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 正文 第1909章 乱心

正文 第1909章 乱心

作品: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字数:1514353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经历了无数波澜而成就云帝的他,性情早已变得谨慎无比,哪怕极其微小的违和感也不会再轻易放过。

    他玄气一动,将这幕影像再次投影再出。

    这一次,他目光紧凝,除了一部分神识一直跟随着云无心,视线与心神都一瞬不瞬的集中于雪幕中的投影之上。

    蓝极星的空间在颤荡,来自乾坤刺的绯红神光在快速蔓延。终于,在红光将投影中的画面完全覆没的那一刻……

    他的视线,再次捕捉到了一抹紫芒。

    虽然只是极其短暂的一瞬,但这一次,在心神紧凝之下,他看得清清楚楚,那绝非什么错觉!

    他的心脏,也在这时忽然无比剧烈的跳动起来。

    那个紫色……

    不……

    不对……

    不可能是……

    他的手掌按到了心口,心脏的跳动竟剧烈的仿佛在直接撞击着他的手心。

    他重重的一晃头,将投影又一次重新释出。

    凝着玄气的手指,也触碰在眼前的投影之上。

    当精神在极度的紧张中凝聚到一种程度,整个世界都仿佛忽然失声。

    时间的流速,也仿佛变得无比缓慢。

    他屏死呼吸,却怎么都无法压下狂乱的心跳……终于,在某一个时刻,他手中的玄气猝然释放。

    就如奇迹一般,投影的画面,定格在了那个如刹那流光般的瞬间。

    同样定格的,还有云澈的躯体、面孔、气息、血流、心脏……仿佛被忽然冰封在那里。

    唯有他的一双瞳孔,在剧烈的放大,再放大……

    投影中被定格的画面:来自乾坤刺的绯红光芒笼罩着苍穹。而在绯红光芒的外侧,那一层紫芒格外的浅薄,又格外的幽邃。

    天地之间,紫色的力量光华不计其数。尤其是修炼雷系玄功者,轰雷之力几乎皆释紫芒。

    但以云澈所在的境界层面,再相近的紫芒,也可以轻易辨识出其所归属的力量。

    而这抹映现在投影中的紫芒,他绝非第一次见……甚至可以说很是熟悉。

    他曾被其所护……

    他曾险为其所诛杀……

    他曾与之为战……

    它曾经在自己眼前闪耀的每一个画面,他至今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因为,这是属于月神界……紫阙月神的紫阙神芒!

    而紫阙神力,是已亡去的月神帝夏倾月,所承载的月神之力!

    风雪时缓时疾,不知不见间,已在云澈的身上铺起了一层纯白。

    他依旧僵在那里……十息……百息……他或已完全感知不到了时间的流速,脑中如有万千惊雷在疯狂的震荡轰鸣。

    他不敢去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瞳孔中那宛若水晶般纯粹透彻的紫芒,却又是那么的清晰。

    紫阙神力,天下唯一。

    这独有的紫阙神芒,也不可能出现于第二人身上。

    这是……什……么……

    厄难降临之前,是媚音以乾坤刺之力,将蓝极星转移至南神域之南。

    云无心刻印这幅影像时,正是灾厄发生的那一天,那红色的光华,也完完全全是乾坤刺的空间神力。

    但为什么,在那个时间,与这股空间神力同在的,竟是她的力量神芒……

    那个当着我的面,毁去“蓝极星”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猛的一咬舌尖。

    浓郁的猩气在口中蔓延,他的思绪从极度的混乱中恢复着清明,但瞳孔依旧维持着放大的状态。

    也在这时,曾经原本一些并不重要,几已被遗忘的疑惑与违和,也在这时骤现于脑海之中:

    …………

    “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龙神界,发现了一些关于神曦前辈的事……不过这件事并不适合现在告诉你。我之所以提及,是想提醒你近期没有必要再去拜访龙神界。”

    这是夏倾月当年告知他的话,那时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和夏倾月并肩立于混沌之壁前,准备送离劫天魔帝。

    …………

    毁灭的蓝极星外,缠绕着浓郁紫光的紫阙神剑带着死亡的气息指向了他,手执紫阙神剑的夏倾月用冷寂如深渊的紫眸看着他如死灰般的脸,发出似怜悯的传音:

    “在你死之前,有一件事,本王不妨告诉你。”

    “昨日,本王曾说过有一件事要说与你,但需要在合适的时机……不过看来,永远不会有那样的时机了,那就直接告诉你好了。”

    “神曦……死了。”

    “前些时日,本王去了一趟龙神界,却发现,轮回禁地早已被毁,万花万草尽皆凋零,不见任何人的身影,亦没有了半点的灵气。”

    “后来,本王在轮回禁地的中心,发现了一摊血,虽时间已久,但血迹却丝毫没有干涸的迹象……因为,它存在着很纯净的光明气息。”

    “你猜,那会是谁的血?”

