎么突然拜了个师父?族中的那些长老因为你不听话,最近正准备给你安排一位灵族的长老为师,丁院长去了元老会,族中觉得你没有继续在学院修行的必要了,这下可好,你不声不响的就自己拜了个师父,看一会父亲如何说你。”说完又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郭正,灵族的花长老正在家中做客,也就是族中给小妹找的师傅,等下说不好花长老就要出手教训郭正,好让他知难而退,本来同境界交手,灵族和妖族都强于人族,这位花长老论境界已经是合体后期的大高手,怎么看郭正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会客大厅中,林家家主林傲坐在主位之上,与跟他隔桌而坐的灵族长老花惜风有说有笑,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大厅的外面,这次请花长老来林家,就是希望女儿能够拜她为师,这样一来就能够在不得罪学院的前提下使女儿脱离学院,二来花长老的修为在灵族也是数一数二的,也算是给女儿寻到一个名师,三来可以拉近与灵族的关系,对于林家在东域的地位稳固也有好处。原本没奢望能够请动花长老的大驾,不过花长老听了林若的天赋,就动了收林若为徒的心思,不顾灵族三长老的难看脸色,从他手里抢过了收徒的机会。

    看着正走进大厅的四人,林傲缓缓站起身来,花惜风只是抬头打量了一眼来人,却没有起身相迎。林燮当先一步迈入大厅,正要给大哥介绍郭正,却被上前一步的林傲一把握住抬起的手,抢先开口:“二弟,你回来了,这位是灵族二长老花惜风花长老。”拉着林燮来到花惜风跟前,林燮只得拱手对花惜风道:“林燮见过花长老。”花惜风的大名林燮早有耳闻,却没想到她会到林家做客,林家与灵族交好,以往来林家走动的都是灵族三长老,怎么这次来的却是花长老?想到一种可能的林燮霎时间变了脸色。

    “怎么了二弟?可有什么不妥?”察觉到自家兄弟脸色涨红,林傲出声问道。

    “我没事,大哥,花长老,这位是学院的郭先生。”林燮忙收敛心神,按下心中的担忧,有些艰难的向林傲和花惜风介绍了郭正的另一个身份:“若若已经在两天前拜了郭先生为师。”

    “混账!”这次换成是林傲满脸怒容,甚至有失身份的没有理会郭正,直接对着林若怒斥:“拜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敢如此自专?枉费大长老一番苦心从灵族请花长老来收你入门,真是太不像话了,二弟你怎么能由着她的性子?你们……”林傲还要继续训斥二人,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他回身看向花惜风,本以为是她心生不满要对自己出手,结果看到后者也是眉头微蹙,一脸的不解。

    就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传入林傲的耳中:“林家主且不忙动怒,我既然收林若为徒,弟子有事师傅服其劳,有什么话对我说就好。”郭正收回自己的神识,对林傲拱手一礼。接着又转身对花惜风拱了拱手:“这位就是灵族的花长老吧?在下郭正见过花长老,不知叶风长老近来可好?”花惜风突然想到灵族大长老曾经提过的一个人,脸色大变,连忙起身回礼:“原来是郭先生,久仰大名,大长老一切皆好!”

    这一来反而把厅中的林家众人搞蒙了,花长老这是唱的哪一出?郭正明明是个在大路上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怎么她反而要说‘久仰大名’?难道是在讽刺郭正?可看花惜风恭敬的表情也不像啊!

    老练的林傲最先反应过来,对郭正拱手道:“郭先生,失礼了,请入座。”说着抬手指向下首的位置。没想到花惜风又抢了出来:“郭先生,请上座。”搞得林傲兄弟二人一阵莫名其妙。

    “还是花长老上座,你是林家的贵客,我坐这里就好。”郭正一边说一边走向下首右侧位置,等着林傲入座。林傲看看郭正,又看看花惜风,刚还趾高气昂的她此刻怎么看都像一个局促的小姑娘,郭正在等着他入座,他则是在等花惜风先入座,三人就这么僵住了。林傲心中这个苦哟,这花惜风初来的时候,可没有讲这些礼数,怎么郭正以来她反而变得这么客气了?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先落座,再次示意花惜风和郭正入座,郭正看出了林傲的难处之处,抬手请花惜风先入座,后者告罪一声‘僭越了’这才入座,郭正随后也做了下来。

    林傲这才松了一口气,对林燮林宇宙和林若分别说道:“二弟,你也坐吧;宇宙,着人看茶;臭丫头,见到为父也不问候一声。”“拜见父亲,见过花长老。”林若对二人分别施礼之后,站到了郭正身后。

    “小女不懂礼数,让花长老见笑了。”见女儿如此表现,生怕这位灵族的二长老心中不喜,对花惜风拱手笑着说道,看到花惜风的表情,林傲忍不住楞了一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怎么这花长老看向自己女儿的目光中带着难掩的羡慕之情呢?难道这位郭正还真是一位前辈高人?不能啊,人族的大能自己都认识啊,没理由随便冒出一个人就是绝世高人,观郭正的相貌,不过三十许,绝不是那种修真好几百年的老怪物,真是让人搞不懂,难道这二人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又或者是……

    “郭先生与灵族大长老有交情?”猜到一种可能的林傲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个郭正应该是与灵族的大长老叶风交好,是以久居叶风之下的花惜风才会如此。这时林宇宙托着茶盘走了进来,看这架势是要亲自为几人斟茶倒水顺便旁听了。

    接过林宇宙递过来的茶杯,郭正低头喝了一口,斟酌道:“交情谈不上,不过确实有过一面之缘。”“那郭先生这次来林家是?”林傲心中更不解了,若是只有一面之缘,确实谈不上交情,那花惜风怎会如此?强忍心中的好奇,转而问到郭正来林家的目的,见弟弟林燮欲开口出声,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示意弟弟先不要说话,抬头看向郭正,他要探探郭正的底,别是来林家捣乱的。

    “林家主无需多心,郭某此来绝无他意,只为收林若为徒一事,听林副院长之意,此事恐怕林家长老不喜,故此前来拜会林家诸位长老,好叫林家放心。”郭正看穿了林傲的心思,笑着解释。

    “若是如此,恐怕郭先生要在林家多住些时日,三长老外出访友未归,还需等他归来。”尽管郭正已经表明来意,林傲却仍有顾虑,使了一个拖字诀,先把郭正安顿在林家,待问过二弟之后再说。

    “不打紧,我左右无事,就在林家多住些时日,也能领略一下青云山脉的风光,只怕要给家主添麻烦了。”郭正笑着回道。

    “诶,不麻烦不麻烦,郭先生太见外了,郭先生舟车劳顿,不如这就让宇宙给您安排歇息之处?”修真之人何来舟车劳顿?林傲这是摆明笑着下“逐客令”了。

    “如此就多谢家主了,有劳大公子带路。”郭正也不点破,起身就要随林宇宙离去。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