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第一二七章

第一二七章

作品:忽如一夜病娇来 作者:风流书呆 字数:1536972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虞品言率领大军疾行回京,一路未曾露面,又因成康帝有意封锁消息,西夷人几欲被他族灭的事竟无人得知。[]

    朝臣们每日想的最多的便是战队,今天你弹劾我,明天我弹劾你,都在为从龙之功而奋斗不息。成康帝看得挺乐呵,实则手里的屠刀已经高高举起。

    大军还有几日路程便能抵京,虞品言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先把妹妹送回去。两人说着说着又吻到一起,光是道别就耗了小半个时辰,还是柳绿冒死来催才令两人分开。

    因她一个女儿家,不能总是住在镇国寺内,故而她走后两月,沈元奇就命丫头扮作她的模样坐车回了沈府,随即对外宣称妹妹病重,拒不见客。

    虞襄偷偷摸摸从角门跨进沈府,就见沈元奇正面色黑沉的盯着自己。

    “你回来了?”他走过去,上上下下打量妹妹,“可还好?”

    “我好着呢,不能再好了。”虞襄眯眼而笑。

    沈元奇见不得她甜蜜蜜的模样,虎着脸斥道,“赶紧梳洗打扮,出去见九公主。”

    “小九儿怎么来了?你不是说我病重了,拒不见客吗?”

    “九公主乃千金之体,她硬要进来我还能拦着不成?”沈元奇黑沉的面色隐隐露了一些笑意,语气也柔和了,“九公主重情重义,得知真相后极力帮你遮掩。多亏她近月常常登门来探望你,旁人才未起疑,否则传出去你的闺誉就毁了。”

    “她们爱说就让她们说去,我又不会少块肉。反正无论旁人说什么,哥哥总不会不要我。”见兄长怒瞪自己,虞襄连忙改口,“但还是多谢小九儿了,我这便收拾干净出去见她。”

    沈元奇这才满意,行至偏厅与九公主通禀。因九公主隔三五日便来府中探望,又因妹妹不在总不能让她干坐,故而沈元奇不得不撇开男女大防陪她说话,久而久之竟对单纯的九公主多了许多喜爱之情。

    时间仓促,虞襄只洗了一把脸,换了一件衣裳就匆匆来到偏厅,正好听见九公主咯咯咯的笑声,欢快极了。离开了战场的喧嚣,这一阵阵欢声笑语瞬间令她红了眼眶。

    “襄儿,你回来啦!”九公主看见闺蜜立即扑了上去,捏捏她胳膊说道,“你瘦了,快过来吃些东西。[]”

    虞襄被她扑得踉跄,这才发现几月不见她竟胖了许多,脸圆圆的,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像一只水晶包子。

    “九公主说的是,还不快过来吃东西。这几个月啃的都是干粮,许久没吃过一顿大白米饭了吧?”沈元奇很是心疼,边说边命人去置备酒菜,自己则为了避嫌,略交代几句就告退了。

    “你别走啊……”九公主话音未落他已经离开,修竹一般俊秀挺拔的背影越去越远。

    “别看了,我大哥最是守礼,能每日抽出时间与你说几句话已经算是极限了。”虞襄挑高一边眉毛,戏谑道,“我走了好几月,看来你一点都没替我担心,瞧瞧,都胖成什么样儿了。说是来看我,实则是为了来看我大哥吧?”

    九公主连忙去瞟站在门边的宫女,发现她们没听见虞襄的低语,这才松了口气,脸红红的道,“你真聪明,这都猜到了。沈大人真好看,是全大汉最好看的男子,叫我怎么看都看不够。你知道吗,他每次等我吃完了糕点就送我走,我为了多留片刻就拼命的吃,这才养胖了。我也有为你担心啊,但是父皇和母后都说你没事。”

    虞襄捏了捏她肉呼呼的双下巴,一边忍笑一边道,“原来你竟如此幸苦。放心,日后你爱来就来,想看就看,我绝不逼你吃东西。什么时候你看够了我就什么时候送你回去。”

    “父皇说得没错,襄儿你果然讲义气!”九公主眉开眼笑,冲她比了个大拇指继续道,“那你觉得我做你大嫂如何?”

    虞襄正在喝茶,闻言差点被呛死,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捂着她嘴巴警告道,“尚公主不是小事,这话你千万别在外头说,不然我大哥非得被人架在火上烤不可。你的婚事全凭你父皇做主,你说了不算。”

    九公主蔫了,吃糕点也觉得没味,略坐了小片刻就起身告辞,临走吭吭哧哧的说明天再来。虞襄回房后立即洗了个香喷喷的花瓣澡,对着镜子摆弄阔别许久的胭脂珠钗等物。

    “帮我涂蔻丹。”她将手摆在梳妆台上。

    桃红和柳绿连忙拿出小钵调制凤仙花汁,闻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涂好蔻丹,柳绿一时兴起帮主子梳了一个十分精巧复杂的朝云近香髻,专门捡那华美的珠钗往发髻上插,又挑了一件大红色的娟纱金丝绣花长裙让她换上。

    虞襄穿戴妥当,对着镜子描眉抹唇,捏着细细的羊毫笔,沾了蜡油调和的金粉,在眉心正中画了一朵盛放的莲花。

    她微微挑眉转向桃红,问道,“如何?美不美?在外奔波数月,你主子我的容貌并未折损吧?”

