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第一一三章

第一一三章

作品:忽如一夜病娇来 作者:风流书呆 字数:1536972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xfjxs.com
    虞品言直到子时方归家,正院还未熄灯,可见老太太正等着他。

    “你回来了?何时出征?”老太太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杵着拐杖,容颜苍老而憔悴。

    “今夜便去骠骑营点兵,几时点完几时出发。”虞品言扶着她在软榻上落座。

    老太太抖着手喝了一杯参茶,又问,“那要点多少兵?”

    “大军八十万。”

    老太太掐指一算,背部慢慢佝偻下来,叹息道,“也就是说再有半个月你就要走了?”

    虞品言沉默点头。厅中安静下来,良久之后,老太太紧紧握住他的手,老泪纵横,“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眼见襄儿腿就要痊愈了,你可一定要回来亲眼看看她站起来的模样。一定要回来。”

    虞品言嗓音干涩,“老祖宗别担心,孙儿一定会回来,不会扔下你们不管。”

    祖孙二人手握着手相对而坐,静默无言,大约两刻钟后,老太太疲惫道,“去看看你妹妹吧,她在佛堂里给你祈福,已经跪了一整天了,怎么劝都不听。”

    虞品言强忍焦虑,回道,“孙儿先扶您回房安寝再去看她。孙儿不在的时候您一定要保重身体,莫让孙儿在万里之外还要为您担忧。”

    老太太点头,总算露了一些笑模样。

    虞品言直等老太太睡着了才疾步朝佛堂走去,远远就看见桃红和柳绿不安的在门口徘徊。二人闻听脚步声转头回望,发现是侯爷均面露喜色,连忙迎上去回禀,“侯爷您可算是回来了,小姐在里头跪了一天了。她那腿刚有了点好转,不能久跪……”

    话音未落,虞品言已一阵风似得过去了,只留下掩得紧紧的房门,另有两名带刀侍卫守在门口。

    佛堂里点着几排蜡烛,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禅香味儿,佛龛上的菩萨眼睑半合,用悲悯的目光注视着跪在自己脚边的信徒。她的背影十分单薄,映照在明明灭灭的烛火中更显出许多脆弱,玄奥的经文不停从她口里溢出,圆融的发音中饱含着最虔诚的祈望。

    听见脚步声她未曾回头,只吟诵的经文略微停顿了一瞬。

    虞品言大步走过去,跪在她身后,双臂伸展至前方,将她包裹进自己怀里,大手覆盖在她合十的双手上,幽幽叹息,“别跪了,当心伤了腿。”

    虞襄听而不闻,继续诵经。

    虞品言将她合十的双手掰开,取出夹在掌心的铜钱扔到一旁的蒲团上,将她抱到自己膝头安置,嗓音沙哑的开口,“再有半个月我就要出征了,今夜回来收拾东西就搬去骠骑营,直至出征前才能再回来一次与你们作别。别跪了,更不要念经,若是伤了腿,我在外出征都会心绪不宁。上了战场,生死便只在一转念间,我若是分了心,指不定……”

    虞襄麻木的脸上终于浮现震怒的表情,小手飞快捂住他的嘴,斥道,“在佛祖跟前,不要说什么生啊死啊的,我不跪了,也不念经了,你爱走就走,当我稀罕?”

    其实她稀罕的要死,这才明白某些人爱到极致为何想把爱人绑起来私藏。她现在就很有将虞品言五花大绑关起来的冲动。她本以为他们的日子还长,却猛然间发现什么叫做世事变幻。昨日还甜蜜依偎的人,今日便要赶赴硝烟弥漫的战场……

    她不敢想象他将会面对多少劫难,更不敢想象离开他以后自己该如何生活,似乎连怎样呼吸都忘了,感官中只余下无边无际的恐惧。

    但她绝不会在他面前泄露一丝一毫的惧意。她希望他大无畏的出发,然后平平安安的回来。本想说几句温言软语令他安心,话到嘴边却全变了。

    虞品言沉声而笑,“你不稀罕我,我稀罕你还不成吗?我走以后你一定要按时吃药,按时锻炼,但也不能练太久,小心又把手掌磨破。我凯旋而归的那天,你一定要站在高高的城门上迎我……”

    虞襄掩嘴蔑笑,“你就那么自信我一定会等你?你这一去也不知几时才能回来,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年,届时我都多大了?”

