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 正文 第1925章 选择(下)

正文 第1925章 选择(下)

作品: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字数:1514353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染泪的掌心微光闪动,现出了乾坤刺。

    她缓缓托起乾坤刺,脑海之中,浮现劫天魔帝离开前的言语:

    “你已经看到了我的选择。你最终的选择是什么,就让我的乾坤刺代为见证!”

    她跪在那里,整整一天一夜。

    终于,风吟渐止,也带走了她绕身的苍凉,她缓缓起身,眸中已无眼泪与凄伤,无尽的哀悲亦被她深深的埋入灵魂之底。

    她面对乾坤刺,缓缓而语:“前辈,我已作出了选择。”

    “我已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师门,对不起元霸……既已如此,我与他,终究夫妻一场,至少,让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我可以真正无愧之人。”

    “只是,我顺从的,不是命运,而是我的心灵!”

    乾坤刺消失于手中,先前陷入人生最大崩溃之境的她,此时的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清醒与坚毅。

    “临近‘终局’之时,我自会用我的方式去反抗!但在那之前……”

    乾坤刺消失于她的手中,她目光转向北方,遥远的苍穹映入她深邃的紫眸。

    “我厌恶这个可悲的命运,却……无法拒绝这个悲伤的‘愿望’。”

    “云澈,如今身在北神域的你,已经再没有了破绽和牵挂,只有会逼迫你快速成长的仇恨……在你归来之前,我会一点一点,为你铺平道路。”

    “只求你归来之时,能傲然立于这个世界的至巅,讨回你该讨回的一切,再无人可毁你、伤你……“

    “就算只是为了……不辜负……我即将迎来终结的一生。”

    …………

    之后的月神界,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般平静。

    宙天神界在全力搜寻云澈的踪迹,月神界似乎也做出了相似的举动,人影进出的频率远胜以往。但实则,他们的任务不是云澈,而是情报。

    历届月神帝的核心记忆自然包括月神界的所有隐秘……以及,所暗中掌控的诸界隐秘。

    连梵帝神界暗藏鸿蒙生死印都早已窥知,可想而知月神界一直以来的情报能力何其强大。

    这些隐秘,只会在必要时刻用来控驭与震慑,月无涯一生都极少动用过。却在夏倾月的手中完全铺开,一步一步,在各大东域星界埋下随时可爆的暗雷。

    …………

    她探查到了当年云澈短暂藏匿之地是琉光界,便主动将之公开,然后重惩水千珩,带走了水媚音。

    在月狱之底,她拿出乾坤刺,向水媚音说明了一切,并请求她以自己的无垢神魂来逐渐建立与乾坤刺的亲和,直至成为它的新主,并承过她当年所做的一切。

    “媚音,死亡是我必须选择,也是最好的终局。对我而言,世间一切或皆可改变,而唯独这一点,我绝不会动摇。”

    “让他如此刻这般永远的恨我,如此,我死后,他便不会伤悲,不会留下灵魂的空缺……那也一定是你不想看到的结果,对吗?”

    “不必为我悲伤,至少,还有你记得我所做过的一切。至少,还有你代替我陪伴他,看着他最该拥有的样子。”

    …………

    在他于太初神境击杀宙天守护者,魔化宙虚子,夺走寰虚鼎后,她曾专程进入太初神境,探查他所留下的痕迹。

    但那之后,她却没有马上离开太初神境,而是来到了无之深渊。

    然后在无之深渊的边缘,停留了很久很久。

    (本章未完,请翻页)

    离开之前,她的唇角,微倾起了一抹很轻的微笑。

    因为,她为自己,找到了最好的归途。

    …………

    那天,是云无心十八岁生辰,亦是云澈、池妩仸约见宙虚子、宙清尘父子之期。

    遥远的空间,她目睹着云澈当着宙虚子之面,将宙清尘残杀……脸上的狞笑,盈恨的咆哮,都是他从未有过的样子。

    最终,宙虚子含恨而退,云澈含血昏厥,而她的存在,被池妩仸的神识所触碰。

    以乾坤刺瞬返月神界,夏倾月叹然自语:“不愧是传说中的北域魔后,实力、手段都不负其名。有她在侧,看来我也无须过多的担心。”

    …………

    北域震动,云澈加冕,成为凌驾北域王界之上,引领魔族的无上魔主。

    劫魂圣域的黑暗结界,我自然无法阻隔乾坤刺的空间神力。

    格外遥远的天际,她看着云澈一身铭刻暗红魔纹的漆黑锦袍,暗夜般的长发随魔风而舞,来自劫天魔帝的永劫魔光,将他的一双眼瞳化作能瞬间噬人心魂的黑暗魔渊。

    三王界俯首,众黑暗玄者尽皆朝拜……只短短三年,他便已成为北神域的无上帝王。

    “云澈,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她遥遥的看着,唇角的微笑清淡而绝美:“也不枉,我冒着这么大风险来目睹你的此刻。”

    黑暗的侵蚀快速涌来,她注定无法停留太久。转过身去:“我期待着,你归来的那一天。”

    此刻云澈方知,当年,她曾专程跨越神域,去见证他成为北域魔主的时刻。

    …………

    “禀主人,西神域传来消息,龙神界那边,的确有主人先前所提及的动向?”怜月向她汇报着来自龙神界的讯息。

    “具体呢?”

