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第一二四章

第一二四章

作品:忽如一夜病娇来 作者:风流书呆 字数:1536972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虞思雨在乡下历练了大半年,手劲不是寻常闺秀可比,直把虞妙琪的颈骨勒得咔哒作响,若是再持续几息,怕是当场就能要了虞妙琪的性命。

    虞妙琪脸色涨紫,因为拼命呼吸的缘故致使额头爆出一条条青筋,模样看上去狰狞而又狼狈。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正在慢慢清空,胸腔急速膨胀,仿佛下一秒就会把肋骨撑得裂开。她快要死了,只能无助的抠挠地面,折断的指甲混着血液掉落在稻草堆里。

    “你在干什么?杀人啦!这里有人杀人啦!”一声惊叫引得虞思雨手劲微松。

    虞妙琪喉头扯着长气,连忙去拉扯腰带用力呼吸。

    “母亲救我!她们要杀我!”她转头朝牢门外表情惊骇的林氏看去。

    林氏扑过去,大声呵斥虞思雨,紧接着又哀求她手下留情。老太太闭着眼不为所动,听见官差奔跑而来的脚步声才徐徐开口,“放了她。不管她受谁驱使,没了永乐侯府她也就没了利用价值,早晚有一天会被弃如敝履,不得好死。我且等着看她能有什么下场。”

    虞思雨这才作罢,迅速系好腰带。虞妙琪连忙捂着脖子爬到林氏身边,紧紧搂住她细瘦的胳膊。永乐侯府这些女人个个都如狼似虎,惹毛了竟连人都敢杀,难怪能养出虞品言那样的活阎王。

    跟随官差一块儿到来的还有沈元奇。他身穿官袍,官帽却已经脱掉捧在手中,神情十分疲惫。

    在朝堂,官帽是绝对不能随意脱掉的,似沈元奇这般动作只有两个含义:一,他已被贬黜;二,他意欲告老还乡。沈元奇今年才二十出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告老还乡,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被永乐侯府牵连了。

    老太太悲从中来,疾步走到牢门边急问,“沈大人,您这是?”

    “老太君无须自责,沈某只是暂且停职,并未革除功名。沈某已向皇上求来旨意,这便放你们出去,请吧。”沈元奇冲衙役摆手,那人立即打开牢门,恭恭敬敬的请老太君出来。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侯府虽然岌岌可危,但皇上却还念着旧情,单这一点便无人敢轻易动老太太等人。

    太子如今已被圈禁,引得朝堂内外剧烈震动。今早朝会,许多官员出列为太子求情,武将们也纷纷力陈虞都统的忠心。然而证据确凿之下,成康帝竟是分毫也听不进去,所有求情的人都被他狠斥一番,而素日与太子和虞品言交好的几名官员则被停职查办。沈元奇正是其中之一。

    老太太心中羞愧,希冀的看着他身后。

    沈元奇淡淡瞥了一眼与林氏抱成一团的虞妙琪,温声道,“老太君先随沈某离开,旁的事等你们安置妥当再谈。此处晦气,不宜久留。”

    老太太点头,在虞思雨的搀扶下慢慢往外走。没想到在如此危难之际,竟是沈元奇前来相助,可见沈家人都是有情有义之辈。她真是大错特错了,不该为了所谓的道德廉耻而阻碍襄儿。只要大家好好的,平平安安快快活活的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想到已与自己离了心的孙女,又想到生死不明的孙儿,老太太登上马车后痛哭失声。

    虞妙琪自然不敢沾老太太的边,随林氏上了另一辆马车。沈元奇被停职查办了?好,真是一箭双雕。她垂眸暗笑,路过打着封条的永乐侯府时还掀起窗帘望了许久。

    二人回到林宅,垮了火盆又用柚子叶扫了扫,这才坐下说话。

    “你老实告诉我,那些罪证是不是那人让你放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姓虞,虞府倒了你就是犯官之后,莫说皇子龙孙,连普通人都不会娶你!你怎么能往你哥哥头上栽赃,他再如何也是你哥哥!”这是林氏第一次对女儿如此疾言厉色。

    虞妙琪抵死不认,只说自己叫那人找来孙明杰迎娶虞襄,旁的事一概不知。

    林氏反复逼问几次,见她神色坚定,满目委屈,竟也信了,这才恢复往日里温和的模样,让她回房安寝。做母亲的,谁人愿意把自己的儿女往坏处想?