    她从兄长怀里挣扎而出,本想站起来婀娜多姿的走两步,却因为跪得太久导致膝盖麻木,试了几次未能如愿,只得坐到另一个蒲团上,修长的双腿前后交叠,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懒懒搭放在膝头,摆了个极致惑人的坐姿。

    “你看看我,”她抬手拨弄如云雾堆积的鬓发,神情高傲,“我这长相莫说倾国倾城,艳压群芳也是有的。我这身段纤侬合度,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不多不少正正好,”指尖顺着腮侧和脖颈下滑至肩头,挑开罩衫露出半边雪白圆润的肩膀,继续道,“本来断了双腿算是一大缺憾,如今连腿都痊愈了,早晚有一天能步步生莲。你说说看,像我这样的妙人,哪个不想娶?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等你?若是两年之内你还不回来,抱歉,那我只得琵琶别抱了。”

    话落,她眯着眼偷觑兄长表情。

    虞品言如何不知道她口是心非的毛病,然而还是被她那句‘琵琶别抱’给戳中了心窝子,猛地欺到她身上,面沉似水的咬住她恼人的红唇。

    两人飞快纠缠在一起,一股风吹过,摇曳着明灭的烛火,将他们不分彼此的身影投射在雪白的墙壁上。激烈的拥吻过后,虞襄感觉麻木的膝盖已恢复知觉,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兄长,骑坐在他腹部,捡起蒲团上的铜钱塞进他贴身内袋里,一字一句叮嘱,“一定要活着回来,否则我不会等你。”

    昏黄的烛火照耀出她满目泪光,其中蕴含的恐惧和悲伤令虞品言无法呼吸。他将妹妹摁进怀里,好半天才哑声答道,“好,一定会平安回来。”顿了顿,他继续道,“若是有事难以解决,你可去找沈元奇,他会照顾你。”

    虞襄不答,只用脸颊蹭了蹭他温暖的胸膛。

    二人静静相拥了片刻,闻听打更的锣鼓声才开门出来。虞品言弯腰欲抱起妹妹,却被她拒绝了,“你留着力气点兵吧,今晚恐是一宿都不能睡了。”话落坐进轮椅里,命桃红和柳绿过来推自己。

    虞品言无法,只得与她并肩而行,眼看荆馥小院就要到了,虞襄忽然拉住他大手,仰起头低语,“哥哥,其实我是骗你的。我会一直等你,一直一直等你,你若是不回来,我便死在这里。你说过的,我生是虞家的人死是虞家的鬼,我哪儿也不去。”

    她眼中充斥着晶莹的泪水,却倔强的昂着头不肯让它掉落,漆黑的瞳仁里翻搅着爱意和决绝。在这一刻,天上悬挂的月亮暗淡了,周围萦绕的微风凝固了,草丛间的蛙声虫鸣戛然而止……天上地下忽然间只剩下眼前美得令他心弛神荡的少女。

    他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她是他绝不能辜负的存在。他张口,想要给予回应,却发现喉头哽塞的厉害,竟一个字也发不出。他只能俯身,将她压在椅背上疯狂亲吻,双手捧着她脸颊,不允许她红艳的双唇有片刻退却。

    桃红和柳绿连忙掩嘴止住快要溢出喉咙的惊呼,然后背转身四处探看,生怕被别人撞见。幸而现在已是丑事三刻,众人皆已沉睡,花园里只有静静耸立的树木。

    两人吻的难舍难分,直过了许久才喘着粗气停止。虞品言捧着妹妹的小脸蛋,又细细密密的在她额头、鼻尖、腮侧等处啄吻,这才将她抱起来大步而回。桃红和柳绿连忙推着轮椅跟上。

    一行人走远以后,一道瘦小的身影才从假山洞里钻出来,月光映照在她惨白的脸上,却是虞妙琪的大丫头宝生。

    “小姐,小姐,快开门啊小姐!”她急促地敲着房门。

    “大晚上的吵什么。”守夜的丫头开了房门,给半坐而起的虞妙琪披了一件罩衫。

    “你有什么事?”虞妙琪撑着额头,满脸不耐。

    宝生瞥了眼丫头,虞妙琪会意,将之遣走,随即催促道,“有什么事快说,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姐,奴婢半夜肚子饿得厉害,想着去厨房弄点吃食,”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冷硬的馒头,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继续道,“却没料在半路上碰见侯爷和三小姐。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在干什么?”虞妙琪不耐烦的神色瞬间消散,微微倾身,紧盯着宝生一开一合的嘴。

    “他们,他们竟然在,在那个……”宝生比了比自己嘴唇,臊的满脸通红。

    “哪个?”虞妙琪神经紧绷,隐隐有了猜测。

    “他们在亲嘴儿,亲得啧啧有声。”宝生一口气说完,垂下头去捂脸。那场景实在是火热,叫她略略一想便觉羞臊难言。

    虞妙琪惊呆了,直过了好半晌才抚掌低笑,激动的嗓音都在发抖,“好哇!我说虞品言怎对一个野种疼宠到那等地步,却原来早就有了私-情。好哇,真是太好了,这次我定要让那野种身陷万劫不复之地!”
最新网址:www.xfjxs.com