    “龙神界一直在暗中探查‘光明玄力’的存在。名义上的目的,是为龙后找寻拥有光明玄力资质的玄者。以作为可能的继承者培养。且此举应该已持续了数年之久,真正目的未知。”

    短暂沉默,夏倾月吩咐道:“传令那边,停止追查此事。将这部分情报力量分散到众龙神的动向上去。”

    “是。”

    怜月离开,夏倾月轻然自语:“如此说来,神曦很可能还没死……且龙白并不知道她的去向。”

    轮回禁地中只有一处毁灭痕迹。

    龙白再强大,也不可能一击击杀神曦。

    龙神界那边传来的消息,无疑极大的佐证了神曦未死的可能。

    …………

    时间流转,逐渐临近云澈踏入北神域后的第四年……亦是战幕拉开之时。

    一次又一次或明、或暗的造势在无形铺展,宙天界那边传来即将新立太子的消息,北神域的上空,也聚起了愤怒的暗云,矛头直指“以寰虚鼎摧毁北域星界”的宙天界。

    “好快。”目视着北方的暗云,夏倾月一声轻念。

    这一天的到来,比她预想的要早了太多。

    “你踏过真正的地狱,必定不会容许自己失败。又有魔后在侧,我相信,这不是仓促无谋的一步。”她自言自语着:“那么,我便为你,铺平第一步的道路。”

    …………

    太初神境。

    她将一滴从轮回禁地取得的神曦之血,点落在苍灰色的大地上。

    不远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处,苍之龙神正向这边临近。

    血色缓缓沉入大地,但微弱的光明气息留存。

    以乾坤刺穿梭,另一滴血液,沉入另一个遥远的太初空间。

    随之,她拿出那块竹牌,对照着上面的字迹,以石子,在地面上刻下一个浅浅的“曦”字。

    随之,她的身影又出现在另外的空间。

    十五次的空间转移,她将十六滴神曦之血,以一种让龙白无法在短时间内寻到,又最终刚好会察觉的方式,点在了太初神境的十六处空间。

    并在最后一处,留下了自己会在数月后归来的字迹。

    这一通布置有着很容易被识破的目的性与破绽……但,夏倾月相信,以龙白对神曦的畸形痴恋,事关神曦,哪怕他有九十九分的怀疑,也绝不会轻易放开那最后一分的可能性。

    这样,便已足够。

    亲眼目睹苍之龙神发现了第一缕光明气息,然后急急而去,夏倾月身影转过,消失于太初神境。

    …………

    南神域,南溟神界西境,南万生的一座帝宫之上。

    她看着一个将气息隐匿到极致的少女,将一枚魂晶,无声无息的置入南万生的贴身侍女身上。

    魂晶所刻印的,是梵帝神界匿有鸿蒙生死印的秘密。

    “呵呵呵呵,居然想拿本王当枪使……不过!这枪,本王还就当定了。”

    “永生的诱惑,又有谁能抵挡呢,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那个少女在隐匿中远去。

    夏倾月的身影也随之远离。

    “传闻中的第七魔女,婳锦吗?果然名不虚传。”她轻吟道:“看来,无需我出手了。”

    “气息内敛的能力堪称天下无双。而身负黑暗气息,却毫无外溢迹象……这便是魔帝前辈所言的‘黑暗永劫’吗?看来,北神域的核心力量,都已因他而蜕变。”

    “他踏出的这一步,必将让东神域措手不及。”

    “此手段,定然来自千叶。”眸中晃过复杂的紫芒,她的身影亦消逝于空中。

    与此同时,一个个早已埋下的暗雷,也在这北域战幕拉开之际,被一个个无声引爆。

    “将此染血之剑,交予明心界界王,他自会知道当年杀他幼子的,是逸阳界王。”

    “将此魂晶,一枚交予洛长生,一枚交予洛上尘,不要留下痕迹。”

    “神武界王武三尊当年的丑事被刻印其中,以此命他,接下来三个月老老实实闭界,不得外出一人,否则要他身败名裂。”

    “将这七枚太初毒藤,分别置入九煌界的七海之中,七海海族的动.乱,足够让九煌界自顾不暇一段时间。”

    …………

    …………

    黑暗入侵的第一步,是践踏东神域。

    这一步顺利无比,尤其是威胁最大的上位星界,从始至终,一大半处于极度安分的状态。

    血染宙天之时,周边上位星界亦无人相救。

    这是池妩仸、云千影她们重重谋划的结果。

    只是,他们都未曾想到,这远超预期的顺利,远小于预期的折损背后,还有着另外一层无形的助力。

    尤其,最大的威胁,亦是最大的变数龙白被引走。

    没有龙皇之令,龙神界,乃至整个西神域也就此进入了长久的隔岸观火状态。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