    …………

    灭杀龙白后,他再入龙神界,强行破开轮回禁地周围那道由龙白所铸的结界时,他为之心生疑惑。

    因为那个结界之上,一直依附着龙白的龙魂。若有人强行破之,必被龙白瞬间发觉。

    他曾问千叶影儿:“千影,这个世上,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悄无声息的穿过这种附魂结界?”

    千叶影儿回答:“其一,为宙天界的寰虚鼎,作为号称当世最强的空间之器,穿梭多层附魂结界都不是问题;其二,是紫微界的特殊空间玄技‘韶华紫微’。”

    “只不过,寰虚鼎能否无痕穿过龙白这个层面的附魂结界,我无法保证,至于‘韶华紫微’,似乎紫微界已有二十万载无人修成。”

    “其三,当然就是水媚音手中的乾坤刺。作为玄天至宝,混沌历史上毫无争议的最强空间神器,连移星换月都能做到,穿梭区区一个附魂结界,还不跟玩儿一样。”

    “那月神界有没有类似的某种空间秘法?”

    千叶影儿:“我记得你好像提过,神曦已死的事,是夏倾月告知与你。你是在疑惑,为什么有这个龙白亲自铸下的附魂结界相隔,夏倾月却会早早知道神曦已死?”

    “哼,没什么可奇怪的。每个王界都有着自己深隐的秘密与底牌,隐有这类不为人知的空间秘技或玄器并不奇怪。”

    …………

    “但魔帝前辈在离去之前,不想让乾坤刺就此随她永离混沌,于是将它交给了我……因为乾坤刺生于鸿蒙核心,当世,唯有我身上由鸿蒙之气所孕生的无垢神魂,才可温润和暂时唤醒乾坤刺沉睡的刺灵……”

    “并能以无垢神魂为连接媒介,借助暂时苏醒的刺灵,以自身力量,强行催动乾坤刺的次元神力。”

    这是当初,水媚音告知他一切真相时所说的话。让他知道世间【唯有】她的无垢神魂,方才暂时唤醒沉睡的刺灵,以自身之力强催乾坤刺的空间神力。

    这也是劫天魔帝特意将乾坤刺留给她的原因。

    但龙神古籍中关于乾坤刺的记载,在这方面却有着不大不小的差异:

    『始祖神典所载,乾坤刺灵为鸿蒙之中伴生。若乾坤刺之主身具【鸿蒙所衍之力】,纵乾坤刺神力枯竭,亦可借乾坤刺灵为媒介,以自身之力强行催动空间神力,只是此举会重损刺灵,更损己身,非万不得已,不可施之。』

    鸿蒙所衍之力,除了无垢神魂,还有……

    …………

    现于投影之中,与红光紧紧依附的紫芒,让他的心魂之中不可遏止的出现了一个最荒谬,最不可能的可能。

    而就是这个最荒谬,最不可能的可能,居然直接……甚至无比完美的串联起这些疑惑与违和。

    不……不对……

    我在想什么……

    怎么会有那种事……绝无可能……

    手掌缓慢的握紧,前方定格的投影,被他刻印入了恒影石中。

    而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掌有些混乱的一抓,拿出了四枚释放着浅蓝玄光的玉石。

    幻心琉影玉!

