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 正文 第1931章 始祖归离

正文 第1931章 始祖归离

作品: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字数:1514353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你……明白了吗?”

    云澈的魂海,始祖意志的声音重新响起,却恍如隔世传来。

    “……”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云澈的魂海一片静寂,宛若死去了一般。

    “夏倾月作为命运之器,她终会看清自己的‘本质’。而你,虽然在修炼逆世天书后,会逐渐愈加的亲和‘虚无’,但终究不可能凌驾于始祖虚无之上。因而,偶现的梦境,已是你所能窥见的极限。”

    “这些梦境,也只会被你当做梦境,而不会将之当做真实。”

    换言之,若非始祖意志告知云澈这一切,纵然他能在一定程度上驾驭虚无法则,也永远不可能依靠自己看清所有的“真实”。

    “当年完成一切之时,我从未想过,会有一天亲口告知你一切。”

    “即使是被干涉到如此程度的命运,亦是这般的变幻难料。”

    魂海依旧是一片长久的死寂。

    这一切若只是发生在他人身上,或者发生在遥远远古的传说,都需要长久的时间去消化与感慨。

    而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无疑,是犹胜梦境千倍的虚幻。

    夏倾月……她竟然是被创造出来的……

    为了他而创造……

    他们成婚的那一天,是他与她第一次的相见……甚至,那或许是她降生于世的第一天。

    怪不得……她对夏弘义从来生不出牵挂,夏弘义对她的死讯也无法生出悲伤。他们的父女之系仅仅是被附加的认知,他们记忆中的过往仅仅是被修正的因果,而从来没有真正相处过哪怕一天,又怎可能衍生任何的父女之情。

    怪不得……面对从未见过的夏倾月,月无涯却会为她驻步……原来,那是血脉的强烈共鸣与悸动,对她毫无保留的好,不是因为她的“琉璃心”,而是源自刻于血脉的本能。

    怪不得……承受凄惨命运的劫天魔帝,竟会说夏倾月是她见过的命运最悲哀的人……她的命运,又何止是悲哀。

    怪不得……她最后竟做出那样的选择,而且至死都不肯说出,也无法说出理由……甚至为了他,编织了一个弥天大谎,让自己在他的心中永远只是一个死有余辜的恶人。

    怪不得……她在月无涯与月无垢的墓前,泣吟着是自己害了他们,害了元霸……

    怪不得……她选择终结自己的那一天,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裳。因为她是红衣而生……亦要红衣而去。

    怪不得……

    ……

    原来,十六岁那年,他是真的死了……

    他的身上,任何力量,任何血脉都可无间共存。就连相悖的光明之力与黑暗之力都可同时驾驭,让劫天魔帝都为之惊骇……原来,那竟是原本只属于始祖神的圣躯!

    邪神的玄脉,凤凰、荒神、天狼、金乌、冰凰……甚至红儿、幽儿,直至生命神迹和黑暗永劫……

    七大玄天至宝,其四在他的身上,乾坤刺亦在他的身边。

    他的人生有过无数的波折,而每一次波折化解之后,都会伴随着巨大的进境甚至蜕变。

    仅仅是在天玄大陆时,茉莉就不止一次的说过,她原本从不相信气运之说,但与云澈共存的那些年,她觉得他绝对是“大气运加身”的人。

    他从十六岁开始起步,只用了仅仅二十年,便成为了神界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无上之帝。

    回顾自己的一生,十六岁前庸庸碌碌,十六岁后至今短短二十几年,却是遭遇了一个又一个他人千世都不敢奢求的机缘。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气运。

    原来这一切,都有着无形的气运在催动。

    而这个气运的代价……

    他站在此刻高度的代价……

    …………

    “有另一件事,更让我感慨。甚至,它比你所述的这些年的遭遇,更让我觉得离奇。”

    为帝之后回归蓝极星的那一夜,父亲云轻鸿看着星空,发出一声怅然的感慨:“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吗?”

    “你我是亲生父子,血脉相连,这一点,无论世事如何变幻,都不可否认和改变。只是……”

    “我虽然从未接触过那个名为‘神界’的世界,但,那里的人竟能在挥手之间将整个蓝极星化为尘埃……毫无疑问,那是我根本无法理解的存在,更是我终之一生也不可能触及的位面,”

    “而你,从你第一次动身前往那里,距今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居然成为了将一切覆于掌下的帝王。这让我不得不感慨……我云轻鸿,真的生得出如此的儿子吗?”

    “一个人的命途、眼界、上限,往往由他的血脉和出身决定,这是一个残酷而不争的事实。而澈儿,你如今所在的,却是为父,以及整个云氏一族全力仰望也无法触及的高度。坦白说,这两日之间,我内心的怅然犹胜骄傲。”

    …………

    父亲当初的感慨,丁点都没有错。

    以他的出身、资质,哪怕没有先天玄脉残缺,哪怕一生顺风顺水,直至寿尽,他所能达到的上限,也顶多持平云轻鸿。

    他不是他以为的天选之人,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天选之人。

    因为,始祖神转世在了他的身边。

    他云帝的身份,他波澜而璀璨的一生……背后,是始族之神的献祭,和夏倾月极其悲怆的一生……

    那甚至,不能称之为人生。

    …………

    “为什么……”云澈的声音沙哑而模糊,像是从灵魂的最底层艰难溢出的呻吟:“你是……始祖神,世之帝王……在你眼中也不过卑微草芥……”

    “为何……竟为我一残缺凡人……献祭六百世轮回……”

    始祖意志平淡而语:“若是降生于你身边的,是前九百九十九世中任一世的始祖神,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身为始祖之神,为救一凡人献祭折损自己的圣躯,献祭六百世轮回,更亲手铸下残酷的命运之锁……何止是荒谬。”