    虞妙琪躬身告退,回房后躺在床上冷冷笑了。犯官之后又如何?她并未告诉林氏,当虞思雨将她摁进水里意欲淹死的时候,她看见了很多奇妙的场景。

    她看见自己成了四皇子妃,四皇子对她情深意重,椒房专宠。她还看见自己买通ji细在战场上暗杀了虞品言,又给他安了个里通外敌的罪名连带整垮了太子。最终四皇子登基,她贵为皇后,借着手中滔天的权势,她又转而为虞府平反,用栽赃陷害的罪名整垮了当时已贵为显亲王的五皇子。

    五皇子被判午门斩首,永乐侯府沉冤得雪,死去的虞品言还被追封为虞国公,永乐侯府更进一步。但因为虞品言并未成亲,又无子嗣,她便从旁支那里挑选了一个稚龄小儿交予老太太抚养,以承袭爵位,延续虞府无上荣光。

    在那一幕又一幕场景中,偌大的永乐侯府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说灭就灭说立就立,不过上下嘴皮子轻轻一碰罢了。而所有人,包括老太太都将她奉若神明,不敢有半分不敬。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就是权力的味道,如此真实又近在咫尺。她几乎一瞬间就相信了,那是自己将来的宿命。四皇子看着她的眼神是那样温柔而又多情,俨然就是虞品言望向虞襄时的眼神。所以她即便已是犯官之后却一点也不着急。

    她相信四皇子不会舍弃自己。

    正胡思乱想间,林氏捧着一个锦盒进来,低声道,“这是那人刚才遣人送来的,还给你带了话,让你暂且忍耐,他会想办法给你弄一个新身份。”

    林氏一直以为对方与女儿结交为的是虞品言手里的权势,眼下他如此不离不弃,倒叫她彻底放了心。

    虞妙琪捧着锦盒甜蜜的笑了——

    沈元奇将老太太等人安置在郊外的庄子里,一应物事置办的妥妥当当,连虞府下人也一并收容。妹妹已经追去了西疆,等她回来怕是只能嫁给虞品言,再无旁的出路。为了妹妹日后在婆家过的舒坦,他只能可劲的讨好老太太。

    老太太用柚子叶扫了扫衣摆,未等坐定便急问,“襄儿呢?怎不见她来?是不是还在怪我?”

    妹妹为了虞品言连性命都不要了,沈元奇自然不会隐而不提。正该让老太君看看她找了个怎样有情有义的孙媳妇才是。

    如此想着,沈元奇直言相告,“襄儿有一晚梦见侯爷中了流矢落入乌江,竟是不告而别跑去西疆找人。眼下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已经快两月未有音信了。”实则不然,虞品言早已飞鸽传书报了平安。他这样说不过为了让老太太意识到自家妹妹的可贵之处罢了。

    老太太闻听此言果然大受感动,刚擦干的泪水又开始哗哗的往下掉,一叠声儿的喊着宝贝孙女的名字,捶着胸口痛骂自己,直言自己错的离谱。

    沈元奇见她如此激动,不得不好言好语的安慰,又急忙命人去熬煮参茶。

    老太太喝了参茶,这才擦干眼泪,一字一句道,“沈大人,是老身狭隘了。他们两情相悦,自是应该在一起,旁人如何说道又能碍得着什么?若是他们能平安回来,老身定然替他们办一场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婚礼,嫁妆和聘礼全由老身来出。襄儿是个好孩子,再也没有比她更好的孩子了。”话落又是一阵呜咽。

    虞思雨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泪,擦着擦着自己也哭起来。

    沈元奇本想将二人平安的消息透出去,又怕此处人多眼杂,坏了皇上的大计,只得强自按捺——

    西疆,虞品言调遣了方达的五万大军,连夜由星罗道奔往查布城。五万人马连成一线并驾齐驱,身后是高高扬起的烟尘,将士们举着寒光烁烁的战刀,口中大声嘶吼着往前冲。声势之浩大仿佛有千军万马袭来,又仿佛是滚滚潮水欲将人吞噬。

    西夷二皇子围困查布城本就是做戏,每日只派一列骑兵在城门口叫骂,其余人都待在营地里吃酒耍乐,玩弄-军-妓。故此,当虞品言袭来时他连裤子都没穿,只披了一件战袍,光着两条毛腿急急忙忙爬上马背。

    看见漫天烟尘,他先就怯了,又见浩大的队伍迅速合拢成一股直往中军冲杀,他调转马头便要奔逃。主帅都乱了,将士们更是慌不择路,一时间不需汉军动手,光是被自己人踩踏至死者便有上万。

    城中将领见状连忙打开城门驰援,里应外合之下将二十万大军杀得片甲不留,然后追着二皇子继续往乌兰察布和丰兴城进发,竟是打算一鼓作气夺回两城。

    先锋将军徐茂不得不跟随大军疾驰,策马奔到死而复生的主帅身边时,被他杀意凛凛的目光刺得骨头发寒。虞品言回来了,他怕是没了活路,再下杀手对方又有了防备,该怎么办?猛然想到对方私自调遣的五万大军,他心绪迅速平定,阴冷的笑了!
最新网址:www.xf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