    这正是那四枚由水媚音当年在劫天魔帝归世期间悄然刻印,在云澈进攻东神域时向神界昭示当年真相的幻心琉影玉。①

    这四枚幻心琉影玉中的投影被他同时释出,呈现于眼前。

    一幕,是劫天魔帝归来时的场景;

    一幕,是众王众帝奉他为救世神子,对他盛赞深拜;

    一幕,是在宙天界,劫天魔帝向众王众帝宣布她将离开现世,而让她如此,让现世得安的,是他云澈;

    最后一幕,是劫天魔帝说与刻印者(水媚音)的言语。

    这些影像都是水媚音所悄然刻印,所以其中,自然没有水媚音的身影。

    而在此刻,他以截然不同的心绪重观这些影像时,才忽然注意到,这其中,亦全部没有夏倾月的身影!

    除了第四幕是劫天魔帝一人的身影,其他三幕……魔帝归世、奉云澈为救世神子、劫天魔帝在宙天界宣布离开……回想当年,他清清楚楚的记得,这些场景,夏倾月全部在场!

    只是这些影像第一次以宙天投影现世时,他也好,其他任何人也好,都根本不会去注意这一点,更绝无可能向那个极端荒谬的方向去想。

    这些场景,云澈当年都是亲历。幻心琉影玉中所刻印的画面远比真实情境短暂,显然刻意摒除了许许多多的画面。

    当时,任何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为了精简画面,避免繁赘,来向世人快速昭示一切真相。

    但如果,那些被特意抹去的画面是为了隐瞒什么……

    这些影像若是水媚音所刻印,她为什么会抹掉了所有带有夏倾月的影像……只是巧合吗?

    但如果这些影像是……

    ……

    不……

    我在想些什么……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怎么会在想这种荒谬绝伦的事……

    她明明……

    明明……

    ……

    “澈儿,你在做什么,为何让无心一个人跑远。”

    清冷的声音传入耳际,寒彻灵魂。

    私下之时,沐玄音依旧喜欢喊他“澈儿”,不知是习惯于此,还是不想更改。

    她和沐冰云从漫雪的空中缓慢而下,目光触及云澈之时,她的冰眸猛的一动。

    不等云澈回应,她身掠冰影,一瞬来到云澈前方,冰蓝色的双眉深深蹙下:“发生了什么事?你的气息怎么如此混乱?”

    云澈抬眸看着沐玄音,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艰涩到极点的笑意:“没事,只是……稍微有点冷。”

    “冷?”沐玄音和沐冰云同时愕然。

    雪手轻轻抓在了云澈的手腕上,沐玄音刚要说话,她的手已被云澈反握住……手心传来的异样冰冷,让她的心弦为之一颤。

    “玄音,”他轻语道:“无心先交给你照看,我需要去做一件事。”

    说完,手心的冰冷已是移开,云澈飞身而起,带着明显紊乱的气息向南而去。

    但下一瞬间,一道冰影已瞬身至云澈身前,他的手腕已被沐玄音重新牢牢握紧:“发生了什么事?要么告诉我,要么……我和你一起去。”

    云澈摇了摇头,面露宽慰的微笑……这次的笑意,要比刚才和缓的多:“放心好了,绝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或意外。我只是忽然想去求证一件事。”

    “这件事若是不能得到答案,我可能……一刻都无法安宁。”

    语落之时,沐玄音的手也已被他轻轻拿开。

    风雪之中,云澈快速远去。这次,沐玄音没有阻拦,没有追赶。只是一双冰眸久久泛动着不安的涟漪。

    “姐姐,他……怎么了?”沐冰云来到她的身边,和她一起遥看着云澈远去的方向。

    沐玄音没有回答。

    许久,她才有些失神的轻吟道:“这个世上,究竟还有什么事,可以让如今的他,心乱到这般程度。”

    ————

    云澈的速度极快,所到之处,空间尽断,狂暴到可怕的风浪甚至偏移着一些小星球的游移轨迹。

    眼睛看到的,也会是假的吗……

    最不可能的事,也可能是真的吗……

    他的身影在东神域极速穿梭,掠过一个又一个的星界星球。

    终于,那一抹水蓝色的奇异玄光映现于视线之中。

    他不久前,才带着云无心到来过的琉光界。

    一路之上,他恨不能让自己已达极限的速度再快上十倍百倍。

    而此刻琉光界已在眼前,他反而忽然慢了下来,越来越慢。

    好不容易平缓下去的心跳也再次变得剧烈。

    媚音,这一切都只是意外和巧合,都只是我多余的臆想……

    你一定可以完美解释的,对吗?

    ————

    【①】第1745章 崩心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