    “但,第千世轮回,为得圆满,始祖意志必须沉睡。这一世的始祖神是萧泠汐,所衍生的全新意志是本体意志,从沉睡中苏醒,未能完成融合的始祖意志反而成为了外来意志。”

    “本体意志再薄弱,也要凌驾于未融合的始祖意志之上。因而,她的执念,我无法抗拒。”

    “造就这一切的,是始祖神。但决定这一切的,却是一个……只有十五岁,因挚爱之人的离去而悲伤到心碎绝望的少女。”

    云澈:“……”

    “这是我从未想过的巨大意外。或许,是我俯瞰了天地无数年,却依旧低估了人之情感所能衍生的力量。”

    …………

    人生如梦,世界如幻。

    发生在他身上的,是梦境都交织不出来的现实。

    回想十六岁前,与十六岁后的萧泠汐,她的性格,她的眼神,却又没有任何的不同。

    “当年的一切,她还……记得吗?”云澈轻轻的问。

    “不记得。”始祖意志给予他回答:“她排斥和拒绝与始祖意志融合,这一世的她(我),只愿做最纯粹的萧泠汐,以最纯粹的身份和情感陪伴着你,直到她这一世的终结。”

    “所以,在让你回生的时间回转中,她的记忆,也回到了一切都未曾发生之前……这也是她的执念,我同样不可抗拒。”

    “而我,原本该重归沉睡,等待着下一世的轮回。但,我好奇着我亲手所铸的命运之锁下,你和‘命运之器’会走到怎样的终局。”

    她并没有言明,在萧泠汐这个主体意志的影响下,始祖意志亦对云澈的命运产生了不可控的关切。

    “于是,我没有选择继续沉睡,而是游离于天地之间,观察着你与夏倾月的人生……却也因此,让她的心魂会偶尔受到始祖意志的影像,产生诸多‘幻觉’与‘梦境’。”

    “待我沉睡之后,她的‘幻觉’与‘梦境’也会全部消失。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始祖神,不会记得当年的心碎……直至这一世的终结,她都是最纯粹的萧泠汐。”

    “这所有的一切,你也永远不可以告诉她。否则,以她过于柔软的心灵,会一生陷入无尽的愧罪。”

    “你要……走了吗?”云澈听出了始祖意志的离意。

    “你已成为当世无上的帝王,命运之器也选择了自我终结。作为始祖神,她(我)的愿望得以实现,我也已完整目睹了命运之锁所催生的命运纠缠。”

    “随着‘命运之器’的消逝,【你们之间的命运之锁也已然消失】,我已再无留存于此的理由。今日过后,我便会重归沉睡,以尽早恢复折损的源力。”

    始祖意志一声轻叹:“重新转世六百回……只望深渊的隐患,仅仅只是我多余的担忧。”

    “告知你一切的真相,是我重归沉睡前,所为她(我)做的最后一件事。你该明白我的用意。”

    “……”云澈无法言语。

    始祖神六百世的轮回,夏倾月一世的悲怆,换来他如今的人生……

    “作为萧泠汐的始祖神,她对你的感情,是在与你朝夕相处的十五年间自然衍生,直至深铭。”

    “而作为命运之器的夏倾月,我从未给予她任何情感上的干涉。在她过早的发现自己存在的本质后,她选择的不是抗争,而是顺从……唯一的抗争,是对自己的终结。”

    “她抗争了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命运,却不愿抗争对你的成全。”

    “你们成婚之后的短暂相处,你便已在她的心中留下影子。在冰云仙宫中时,她会偶尔想起你走出萧门的背影。”

    “天池秘境,在你将生的希望留给她时……她的心魂便牢牢刻下你的身影。对她来说,那短暂的刹那,便是一生的永恒。”

    “认知之中只为承诺,但从那一天起,她再无法忘却身为你之妻子的身份。”

    “云澈,你是这世上最幸运之人。为了你,萧泠汐宁愿永为萧泠汐,夏倾月悲怆而无悔……甚至至死,都不愿为你留下创伤。”

    “所以,你没有资格过的不好。”

    “不要让这一切,成为你灵魂上的负罪与枷锁。你的今天,是萧泠汐所愿,是夏倾月所愿。就算只是为了不辜负她们所做下的一切,你也不可以让自己已立于最耀眼天光下的人生,深陷入不可自拔的灰暗。”

    “所以,流尽眼泪之时,也释尽所有悲伤和愧罪,用和煦的笑颜去面对永远等待你归家的萧泠汐,用温暖的灵魂去思念曾经与你命运相连的夏倾月……为了她们,为了你身边所有爱着你的人,你可以做到的,对吗?”

    魂海世界开始了剧烈的震荡,始祖意志最后的言语,深深触动着他灵魂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所有的情感在狂乱悸动、涌动间,彻彻底底的崩溃决堤……

    “那么,云澈,再见了。”

    始祖意志的声音变得格外柔缓,也变得越来越遥远:

    “希望你,还有这一世的我,就此永远安平。”

    灵魂世界随之而散,寂静的荒山之中,响起云澈再无压抑,彻底释放的痛哭声。

    始祖意志也在此刻了却牵挂,自我封闭,重新归于沉睡。

    在其存在完全消逝前的刹那,意志之中闪现过一抹淡淡的疑惑:

    她想到了夏倾月落入无之深渊后,轮回镜上忽然出现的裂痕。

    云澈与夏倾月之间的命运之锁,是以轮回镜为媒介所结成。

    夏倾月消逝,命运之锁自然跟着消失。

    但,轮回镜上刹那闪现的裂痕……

    命运之锁似乎并非是无声的消逝,而更像是……被未知的外力强行裂断,从而反噬至轮回镜,造成刹那的裂痕。

    若是如此……

    深渊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