    “岂止并未折损,小姐您又漂亮许多!我简直看呆了!”桃红竖起两根大拇指。

    柳绿抿唇而笑。

    “太美也是一种罪过,我这腿还是得时好时坏才成,否则太惹眼会招祸的。”虞襄托着腮帮子笑叹。

    柳绿翘起的唇角微微抽cu。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虞襄上一刻说招祸,下一刻就有小丫头前来通禀,说孙家又来人了。

    因孙夫人打点的妥当,那丫头死是死了,也留下了血书,偏偏她家人为了五百两银子和几十亩良田,竟是不肯帮她伸冤。若非为了继续讹诈孙家,那血书本也打算一并烧掉。

    沈元奇几次找到那家人,刚说出‘伸冤’二字,他们就又哭又闹宁死不从。沈元奇无法,只得捏着鼻子认了。谁知他是认了,孙明杰却不肯认。他早就觊觎虞襄美貌,又思及她断了双腿,在床上还不由着自己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弄死了只推说她体弱病亡也就作罢,简直没有比她更合适的妻子人选。

    故而孙明杰总也不肯放弃,遣了冰人三番四次上门提亲。起初倒还客气,等沈元奇为太子求情而被停职之后,孙家气焰就嚣张起来,竟改口说要纳虞襄做妾,把沈元奇气得差点吐血。

    虞襄听小丫头三言两语交代了事情始末,横眉怒目的往前厅走,甫一跨进门槛就听冰人蔑笑道,“沈大人,您赶紧答应了吧,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孙少爷现如今已在吏部领了差事,不但长相俊秀,风度翩翩,更有大好前程摆在眼前。反观你家小姐,除了长相还有什么?不但脾气乖张,还不良于行,虽说治好了,想来走路也不比常人利索。您现在好歹还是大理寺卿,等日后皇上发落下来将您贬黜,再要将您家小姐嫁到孙家那样的门第可就千难万难了。”

    因太子一系的官员大多被皇上弃之不用,又加之相国如今身在天牢前途叵测,沈元奇这样的马前卒在世人眼里也早晚是被贬黜的命。故而这冰人对沈元奇非但没有恭敬之意,还隐隐有些鄙视。

    沈元奇尚未开口,虞襄就先冷笑了,诘问道,“要我堂堂的司农乡君给他一个刀笔小吏做妾,他跟哪儿来那么大的脸?不如明日约了孙夫人一块儿进宫面见皇后娘娘,好生问问她咱们大汉有没有乡君给六品小吏做妾的先例,若是有,我别无二话,倒贴也要入他孙家的门。我这便使人给皇后娘娘送表书请求觐见,你且回去把话带到,就说我明日辰时在宫门口等候孙夫人,不见不散。”

    大红的锦袍被风吹得上下翻飞,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令人迷醉。少女本就长得明艳无双,此时眸中闪烁着熊熊的怒意,衬得眉心的金莲也似燃烧起来。这是一种几欲令人窒息的美丽,单单看那么一眼,瞳仁就像被刺了一刀,疼得厉害。

    冰人下意识站起身相迎,脸上倨傲的神色被惊惧取代。如火一样炽烈的少女哪里是寻常人能够染指的?她不由自主的暗忖,等领会了她话中之意,更是吓得魂不附体。

    虞家和沈家落魄了,故而所有人都忘了虞襄司农乡君的身份。如今她一提,冰人才想起这一茬,心中暗暗叫苦。

    “却是奴家狂妄了,乡君娘娘怎能配孙少爷那样的庸人。奴家这便回了孙夫人,还请乡君娘娘勿怪。”冰人一面道歉一面退走,至于明早相约觐见皇后娘娘的事,却不是她能够解决的,还是让孙夫人头疼去吧。

    惹谁不好,偏要惹名声在外的虞三小姐,人家现在虽然改了姓,脾气却丝毫未改,上头更有九公主罩着,再落魄也不是寻常人能欺压的。

    冰人懊悔不迭,生怕虞襄举起鞭子将自己抽一顿。好在沈大人拦了拦,才让她毫发无损的走脱。

    “人都欺到你头上来了,你还做什么好人?”虞襄狠狠瞪了兄长一眼。

    “我是文人,文人杀人都不见血,且让他再张狂几日。”沈元奇微微一笑,周身隐露的煞气竟不比虞品言少。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